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不能惹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百四十五章不能惹女人

    藤田刚看着面前这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人,脸上的肌肉动了动,似乎也有点很无奈的样子。

    平常脾气一直都很暴躁的他,这时候却不得不耐心的解释,因为在他面前的这三个女人,两个来自于军方,说话的这个更是黑天学社的执法者,不管身份和地位,都比他在合起圆舞的位置要来的更加重要的多。

    这个女人的身材娇小,和温莎的两个手下琳德西和洛雅站在一起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个一个没有任何生命力的雕塑,如果不注意,很容易就会被人忽略掉。

    看起来像是个不怎么起眼的角色!

    但现在一张口说话,整个人立刻就焕发出令人侧目的光彩。不但说起话来,凌厉如剑,而且仅仅就是那么在前面一站,房间里面的气息就猛然一变,就仿佛是一口利剑突然出了鞘,连声音中都带着一股子冷飕飕的感觉。叫人在她的面前,不得不打起精神来仔细面对,不敢有任何一点的不尊重。

    “我们的功夫和你们的不一样,是非常重视人内在的心灵的。在我们看来,宁静和黑暗中都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每逢大事需静心,龙格尔现在正在里面调整自己的身心,是不能够受到外界任何的打扰的。不过,你们也放心,该他出来的时候,他就会自己出来了。因为他是绝对不会错过和那个王越交手的机会的!”

    藤田刚把自己的声音放的很低很低,但说起话来,声音震动空气,却仍旧发出一阵嗡嗡的响声,低沉有力,充满了爆发的力道。

    这位来自于东方扶桑的大汉,人虽生的不算高大,但身躯之粗壮有力却是少见的很。合气圆舞的道袍本来就已经是十分宽大了,但穿在他的身上却好像是小孩子的衣服穿在了大人身上。浑身上下都被隆起的肌肉撑得紧紧的,好似稍微一用力,立刻就会炸开一样。

    “他还是不肯和我们联手,只想凭着自己的本事和王越一战吗?但是你不知道,现在的王越已经比起以前更可怕了!”说话的女人盯着始终守在门前的藤田刚,声音中已是有了些不耐。

    “功夫之所以能被称之为道,那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练习功夫,觉悟自身,发现不足,并以之为鞭策,让我们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变得越来越强大起来。我虽然也不是这样的武者,但龙格尔他是!他的心灵不允许他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尤兰达,你们还是走吧,我在这里是不会允许你们打扰到龙格尔的。而至于你们的事情,我也会在他出来后,一五一十告诉给他听的”

    原来,说话的这个女人,居然就是尤兰达,那个曾经跟着罗德里格斯一起来找麻烦,却最终败在了王越手里,并且连她手里的那把诅咒之剑都被王越抢了的那个尤兰达。

    同样也是之前在海商总会一战中死在王越手里的那个黑天学社安迪贾弗雷的亲妹妹!

    这一次的集训,黑天学社的安德烈-舍普琴科,以及谢尔盖,梅勒安三个种子选手一起都被王越给打死了,尤兰达却是作为候补选手出现在这里的。

    “如果我们非要现在就要见到他,你会怎么样?和我们大打出手么?”这一次说话的,变成了琳德西。

    这个女人的脾气似乎更大,在面对藤田刚的时候,眼神如箭,居高临下的俯瞰下来,一张口就是一副**裸的挑衅口气。

    这个时候,温莎那边的消息已经第一时间传递给了她的两个手下。所以琳德西和洛雅两个人才会按照她们事先约定的计划,打算在决赛前联合黑天学社和合起圆舞的人来,要一起对付擂台上的王越。

    “相信我!在这种时候,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打扰到他的平静的。在我们扶桑,武士都信奉武士道的精神,名忠勇义,礼诚克仁,而我却尤其崇尚忠诚二字,忠于职守是我现在唯一可以做到的事情。”

    (关于武士道的精神,不提后来被日本军国主义歪曲理解的极端武士道,从根本上讲,这里的武士道应?也是从我国的儒家思想中演变过去的一种信仰和精神。此处没有褒贬实际的意思,各位姑且看之。)

    似乎整个人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藤田刚说话时的语气,心平气和,但言语之间却字字句句都铿锵有力,“这次大赛,对于龙格尔来讲,是一个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机会。你们都有共同的敌人,让龙格尔好好的待一会儿,对你们的计划也有很大的好处。”

    “哼!”

    琳德西突然从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即先前迈出一步,狠狠的一脚踩在地上,顿时间训练室外面的地上好像被踩爆了一个巨大的汽车轮胎,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微微一晃。脚下的地板一下就裂成了几块儿。

    尤兰达目光一沉,眉头一跳,却是连她也没有想到,琳德西居然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做出了这样一种充满了挑衅的举动和行为。

    “这位女士,我劝你最好要三思而行。”

    就在琳德西往前一迈步的瞬间,原本跪坐在她前面一动不动的藤田刚,突然身子一震,脊背顿时向上一弹,明明跪姿没变,但整个人的气势却一下子全都变了。他压在臀部下面的脚后跟微微一发力,洁白的布袜便发出扑棱!一声轻响,一时间脚尖由直变曲,两只脚的大拇指便齐齐点在了下面的地板上。

    且肌肉绷紧,力道灌注,一句话出口后,整个人的精神也转眼集中在面前的琳德西身上,双眼灼灼,一眨不眨,似乎只要对方敢再有半点异动,他立刻就能通过脚趾发力,把整个身体从地面上弹起来,暴起伤人。

    藤田刚的身躯壮硕如山,就这一下子,动静虽然不大,但发力震动地面时却让人一眼就看到了他身下的地板在往下凹陷的全过程。

    这就是东方扶桑合气柔术中的最传统的“坐技”功夫。练得就是在跪坐之中,调息运养,不动时稳重如山,而一旦遇到任何风吹草动,危险来临,则可在最不可能的时间里,随时调整方向,弹身蹦起,猝起杀人的本事。

    东扶桑的文化传承唐国古代,习惯于席地跪坐,所以武技中往往就有类似于这样的坐技,寝技,投技以及居合种种。藤田刚精于唐手和相扑,因此他的坐技对爆发力的要求更高,以臀压腿时,轻微用劲儿,很容易就会从压迫地板中得到更加强大的反作用力,一旦起身出手,爆发力相互叠加之下,就仿佛猛虎出押,简直凶悍绝伦。

    尤其是,配合上他的相扑爆发,近身发力的一整套动作,一般的高手对上他,几乎都不会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我做什么,用不着你来教……。”琳德西眼睛一翻,凶光毕露,似乎被藤田刚这么一说,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不稳定起来,当下口中话音一落,正要拉开架势,不管不顾大打出手时,站在她旁边的洛雅却突然一声娇笑,伸手把她给拉住了。

    “琳德西,先不要着急。反正这件事情,他们合气圆舞的人就算想置身事外,现在都不可能了。我们少校几年前就已经是大师级的格斗高手了,再加上一个北方军区轻骑兵大队的阿布都勒,两个人联手尚且让那个王越冲破包围,杀了出来,难道就凭你一个区区的龙格尔就想在擂台上和他单打独斗?不要一下子就被人家给活活打死了。”

    “就像是当初的那个林赛菲罗一样。哈哈哈!”洛雅皮笑肉不笑的说着,末了还不忘哈哈一笑。

    “那你们想怎么做?”

    藤田刚在听了这些话后,呼吸明显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他也不是笨蛋,当然知道在西方国度里一个大师级的格斗高手到底代表了什么。况且,就也在不久之前,他本人还和温莎交过手,也深知这个女人的厉害。

    连这样一个人,都拿不下那个王越。由此可见,现在的王越该是有多么的可怕了。

    “我们可以让他晋级,取得最后的名额。但要求这个名额,不能被他带出这里。”

    “也就是说,他必须要死在这里”

    “我们不能再擂台上联手对付他,却可以在擂台下要了他的命!”

    一时间,三个女人一人一句,话音刚落,六道眼神就齐齐落在了藤田刚的脸上。

    而藤田刚在看见对面这三个女人的眼神时,心里也是猛地一跳,没来由的就是一阵发冷,觉得世界上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女人。

    “那好吧,这件事情我可以代龙格尔答应你们。”过了好一会儿,藤田刚忽然叹了口气:“毕竟是涉及到流派的大事,个人的荣耀虽然重要,但龙格尔也应该会理解的。”

    “只希望你们的计划可以做的更周密一些,这个王越虽然很强,但他身后的后台却更强。我可不希望在关键时刻,把那个杀神给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