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五章令人吃惊的王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十五章令人吃惊的王越

    房间的人,除了沙龙-贾斯勃和那位名叫阿德莱德的老人之外,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同样站在最前面,一直凝视着棺材里的两具尸体,听阿德莱德对他们的称呼,显然这两个人也是“白银之手”这个组织,颇有一些地位的人。(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白银之手是个地地道道的跨国组织,虽然不是纯粹的杀手集团,但因为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众多业务,所以组织内部的构架功能划分的严格而细致,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有一点古代教派的味道,十分神秘。

    就好比是这两个年的男女,男的叫哈金斯,女的叫凡妮莎,就是“白银之手”这个组织在北方四省,全权负责一切对外事务的两个主管。

    而这里说的所谓“对外事务”,其实就是“清除异己”。白银之手当然不是什么慈善团体,很多事情在正常程序之外,都要必不可免的用上一些非常规的手段……说白了哈金斯和凡妮莎其实就是这个组织的“杀手”头。

    “这个人的力量很大,‘德米特里’是我训练出来的最好的杀手之一,是最优秀的战士,还曾经苦练过一段西亚黎凡特流的格斗术,皮肤坚韧的像是牛皮一样,抗击打的能力十分强悍,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被人一把就抓碎了手腕……计算起来这种程度的力量,应该是有十几人的合力了。”

    “沙龙先生刚才说那人不过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真是不可思议。而且卡琳娜的枪法我是知道的,他们两个相互配合,一个远攻一个近战,多年来几乎没有任何目标可以在他们的手下逃生,突然杀出来,就算是格斗高手,也很难躲过,可见那个叫王越的人真的很不一般。铁十字军在约克郡的高手我不太清楚,不过要说这个人只是刚成为铁十字军的正式学员,就有这么厉害,我是很难相信的。”

    在沙龙-贾斯勃一五一十把自己调查来的,有关于王越的所有资料全都巨细无遗的讲了一遍之后,留着一头细密卷发,带着金丝边眼睛,显得质彬彬的哈金斯开口说话了。

    哈金斯的名字很大众也很普通,虽然曾经一手“缔造”了整个白银之手在这个国家北方地区的赫赫凶名,但他却是一个长得十分优雅的年人,合体的衣服,干净的脸庞,再加上一双平静的眸,乍一看上去,就好像是大学里做了一辈学问的教授。即便是站在他的面前,如果不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绝对不会有人想到他居然就是白银之手最大的一个杀手头目之一。

    而且身为白银之手主管对外一切事物的负责人,哈金斯显然也是个精通于格斗的高手。他观察尸体的方式和阿德莱德那种科学严谨的法医验尸的侧重点完全不同,只是围着棺材转了几圈,伸出食指和指,在两具死尸的身上随便按了几下,就很快的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卡琳娜死的很安详,身上的伤除了几处骨骼之外,致命的只有一处,应该是在翻车的时候,头部先落地,导致颈骨断裂,压迫呼吸窒息而死。除此之外,我也看了她手里的枪,里面的弹几乎全都打光了,但结果明显是没有产生什么实际的效果,那个王越应该对于战场上规避弹的动作十分熟悉,这一点也能从他的父亲王朝宗身上找到原因……。”

    “这个王越在以前,就和一般的学生没什么两样,身体瘦弱,据说在大学的格斗学社几次都面临着被淘汰,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就突然变得强势起来。哎,也是我做事太顺风顺水了,少了必要的防范之心,结果只是一个晚上,我身边的人就被他杀了个七七八八……。(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沙龙-贾斯勃咬着牙叹了口气。

    “哦?那这个王越的父亲王朝宗,你查了没有?”哈金斯问道。

    “查了,但是这个王朝宗的来历很是有些神秘,我只知道他在来约克郡之前应该是东方唐国一个大家族的嫡系后裔,这消息还是我当初从一个名叫苏盖尔的‘人蛇’嘴里知道的。至于到底是哪个家族,我就不清楚了,只是这个王朝宗现在很得总督大人的信任,有些事情,还不能对他直接下手,否则这件事情也就不必请各位帮忙了。”

    “唐国的大家族……这么一说,那就能说的通了!”

    “我知道在唐国很多世家都是以武传家的,这个王越能在这个年纪就这么厉害,应该就是继承了他家族秘传的格斗术。不过,既然你已经支付了全部的酬金,我们白银之手也是讲信誉的组织,王朝宗我们不去管他,但是这个王越我们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哈金斯和凡妮莎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但是根据我的消息,王越现在正在参加一次秘密的集训活动,地点就在坎大哈郊外的一处军事基地,哪里现在已经全部封闭了,你们能怎么下手?”沙龙-贾斯勃心里实在是恨急了王越,几乎连一天都难以等待下去。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们白银之手做事,自然有自己的渠道,再严密的地方,只要是我们要杀的人,他也活不下去……。”按照白银之手一贯的规矩,一旦组织内的某位成员承接了对外的买卖,对人实施暗杀的,一次不成,肯定还有第二次,人不死,暗杀不止。

    这也是王越在进入集训营地天后发生的事情。

    不得不说,沙龙-贾斯勃的消息来源非常准确,连军方推动的这次秘密集训都能打听出来,而且连集训的地点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不过,沙龙-贾斯勃毕竟也只是个地方豪强,知道的越多,心思就越发谨慎,同样的也对王越越来越忌讳。铁十字军这样庞大的势力,是他万万不敢招惹的存在,所以想要报仇雪恨,就必须要借助于“白银之手”的势力。这么做虽然危险同样巨大,一个不好就会引起铁十字军的反弹和怒火,但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是万万不会等到王越成长起来后再动手的。

    十几年的辛苦,几乎一朝崩溃,这种仇恨原本是没法和解的。何况他还曾经对王越的家人屡次下手,将心比心,他也不觉得王越会轻易放过他。

    又过了两天,王越终于走出待了一个多星期的马场,把骑士锤战法的几种基础发力技巧融入到了自己的格斗体系。

    与此同时,就在他和艾比几个保镖重新出现在集训营地的时候,就在不远处的一栋三层小楼里,黑天学社的安德烈-舍普琴科也正站在窗前,透过玻璃,冷冷的注视着下面王越。

    “我说安德烈,你干什么要对这个小这么注意?不过就是铁十字军的一个正式学员,连高级格斗术都没有接触过的家伙,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去?何必这么大张旗鼓的对待他呢,有这个时间,咱们还不如去下面的训练场好好打一场来的痛快。”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迷彩军服,背靠着沙发正在抽烟的青年。

    “不,铁十字军的正式学员是没有什么,但是这个王越却不是一般的正式学员。而且他和安妮-海瑟薇的关系很不一般,尤其是教会的那个佐薇似乎也对他有点特殊的兴趣,这个可就更加的不一般了。能在徒手格斗把雷奥逼成平手,这个王越,小小年纪,身手却这么好,你不觉得奇怪么?还有这一次的集训,通过的名单都是已经内定的了,却突然杀出这么一匹黑马来,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说不定这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意外而已,也没什么了不得的,是你想的太多了,安德烈!”穿着军装的青年对于安德烈-舍普琴科的担心还是有些不以为然,“说不定这小真的就是个天才呢?”

    “那不可能,你见过哪一个天才,在成为正式学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有这么大的进步的。格斗术的练习是一个严谨的过程,容不得有一丝一毫的捷径,没有足够时间的积累,再天才的人也不可能达到他的这种程度。”安德烈的眼睛眯成一条直线,静静的看着王越的身影消失在远处,随后断然否决了同伴的这种说法。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步伐沉稳的男拿着一叠资料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

    “安德烈,谢尔盖,我这里查到了一些你们可能会感兴趣的东西。”来的这个人身材高大,语音洪亮,一进门就朝屋里的两个人挥了挥手,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兴奋和诡异。

    “什么东西,拿来看看。”安德烈-舍普琴科一听,顿时转过身来,接过这人手的资料翻开就看。

    “是关于这个王越的吗?”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的谢尔盖也同时摁灭了烟头,凑了过来,结果一眼看上去,两个人的神情顿时就全都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