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72章 嗜血如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六十八章嗜血如命

    这就是断腰碎骨!拳法中以擒拿见长的近身抱摔跌法的一种,具体的做法简单说就是先把人抓住向上抛起,然后利用对方的下坠,提膝上冲,直接崩断对手的脊椎斩断大龙。

    所以,这一招在拳法里又有个别称,就叫做“断龙”。是极其狠辣的一记杀招!

    以王越现在的功夫和力量,全力出手之下,提膝一撞,筋骨齐动,再加上从上而下的作用力,两种相反的力道叠加在一起,别说是人的血肉之躯,就是一具铁人也能撞个对折。

    这个人身体素质虽然好的要命,并且深谙拳理,出身铁十字军,精于军中搏杀,但他的脊椎却始终无法和钢铁相媲美。

    是以只是短短的一个照面里,就被王越瞬间击溃了。哪怕是人在跌落到地面后还没有当场立刻死去,但脊椎断了,整个人上下半身都几乎向后贴在了一起,加上胸骨碎裂,这样的伤势,就算及时送到医院,有最好的医疗条件,救回来的可能也等于零。他之所以还不死,只不过是因为长年练拳,身体素质和生命力比普通人强大的多而已……。

    出身同门,却不得不生死相搏,谁也不曾留手,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然后一方就倒下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但在战场上,狭路相逢的那一刻,也的确没有谁去考虑这些东西,些许感叹也只能是在事后由胜利者发出!

    两强相遇,总有一个更硬的,显然这一次是王越赢了。

    铁十字军的格斗术本来就是出自于战场之上,是由古代骑士冲锋陷阵的搏杀技巧中演化出来的徒手技,再融合了现代军队中杀法,出手时就越发的不留余地,无所不用其极,一切以击毙对手,完成任务为最终目标。越是铁血的军人,出手就越是狠毒。

    而且,军队是国家最大的暴力机关,有着任何人和组织都无法想象比拟的庞大财力和科技支持。每一种被推广出来的“搏杀技巧”,都是经过无数人的实战验证后,才得出的最终结果。一招一式针对的全是人身上的要害,插眼,锁喉,破脑,碎阴,怎么有效怎么来,并不是纯粹的从格斗技中演化出来的。

    所以像是眼前倒下去的这个人一样,他们这种人一旦出手了,那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强大的信心和执行力,再加上丰富无比的实战搏杀经验,在正常情况下,就算是功夫比他们高明的人,也很难是他们的对手。

    往往交手时,你尽管可以占尽上风,可结果却是你死他活!!

    但这一次,碰到了王越,他冲的越快,死的就越快,只是一个瞬间的功夫,这个曾经出身于铁十字军的精英学员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嘶……!”

    虽然事到如今在这条大桥上已经死了这么多的人,空气中血气弥漫,腥气扑鼻,但王越的这一招,却还是叫那些正无声无息扑上来的人,脚下不由自主的就是一顿,齐刷刷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身为整个组织中最强大的几个战士之一,在场的所有人几乎没有一个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有多么的厉害。但就是这么一个如同虎豹般彪悍,曾经无数次在战火中屹立不倒,攻坚杀敌如入无人之境的人物,竟然转眼间便被面前这个清秀如同学生的王越,生生折断了脊梁骨,只能倒在他的脚下无助的挣命,呻吟。

    这一幕场景,别说是那些普通的战士,就是后面紧随其后扑上来的另外两个人和最后面还在不紧不慢跟过来的两个唐人面孔,都狠狠的皱了一下眉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抹不掉的阴霾。

    哪怕这些人都是真正的军中精锐,平日里训练有素,尤其是那后面两个一身杀气的青年更是刚从西非前线退下来的兵王,一生之中不知道执行了多少危险的任务,杀人如麻,早就见惯了战场上的死人和鲜血。但就在这一瞬间里,眼见着王越如此杀伐,却也忍不住脚下微微一顿。

    同时就只感到腰背之间,皮肤一阵惊悚战栗,目光所及之处生似就已经感受到了这时候自己同伴所受到的非人痛苦一样。

    不过,感觉是感觉,事情既然发展到了这一步,那双方就已经没了任何可以调和的可能。王越的威胁越大,在这群人的眼里,就越不能放过,况且此时他已经杀穿了重围,面前只剩下寥寥数人可以抵挡。再往后,就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了,一旦被王越冲过去,杀了这一位,那结果肯定是谁也承受不起的。

    现在王越好歹是受了伤的,青天白日下每个人都能看到他身上至少七八处伤口正在不断流着血,错过这一次,到时候可就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好机会了。

    所以,王越必须要被拦住!

    拦不住他,就代表今天他们的复仇行动彻底失败了!!

    是以下一刻,在王越身后,大群的人影已经开始越过桥中央的火线,甫一出现便迅速的朝前猛扑。这些人之前都是被路面上的汽油燃烧阻隔在对面,如今眼见着火势渐弱,立刻就冲了过来,人群集结在一起,步伐起落,响声如雷。

    或许是顾忌着前面几个人的身份,他们虽然没有一个人开枪,但这么多人在同一时间发起冲锋,那气势凝结在一起,杀气冲天,却足以震撼人心!一般人如果见了这种声势,别说首当其冲,正面对抗,怕是是要看上一眼,整个人也就软了。瞬间被夺了胆气,再无一点反抗的心思。

    不管你的单兵战斗力有多强,但人始终只有一个,孤立无援之下,一旦受慑失了胆气,又不能及时退走,那就只能被人围追堵截,慢慢的被束缚在一个狭小的固定区域,被迫着做“困兽之斗”。

    而这也是为什么从古至今,历朝历代的武术家格斗家们一直都对军队“谈之色变”,忌讳异常的真正原因所在。战争讲究的是策略,是大军团集体作战的能力,一个人的战斗力再强,到了战场上,直面千军万马,胆气也会被压制,会不由自主的生出无法抵抗的心思来。若是再不懂趋吉避凶,只知道好勇斗狠,那么再高的拳法武功也肯定顶不住四面八方十几杆最普通的长矛大刀。乱军之中,保不住就从哪飞来一支流箭,天下无敌的人也要死的不明不白。

    王越虽然不是一般人物,精神力十几倍于常人的强横,并不会被这些人的杀气震慑,但刚刚杀出重围的他却也不愿意在被人围住,因此一见这些人冲出火线,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有跑的最快的几个人堪堪到了身后。当下立刻扭身飞起一脚迎面踹在了身前一个大汉的胸口上,那大汉的来势立止,身上穿着的防弹衣顿时咔嚓裂开,钢板骤然倒插入胸口。一时间,鼻子嘴巴全都流出血来,一个跟头倒飞出去便没了声息。

    他的脚,恍如利斧,千多斤的大牯牛也能一脚踢死,何况是胸口这种要害部位,任是多好的防弹衣也挡不住他骤然爆发的力道。只是他这一动手,立刻就引来左右两侧的刀光疾刺。

    王越的脚还没落地,紧跟着就是一个“下劈”,腰胯一拧,脚后跟刷的一声刮下来,真好像就是一柄开了刃的车轮大斧,斜着就把右边一条大汉的砸了出去。他的脚划过这人的左肩,一路向下,再从右肋下钻出来,所过之处,外衣皆裂,皮开肉绽,甚至可以看到小腹里面蠕动着的肠子和内脏。

    但就是为这一耽误,左边的那一刀就已经狠狠扎了下来,王越急忙一收腹,肋下皮肉登时向后缩了三寸,能刺穿钢板的军用刺刀瞬间擦过软肋,雪亮的刀锋和锯齿一下割裂外衣,在王越的腰侧留下了一道半尺多长的白色印痕。

    只感觉软肋下,蓦地一凉,对方手中的军刀锋刃带齿,不但远比一般的刀剑锋利,而且切割力十足,猛地一刀插下来就好像是电锯一样,如果不是他筋骨坚韧无比,换了旁人这一刀就能捅进肾脏,再随手一绞往外一带,这人的命肯定就没了。可面对于此王越的脸色却连变都没有变上一下,生似这一刀不是插在他身上一样……。

    而那大汉一刀得手,眼神刚自一亮,却又立刻觉察手感不对,还没有来得及去细看眼角余光就猛地见到一道黑影,到了眼前。

    王越的脚刚一落在地上,原本护住小腹下面的一只手,就啪的一声,抖出一记“鞭手”,五指虚握成拳,掌心向下,手背外斜,闪电似的,抽打在那大汉的小臂上,直打得筋骨立断,碎成几截。五指不由一松,刀往下落,却被王越一把抄起,顺手在他的肋下开了一个直入心脏的大洞。

    下一刻,血箭飙射而出,这人全身力气立刻一空,好像破麻袋一样从刀上坠了下去。

    不得不说,这些人都是真正的“战士”,悍不畏死,这么多人前赴后继,给王越的感觉就仿佛是置身于狩猎的猛兽之中。虽然这些人已经被他杀了差不多一半,但剩下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后退,明知上前一步就是死,可每一个人却仍旧义无反顾的扑了上来。

    这些人是真的不怕死!一看到血,整个人的眼睛立刻就红了,如同饥饿的群狼,嗜血如命。在王越的眼里他们的功夫虽然不怎么样,但体能强悍,身体灵活,又擅长联手作战,人数越多就越难缠,甚至只要五六个人聚在一起,战斗力只怕就比刚刚死在他手下的那个出身铁十字军的同门还要可怕一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