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325章 教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百二十二章教训

    “王越,你敢杀人?”

    就在这时候,劳伦斯等三个教会骑士也终于坐不住了。眼见着范尼斯特在王越手下居然连一个照面的功夫都没有撑过,哪怕是他们这种层次的高手,也是忍不住心里猛的咯噔了一下,觉得事情似乎在这里已经有了几分出乎他们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变化。

    虽然在整件事情开始之前,他们已经尽量的把王越的实力往高里估计了一下,但事实上现在的结果却是,他们明显还是低估了王越的可怕。

    “为什么不敢?不是你们要签的生死状吗……。”

    王越看了一眼对面已经站了起来的劳伦斯,对于他的这种质问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惊讶。不管是教会还是军情局,这两个地方从根本上讲就都不是什么“讲理”的地方,这些人早就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处事风格,历来行事何曾忍的下旁人的半点冒犯?

    只怕在他们心里,就算是王越
    王越嘿嘿冷笑着,就在劳伦斯声音为之一顿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一晃,人已是在刹那间直直扑出了十多米,一下就到了星环流,飞鹰流,飓风门和极北极真派的那四个年轻人面前,一拳暴起,如山岳压顶,一出手便同时笼罩了四人的头顶。

    双方之间,早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王越出手当然也不会有半点的留情。劳伦斯那几个人的心态原本就摆的不正,在他们的眼里王越就应该是砧板上的一条待宰之鱼,不论生死,都要由他们予取予夺,却不想王越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哪会乖乖就范?

    就算他们三个的功夫了得,已经一只脚迈入了大师级的境界,对王越的威胁很大,但到底谁生谁死,可也要真正打过之后才知道。

    想拿自己的身份来仗势欺人,至少王越是根本就不吃这一套的!

    而且,王越这一出手,势如风火,拿捏的也是恰到好处,正是这四个人心慌意乱,胆气狂降之时。

    “你们还不出手?大家一起上,杀了这家伙。”

    四人中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和范尼斯特差不多的光头大汉,浑身上下骨骼粗壮,尤其是一双手更是关节突起,大的异乎常人,一看就是队伍中最擅长攻坚的角色。

    不过这时候,这大汉却是满面惶恐,一路后退着,眼见王越一纵身就扑了过来,连忙高声大叫,一来提醒身边的人小心,二来就是通知后面的劳伦斯等人。

    但是,尽管他的声音粗豪有力,可已经站起身来的劳伦斯却并没有动,而是面色阴沉的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场中,脚下甚至连稍微挪动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显然,他们这些人已经被抛弃了。

    “你们……。”

    凑在一起的人,瞬间散开,刚刚还聚在一起的四个人在面对王越的攻击时,竟然一招未出,齐齐奔逃,只剩下最前面的那个大汉,首当其冲之下,根本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只得大吼一声,背水一战!

    他本来也是飓风门中最优秀的学员之一,功夫自然不弱,先前虽已被王越震住,一门心思的后退,但现在他已是退无可退。又眼见身后的同伴四散奔跑,就连被自己倚为长城视作后盾的劳伦斯等人也没有任何出手相救的意思,一时间,心里不由悲愤莫名。

    原本是被请来帮忙的,到头来却被这样当成炮灰一样抛弃!

    所以在这时候,他能做到的就只有鼓足全身的力量,猛地举起双手,硬架王越的当头一拳,拼死一战。

    砰!

    拳头和手臂相交的一刹那,血光迸裂!刺耳的骨骼炸裂声,瞬间连成了一片,好像鞭炮齐鸣。王越的拳头当头落下来,这大汉的一切抵抗都似乎形同虚设,不但撞击在一起的双手小臂同时破碎,就连整个身体都突然向下矮了一截。

    巨大的力量,真好似一座山压下来,直压得他五官七窍,血如喷泉。飓风门的功夫也是以刚猛见长,但论及刚猛二字,又有何人能比得上现在的王越?、

    下一刻,王越身形落地,把手一收,这人的偌大的身体,便立刻破布麻袋一样向后飞起,摔在地上,头一歪,死的干脆利落。

    宛如猛虎扑食,场中的十个人,现在虽然只死了两个,但气氛已经和最初时大不相同了。三个人在跑,其他人在观望,更重要的是现在的王越已经完全放开了自己的手脚。

    他虽然不知道,劳伦斯那几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连出手救人都不救,但他们这时候不动,显然就也给了王越一个清除这些“杂鱼”的机会!

    对,就是杂鱼。

    这四个人虽然都是各流派的高手,真实的武力有可能并不比范尼斯特差多少,但胆气已失,又没有搏命之心,功夫再好,对于王越来说也只是几条连台面都上不了的杂鱼而已。

    这种人习惯了在训练场上称雄称霸,可一旦在外面碰到了真正的高手,胆子就不行了,一身的本事能剩下一半就算不错了。在这一点上,范尼斯特少说也能落他们八条街!

    是以,一拳打死一人后,王越也毫不停留,脚下接连踩踏,人似狂风掠地,刷拉一下,人便直接扑出十几步外,抖手劈拳,分取前面两个人的背心要害。

    这两个人显然平常的交情就不错,往回跑的时候,还凑在一起,而且他们跑动时也不是完全转身,不管不顾的埋头急奔,而是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双方都是侧着身子斜掠而走。这样一来,既能保证撤退的速度,又可以对后面发生的事情不至于一无所知,自然也就可以起到随时应变的作用了。

    但可惜的是,王越这一扑,用的是六合拳中“虎入深山”的架子,一纵之下,快如疾风。

    虎入深山,原本就不是什么打人的功夫,而是苏门六合拳中极少数的一式身法,人往前一窜,脊背耸动,双肩内裹,连带着两条胳膊猛地往下一挥,随后腰胯和臀部骤然发力,一下就会把人的整个身体自然向前送出去。

    这就好像民间常说的一句话“风虎云龙”一样,山中猛虎捕猎时,一扑之势,席卷如风,猛恶滔天,王越现在就像是被被一团风裹着,架风而行,身形过处,给人的感觉就如同飞人也似。

    又好比当年苏明秋在东扶桑时,与人交手,手下几乎就没又留过活口。之所以会这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已经把这种虎入深山的架子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一起脚,人如风行,转瞬间就可以扑杀对手于数十步外。

    端的是赶尽杀绝,屡试不爽!

    别人在他面前,打不过,也逃不掉,那么自然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王越的功夫虽然还比不上苏明秋,但他的体力强横却又远在苏明秋之上,这一下全力一扑,速度之快也是叫人无法想象。

    那前面的两个人,刚刚有所警觉,目光交叉间,就只看见一片黑影从天而降,劲风吹面如刀,紧跟着背心之上,顿时就是一阵冷飕飕的渗人透骨,感觉中就仿佛是正有两块千斤巨石轰隆隆飞掷而来。

    当下,眼神之间尽是一片惊骇之色,不过他们两个到底也不是常人,一觉不好,竟然双双发力,不约而同的扭身出手,啪嗒一声,破开空气,发出如同鞭梢裂风一般的尖锐响声。

    一个探爪,势如飞鹰,一个捏拳,寸截寸断。

    这两个年轻人的反应都很快,各自一出手,居然能在一瞬间配合的天衣无缝,左右衔接,上下交征。王越一看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出身飞鹰流和极北极真派的。

    因为这两家流派都位于北方四省最靠近北方边境的同一个城市之中,据说一两百年前,还是从一家大的流派中分离出来的,功夫源流本来就是一家,配合起来自然相得益彰。

    但是王越却对他们的反击,视如不见,尽管这两人的招法凌厉,一上一下已经封堵住了王越的所有去路,可他们却忘了,王越的力量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

    下一刻,三人四臂相撞,王越的拳头长驱直入,一击之下,就将对方的拦截尽数化为乌有,两条胳膊高高荡起,眼见着肋下一空,王越的拳头就噗噗两声阴在了他们的身上。

    扑通!两具尸体,一左一右飞跌丈外,顿时就没了出气入气。

    这两个人的功夫走的都是轻动灵活的路子,杀伤力全在一双手上,精于技巧却忽视了身体的强度,当然也就挡不住王越这一拳入肋的力道。人刚一离地飞起来,软肋里面的肝胆肾脏就全被打成了一堆烂泥。

    而一招得手,前面两人左右一分,也让开了前面的路,王越随后猛赶,一个箭步就也追上了最后一个人。抬手就是一记横抽,砸向对方的后脑。

    王越的起手暴烈,加上横起手臂这么一抽,整条小臂露在外面的部分都显出一股子青黑色的金属光泽,往下一落,真好像是一条腾空飞起的大铁锤,恶风咆哮,顿时惊起一身冷汗。

    却不想经过这一番耽搁,前面那人居然已是早有防备,人虽是在往前跑着,但脚下却是急行急停,骤然一个转身,不但让过了王越这一记横抽,还转过身来还了王越一剑!

    刷!

    眼前亮光一闪,就连王越都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在最后关头,竟是一反手就从自己的袖子里面擎出一半将近两尺来长的短剑来。而且她的剑术居然也是十分的高明,一出手便好似毒蛇吐信,剑尖直接点在了王越的心口上。

    星环流的斜向乱步,反背钻心!

    王越没有想到,这四个人中原本看似最不起眼,最柔弱的一个女人,竟然就是四个人里功夫最高明的一个,居然在这种时候以身做饵,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之前,他杀的那三个人虽然速度已是极快,但到底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完成,而这个女人显然就是借着这个机会,平静了心绪,冷静下来,给王越设计了这么一个杀局。

    星环流在历史上本来就是以盛产女刺客著称于世的,这个流派从上到下都是女人,功夫也走的是诡异阴柔的路子,杀人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和这种人交手,一不小心就会中招!

    “死吧!”

    眼见着自己蓄势已久的一剑,正扎在了王越的心窝上,这个女人的眼中顿时爆出一团可怕的精光,随后一个侧步,又把另外一只手按在剑柄上,猛然一用力就想把王越扎个透心凉。

    却不想,她这不用力还好,一用力顿时就只觉得剑尖上,叮!的一响,竟是就此停住,任凭她如何发力,王越的胸口处也只是衣服破了一个洞而已。

    她的短剑就像是扎在铜墙铁壁之上!

    这女人一呆,还不相信,紧接着把全身的重量都压了上去,结果剑身弯曲的一下成了半圆,也不见王越的皮肤上有任何的血迹流淌出来。

    “果然是不能小看任何人啊!”

    就在这个女人一剑中的之后,王越的身体忽然就不动了,然后就那么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用尽全力的拿剑扎着自己的胸口,片刻之后,他忽然摇头叹了口气,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然后,一伸手就按在了这女人的额头上!

    这女人刚刚要躲闪,但是王越的手看似轻轻一按,速度去快的远超她的想象之外。眼见着对方的手一下按在自己的脑袋上,她竟然是连一个念头都没有转完,紧跟着就浑身一震,从她的眼耳口鼻中流出了一道道暗红色扭曲如蛇的鲜血。

    她的额头整个向下凹陷了一寸多,似乎连颅骨都碎了。

    而此时,这个女人也已经再也动不了手中的剑了,不过也许是因为王越的这一按,并没有刻意的用上猛劲儿,所以她还没有立刻就死去。在这样即将所有意识的时候,她的眼神也一下子亮了起来,脸上涌起淡淡的红润。

    随后,她就那么样直直的看着王越的眼睛,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来:“你……你…………。”大口大口涌出来的鲜血,混合她含糊不清的几个你字,这个女人突然一泄气,没了声息。

    “这算是你给我的一个教训,谢谢你了!”

    王越看着面前的女人,慢慢手往下滑,抚平了她的双眼,然后又轻轻的放倒在地上,脸上的神色无忧无喜,却布满了一种严肃的感觉。

    这个女人的功夫毫无疑问是比他要差的多的多的,正常交手,想要打死她也不过就是三招两式的事,但此时此刻,王越却在即将得手的一瞬间,被她一剑刺中了心口。如果不是王越的身体素质经过剑器青莲先后数次的改造,浑身肌肉如钢似铁,而他的反应也很及时,换了旁人,只怕这一下就被人彻底翻盘了!

    明明占据着绝对的上风,却因为一时的疏忽大意,被人最后反败为胜,一剑穿心,这样的失败,简直是最让人感到窝囊的了。

    所以,尽管这女人的剑仍旧无法对王越产生一丝一毫的伤害,但对于王越来讲,这却的的确确就是一个教训。

    一个“关于生和死”的教训!

    而这也让他再一次的明白了,实战中的变数实在太多,不是功夫厉害,就一定能活下来的。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可以挥手之间毁天灭地的精神大念师了,在这个世界,他不过就是新人新丁,哪怕再有底气,再有未来,活不到那时候也是白费。

    生死之间不过一瞬,你要不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对待,那死了就是死了!

    狮子搏兔的道理,他很早以前就明白了,但这一次却让他明白的入木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