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大师间的战斗(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百三十三章大师间的战斗(三)

    此时,整个营地里面一片寂静,偌大的铁十字军驻地竟是连一个多余的人都看不到。

    因为时间已到了午后,各家流派的人都汇聚在决赛现场,就算外面偶然有人经过,也是一队队身着军装的战士,似是有意,似是无心的把整个驻地的周围道路全部封死了。

    不管有任何人从哪一个方向靠近这里,都会被人以各种借口拦下检查。这里本来就是军方的驻军基地,一声令下,自然也有的是办法达到他们的目的。

    头顶的阳光越来越炽烈,平整的操场上,除了大楼一侧的树林里还有一片连绵的“阴凉”之外,目光所及之处,一马平川尽是晒得滚烫的黄土。而且地面上的热量蒸腾而起,三尺高的空气在这个午后都似乎变得有些扭曲了。

    刚刚王越和温莎的交手,实在太快,顷刻间劲风激荡,人影飞遁,两个人一前一后刚从楼里面冲出来,下一刻就一头钻进了几十米外树林里,眨眼间,便冲出了几百米。

    就连沿途上密密麻麻的树木,也不能让两个人的速度慢下来。他们的身法不但是快到了极点,而且也灵巧的匪夷所思,行进之中不管面前出现什么障碍,只是身子一扭,人就瞬间交错而过。

    一前一后,便仿佛是林子里互相追逐的两阵疾风,谁也拉不下谁!

    然而,这树林占地的面积虽然不小,但到底也是在军营里面,几百米迂回蜿蜒一过,前面就已经看到了边际高高的围墙和电网。

    是以,温莎跑着跑着,脚下便不由一顿,紧跟着身形侧移,急速转向。

    但也就是这身形微微一顿的功夫,王越顿时目光一闪,右手急伸,朝着身旁随手一抓,立时间无数枝叶在他的手掌之中喷泉般向上传奇,七八节三四寸长的断裂树枝,被一团翠绿的嫩叶裹着,宛如天女散花。

    下一刻,王越手往回带,突然一发力……。

    啪!的一声脆响,空气凝固如冰晶碎裂,在他手前面的这些枝叶,登时发出一阵如同箭啸般的尖锐破空声,只是一闪就射到了前面温莎的背后。

    唐国的内家拳里,功夫到了某种上乘境界,对力量的控制随心所欲,有种说法就叫做“飞花摘叶亦可伤人”,能以最不受力的至柔之物,隔空杀人。王越现在当然距离这种境界还有很远的一段路要走,但他的体力强横,爆发力惊人,这一下随手一抓一扔,却已经是用上了苏门拳法中甩手箭的重手法,就算无法令轻飘飘的树叶飚飞如刀,但那几根树枝却发如利箭,短距离内力道之强比起一般的强弓硬弩还要可怕的多。

    当初他在一号营地追杀安德烈-舍普琴科时,两个人也是一前一后,一追一赶,和眼下这局面类似,结果这位黑天学社这一代号称最天才的剑手,就也同样被他用一节树枝,以甩手箭的暗器手法,洞穿了肩膀。

    不过,同样是甩手箭,温莎的功夫却远在安德烈之上,王越这一把树枝甩出去,本也没打算能伤了对手,所图者无外乎就是给对方增添一些麻烦。只要温莎在行进中,因此而露出一点破绽,在王越这样的高手面前,就等同于落在了下风。

    而事实上,温莎在这一瞬间果然也是感到了其中的厉害,虽然一下子就看穿了王越的心思,但事到临头却由不得她不去应对。王越的力量比她想象的还要可怕数倍,真要不管不顾,被这几节树枝打在后背上,就算是她也会受不了的,一旦受伤,那接下来的事情可就彻底麻烦了。

    所以,温莎在身形侧移的同时,不得不手臂向后一摆,猛然发力震落了射到自己背后的几根树枝,紧跟着腰身急转,柔软的身躯就像是一条月光下跃出了海面的美人鱼,却是一觉不对,立刻就改变战略,转过身来和王越狠狠的对了一拳!

    到底是在军队里待了这么多年,这女人行事之干脆,比这世上绝大多数的男人都要果断的多,同时对形式的判断也精准之极,明知道自己中了王越的阳谋算计,却丝毫不气馁,反倒立刻稳扎稳打,当机立断回身挡住了正要乘胜追击的王越。

    如此一来,她固然是无法再前行飞奔,但是王越却也不能抓着她一个破绽不放,最终占到上风。

    一时间,两人在林中重新站定,相距数米,面面相觑之下,彼此间的攻守之势竟是又重新回到了原点。就好像没有动手之前。

    “你敢这么一路追我过来,难道就不怕中了我的陷阱,到时候被人围攻打死?”

    和王越互拼一拳后,温莎脚下急退三步,也没有立刻动手,反倒是突然张口又问了王越一句。

    “天大地大,你以为你真的能奈何得了我?”

    王越听见这个话,脚下也是一顿,立时站住身形,面对几步外温莎,不由嘿嘿一笑。显然也真没把对方的这种“假设”放在心上。

    尽管温莎之前也说了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帮手在外面,王越也猜的到她来之前肯定也是做过一番周密的计划的,但碰到这样的一个对手,王越现在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放弃”。

    而且,温莎这个女人事关自己的生死安危,如果有机会,王越也实在不想就这么放过她。

    “你倒是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可是自信这东西有的时候往往却是最不可靠的。”温莎也看着王越,同样一声冷笑道:“你的格斗功夫,我刚才已经领教了,的确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对我而言也是一个真正的劲敌。但是,我这个人现在已经不算是一个纯粹的武者了,为了达到目的,我从来不介意借助别人的力量。所以今天我不但带了帮手过来,而且还专门为你挑了这个时间。难道你就真的不怕,错过这次集训的最后决赛么?要知道,海瑟薇家的那位大小姐,可是对你实在不薄啊,如果你不能准时参赛,那对她来说,也就等同于是一场失败的考验,这对她日后回到海瑟薇家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那有?样?如果事事都要考虑的清清楚楚,那我们还练什么功夫?”王越对温莎的这些话,根本丝毫不为所动,一句话出口,立刻朝前踏出一步,盯着温莎的眼睛,忽然哈哈的大笑起来。

    “人活一辈子,就是因为牵扯太多了,所以最后死的时候才会有那么多的遗憾。我王越不才,却不想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下去,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那我的终点必然就是这个世界力量的最高峰!所以,你也不用拿这些话来分我的心,只要打死你,算算时间,我其实还是能赶上最后那场决赛的。”

    “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那我的终点必然就是这个世界力量的最高峰!”

    王越的这一句话无疑是非常“狂妄”的。但在此时此地,结合了他之前所作所为,却叫温莎这样的格斗大师都无法忽略他这话里的含义。

    哪怕是她的功夫一点儿都不比现在的王越差,但她的心思却也比不了王越这么纯。同样一句话,别人说出来是狂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轻薄和无知,可王越说出来却让人心里忍不住的就想要去相信。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温莎脸上的神色顿时又凝重了许多。

    在再次看向王越的时候,她的眼神里面已经又多了几分冷冽的杀气。

    甚至,她现在忽然还有一种感觉,似乎这一次如果不能杀了王越的话,那以后她可能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可惜,你这只是白日做梦而已。”温莎忽然吐了一口气,面如寒冰般的接着冷笑连连:“你以为你是谁?真是大言不惭!虽然我已经承认了你的实力,但那并不就代表你能把我怎么样。我一个人,也许今天是真的无法奈何你,可是你要想走出这个林子,却比登天还难。至于参加决赛,那我就只能对你说抱歉了。

    “如果只论功夫,你的确不比我差,甚至在某些方面,我还不如你。”王越继续朝前踏了一步道:“但是你的心思没我纯。你的心里有太多的是是非非,需要去考虑,这样就牵扯了你的精神和意志,就也无法让你的整个人从外到内,形成最终的统一。而对于此,现在你可能还没有太多的感觉,但事实上功夫到了咱们这种地步的人,再以后前进的方向就在于此了。而且,我的体力比你强,打消耗战的话你也绝对耗不过我!”

    “所以,你现在最好做个决定……。”

    王越这一番话,语气虽然平淡,但字字句句却都是真心之言。也在相对公平的角度上,认真的剖析了一下自己和温莎之间的强弱对比。而且言之有物,根本也不容对方置疑。

    而温莎闻言之下,果然也是神情一震,真的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