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 混战(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百六十六章混战(下)

    王越拦住温莎一拳下劈,温莎侧身下手直插,一来一去,只是一个照面两人就各自换了一招。

    “这是什么功夫?”瞬间发觉,近在咫尺的软肋突然后移了足足有半尺,以至于自己一掌插在空处,温莎眼神猛地一缩,心里虽然不清楚王越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这一刻她的动作却丝毫不慢。

    一招走空,紧跟着心神一凛,下插的五指猛然分开,筋骨一炸,脚下只一个作势就变作了小弓步的动作。

    弓步是格斗中最基础的步法架子,一腿在前一腿在后,重心下沉,因为姿势如同拉弓射箭所以就被称之为弓箭步。但温莎的这个小弓步却是南方怒海流所独有的步形,脱胎于弓步,却又拉的没有那么开,动作变化就如同人站在冲浪板上。微微矮身,身形随脚下的波浪而高低起伏,正是怒海流格斗术中一种最简单,最直接,也是使用最为频繁的起手势子。

    就好像**拳的三七步,动作虽然简单,但却是这一门格斗技法中最实用和不可或缺的,功夫练得越高,对这种基础的东西掌握的就成了本能,用在实战中,不论面对什么情况,几乎不用想,出手就是固定的架子,招招不离左右。

    温莎的反应最快,灵敏的感受到了王越身上发生的一些变化,所以当机立断,一出手反击便是连绵不断,誓要抢占先机。所以她脚下刚一变式,转眼就弓步开合,脊背撑开,双脚踩踏如同滑水,只一伸手,就叉开五指,从他的软肋之下一路掏向他的腋窝。

    温莎的功夫结合了她十几年来的所学,底子虽然还是南方怒海流的技巧,但出手之际却更偏向于军方的一击必杀,讲究的就是快速直接,先发制人,所以王越一拦住她,她就知道这一次不拼命是不行了。

    而且温莎这一招,小弓步近身,向上抓掏,落点诡异,速度奇快,再以海王戟的手上功夫加持,一出手便是瞧准了王越的要害,显然是已经吸取了之前她和王越交手的经验,不打算硬拼,要以小巧的功夫来取胜了。

    不管格斗还是武术,都讲究技巧和力量,但又因为各自的侧重点不同,所以每个人的打法都不尽相同。侧重力量的人,讲究一力降十会,霸道刚猛,爆发力强,亦即是所谓的以力压人和以势欺人。与人交手,只管一路碾压过去,横行无忌。

    但这样的打法固然快意,但赢得快,输的也快,全靠自身的硬实力,一旦碰到个体力比自己更强的,那就是有输无赢。

    而侧重技巧的人,打法则是讲究“四两破千斤”,从不以体力和爆发力取胜,借力使力,卸力转力,尤其精通步法,闪避,乘虚而入一类的小巧打法。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不和人硬拼。

    所以,自从温莎上次在集训营地吃了一次亏后,这段时间也在反复琢磨,就知道自己当初奈何不了王越,到底是错在了哪里。于是,这次再一交手,他便吸取了教训,不敢再和王越硬拼。

    就好像她刚才一个小弓步双脚踏地,如弓搭箭,配合海王戟的功夫,力贯指尖,自王越肋下一路上行抓掏腋窝这一招,就正是她总结了这么多年的实战,糅合自创出来的一路打法,名字就叫做“飞鱼”。

    海中有飞鱼,速度奇快,每每跃出海面,如鸟类飞腾于天空之上,且尖牙利嘴,行进之中哪怕是渔船也能撞出个窟窿。温莎自幼就在怒海流学艺,见惯了大海汪洋,人虽是早已步入了大师级的境界多年,但却是在三十岁后才渐渐有了自己的风格,将一身所学精简熔炼成最适合自己的打法。

    而这一路“飞鱼”,其实就也是她压箱底的功夫!!

    可是她快,王越的动作也不慢。一记劈拳落空之后,立刻吸气收腹,挪移脏腑,随后再一口气吐出来,顿时身形挺起,衣袂挂风,落在空处的劈拳顺势一横,手臂关节屈伸成圆,转回头就是一招横拳的架子,近身崩打,闪电般的拧肘横击,压向温莎的手腕和小臂。

    温莎哼了一声,突然身形一顿,前弓步转成后弓步,人瞬间后退,带着手臂也一下回缩,始终不肯和王越硬拼。而且她这一退也不是真退,只是身法一变,然后便转过身来,哧!的一下,手臂陡的伸直,五指捏成一撮,如同鸟嘴长喙,照着王越的脖子就是一啄。

    温莎这个女人一打定了主意,便一意游斗,绝不纠缠,且步法灵活,对彼此间的距离也把握的恰到好处。王越先后出手两招,竟是连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饭倒是被她在这两个照面中,抓住了机会,频频发起进攻,这一下更是放长击远,手臂一曲一伸,眨眼就打到了他的脖子一侧。

    “这女人心细如发,自从上次交手之后显然就已经找到了对付我的办法。不过她却不知道,我这几天来的收获也是不小,打法可是和从前不太一样了呢。”

    眼见着温莎在这电光火石间的一变招,不但没被自己逼退,反而还顺势反扑回来,王越心中一动的同时,立刻就也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所在。本来么,他和温莎就已经交手数次,这女人对他的打法应该已经是十分熟悉了,事后不想对策才是奇怪。

    既然体力拼不过自己,那就只好拼技巧了。

    所以,面对这一番变化,王越也并不意外,哪怕是温莎一招快如闪电,一伸手就到了自家的脖颈,他也只是身形往下微微一沉,重心在下移的同时,全身刹那放松,随即就站出来个补丁不八的三七步,然后一抬手,五根指头便护在了脖颈一侧。

    五指轻颤,这一抬手臂,不单单是里裹,而且还带着一股外缠的劲,自肩头向下,大臂反拧,肘尖下沉,小臂的肌肉再猛地一弹,手腕旋转,指尖震荡,所有的力道便好似漩涡一般尽数投入到了内陷的掌心中央。

    苏家**拳上乘的打法中,所有的功夫都出自最基础的三七步,内外相合之下,他这一抬手看似没什么大的变化,但最细微繁复的变化却全都发生在无声无息之中,刹那间全以心意?驭,不使泄露分毫。

    王越以前的功夫,虽然霸道无比,但到底却是失之刚强,容易为人所乘,但他如今已经开始修习苏家拳法的最高法门“阴符七术”,练气的功夫在短短数日之间,又上一层,再将此融入拳法中,整个人的风格就浑然一变,平添了几分柔和的气息。

    如此一来,便也暗暗契合了内家拳刚柔并济的主旨,出手时自然便有收有放,对身体的控制变得更加的精细入微!

    而事实上,也只有到了现在,王越才算是真正的得了苏家**拳的精髓。同样是一门拳法,他以前打的全是刚劲,练出来的效果自然就截然不同。

    下一刻!

    温莎的指尖如同鸟啄,好似天外飞来,一眨眼间就啄到了王越的脖颈。

    这一刹那,温莎甚至已经感到了自己手指肚上碰到对方皮肉上的那一抹凉意,但是就在这时候,王越的一只手却突然横插在了自己脖子和她的手指中间。

    于是,两个人这一次交手,终于不可避免的产生了第一次碰撞!

    噗!的一声轻响,温莎这一下,感觉就好像啄木鸟的嘴啄在了腐木上,一击点上去,王越的手掌心自然凹陷,仿佛一块平铺的布帛,一受力便四面合拢,向后挪移。

    “他的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浑不受力?”温莎一招中的之后,心中一奇之后,顿时眉眼一眯,只感到这一下仿佛打在了空处,任她发力如何猛烈,指尖前面也空荡荡一片。

    王越初试新打法,外刚而内柔,甫一尝试,就让温莎感到有些无可适从,隐隐间便有了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

    她的功夫虽然精湛,技巧也高明,但却不明白唐国内家拳收敛锋芒,以柔克刚的奥妙。

    就好像当初罗德里格斯和苏明秋第一次交手时,虽然手持利剑,但却仍被苏明秋以云手击败一样,没见识过这种打法的人,就算功夫再高,吃亏都是避免不了的。

    王越这一招用出来,看似简简单单,其实内蕴的却是一股刚从苏雨晴那里学过来的“缠拳劲”,随手一架,劲力内敛,含而不发,正是对付温莎这种技巧型高手的最佳手段。任你奸猾似鬼,我只守株待兔,只要你一近身,到时候想不拼都不行了!

    而且王越的缠拳发力,也充满了自己的特色,筋肉扭转好似弹簧精钢,自肩向下,一路行至指尖,里裹外旋层层递进,以他的体质根本也不用像苏雨晴一样需要作势发力,只把手往上一抬,筋肉自动便自然而然的用了出来。

    “嗯?”

    也就是这一下,温莎一击落空,全身力道好似泥牛入海,顷刻间便没了声息,顿时间整个人就仿佛万丈高楼一脚踩空,心神震颤,危机感潮水般涌了上来。

    与此同时,王越向内凹陷的掌心,骤然往回一弹,虎口肌肉崩的一响,于方寸之间突然发力,进而带动整个手臂向下一落。

    平摊的手掌,登时向内闭合,震荡,吞吐,一下便和温莎的手碰撞在一起。

    缠拳劲,先收后放,缠法如螺丝形运於肌肤纹理。

    王越这一下,是早有计较的,先守株待兔,引君入瓮,待到对手发力无果之后再忽然暴起,收放之间,就像是平地风起,刚刚还是风平浪静,转眼后便是风卷残云。

    拳经有云“此劲皆由心中发,股肱表面似丝缠”说白了,其实就是一个顺,一个逆,顺逆之间自生螺旋。温莎一觉得不好,立刻想要收手后退,但此时此刻却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屈指握拳,不情不愿的和王越硬拼了一记。

    结果这一拼之下,王越的力却如同漩涡暗转,拳掌才一碰在一起,立刻就绞的她手臂转动,肌肉剧痛,如被撕裂。王越的手心里好像藏着什么东西,力道丝丝缕缕,粘上就缠,饶是温莎功夫够高,一见不好马上就倾尽全力,一边抵挡,一边拼命后退,却也被震得胸口一堵,气血翻涌,几乎眼前一黑冒出大片金星来。

    连带着她半截衣袖,都尽数粉碎,小臂上筋肉绞动,血红一片,像是被刀子刮了一遍,淤血红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