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声东击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百三十九章声东击西

    能在密林中狙击对手的枪手,无疑已经是时下军队中最优秀的精英狙击手了,更重要的是这一次针对的目标,还是王越这种人物,这就越发增加了实施的具体难度。

    要知道,王越现在的功夫如果按照西方格斗界的标准,他已经是位不折不扣的大师级人物了。即便纵观整个西方世界各个国家大大小小的所有格斗流派,近三百年间几乎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他一样在十**岁的时候,就有了如此成就。

    再加上他如今的精神强度,也远比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要强悍的多得多,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人心怀恶意远远的看了他一眼,他也都能及时察觉,无一遗漏。

    但是开枪的这个人在扣动扳机,进行瞄准之前,却很好的隐藏了自己对他的敌意,以至于在那一瞬间,就连王越自己,都没有任何的察觉。只凭这一手,就知道温莎视线安排的这个狙击手,到底是有多厉害了。绝对是和兰帕德一个级别的神枪手。

    而且,他现在手里用的枪明显也比当初的兰帕德手里的那一支老式步枪的威力要大的多。

    在场之中,只有温莎那个女人,对这一切的安排了若指掌。所以在这一瞬间故意拿话分散王越的注意力,立刻就给这个狙击手创造了开枪的最好时机。

    要不然,她和王越交手到现在虽然已经渐渐处在下风,但真要想分出胜负和生死来,却也绝非一时半刻所能决定的。这时候,阿布都勒再和她一联手,强弱颠倒,她怕的就是王越当机立断不顾一切的退走。

    那么一来,就算她们两个占了多大的上风,肯定也拦不住一心要走的王越。所以,她才会打出暗号,命令距离自己这里最近的一个狙击手,立刻开枪。

    而从这一瞬间的变化里,也足以看出来温莎对于王越的重视已经彻底上升到了一个“要不惜不切干掉对方”的程度了。

    王越实在是太厉害了!尤其是在全身巨大化之后,楸个人的战力顿时瞬间暴涨,就连温莎这个早已成就了大师级的“绝胜算。

    对于这样的人物,温莎知道想要打死他,首先就不能让他有机会跑。

    否则,错过了今天这个机会,留着这样一个时刻都在成长进步的,有如怪物一般的对手,那对于温莎来讲那简直就是个噩梦!

    好在这时候,随着枪声一响,一切都要在按照既定的计划完成了。就算王越的功夫再高,对上古德里安给手下这些人特别装备的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的可怕杀伤力,也未必就能躲得过去。即便万一被他躲过去了,接下来在她和阿布都勒的围杀下,他也没了半点机会可以退走。

    片刻间,子弹一出膛!两百多米外的空气中就形成了一条透明的真空通道,几乎就在枪声一响之前,仿佛燃烧着火焰的弹头便突然出现在了王越的身前。

    12。7毫米的子弹,在空中飞行的速度几乎等同于音速(现实中的都是超音速的,但本书社会中的军事实力可以参考二战之后),当你耳朵听到枪声的时候,就代表你已经中弹了。在这样的一种速度下,就算是王越这样的人,这样的力量和反应速度,也绝不可能快得过这种新式的穿甲弹。

    但是,枪械毕竟还是要由人来使用的,相隔两百米外,虽然这段距离已经超过了王越精神感知的距离,狙击手在开枪前也很好的掩饰了自己对他的敌意,但在瞄准开枪的一瞬间,他的目光却仍旧不可避免的投射在王越的脑袋上。

    而也就是这么轻轻的一眼看过去,再加上之前温莎的话,二十分之一秒内,王越就在对方手指用力扣动扳机的一刻,做出了平生之中最精准的一次闪避!

    他的腰突然向后一折,咔嚓一响,真好像是被人从脊椎中间一下给折成了两半,双脚还踩在地上稳若磐石,上半身就突然向后一倒,平平仰出了个九十度的直角来。

    他的脊椎腰胯,头部向后,姿势动作在一刹那间充满了一种古怪的柔韧性,听起来就好像是椎骨错位骨折,再也撑不住上半身的重量了。

    但实际上,却是腰椎最大限度的扭转,在关键时刻完成了一个最不可能的闪避动作。这种动作在西方格斗术里很罕见,但在唐国拳法中却有一个很形象的名字,就叫做“金刚铁板桥”。

    身似金刚倒,腰似铁板桥!

    砰!

    浓烈的火药味几乎紧贴着鼻尖掠过,金属燃烧的热量让王越在这一瞬间里忍不住一闭眼睛,炽热的火流终是没有命中目标,远远的射出,将三十米外的一棵大树轰开了一个手臂粗的大洞,前后洞穿,焦黑一片。

    “活见鬼了,这都打不死?”

    王越虽然躲过了这一下狙击,但紧接下来却也因此一下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被动之中。对于王越能躲开这一枪,温莎虽然觉得有些意外,但也并不感到十分奇怪,毕竟王越之前和军方的人打的交道多了,期间多次遭到狙击,应付这种手段的经验可谓丰富之极,再躲过这一次,也没什么好说的。

    况且,王越现在的姿势,身体平平后仰,全要腰胯发力,在他躲过子弹的这个瞬间,温莎自然也是不会白白放过这个机会。

    狙击手虽然失败了,但他却毫无疑问的给她创造了一个出手的绝佳机会!

    一句话出口,话音未落,温莎已是脚下一踏,直接跨过两人间的距离,来势如风,足尖绷直,飞起一脚,踢向了王越的双腿中间。

    她这一下的打法,根本没什么多余的动作,靠的全是速度飞快,起脚一踢,用的却是冲浪步中的一个变式!直接干脆,专踢要害。

    怒海流的冲浪步本来就变化不多,是基础中的基础,但现在在温莎手里用出来,却迅猛如雷电霹雳,一下就变成了杀伤力十足的脚法。只是小腿一抬,足尖往前一送,速度快的简直叫人无法想。

    “不好!”

    王越刚刚躲过子弹,眼见得身后那棵大树被轰开一个大洞,顿时知道这次狙击自己的人,用的武器远比从前的狙击手还要厉害的多,心中刚自一紧,脑海里就瞬间闪过了温莎突然出手的一系列动作。明明相距还有一尺来远,对方脚尖带起来的劲风,便已然恍如实质一般,撞在了自己的胯下要害。

    这女人心中也不知道是如何的恨自己,一出脚就断子绝孙,势在必杀,哪怕他身体再强,被这样一个高手踢在那里,下场也必然是生不如死。

    但也就是这种时候,王越才真正显露出了自己功夫中令人咋舌的一面!明明腰身后仰,平平如同铁板,已是避无可避,可他却在这不可能中,猛地一扭腰身,脊椎腰胯好似转轴一样,咔嚓!一响,顿时就把整个上半身给彻底翻了过来。

    而且,他这一翻身,也是诡异无比,双脚仍旧踏地不动,但身子竟然已经从面朝上,变成了面朝下,就好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把脑袋转到了背后!

    与此同时,他双手往地上一按,下一刻整个身子便如同扭力弹簧般整个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双脚顿时腾空而起,呜呜一转,破风声响如惊雷。

    不但瞬间脱困,让温莎几乎必杀的一脚落了个空,并且顺势反击,双脚悬空,啪的一下就来了个“乌龙搅海”,以双手着地发力,通过腰胯脊椎用劲,猛地一旋,双腿好似风车般在空中搅打如轮。

    **拳中的这一招“乌龙搅海”原本也不是什么实战的打法,而是拳法中专门练习跌扑翻滚等保命身法的特殊招数。其针对的只是实战中一旦身子失去平衡摔翻在地的某些情形。

    因为这一招用出来的目的,就是用来在地面上逼退对方,好让自己有充分的时间站起身来,腿法看似凶猛,实际上只要不是对手自己往上撞,这一招根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力。破解十分容易。

    但是在和不明白其中道理的对手交手时,这一招还是可以起到一些“奇兵”的作用的。

    就好像现在的温莎一样,本来十拿九稳的一脚又意外落空,一惊之下,只见到眼前腿影翻飞,呜呜挂风,王越的两条大长腿就仿佛两根巨大的原木,只一踢将出来,立刻踢得空气爆裂,搅动一方风云。温莎见状,立刻急退,身形好似浪涌,也不见如何做势,一转眼的功夫就退出了七八步外。

    去势之快,居然让王越的双腿接连不中,同样打了个空。

    如果换了别人,温莎这一退过后,距离拉开数米,不管怎么样都也应该是脱离了原本的战圈的,再要交手,双方就得另起炉灶,重新组织新的进攻了。但是她面前的是王越,和人斗的经验丰富无比,不但格斗拳法给人的压力巨大,而且隐藏起来的精神更是致命的法宝,在他面前,只要对手稍一微露出一点儿破绽,他就能及时的抓住这个机会。

    任何在他面前的退却,对他来说都是乘胜追击的最好时机!

    如果,温莎不是为了安全起见,一下子就退出这么远,那么就算王越翻身站起来后,面对的局面仍旧是温莎接下来的一路打压,绵绵不绝。

    但世事就是如此,尤其高手相搏,任何一丁点儿的变化都有可能改写彼此间强弱的对比。

    双脚一抡,不出意外逼得不明情况的温莎身形登时飞退,王越哈哈一笑,紧跟着身形一翻,从地上站起身来,啪啪两步急赶,人在奔跑之中,手臂一沉,连人带拳形同一体,就轰到了温莎的面前。

    打人如走路,践拳似马奔!

    苏门**拳中的“追风赶月”,一出手就是人拳合一,用起来的那股气势便仿佛古代纵马持枪的大将军,人如马,拳如枪,奔行间枪头如梨花万点,杀人无数。

    两人间的空气,在王越这一拳合身冲撞之下,瞬间产生了剧烈的气流旋转,以至于刚刚站稳了脚步的温莎一眼看过去,顿楸就是胸口一窒,刚想再次闪避,脚下却已经有些站不稳了。就仿佛置身于海洋中的暗流漩涡,使得她浑身上下一阵紧绷。

    而且同一时间,在温莎敏锐到极点的感觉里,她甚至已经清晰的看到了,随着王越身形过处,在他的身体和拳头前端,所有的空气都被搅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灰白色龙卷风的形状,又好像一根巨大的风暴钻头,才往前刚刚碾过一寸的距离,整个耳朵里就已经响起来一阵轰隆隆的可怕音爆。

    高手的本能在这一瞬间告诉他,这一拳,已经是王越体力最巅峰的体现,是任何人都不能硬拼的!

    所以,在这一刻,温莎毫不犹豫的跺地起脚。就在王越的身拳在砸到她身前三寸多远的时候,她的右脚猛然一翻,以脚后跟着地,同时脊背下沉,双手向外齐齐一个振臂外翻,就好像脚底下踩到底的弹簧突然反弹回来……。

    脚底下在巨大的反作用力震动下,发出砰的一声大响,好像汽车轮胎充气爆炸。泥土翻涌中,她整个人的身体顿时借着这股劲,如同火箭般斜着向后倒窜而出。

    温莎到底也是大师级的高手,单论功夫一点都不比现在的王越差,只可惜在体力上她始终不能和“作弊”的王越相比,一旦爆发力全开,双方拼起了体力,王越巨大化后的身体给温莎的感觉就有种压倒性的危险。

    虽然一直都不愿意承认,但在这一刹那,眼见着王越数次转危为安,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自己此行的最大目标,现在已经成了她此生最大的劲敌。一旦不能在今天杀了他,那以后倒霉的就肯定是她自己了。

    所以,她这时候仍旧不敢和王越硬拼,只能一退再退。且在飞退的过程中,她同样全力以赴,双脚离地,两臂一振,身子飞快的向后急退,就好像是一只倒飞的大鸟。

    “真是个混蛋!”温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等到援军到来之后,占据一切上风,明明胜算在握,却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