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一章 自食其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百三十一章自食其果

    “什么??叔他代父收徒?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苏水嫣闻言之下,顿时面色一变,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一抬眼就看到了王越的双脚,当下忍不住又是浑身一震。

    能直接称呼苏明秋“七叔”,又是姓苏,苏水嫣的眼光当然是远在一般人之上的。而之前她虽然也看了几眼王越练拳,并从他的身上很敏锐的感觉到了王越几分不同寻常之处,引起了她的注意,但苏水嫣却根本没有想到,就是面前的这个少年,居然已经被苏明秋代父收徒了。

    而这在苏家……对于一个外姓人来讲……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并且,她也没有想到,王越这个人的功夫分明也是得了苏家**拳的真传的,单从这一点上说,就和苏明秋之前收的那几个徒弟间有了本质的区别。

    眼见着王越在院子里练拳,突然后脚一蹬,人随身进,所到之处足下隐隐生风,苏水嫣一下就也看出来,王越脚踩的这几步,分明就是已经把**拳的三七步彻底练到了骨子里,招招变化无一不是三七步的架子,其精气内敛,神形兼备的样子,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浸淫此道几十年的老人,而不是一个才有十**岁的少年。

    尤其是这个家伙,身上的气息随着拳法变化,慢慢外泄出来,越看就越觉得这个人的骨子里充满了一种宛如野兽般的气质。以至于时间一长,苏水嫣甚至还能隐隐闻到他身上裹挟着的那一股腥风和血气。刺激的人眉眼忍不住就是一阵乱跳。

    “这怎么可以?七叔这么做,国内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么一来,消息传出去,你们这一支,再要想回去,那可就更难了。”

    苏水嫣双眉猛地一挑,仿佛两把小剑直插鬓角,眼神中的惊讶怎么都掩饰不住。

    她和苏雨晴之间的关系显然是极好的,因此说话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来太多的忌讳,而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在听到苏雨晴的这一番话,表现的如此失态。

    “哼!我爹做什么,为什么要告诉国内的那些人?水嫣姐,你该不是忘了吧,我们这一支的苏家人现在已经不属于长安苏家了,我们现在是海外的苏家,所以以前的那些家规,是管不到我们的了。”

    不知是苏水嫣的这一番话,触及到了心中的痛处,苏雨晴在听到对方这么一说后,脸色也立刻就变了,再说起话来就不如之前那么客气和亲密了。

    “有什么事么,雨晴?”

    王越原本就没什么好奇心,所以见到院子里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他在看了几眼确定对方不会对自己和苏雨晴产生任何威胁之后,便也不怎么去在意了,只是在一旁,一心一意练着自己的拳。但如今随着苏雨晴这么一说,他立刻就也收起架子,走了过来。

    “没事的,王越。”

    或者是苏雨晴心里也不太想让王越知道太多自己家里的事,所以她瞧见王越忽然眯着眼睛走了过来,顿时朝他摇了摇手,勉强在脸上挤出了点儿笑容来。

    “你来的正好,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水嫣姐是我本家在国内的一个姐姐,不过因为一些事情,我们已经分家了,情份虽然还在,但辈分什么的就没有必要在这里生搬硬套了。所以像我一样,你们还是个论个吧。反正你平时也不在乎这个,你想要怎么称呼她都行!”

    虽然是在介绍,但苏雨晴却介绍的十分含糊。

    “嗯?国内来的本家?还以为七叔一家就只有他们父女两个人呢,没想到原来在国内还有亲戚,这以前倒是没很少听七叔说起过。”

    王越微微愣了一下,看了两眼对面的苏水嫣,心里不由合计了起来,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独自一个人来到这里。“而且听她先前的话,似乎也是和常真如是一路的,难道是有什么目的?”

    不过,王越心里虽然是在犹疑着,但他却也并不着急。毕竟双方还是第一次见面,彼此之间还不熟悉,?算对方抱着什么目的前来,那也得等对方先发话才是正理。他在待人接物的时候可不是很主动的人,当然也是除了武道拳法之外。

    “雨晴,你知道我说话是没有其他什么意思的,所以你也不用心里不痛快。不过,七叔的眼界向来很高,等闲人等都难入他老人家的法眼,平常收徒弟尚且如此,更何况现在还是代父收徒这么大的事?那么我们现在就正式的认识一下吧,我叫苏水嫣,来自国内,雨晴的父亲是我的亲叔叔。”

    苏水嫣说这番话的时候,神情语气都很正式,一边说着话,还一边主动向王越伸出手来,显示了对王越的足够尊重。

    她的手伸出来,十指纤长,能够看到虎口和拇指食指以及中指指肚上微微发黄的硬皮和老茧,果然是如同王越之前所判断的一样,是个经常练剑的。而且她的手保养的极好,老茧和硬皮都不厚,掌心的肤色呈现肉红色,和其他部位的白皙滑腻略有反差,这应该是经常用特制的药水浸泡洗手后的表象。

    “王越!”

    简简单单两个字,报出自己的姓名,王越也礼节性的伸出手来,刚要和苏水嫣轻轻的握一下手,却不料这个苏水嫣也不知打的什么心思,等双手堪堪碰到一起的当儿,突然虎口一跳,一根食指猛地弹起来,毒蛇出洞般敲向王越的脉门寸关尺。

    “咦,这种剑术……”乍逢变化,王越非但未惊,反倒是觉得眼前蓦然一亮,苏水嫣的这一下明显就是以指代剑,用出的剑招!

    不过,剑术高手王越见得多了,北方四大流派之一的黑天学社原本就是以剑扬名,但不管是已经死在了他手下的安德烈,谢尔盖,梅勒安,还是至今一直在找他麻烦的罗德里格斯,这些人的剑术走的都是阴险诡秘的路子,出手之间极是凶险偏激。

    却没有一个人能像苏水嫣这样,把剑术练得这么堂堂皇皇,光明正大的。虽然只是一弹指的动作,但落在王越的眼中却立刻就从中觉察出了她的剑法中和西方剑术的许多不同来。

    虽然真正的剑术,说到根子上其实都是用来杀人防身的技法,但西方的剑术,动作直接干脆,虽是用剑但实际上却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格斗,讲究的是仍旧是如何在实战中对敌人一击必杀,哪怕各个流派中的剑术风格多有不同,但根本的东西却是一样的。可苏水嫣用剑,在这一点上却是绝然不同,她的剑法小巧灵活,似乎更擅长在狭小的空间里闪展腾挪,于方寸间行致命一击。

    并且她出手的时候,发力用劲也只是凭着手腕的一抖一弹,须臾间,突然出手,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奇峰突起,一柱擎天,不但快,而且准,加上她对时机的把握分毫不差,正是一般人心里防范最薄弱的一瞬间。

    但可惜的是,他面对的王越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人。任凭她出手再快,王越的及时反应也总比他快了那么一刹那,就好像是白驹过隙,电光火石的功夫里,王越心里一边想着,却也没有耽误他的出手。

    当下,只是把手一转,凭空划了一个半弧,随即屈起一根手指,同样朝前一指头弹了出去!

    却没想到苏水嫣的食指刚动,藏在下面的中指又快速弹了出来,啪啪两声轻响,竟然弹得两人掌心之间空气爆鸣,随之这才和王越的一根手指毫无花俏的对碰在一起。

    长年练剑的人,手腕最有力量,同时又善使剑指,所以食指和中指上的力量都强大异常,哪怕是苏水嫣这样的女人,天生不以体力见长,可小小一根手指尖上的力道也轻轻松松超过百斤。一般人被她弹上一下,就像被铁棍抽打。

    但此时她两根手指,相继和王越食指碰撞在一起,王越的脸色却没有一点变化,隐隐泛出一点朱红色的手指只是一曲一弹,就把苏水嫣的整个手掌都荡了出去。

    苏水嫣脸上猛地涌上一股潮红,随即马上收回了手,不动声色的背在身后,不断的用力屈伸五指,她那两根手指头和王越碰撞的地方,指甲和关节都已经开始发黑变紫,显然是里面有了瘀血。如果不及时排出来,上药治疗,那接下来的几天就有的她疼了。

    “该死,这家伙的手指头简直比钢铁都硬……。”看着面前王越木木的没有任何表情的一张脸,苏水嫣强忍剧痛,居然还笑了一下。她这种人,出身大家,自小受到的都是精英教育,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掩饰自己的目的,哪怕遇到再大的事,等闲也不会体现在自己的脸上。

    何况,她这一次还是她自己先出手的,所以方才那一番试探的结果,她也只能是“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