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334章 异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百三十一章异端

    不管多强壮的人,肺子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也都不可能有再有战斗的能力了。《

    劳伦斯也终于因为他的骄傲,在这一刻尝到了苦果。不过就是一次小小的战略失误,一退之后,就再也没有扳回局面的可能了。而后的一系列变化,尽管他应对的再得当,但结果就是结果,也由不得他有半点的后悔。

    如同他们这样的高手交战,尤其是在这种不以分胜负为目的的前提下,生死之间,都不过就是一瞬而已。所以不管是谁,都不可能,也不会有任何的留手。

    一留手就输了,而输了的唯一后果,就是死!

    哪怕劳伦斯现在还没有死,但在现在的这种局面下,就算王越没有立刻来杀他,以他的身体素质就算日后有所恢复,但肯定也会落下很严重的病根儿。甚至如果没有像是苏明秋那样深谙其道的高手帮忙调理,他恢复后几乎连大一点的发力都做不到,人基本也就算是废了。

    格斗高手发力,都要辅助呼吸吞吐,肺子一受伤,呼吸系统就坏了,任何一点儿负担都会引起剧烈的咳嗽,在那种情况下,能保持顺畅的呼吸就不错了,哪还能进行更猛烈的吞吐发力?

    就在此时,早已经退到了远处观战的安德烈-舍普琴科等四个年轻人,见到了这样的情形,也是目瞪口呆,感觉好像在做梦一样。王越和劳伦斯之间的交手虽快,但力量的搏击,记记让人惊心动魄!

    不过,随后安德烈-舍普琴科就很快的清醒过来,脸上的神色渐渐发青。他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军人,出身世家的他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往往最先考虑的并不是别人的生死,而是自己的利益。

    所以在这一瞬间里,他的脑袋里就已经在开始考虑事情的后续发展,以及自己应该要怎么应对了。不管王越最后是死还是活,他都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影响到自己……。

    这一次挑战,看着似乎是王越自不量力,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场中的每一个人都已经明白了王越的底气到底是有多么的足。

    噗!

    两人一触即分,劳伦斯固然是身受重伤,失去了再战的能力,但王越因此受到的震荡也不轻,一口血喷出后,脸上的颜色就整个变了,隐隐有些发白发青,就像是一个大病初愈几年卧榻在床没怎么见过杨过的病人,身上的气息顿时就是一弱。

    刚刚劳伦斯的拼死一击,实在是用上了毕生的力量,白银十字剑术的双手打击,双重发力,也是名不虚传,虽然只是那么一个崩架的势子,但发力凝聚,汇于一点,硬拼之下已经是震荡了王越的内脏,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内出血。

    哪怕这一下还不如林赛菲罗那一次受的伤重,但内伤这东西牵一发而动全身,往往初时只是很轻微的一处出血,如果不能及时治疗调理,时间一长,也会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

    所以,即便是以王越的体力之强悍,他也在这时候,不敢马上就发力,而是要止住去势,站在原地调匀气血。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没有追杀去乘胜追杀,一鼓作气打死半死不活的劳伦斯。

    教会秘传的白银十字剑,练到最高境界,和铁十字军的骑士锤战法一样,最根本的就是一个震荡发力,和人交手,即便是兵器相交,也能伤人脏腑。

    “以点盖面,震荡成圆”,这本来就是古代骑士功夫中最可怕的一种杀人手段。即便劳伦斯的白银十字剑还只是得了一个皮毛,但以他的体力和功夫,同样的一招双手交叉崩架出去,就算一棵大树也能震得四分五裂,远远摔出几米之外。

    他的功夫早在被外派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之后的七八年,虽然一直没有寸进,但也时刻都保持着巅峰的体力,没有退步。

    而进入大师级的境界,他现在原本差的也只是一个契机而已。

    但如今,一切就都成了梦幻泡影一般,这次交手,他和王越前后一共三次照面,结果落两败俱伤的,他的前途自此一片昏暗。

    “咳咳,咳咳……”,劳伦斯又是一阵咳嗽,喷出了大口大口泡沫般的血液,终于强提上了一口气,没有一下子晕厥过去。

    此时他的心中已经充满了悔意,悔不该当初因为一时好奇,就走了这一趟,结果落得这般的下场。

    的确,福祸无门,惟人自召,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人类只有在失去某些东西的时候,才会明白这东西的珍贵。

    劳伦斯毕竟还不是罗德里格斯这样真正的大师级高手,在面对王越这样猛烈的如同天崩地裂般的无双大力之下,现在还能活着坐在这里,已经是算他走运了。

    拼尽全身的力量和意志,他总算让自己能够继续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而就在这一时刻,他已经看见他的那两个同伴,已然一左一右扑了上来。

    和王越之间的交手,前后还不到一分钟,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也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了。以至于,在一旁观战的阿蒙德和戴步齐两个人在最关键的时刻,居然都来不及出手相救。

    深知劳伦斯功夫的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劳伦斯竟然会败的这么快!

    “……呼,幸亏不是我一个人,不然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了……。”

    劳伦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也不管嘴角不断涌出的鲜血,心头顿时也是一松。直到这时候,他胸口的疼痛感才一股脑的涌了上来,剧烈的疼痛,深入脑髓,顿时让他的身体一颤,脸色惨白如纸。

    与此同时,王越也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不过他这一口气却不是因为心里彻底放松的缘故,而是因为这时候他已经没有时间再继续调理体内的伤势了。

    对方的反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的多的多。

    劳伦斯刚一倒下去,他身后的阿蒙德和戴步齐就已经双双同时扑了过来。在这种时候,再保持什么骑士风度,显然已经没了任何的意义,暴怒中的两个教会骑士,一出手就直奔他的背心后腰和软肋要害。

    阿蒙德是箭步直冲,狂暴的拳风席卷沿途着的一切,破空声就宛如北方冬天里最凄厉的北风怒号,狠狠砸向他的背心。拳势浩荡,正是教会骑士技中最正宗的战锤手法,举手若锤,力震八方。

    戴步齐趋势诡异的一转,身体凭空划了一个半圆,一手藏在肋下,一手闪电扎出,并指如箭戳向王越身体一侧的肋下。这个教会的守护骑士,他的功夫居然走的是轻动灵活的路子,一出手就剑走偏锋,身法快捷之极。

    这两人联手,一个刚猛暴烈,一个轻动灵活,一出手就几乎把王越所有躲闪的方位全都笼罩了进去,来势之猛恶甚至比起当初王越被哈罗姆契和白银之手的那两个金牌杀手联手围攻时还要厉害一些。面对这样的攻势围杀,王越在击退劳伦斯后,体内气血未平之下,也不得不暂避锋芒,陡的一个“懒龙翻身”,腰胯扭动,朝旁一跃,这才以毫厘之差,避开了着两人联手一扑的威势。

    不过,阿蒙德和戴步齐也都是不弱于劳伦斯的教会高手,一招不中,也有后招连环,王越身子一动,他们也随后变招,追上就打。

    只是,这一次交手,王越已然改变了先前的打法,不再依仗单纯的格斗功夫来应对了,而是目光一转,体内的精神力量顿时收缩凝聚,转眼就在身后布下了层层障碍。一个劳伦斯就已经让他这样了,再要不有所改变,被这两个教会骑士围攻,王越也不敢保证自己还能不能笑到最后。

    这两人身形刚往前一动,立刻就觉得面前虚空似乎正有一股力量在凝聚演变,不由自主身形便是一顿,脚下登时慢了一步。

    而趁此时机,王越已经在退出七八米后,将身子刷的一下转了过来,重新积蓄了劲力,一口气吞下腹去强行平复了体内最后翻腾的气血,暂时把伤势给了压了下去。

    下一刻。

    咔嚓!咔嚓!两声脆响,空气仿佛透明的水晶轰然爆裂开来。这种程度的精神力凝聚在一起的力量当然挡不住他们这两个大高手。

    但是,不知为什么,就在时候,整个空间里的气氛莫名的就是一紧,原本还作势朝前扑上来的阿蒙德和戴步齐两个教会骑士,突然就这么生生刹住了脚步。随后双双对视一眼,再看向对面的王越时,每一个人的眼中就都充满了一种仿佛憎恨一样的可怕感觉。

    对,就是一种憎恨的感觉!

    那种强烈的情绪转变,在王越的精神监控下,醒目的就像是黑暗中的冲天而起的两团烈火,熊熊燃烧。

    在这一瞬间里,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两个人心里对他生出的那种恨意,简直就如同滔天恶浪,无穷无尽……。

    “异端,你是异端!”

    正因为眼前的这种变化而感到奇怪时,王越忽然就听到两声暴喝,然后就见到面前的阿蒙德和戴步齐两个人,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来。

    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