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73章 点子太硬,一起上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六十九章点子太硬,一起上吧

    三下五除二将冲的最快的几个人打倒在地,王越脚下刚刚往前一动,但就在此时他前方那两个身穿作战服的青年人,却已经再次加速扑了上来。

    这两个人和刚刚被王越断了脊椎倒地挣命的那个人,本来是一起冲出来的,但只不过速度稍稍一慢,便眼睁睁的看着同伴转眼间就被王越打的半死不活,震惊之下,脚下不由一顿。也就在此时,王越后面的那些人也齐齐冲过火线,狼群也似的逼迫上来,速度最快的那几个人眼见着同伴死了一地,血往上涌,立刻红了眼睛,结果上来的越快,死的也越快,呼吸功夫就躺了一地。

    不过也就是这点功夫,这两个青年军人便迅速的在震惊中清醒了过来,二话不说,人只往前一扑,手再往腰间一抹,就各自拽出了一把一尺多长的刺刀。

    这两个人的身材并不高大,身上也看不到太多的肌肉隆起,但神情冷冽,眼神凶悍,眼看着王越这一番施为,杀人好似剪草一般,竟是连神色都不动一下。

    反倒急行之间,两人眼角余光对望,都从同伴的眼中看到了一抹难掩的兴奋。

    如果说现在这围着王越的那些人像是是一群嗜血的野狼,那么这两个人就如同是这狼群中的无可争议的狼王,凶狠,狡诈,阴毒,智慧这几个词的含义,都能在他们身上赤裸裸的体现的淋漓尽致。他们虽然不是出身于格斗流派,但长年的军旅生涯却早已经铸就了他们坚如铁石一般的性格,对手越是强大就越能刺激他们的神经……。

    而且这两个人相比于他们的同伴,他们显然是更精于彼此间的配合,虽然一上场就折了一个人,可两个人随即调整步伐,行进之间相互呼应,一动起来就好像有一条无形的丝线连接着,一动皆动。

    不管他们的身形快慢如何,脚下地形是如何的变化复杂,始终保持着一个可以相互支援的队形距离。哪怕是眨眼后他们真正的压到了王越的身前,他们也是同时出刀,双手齐动,两把匕首几乎在一瞬间贴着王越的脖子和肋骨间的缝隙,捅了下去。

    他们手里的刺刀虽然不利于切削,可三棱分刃上细下粗明显更擅长捅刺,并且刺刀身上是专门做过特殊的涂层处理的,不论阳光如何刺眼,那刀身上也都是没有一点光折射反射。一刀扎下来,无声无息,以他们的爆发力,足以刺穿半寸的合金钢板。

    而最令人惊讶的是,这两个人在出手的时候,竟然是双手齐动,除了右手正握的一把匕首之外,他们的左手手心里,居然还扣着一口暗藏的“钩刀”。

    这种刀状如钩子形如弯月,原本只是沿海一带的农具收割用刀,直到上世纪末才传入日不落,并由一些格斗家和刀具大师改良,最后运用了在近身格斗上。最大的特点就是出刀隐蔽,让人防不胜防。

    这种钩刀因为长不过三寸,刀身弯曲呈不规则的半弧装,尾部还有圆环可以套在手指上,利于携带隐蔽,杀人时突然出现在手中,就像是是老虎等大型猫科动物然从肉垫里弹出的爪子一样,所以又被某些人称之为“爪子刀”。

    如果是一般人,不明底细,只看到这两个人右手的动作,不知道他们左手里还藏着这样的一把“刀”,那很容易就会以为他们是在用拳头和小臂辅助匕首击打进攻。经验稍有不足,马上就会因为判断失误,做出更加错误的反应。这样一来,只要二人近身,那么爪子刀就会在他身上任意一处要害刺入,不死也残。

    但是王越是什么人物!精神力笼罩四方,哪里还会被这两个人伎俩所迷惑?同时面对两个兵王级的特种精英,他竟然不退反进只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身形向前大踏了三步,一瞬间就拉开了自己和身后两侧人的距离。

    同时腰身前倾,脚下踩了个弓箭步,整个人重心在往下一沉间,背上的脊椎骨登时猛烈的耸动了一下,连带着双肩朝前一冲,下面的一条胳膊便顺势探了出去。

    他这一把抓出,重心都放在尾椎一条线上,下半身弓步突进如箭,上半身则是刷的朝前一顶,脊背发力,催动肩肘,然后肩肘用劲再带动手臂,前后几乎形成一条直线,力道节节贯穿,啪的一声,就精确无比的抓住了面前一个人持刀的右手手腕。

    不过这个人的反应同样激烈,眼睛猛地瞪起,一只手腕被抓住,竟然连挣扎都不挣扎,只快速的朝前一近身,左手掌缘处闪过寒光一抹,朝着王越的大腿内侧就是一刀。他竟然是要以伤换伤,乘着王越得手,有可能放松警惕的时候,一刀勾断他大腿内测的股动脉血管。

    这就是特种军人典型的杀人手法。他们的功夫可能很一般,但拼起命来却是凶狠异常,让人束手束脚,一不留神就着了道儿。

    人身上的要害有很多,但血管显然是防御力最低的那种,只要任意一处大动脉被割断,就等于是一般人割脉自杀,几分钟内就会因为失血过多昏厥死亡。更何况王越之前已经中了好几枪,大腿下面还有一处被弹片擦过的痕迹,再被这一刀近身勾挑,所以哪怕是以他的体质,也不敢硬挨这一刀。

    不然就算对手最终伤不到到他,可以这人的手法到时候只要刀尖微微往上一松,那就是他要害中的要害了,而作为一个男人,那地方显然是绝对不能被攻击到的。

    不过好在王越身法灵活,闪躲快速,根本也不会给他近身肉搏,以伤换命的机会。

    刚一把抓住这人的手腕,脚下就立刻变步,后脚跟进,腰身旋转,一下绕着对方的身子转了半圈,恰好拿着这人的身子当成挡箭牌,令他同伙的攻势为之一滞。同时手臂下压将手里这人的关节拧动一下就从肩膀上反向扭断了筋骨。

    唐国武术中的擒拿法大体就相当于西方的关节技,是把人身上下所有的关节都看做一个个大大小小杠杆,几乎把人体骨骼的所有特性都囊括其中,出手时按劲发力,轻轻一动就能断人筋骨。

    王越此时双手下压,把对方的肩关节卸掉,紧跟着膝盖一顶,这人闷哼一声身子就不由自主朝前一扑,再一个立肘下击,砸在他的脊背上,登时扑通一声趴在地上。

    这一下子,近身叼腕,游身擒拿,卸肩膝顶,进步砸肘,王越用的都是最简单的擒拿手招数,但他手法快捷,一气呵成,几招连在一起,上下交击就好像是行云流水一般,明明看着没怎么用力,但偏偏这个人一摔倒在地上,立刻就挣扎不起来了。不但手脚都软绵绵的用不上力气,就是翻身说话都极困难,却是脊椎被从中间砸断,下半身已经瘫痪了。

    “该死的……!”

    此时身在“大后方”正缓步逼近的唐国人,这时候显然也是有些耐不住了。

    眼见着王越出手如电,招招杀手,一转眼就杀了三个人中的两个,他们两个的心里已经再也淡定不了,彻底恼怒了。

    要知道这次行动他们两个可不是什么局外人,不但出动的这一百多人不但都是血鲨部队刚从西非战场秘密返回曼彻斯特的特种战士,一个个都是经历过无数战火洗礼的铁血军人,而且为了杀掉王越,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布置好一切,他们不惜与外人联手,暗地里可是还冒了不少的风险的。

    一旦王越走脱,消息传回国内,被有心人抓住了机会,就算是他们这一“家”权势再大,也会有不小的麻烦!

    却没有想到,只是一转眼的功夫,三个最厉害的特种兵,就折了两个,精锐战士死了一半还多。而这么大的伤亡,竟然还挡不住王越前进的脚步。眼看再往前一步,对方就要冲破所有阻碍了……。

    而且更叫人恼火的是,这个时候的王越身上其实已经受了不少伤。如果没有受伤,那结果岂不是更要惨烈十倍?

    这叫人情何以堪?简直是羞辱到了极点!

    “点子,太硬,一起上吧!”

    说话的这个唐国男人,声音中有些嘶哑,但语气阴森酷厉,十分的狠辣。一句话说完,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同伴,突然身子一伏,脚下晃了一晃,下一刻人就闪电般的到了王越身前。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男子也是纵身急行,奔跑中突然一伸手,转了一下,朝两侧腰间一抽,顿时刷的一声,反手拽出来了两口一尺多长的短刀。仅仅一个起落,就站在被王越刚刚打死的那个人原本的位置上,和另外一个兵王重新在外围形成一个夹角,把王越围在了中间。

    只是这一次,他们两个却并不急于动手,而是相视一眼,在互相打了个手势之后,便缓缓的转动脚步,开始一点一点的逼近中心。明显是吸收了刚才的教训,不敢冒然出手,反倒平静心绪,静下心来,就等着王越身上露出破绽后,寻隙而入,一击必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