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379章 杀人如草不闻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百七十六章杀人如草不闻声

    只是一瞬间,在这场枪战中,军方的人手死伤就超过了六分之一,而且大多都是因为在黑暗降临的这一刹那,被人锁定了脑袋和脖子造成的。∷頂∷点∷小∷说,..而安妮这一边的手下,却只伤不死,仅有的几个受伤的人,也是因为和同伴之间的配合不默契的缘故。因为这些人原本就都是被罗兰雇来的佣兵战士,和安妮临时征调来的那些家族特勤,在素质上实在是差了不只一点半点。

    这些佣兵的作战经验虽然丰富,但现在交战的双方,却都属于真正的“部队”精英,最擅长的就是团体作战,一声令下,上百人统统令行禁止。所以,在进行了充分准备之后,这一轮交锋,除了几个佣兵之外,真正属于安妮的人手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的伤亡。

    不过,这种局面也只是暂时而已。尽管船上已经熄了灯,他们好像占到了一些便宜,但片刻之后,双方一个冲锋,大批的人手在迅速接近之后,情形就彻底的陷入了一片混乱中。

    经由古德里安一手创建出来的这支血鲨部队,战斗力之强悍,到底是经过真正战场检验后锻炼出来的,而且这次行动带队的尤里卡三个人也的确是经验异常丰富的“指挥官”,一见到船上灯光全灭,自己一方损失巨大,立刻便也在第一时间找到了应对的方法。

    而且,夜战本来就也是血鲨部队的常规训练科目之一,对这种突然发生的情况,每一个血鲨的战士都明白,最好的办法,就是冲上去“肉搏”。要不然,进攻的时机一旦失去,所有人就都会被对方的火力强行压制在原地,到那时再想冲锋,需要付出的代价可就要十倍于前了。

    所以,就在几十号人几乎同时倒地不起的时候,剩下的军方战士已经凭着感觉,全部散开,然后一小股一小股的自动形成一个个突击队型。

    就在这黑暗之中,旋风般的冲了上去,和对面掩体后面,安妮的手下们彻底短兵相接!随后,一瞬间的碰撞,在王越的精神笼罩下,一条条的生命,宛如凋谢的鲜花,迅速的失去了热量和生机。

    刺鼻的血腥味好像一转眼的功夫就弥漫了在了整个甲板上,耳朵里不断传来零星的枪声和一阵阵噗!噗噗!噗!鲜血喷溅在空气中的响声。

    那声音,就仿佛是破了的水袋。再加上人的身体如同重物般栽倒在地上不断扭曲挣扎的动静,听在耳朵里,让人顿时不寒而栗。

    王越知道,这就是双方短兵相接后,军刀和匕首瞬间撕裂人体要害,造成的瞬间喷血。每一次声音传入耳中,也就代表了一条生命的濒临消失。

    而这恰恰也就是,战争的残酷所在。在这里人命不值钱,你想想活下去就要以最快的速度杀死对方,不能任何的犹豫,也不能有半点的不忍心。

    否则,下一个死的就是你自己。

    也许是双方间惨烈的杀气,已经瞬间冲上了云天,头顶的乌云忽然散去,风停雨歇,居然露出了里面一轮皎洁的明月。月光如水洒落在海面上,波光粼粼,也一下照亮了原本陷入一片漆黑中的巨大货轮。

    王越目光一闪立刻就也看见了甲板上,人影憧憧,就在那一对对相互纠缠中的人体脚下,几十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虽然这些人原本就已经在他的精神监控之下了,但用眼睛看到的景象却比精神感应更加立体,也更加震撼人心。哪怕他这两个月杀的人加在一起,其实几乎已经超过了这里的总人数,但自己杀人时和看别人杀人时的感觉到底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尤其像是这种如同两军对垒的场面,几百人疯狂的碰撞在一起,顷刻间,鲜血与脑浆齐飞。这种残酷的杀戮画面,对正常人类的心理冲击实在是太猛烈了,如果不是王越这种人,早就经历过这种大场面了,换了任何一个人来,哪怕功夫再高,也肯定会一时间接受不了的。

    又是一瞬间,双方死伤的人数,再度达到了一个可怕的“**”。

    比起之前,突如其来的那一阵枪林弹雨造成的一面倒似的伤害,这一下双方近身搏杀的杀伤力,显然更加的巨大。这一次也不光是军方损失惨重,连同安妮的那些手下特勤也死了不少。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近身搏杀,虽然不仅仅只是冷兵器肉搏,但的确枪械火药的威力在这种距离内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军方之所以会在第一时间来了这么一次冲锋,为的就是要借此来抵消对手能在黑暗中视物,可以不断开枪猎杀己方的优势。

    而且,天公也作美,月光如水突然显现。

    虽然视物仍旧不清,但好歹已经有了些许天光,不至于像刚才一样摸黑夜战。再加上双方的战士,都精通格斗搏杀的技巧,谁也强不了对手多少,一碰在一起厮杀起来,生死便各安天命。

    如此一来,混乱之中,自然就会让双方都有所顾忌,不能再随便使用大威力的杀伤性火器了。

    王越在头顶乌云散开的一瞬间,就已经纵观全局。也明白军人之间的杀戮,最是简单直接,快速和有效,这些战士在近身肉搏时施展出来的杀人技巧,完全都是身体在千锤百炼之后最本能的反应,和格斗界的高手比武,擂台交手,几乎有着本质的区别。

    他们的功夫虽然连高明都称不上,但气势凶狠,舍生忘死,两个人一旦碰在一起,立刻就会在一两秒钟内分出生死。他们之间的战斗没有胜负,只要一近身,匕首军刀就会在第一时间扎入对手的要害,然后马上闪开,准备第二场的搏杀。

    而且,他们之间的这种战斗,也没有什么规矩,并不讲究单挑,而是随机应变,为了杀死对手,完全就是不择手段,高明一点的还可以组队杀戮。

    三四个人凑在一起,各司其职,杀人的效率更快。

    同时,也不要忘了他们身上还有枪,一旦有机会动枪,也没人会放弃不用……。

    “这才是最原始的战斗。真是久违了……这种感觉……。”

    眼见着面前的一幕幕,王越却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加入其中。他的精神力笼罩在方圆一百多米的空间范围内,比起这些战士,他更关注的还是那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露面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对手们。

    的确,甲板上的这么多人里面,虽然也不乏高手,但不管是黑天学社的执法者,还是合气圆舞的影子卫队,王越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有一个可疑的人出现过。

    “难道那些人不在这里?”

    王越皱了一下眉头,忽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船舱,眼神不由一紧。

    下一刻,他脚下一动,刚要往回走,就在这时就在他身前不远的地方,四个军方的战士突然回身猛扑。四个人,左右分开,两两相顾,却是原来王越之前站立的位置被一片黑暗所笼罩着,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发现他就站在那里。

    如今,他一动,结果立刻就引来了这四个已经杀红了眼的彪悍战士。

    不管哪一个世界,鲜血都是最能刺激人感官的东西之一。尤其是古德里安手下的这些百战之士,更是早已在战场上习惯了杀戮,一旦陷入到这种固有的模式中,很自然的就会变得冷血无情。同时肾上腺激素狂飙,胆汁分泌加快,瞳孔充血,变得如同吃人的野兽一样,几乎没有任何人性。

    王越的脚步不停,看也不看这四个正猛扑过来的大汉,眼睛依旧看向甲板中央的船舱入口。

    生似没有看到眼前的这几个人一样,他的脚下一动,就不再停留,所过之处,看似一步步走的十分缓慢,实际上却是快如疾风。

    举重若轻,势如奔马!

    明明前一脚落地时,他的人还远在十几步外的黑暗中,后一脚就已经踏到了几个人的身前。

    随后,手腕一抖,不知何时已经握在手中的那一柄诅咒之剑,立刻就穿过了一个战士的额头,将这人的脑袋整个刺穿。然后,人往前走,剑抽回来,顺势一扫,三寸剑尖掠过旁边一人的咽喉。

    黑天学社的这把剑,是西方典型的贵族刺剑,整个剑身上下都除了剑尖三寸左右开刃之外,下面完全是三棱状的类圆柱体,虽然不利劈砍,但剑身极其坚韧,杀人全靠抽刺。尽管王越并不擅长剑术,但杀人用剑也不是非要有多么精通不可。

    就好像他这一下,顺势横扫,因为灌注的力量十分巨大,以至于抖手间就使得剑身自然成弧,一下抽出去,被剑尖划过喉咙的那个人,一下就断了半个脖子,人虽还向前急冲着,但脸上的神色却瞬间变得惊恐无比。

    这些人的功夫原本就不高,之所以看着吓人,不过就是气势惊人而已。以王越的功夫,想要杀他们,就算赤手空拳也只是一拳一脚的事,但现在他忽然换剑来用,一剑在手,再杀起人来,却好像农夫用镰刀收割麦子一样。杀人如割草!

    只是随随便便一刺一抽,立刻两条人命就了了帐!

    简直比什么都爽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