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章骑士锤战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章骑士锤战法

    “来,不要站着,这里没有外人,不要这么拘束,坐吧!”安妮指了指对面的沙发,随后拿起茶几上的一瓶红酒,倒了半杯,随手递给王越。

    “我不喝酒,这东西麻痹神经……。”王越点了点头,却又不得不接过来。酒这东西兴奋神经枢,对人有麻醉的作用,喝得多了,尤其对肝脏害处更大,所以王越在自从练习格斗术后,从来都是不碰的,但安妮已经把酒倒上递了过来,出于礼貌,他也不能不接。

    不过,安妮的这杯酒显然也不是那么好接的。王越刚把手伸出来,指尖堪堪握住了高脚杯,突然安妮的手顿时就是一松,瞬间腾出手来,涂满了“蔻丹”的指甲,只往前一松,顺势带下,就照准了王越的手腕划了过去。

    这一下又快又急,顺势而为,事先根本没有任何一点出手发动的征兆。却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几分钟前两人第一次试手时,是王越突然出手的,这一次风水轮流转,倒是被安妮抢到了机会。

    纯粹的“一报还一报”半点不吃亏!

    而这时候,王越心里还在想着之前安妮和他说过的话,刚刚有所领悟,也丝毫没有感到这个女人的“报复心”居然这么强,一转眼就还了自己一记。并且安妮本来就是铁十字军最优秀的精英学员之一,格斗术别走蹊径,相比于雷奥那种大开大阖,刚猛暴烈的招数,她出手时却尤其显得用力精巧,筋骨柔韧,一动手就突然发力,方寸间爆发的力量相当强悍。

    “嗯!?好快!”

    这一瞬间,王越心里也只来得及转过这一个念头,紧接着手腕凭空就是一抖,刚刚握住酒杯上的五根手指登时借势弹出了三根,只留下拇指和食指圈住酒杯。

    啪!啪!啪!

    关节屈伸时候发出来的细密骨节炸裂声,丝毫住他的指尖划过空气时弹动的清脆响声,虽然只是每个手指两个关节屈伸时的小小动作,但一寸距离内的空气却仿佛鞭炮般,陡然炸了开来。

    这半个月以来,他在家的日里,几乎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整日泡在水里的,在精研改版后的秘传十字手时,基础格斗术的发力手法也被他从头到尾一一练得滚瓜烂熟。

    尤其是对安妮双重发力的寸爆手法,记忆犹新,在这一段时间里,王越不但借助水的阻力掌握了如何控制浑身的肌肉变化,使爆发力大大增强,还根据自己的理解,依照十字手里的相关理论,把寸爆的方寸发力,练到了指关节上。

    同样是双重发力,安妮的手腕一抖双颤,力如波浪,一层连着一层,他的指节贯通,却是继手腕瞬间爆发出的那股力量之后,弹指如雷,更把敌我之间的距离缩小在了一根指头的范围之内,给人以奇峰突起般的感觉。

    而且发力的手法也变得越发隐蔽,很难被察觉。

    下一刻,王越陡然弹出的这三根手指带着啪啪的脆响,和安妮划下来的几根指尖碰撞在一起,安妮立刻手腕一转,缩回小臂,飞快的错开手掌,如被电击。

    “指关节发力,这就是你的第二重寸爆?”

    安妮的眼睛顿时亮了一下,王越的反击简直是神来之笔,只是手指一动,就逼得她不得不退,刚刚占下的先手,马上就失去了。不过,她的眼光高明,又同样练有双重发力的寸爆,是故一眼看过去,就把王越这一招的原理看了个八不离十,虽然也觉得惊艳,却并不觉得太奇怪。

    能在半个月,把只是一套增长力气,锻炼肌肉灵活发力的十字手,练得攻守兼备的人,做到这一点显然是并不稀奇的。所以,安妮的手刚一收回来,紧跟着背后的脊椎骨就轻轻的动了一下,随即肩头耸动,大小臂同时轮转,一收即放,啪的一下便反臂抽了回来。

    她手臂上的关节骨头就好像是一条蟒蛇,反臂回转,倒扯过来这么一抽,划着圆弧,拉开了距离,力量自然就比上一招大了许多。

    尤其是她抽回来时,前面的手掌握的还是空拳,掌实指虚,呜的一声砸落下来,给人的感觉真好像是个流星锤一样。

    大臂回环,小臂反抽,拳头上升到最高点的一刻,忽然落下,速度陡增十倍,砸的空气轰的一响,宛如火炮隆隆。

    “骑士锤战法!”

    王越一眼就认了出来,安妮施展的这一招正是铁十字军格斗术的“骑士锤”发力,但是他也只是限于有限的知道而已,并没有机会去系统的学习。

    古代的骑士,可不都是以骑士剑和盾牌作为近身武器的。在世纪的时候,西方钢铁冶炼的技术得到大幅度的发展和提高,又有丰富的矿藏资源可供挥霍,所以在战争很快就出现了骑士的全身铠甲,甚至**马都被披上了厚厚的铁甲,这么一来两国交战,重量较轻的骑士剑就很难切开敌人厚重的装甲,于是为了应对这一现象,骑士军队很快就装备了精良而沉重的长柄铁锤等钝器武装,也就是后世所说的“骑士锤”。

    而能使用骑士锤作为武器的骑士,无一例外都是力量特别巨大的,又精通格斗的技巧,一锤下去,管你浑身装甲坚不可摧,隔着铁甲,一股震力传到身上,人也就死了不能再死。

    铁十字军的基础格斗术作为最基础的格斗理念介绍,里面就有过这种技巧的描述,不过骑士锤战法,演化在徒手格斗,练得是力量的震荡技巧,属于铁十字军格斗术最高级别的技巧之一,王越虽然知道,却没有资格去练习。

    不过,格斗术贵精贵纯,按部就班的练习下去就好了,在现阶段也没有必要去好高骛远。何况有了剑器青莲这种神物在,一套演变过来的十字手,王越都自然还没有练到融会贯通的地步,八个基础的动作,八八十四个变招,他现在也只是刚刚熟悉了招式而已,里面的很多东西,尚不能理解的完全透彻。

    所以,尽管看了安妮这一招骑士锤,他心里有些惊讶甚至羡慕,但是也仅仅只是惊讶和羡慕而已。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其实比谁都懂。

    安妮这一反臂抡锤抽打下来,柔韧之蕴藏着刚猛,以鞭手驾驭骑士锤战法,力量突然爆发出来,来势简直又快又急,王越在这时候也顾不得手里的酒杯了,连忙把手一松,长臂一横,以十字拳格挡发力。

    啪!的一声脆响,晶莹剔透的高脚杯跌落地面,摔得粉碎。同一时间,声音刚一入耳,紧跟着又是砰的一声巨响,两人的手臂已经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

    顿时间,王越的整个人往后就是一仰,安妮白生生的一个空心拳头,砸在他的小臂上,力量爆发,凶猛的拳劲震得他浑身肌肉从外向里,空空乱晃,就好比是炮弹爆炸后的冲击波,拳力以一种波纹的形式高速震荡,一重连着一重,连带着他脚下的地板都随着他的身后退,震得一步一个脚印。

    而安妮坐在沙发上发力,巨大的反震力也让她形容巨变,整个人连着身下几百斤重的真皮实木沙发,一起向后挪移了将近五十公分远的距离。沙发腿摩擦地板,嘎吱嘎吱作响,才一停下来,受力最重的一头,已经是摇摇晃晃,显见是马上就要断了。

    两人的手臂这一碰,都是力量爆发,全无余力,各自的感觉也都不好受。不过他们也都没有生死相搏的意思,一招硬拼过后,都没有连续出手,否则那就不是试招,而是拼命了。

    感受着嘴里弥漫着的淡淡血腥,王越知道这是自己的牙龈收不住对方的震力,牙齿都有些松了。善于使用重兵器的人,除了力大无穷之外,也最擅长借力发力的技巧,否则一把铁锤百十斤重,再强壮的人也不可能拿着撑过一场大规模的战役。用蛮力的下场,几十下后,人肯定就要被人砍成肉泥,只用运用得当,深谙其发力的技巧,人力,马力加上锤的重力,有机结合在一起,才能越大越轻松,甚至战无不胜。

    好在安妮是个女人,天生的爆发力就没有男人强悍,涌起骑士锤战法来,技巧也不算精熟到位,否则只是这一拳,换了雷奥那样的昂藏大汉来用,王越硬拼之下,整个人就要飞出去不可。

    真正的高手用锤,一锤之下,显有人可以抵挡,就算能挡住一击,十有八也要被震得骨节酥软,浑身发麻,一击过后,就再没了还手的余地,生死尽落人手。

    “好厉害!”使劲的摇晃了一下脑袋,王越重心微微下沉,安妮也从沙发背上艰难的直起身,站了起来把一只手搭在王越的手腕上。

    下一刻,两人目光一对,同时抖动手腕,方寸之间,相互发力。

    安妮的手腕连连抖动,手臂上的汗毛起伏,肩膀往下,骨节扭动如蛇。

    王越却是,脊背肩膀同时震颤,肌肉蠕动,恍如十字,手腕一下,掌指齐动。

    同样是一招双重发力的寸爆功夫,在两个人手里用出来,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形式。

    巨大的力量,酝酿在方寸间暴发,转化,再凝聚,再暴发。

    随着噗噗两声闷响,自两人手掌间的缝隙,涌出大股的劲风,吹得七步之外,烟尘四起。

    正应了一开始时候,王越的话。要拿双重发力手法和安妮印证一下……。两个人最后这一交手,短短的距离接连碰撞两次,都觉得很难在这种场合及时抓到对方的破绽,安妮顺势把手一手,表示可以停手了。

    王越也点了下头,长出了一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