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600章 你还是个年轻人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百九十七章你还是个年轻人么

    果然是和苏水嫣来时说的差不多,在黑市接下任务,想要阻止夏夫人南去的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一副东方人的面孔。n∈,只是和想象中有些出入的是,这些人却也并不是纯粹的黄皮肤和黑眼睛,长得也不高,给人的感觉似乎很矮很小也很黑,有点儿像是某些生长在东南亚热带丛林里的土著人种。

    而且眼前的这几个人,身上都穿着黑色的皮衣,上下一体的样式颇有一些特种部队作战服的意思,腰上围着一条巴掌宽的皮带,自小腿以下一律用特制的绷带缠紧收入专业的登山靴里面,再配着大腿外侧紧缚的皮质刀鞘,黑漆漆不反光的匕首短刀,只是一看上去,便给人以一种异常冷酷和森寒的感觉。

    尤其是被王越最后击倒的这一个人,相貌虽然平平无奇,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但面容冷厉,气质精悍,从骨头里面透出来的就是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嘴角虽然依旧不住的往外涌着血,可他的眼神却始终神色不变,就仿佛是一条暴露在人眼前的毒蛇,冷静中蕴藏着无穷的疯狂。

    又抬眼扫了一下房间里横七竖八的尸体,王越的目光往里缩了一下。这几个杀手显然都是受过专业级别的特殊训练的,他们的身体条件虽然并不出色,比起一般的格斗高手也强不到哪去,但这些人身上的脂肪含量相当的低,一块块的肌肉,紧密结实的就像是豹子一样,显得异常的精锐。

    就算是一个没什么专业眼光的普通人看上去,也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们身体里面蕴藏着那一种强大的爆发力!身材矮小在这种时候,反倒成了一种最大的优点,速度快,力量大,加在一起就是可怕的杀伤力。

    类似于这样的人,几乎一着眼的瞬间,就叫他想到了很多的东西。就好比古德里安手下那些饱经战火考验的血鲨战士,相比之下这些人的战斗力不但更强,而且精于杀戮,直觉也更加敏锐。同样是讲究团体合作的两伙人,这些人却好像是丛林里面成群结队的饿狼。

    哪怕是单个人的战斗力并不值得称道,但几个人配合起来,就成了这世上最让人头痛的一群人。他们是这世上最有经验的赏金猎人,为了完成一件任务,他们甚至会变得比任何国家成建制的战士都更可怕。

    “好像是东南亚那边的人……。”

    一眼看到这些人的面部特征,王越一下子就想起了死在他手里的那个“安布罗”。他就是南洋吕宋岛上的土著人种,不论是身高体型,肤色五官,都和地上躺着的这几个人十分相似,一看就是属于同一个种族的。

    “咯咯咯,咯咯咯咯……。”

    与此同时,已经彻底反应过来的苏水嫣和夏春雨也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

    不过,相比于苏水嫣的快速冷静,夏春雨这时候的状况却不怎么太好,刚要张口说些什么,可一口气卡在喉咙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就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就像是喉咙里面被人强行塞进去了一块冰冷的石头,不管说什么都不利索了。

    而这恰恰也正是因为她目睹了眼前一切之后,受到剧烈的惊吓,身体上完全出于本能的一种反应。

    正常的人类,身体都是有自我保护意识的。不论是生病时的发热,还是剧痛下的昏迷,原理都是超不多的。而一般人在受到特别巨大的惊吓和刺激后,通常也都会直接作用在自己神经上,从而引发一系列的生理问题。有的人会长时间的情绪激动,无法平静,或者大笑大哭,不能抑制,然后失眠,噩梦,长时间的无法恢复。有的,甚至干脆就崩溃了,好好一个人,变得痴痴呆呆,如同傻子一样。

    就好比夏春雨这时候的情形,惊骇之余,头脑都是一片空白,只能无意识的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其实就是身体通过一些本能的反应来下意识的缓解她心里产生出来的巨大心理压力。

    好在这时候还有苏水嫣在一旁对她进行不断的安抚,加上这种事前前后后她也经历了好几次,所以虽然还是有些惊恐和不安,但慢慢的也就平静了下来。

    但即便如此,夏春雨的意识虽然已经清醒了,可她的身体就是一直不断的在发抖,想停都停不下来。

    究其根本,还是受惊过度。

    以前她跟着夏夫人,即便也曾经遭过几次对手的截杀,死的人不少,但那几次都并没有距离没么近,给人的感受当然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刚刚她在睡梦中被苏水嫣一把拽下床来,耳朵里就不断的听到各种各样的异声,等到卧房灯光大亮,立刻就看到房间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的死尸……。

    这种程度的惊吓,任凭换了哪一个正常人来,也不会比她好到哪去。

    这么多的杀手,一转眼就死了一地。最后一个虽然还活着,却被王越一膝盖跪的,嘴里的血像喷泉一样涌出来,躺在地上,像是一只离开水就要死了的鱼。

    而这一切的一切,就都只在她神智清醒的一瞬间就已经落幕了。

    要不是苏水嫣一直在她身边,抱着她的脑袋,不断的小声安慰着,多年培养出来的修养也远比普通人要坚韧的多,夏春雨这时候几乎都要以为自己还在做梦呢。

    “水嫣,水嫣,你到底请了个什么人回来呀?这么多人,一口气居然都被他杀了……我的天呀,要不是我亲眼见到,我一定不会相信的。这实在是太可怕……太不可思议了!还有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摸进来的?外面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动静?”

    夏春雨嘴里不断的念叨着,眼睛却死死的盯在王越身上。神色中的惊慌失措也慢慢的恢复了许多,说话开始变得有条理了。

    “没事了,春雨!我说过,他能行的。有了王越,我们在这里的安全就有了保障,再也不怕有人暗杀了!”苏水嫣长呼了一口气,把手里的短剑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然后拍了拍夏春雨的肩膀,如释重负。她人虽表现的很冷静,可心里面的震惊却一点不比自己身边的这个“好朋友”来的差上半点。

    不得不说,同样是女人,练过功夫的和没练过功夫的就是不一样。苏水嫣这个刚从国内万里迢迢赶到这里的女人,虽然出身世家,和夏春雨一样并没有经历过太多像这样残酷血腥的场面,但她的心理素质却远比一般人要强的多的多。至少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她的反应都很及时,不论事前和事后,从她身上所表现出来的素质,都大大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之外。

    可恰恰因为是这样,她也才深深的明白,王越能做眼前的这一切,究竟是何等的惊人。

    “不行,我得出去看看。出了这样的大事,外面的人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说明咱们的庄园安保工作,还有很大的漏洞。”彻底平静下来的夏春雨,很快的就表现出她身为一个合格的机要秘书的优秀品质,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活动了两下还有些发软的双腿,就转过了床脚来到王越身前。

    苏水嫣怕她摔跤,也连忙跟了上来,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王越怎么处理这些人。

    曼彻斯特秋天的夜晚虽然已经有了几分凉意,但庄园的卧室里面却有很多现代化的通风保暖设备,温度和湿度都是根据人体最适合的状态进行调节的。何况又是晚上睡觉,所以苏水嫣和夏春雨两个人的身上穿的全是轻薄的丝绸睡衣,里面自然也没戴胸罩,借着灯光一眼看过去,不但上面两点凸起看的清晰,就连下面的那一丛浓密也若隐若现,叫人忍不住无限遐想。

    但是王越此时却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两个人身上,只是打量着脚下被自己打的动不了地方的人。同时间,他脸上的神色也游移不定,似乎还有些令他难以理解的地方弄不明白。

    “这家伙真是不解风情呢!”

    看到自己和苏水嫣两个人走到了跟前,王越也没有抬头看一眼的意思,夏春雨不禁在心里暗暗的赞了一声。她今年三十刚出头,正是女人一生中魅力最成熟的时候,加上商场上接触的什么人都有,自然知道男人的普遍心理。半夜三更,进了女人的卧室,就算有别的事情,可面对两个美女当前,那心思可就不可能太正经了。

    可现在,如同王越这样,始终没有抬头,把注意力都放在“杀手”身上的这种情况,着实也令夏春雨在心里不得不心生佩服。

    男人需要女人这个没错,但芸芸众生却也不是每个男人在碰见美女的时候,都会心生遐想的。总有一些人会另有所求!!

    “王越,这些人都是从窗户外面爬进来的?”

    看着几扇窗户上的大洞,猛地被夜风一吹,夏春雨忍不住浑身一抖,然后走到窗前往下看了看,顿时吐了一下舌头:“咱们这里距离地面少说也有十二三米,这些人该不会是个个都变成蜘蛛人了吧?”

    感到房间里的气氛,充满了血腥味和凝重感,善于调节气氛的她,不由得出声调侃了一下。不过调侃虽然是调侃,但眼见着这些人无声无息的破窗而入,她的心里显然也是充满了疑虑的。

    早知道自己这些人已经被人给盯上了,庄园内外的安保已是布置的里三层外三层,几乎密不透风,但这些人却依旧是在不声不响间摸了进来!!如果不是夏夫人今天正好不在,又有王越待在卧室外面24小时贴身保护,只怕今天晚上就是她们所有人的末日了。

    依着以前的几次惯例,这些人虽然不会把夏夫人怎么样,但对她们这些随从人员却是从来没有留过手的!!

    “蜘蛛人?那是什么东西?”王越听见夏春雨这么一说,顿时愣了一下,扭头想了想,“我没有听说过!还有高手叫蜘蛛侠的么?”

    王越重新活过来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中间经历的是是非非之多,已经是这世上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曾想象的,又要练功,揣摩拳法,所以他还真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种流行的漫画是叫做“蜘蛛人”的。

    “哦,我的天呀,这世上还有你这种人?”看着王越说话时脸上认真的样子,就知道对方是真的不知道,夏春雨看了一眼身边的苏水嫣,顿时拍着自己额头一阵哀叹。

    “我服了你了!你还是个年轻人么……?”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