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350章 卿卿性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百四十七章卿卿性命

    “你怎么还有这种体力……?”

    安德烈-舍普琴科用手捂着胸口,一翻身从地上站起来,两眼死死盯着不远处的王越,嘴里一声低吼,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在这种情形下,明明对方已经消耗了大量体力,且受了内伤之后,居然还能一掌把自己打成这般模样。□□,

    不过,他受伤原本不轻,胸骨碎裂,一句话出口之后,惊怒交加,脸上登时也是一白,显然是因为牵动了伤口。

    或者也因为这样,从地上站起身后,安德烈并没有继续攻击的意思,而是话音未落,整个人突然暴退。身外黑气翻滚,顷刻之间又把身形遮住,所过之处,就好像一股黑风,席卷地面,翻腾飞舞。

    转眼之间,就是一去数十米外!速度之快,哪里还像是个受伤的样子……。

    “想跑?”

    王越目光一闪,脚下一个前冲,双脚接连踏地,砰砰两声,地面上青石顿时粉碎被踩出两个大坑,整个人立刻好像出了膛的炮弹,一路撞破虚空,发出呜的一声长啸。

    安德烈在施展幽鬼秘剑的时候,整个人都和身外的黑气形同一体,进退之间有如神助,虽然受了伤,可速度却比平时还要快的多,一去数十米,恍如一阵黑风。但王越此时力量勃发,几个大步跨出去,追的速度却也不慢分毫。

    不过就在他行进之中,刚刚两个起落之后,人忽然就是往下一坠,似乎在这一瞬间突然发现了什么。原本极速前冲的身形,顿时脚下一慢,一伸手就搭在了道路一侧,一棵碗口粗的松树上。

    原来安德烈-舍普琴科一退几十米,却也只是作势欲逃,摆明了就是要引王越来追自己,此时一见王越脚下一慢,登时也是刹住脚步,猛地转身回扑。

    黑风一卷,剑光暴涨,竟是顷刻间“人合于剑”,给王越来了个“回马枪”!

    古代马战,骑士奔袭,“回马枪”本来就是败中取胜的绝招,此时被安德烈运剑用出来,虽无长枪烈马奔腾之势,但黑气笼罩,大白天里,就仿佛是深山妖魔架风而来,给人的感觉却是更加的可怕和妖异。

    而且,他这一剑反身杀回来,也是幽鬼秘剑中的一招绝杀,有个明目就叫做“告死”。

    名字虽然简单,但却代表了西方神话里一位可以主宰死亡的神明。

    他这一剑的目的,就是要把王越送到死亡之地,永世不得超生!!

    与此同时,这一剑施展出来的一瞬间,浑身都被黑气裹住的安德烈-舍普琴科,整个人也是形象大变,不但面容枯槁,身上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干枯,而且全身血红,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里都开始向外渗出一颗又一颗的血珠!

    这一刹那,时间的流速似乎在他的身上一下子加快了!

    只不过就是这么一转眼的功夫,呼吸之间,安德烈就已经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而这明显就是以秘术大幅度透支了个人的体力和潜能,以至于连自身的生命力都受到巨大损害的表现!

    就好比当初,王越被军方围杀,和影子杀手最后一战之后,浑身上下的皮肤都也尽数充血一样,不过他的体力强大无比,身体强度又无人可及,哪怕是透支潜能的后果,也不过就是浑身充血,事后调养几天就也没事了。

    但安德烈-舍普琴科却远没有达到他的这种地步,又没能得到幽鬼秘剑的精髓,强行催动秘法,施展出这样一招来的后果,就是拿自己的命在拼。不管他最后能不能杀了王越,只这一招过后,他想要恢复过来,少说也要三两年的时间不可。

    可由此带来的,他这一剑的威力,也是前所未有的猛烈!!

    刹那间,风卷人落,雾气聚合。

    几十米的距离,安德烈-舍普琴科只是一掠而过,剑光吞吐,就好像飞星逐日朝着王越一剑削来。

    这一剑,实在已是他二十年练剑之后的巅峰之作,威力之大,简直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之外,安德烈-舍普琴科的身体被黑气裹着,好像整个人已经和手中的剑融为一体,几十步外,猝然一动,转眼过后人就杀到了王越面前。速度快的,叫人根本无法直视。

    同时,他手中的那口骑士细剑也发出阵阵低沉的嗡嗡声,剑尖一点,毫光四射,一时间给人的感觉竟然好似见光不见影一般。

    一个精通剑术的高手以毕生之力,在一瞬间猛然透支全部的体力潜能,那又是何等的一种状态?普通人拼起命来,尚且摄人心神,更何况是安德烈这种黑天学社年轻一代,最天才的剑士出手。

    好在,这一刻!

    就在对方身形远去的一瞬间里,正自随后追赶的王越已经及时发现了不对。当下瞬间放慢脚步,止住冲势,然后就只见到面前一点寒光闪烁,逼人眉睫,安德烈竟然反身又杀了回来。

    而此时,因为他的追赶,两人间的距离已然缩短了一半还多,安德烈-舍普琴科这一突然回头出剑,也就等于是他自己主动一头撞了上去,两相叠加之下,无形中就让安德烈的攻击威力大增数倍不止。

    以至于,就在这眨眼间,王越的心中顿时警钟长鸣,那种危险的感觉甚至一下就远远超过了之前兰帕德给他的一枪。

    不过,这时候王越的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眼见对方一剑飙来,身形反倒是不退反进。原本刚刚慢下来的脚步,此时竟然猛然加速,同时抓在一旁树干上的手臂瞬间反缠,一下便将那棵碗口粗的松树缠了个结结实实。

    刚才,他之所以要抓住这棵松树,为的也只是要借力止住自己的冲势,把脚步慢下来而已。他的功夫虽然进展神速,但一直以来对于身法和步法却显得十分粗粝,速度一旦上来,就好像炮弹一样飞出去,典型的能打不能收。

    但现在,他手臂缠住这棵树的树干,为的却是要拿过来当成自己的“兵器”。

    安德烈-舍普琴科这一剑,气势猛恶,十倍于前,即便是他,在这种体力严重消耗的时候,也不敢再凭着身体硬接了。好在这里是军营,各处绿化做的都是很好,道路两边遍植松柏,一棵棵高耸挺拔,此时正好可以拿来派上用场。

    所以,紧随着王越这一加速,他手臂缠绕之下,顿时扯得那松树歪倒,地面破裂,大块大块的泥土翻滚着,好像里面正有一头怪兽要破土而出。但下一瞬间,无数粗大的树根被生生从地下拽了出来,尘土飞扬中,那一颗碗口粗的大树,居然就这么样被他顺手一把拔了出来。

    没错!

    就是拔了出来!

    王越的手臂上肌肉贲张,青筋凸起,好似一条条蟒蛇盘绕,力量本就巨大无比,加上人往前窜,整个过程就如同是一台人形机车用钢索牵引着,拉倒了这一棵树!

    而单纯以人力,把一棵树倒拔出来,那种情景究竟是多么的让人震撼。

    于是,片刻后,一旁的安妮和他身后十几个手下整个人就都呆了,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傻傻的看着那一棵大树就那么被王越单手抓着,人还在朝前奔行中,转回手,挺腰耸肩,猛地把手朝前一抡。

    紧接着那裹挟着无数沙石泥土的树根树干就飞到了天上,越过头顶,朝着对面冲过来,气势汹汹,宛如妖魔的安德烈-舍普琴科,当头砸了下去。

    他们两个这一动手,都是各出奇招,爆发出了最强的一击。

    安德烈本以为,自己的心思已经算是“惨烈”,为了杀掉王越,甚至不惜施展自己现在还根本无法驾驭的秘术,透支全部的潜能和体力,在这一剑之下,就算王越再厉害,猝不及防也无法抵挡。可是正当他反身杀回来的一瞬间,眼见着一点剑光就已经到了对方身前,却不想眼前顿时骤然一黑……。

    地面摇晃,泥土翻涌,无数沙石铺天盖地似得****过来,而就在那之后,居然又从自己头上砸下来一棵大树!!

    这简直让他,无法理解!

    碗口粗的松树高有六七米高,加上根须泥土,总重量少说也有一吨多,但是在王越这举手一抡,却快的宛如电光火石一般,而且一击下来就彻底把他的来路截断了。

    哧!的一声轻响,大树兜头砸进黑气之中,却转瞬一轻,却是被安德烈手中长剑一下削断了。他手中的剑本来就是古剑,锋利坚韧,加上全力以赴,回身扑杀,这一剑别说是棵树,就是同样碗口粗的一根铁柱子也能削成两半。

    只是这么一来,就等于泄了他身上虽锋锐的一股气势,长剑虽利,却误斩他物,一击之下来势立止。然后,就只见王越双手抱树,猛地在原地打了一个转儿,树干虽断,可还有树冠。

    结果,这一下猛拍,无数枝杈破空排云,不但搅得他身外黑气顿时消散一空,连安德烈-舍普琴科自己也抵御不住,被这一家伙拦腰打中,砰的一声,翻倒在了地上。

    但与此同时,他虽然已经被打翻在地了,但是这一棵树的树冠却也被砍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松树虽重,比任何的重兵器都沉,但树冠实在太大,一击之下,力量分散,看着威猛,实际上安德烈仗着手中长剑,却也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只是肋骨断了几根,还算不上致命伤。

    不过,即便如此!

    经此一来,他也是锐气尽失,再也没了一丝底气面对王越。

    片刻之后,一道寒光射出,绞碎了重重枝杈,安德烈居然一声大吼,全身是血一下就从树冠下面冲了出来,须臾间真好似是一头受惊了的猴子,连声怪叫,疯狂舞剑,一头就朝着不远处一片树林冲了出去。

    挟幽鬼秘剑的余威,他最后一剑虽然成了梦幻泡影,全然无功,但到底还是求生的本能站了上风,一口气间,却是还能在体外强行裹住一团薄薄的黑气,让他逃跑的速度瞬间突破了自己的极限。几乎一转眼,就冲到了林子外面。

    “哈哈哈,你等着吧,王越!我会让你后悔的,只要我一回去,就会把你的家人一个一个斩尽杀绝,然后我会慢慢和你玩儿……。”

    安德烈简直要疯了一样,从小到大,不管身处多么恶劣的局面,他都没有想今天这么无助过。要不是修炼了幽鬼秘剑,可以借助黑气来去如风,只怕这一次,他连和王越交手的机会都没有,死亡的感觉时刻笼罩在心头上。

    以至于,这一位出身世家,黑天学社最著名的年轻高手,也忍不住对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充满了无边的仇恨。甚至,连从前一直遵守的所谓贵族的操守都尽数抛到了九霄云外,明知道自己不是王越的对手,但羞怒之下,却对他的家人也生出了一股刻骨的恶意。

    听到安德烈恶毒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王越顿时眼睛一眯,闪过一抹寒光,当下一伸手就在脚下的松树上折下一根半尺长树枝,抖手往外就是一扔。

    哧!

    手指粗的一段松树枝,破开空气的声音便如同穿云的利箭。苏门的拳法中,也不是没有暗器的功夫,王越虽然不喜欢用暗器,但此时以甩手箭的手法扔出去的这截树枝,却宛如强弓硬弩。那边安德烈的咒骂声还在耳边回荡,下一刻就已经到了他的背后。恶风不善!

    似乎身外的那一层黑气还有极特殊的妙用,掉头猛跑的安德烈原本受伤不轻,又透支体力潜能,消耗巨大,现在的身体不是一般的糟糕,在这种情形下根本无法觉察后面这一“箭”的到来,但不想那树枝刚刚一射入那黑气边缘,安德烈居然立刻就有所察觉。

    间不容发之际,豁然转身,反手一剑,正好就斩在了那树枝之上,一下削成两段。但王越这一下用的力道太大了,他重伤之下,居然无法尽数抵御,一剑虽然断了树枝,可树枝的前半段却仍旧如箭射出,噗哧!一声,就在他的一侧肩窝上开了一个洞。

    紧跟着,脚下一个踉跄,顿时扑倒在地上,连长剑都脱手飞了出去。

    “白痴,到了这种时候还敢威胁我?”

    王越狞笑一声,骤然一步踏出,身体就也窜进了树林当中,一脚踩在安德烈-舍普琴科的背上。

    “将军会为我报仇的!”

    到了这时候,显然安德烈也知道了自己是活不下去了,顿时低吼一声,想要猛力扭转上身过来。却被王越脚下一用力,登时踩的口喷鲜血,气息一窒。

    转眼后,就从嘴里喷出一口黑血,整个人抽搐了两下,彻底没了气儿。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