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315章 腰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百一十二章腰马

    他们两个这一下四臂相交,事实上王越出手时也不仅仅是用上了三七步虎抱头,而是连同腰胯脊背一起发力。《》 是以桩法中的站出来的五张弓劲,配合骑士马战的捶法,借着一步进身的劲,连扑带打。

    **拳的三七步架子,重心挪移前三后七,发力时是以后腿为根,一瞬间前脚践踏,以小腿内侧的大筋和大腿两侧的肌肉关节增补爆发,使力量剧烈奔腾,行进如山。再加上王越当初练习骑士锤战法发力时悟出来的人马合一之道,相互交融渗透,他这一扑之下便又在原有的**拳发力的基础上多了一重腰胯拧转的绞劲儿。

    原本的蹬脚一震,瞬间发力,这力量在途经腰胯时就又被王越压缩弹簧一样狠狠的绞了三绞,然后又的反弹回来把积蓄的力量经由脊椎一路传导至肩背之间,最后这才猛然释放出来,就好像山呼海啸一般涌入双臂里面。一扑下去,力道勃发,猛烈的一塌糊涂!

    古代的骑士征战沙场,马就是他的腿,真正高明者,发力靠的其实就是“腰马合一”,所以那时候的马战高手,几乎全都是腰大十围之辈,从来没有一个是腹部肌肉分明像是健美先生一样的。究其原因,就在于“腰壮气足”四个字上,肌肉多并不代表力量就大,反倒是因此一来,肌肉时时紧绷,常常会在关键时刻失去必要的灵活性。

    真正高明的骑士马战发力,都是紧中有松,松中有紧的。腰胯是轴,力量是轮,所以铁十字军的骑士锤战法用劲儿,最高的境界就是“震荡成圆”。

    但这种境界,极难成就,腰胯练不活,就不能腰马合一,那再大的力量也是分散出去的,形成不了有效的合力。所以,历代以来整个铁十字军的高手中,练成这一路捶法的人也是寥寥无几,至于近三百年间,也不过就只有安妮的那位老师阿道夫先生算是堪堪达到了这种地步。

    不过,王越的**拳硬打硬进,平时踩中线,打中宫。尤其是一旦桩法有成之后,刚猛起来,更是犹如雷霆霹雳。虽是纯粹的内家练法,但打法却和真正的外家相近。

    从这一点上讲,也是和铁十字军的骑士锤战法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而事实上,骑士锤战法的这种“震荡成圆”,在苏门嫡传的**拳里的确也有一种十分相似的发力手法,名字就叫做“叩金钟”。练成这种功夫的高手,一般和人交手,只要一拳击中对手,也不管是身上什么地方,是不是要害,被他拳力一催,立刻就会被透入体内的力量震得五内皆伤。

    不过,这种功夫在**拳里是真正的内家发力,是要领悟到内三合,明了心意的妙用之后,才能着手练习的。而不是像骑士锤战法一样,是由外而内的一种练法,不练到最高境界,根本也用不出来。

    王越的骑士锤战法,只是当初从阿道夫先生的练功笔记里学了几种有限的发力技巧,除此之外连这门功夫的具体练法都没见过,当然也就不可能现在练到所谓的最高境界了。但是他的功夫兼顾东西,又有剑器青莲居中调和,此时一用出来,腰马合一,脊背撑的浑圆,竟是在一定程度上就有了几分这种力如车轮,运劲成圆的意思。

    而他的腰腿发力,合于一处,双手过顶前扑,表面上是**拳的三七步虎抱头,实际上却是综合一身所学,打出来的一记震荡发力。双手接触处,自然而然的就带出了一股子金钟震荡,以点带面的劲儿。

    东西方的武术格斗结合起来,硬打硬进,既有内家的手法,又有外家的强横,如此一来,即便是王越并没有爆发出全部的实力,但这一扑之下,却已经是他除了全身巨大化之外,至今为止发力用劲最为刚猛的一击了。

    手臂硬撼,孟菲斯的小臂咔嚓一响,紧跟着猛地向上弹起一尺多高。随后,就只见得他的两条袖子,刷的一下向后飞退,好似被狂风吹袭着的水面,先是荡起一层层的水浪涟漪,然后就啪啪碎裂着一路褪到肩头,转眼便成了一条条的碎布,四散飞扬。

    直到这时候,王越手上的力量才全部爆发出来,孟菲斯的双手还保持着向前合抱的姿势,但脚下却开始不由自主的向后滑动。地面如同波浪般裂开,一块块青石碎裂,下面的泥土翻涌,所过之处就仿佛被铁犁犁开一样。孟菲斯裸露的双臂上,皮肉颤动,瞬间的震荡几乎让他整个人抖成一堆筛糠。

    这个世界的西方人种原本就是身高体健的,孟菲斯又天生巨力,从小练习相扑柔道之类的摔跤功夫,几十年下来,一身的筋肉早就锻炼的厉害无比。不发力时看似一身的肥肉,矮矮胖胖,似乎还有些蠢笨,但一旦进入到状态,劲力勃发,则全身上下立刻充血膨胀,满身的肥肉下面全是虬劲的肌肉大筋,而且膀大腰圆,力量之大简直无法想象。

    而他现在这一退,上半身衣袖碎裂漫天飞舞,下半身入地及膝,整个人几乎凭空矮了半截,泥土翻涌,青石碎裂,一路退出去几乎有六七米远。这种强烈的视觉效果,也如同是电影中的某些特技镜头,顿时看的在场中人,无不目瞪口呆。

    王越的这一记虎扑,也真是力量大到了极点。双手往下一落,脊背如弓,狠狠的一转腰胯,那种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就好像是寺庙里撞钟的那种巨槌,在高速旋转中,突然叩响金钟,一下轰鸣,无边大力就从一点迸发扩散了出去。

    这样的力道之刚猛狂野,只怕就连苏明秋这样的武学大师都不会愿意硬接的。

    苏门真正嫡传的**拳内外相合,是唐国内家拳中少数以刚猛见长的拳术之一,再加上铁十字军的骑士锤战法发力,更是西方格斗界中首屈一指的暴烈。

    把这两种拳法融为一体,就是王越刚刚打出来的那一记三七步虎抱头的扑法。

    如果说,苏明秋练力如丝,当初能逼得王越有力无处使,是苏门拳法中阴柔手法的极致体现,那么王越现在这一下虎扑,就是自身的功夫,由外而内,终于堪堪到了的一种征兆。

    事实上,苏家这一脉的祖师在未曾入山求道之前,就是当时的武将出身,尤其精通枪术,所以即便后来到了骊山老母宫,因读道经有感而创拳,能养生健体,但底子里面其实还是战场厮杀的大枪功夫。

    而当年苏家的祖先还俗之后,传下这一脉拳法,为了练拳,苏氏一门的很多高手都是先练枪,后练拳的,甚至历代以来,也不乏报国从军者,许多人都是马战的高手。其枪术之精湛,在历史上也是大大有名的。

    因此,这样一种拳法,以枪化拳,拳法中带上了一种大枪的凌厉气势。很自然走的就是中宫直入的刚猛路子。

    只可惜传到苏明秋这一代,国内承平已久,马战早就被淘汰了,苏门的枪术里关于马上的部分便也慢慢失传,无人问津了。

    而这一点,恰恰就和铁十字军的骑士锤战法的传承差不多。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会像王越一样,为了揣摩其中的发力手法和技巧,还去专门练习马战的。

    嗤嗤哧…………。

    “你这是骑士锤战法?”

    暴怒如狂的孟菲斯一记熊抱迎上王越的虎扑,一碰之下,两条小臂的肌肉筋骨就好像是下雨天被天上的雷电狠狠的劈了一记,顿时浑身巨震,酸麻肿痛深入骨髓。一时间,竟是两条胳膊都抬不起来了,顿时便知道自己的小臂肌肉和韧带骨骼已经在刚才的剧烈震荡中,严重的挫伤了。

    以他的体力和爆发力,竟是一招之下,就被王越轰的五脏震颤,内外皆伤。

    当下连忙纵身向上,从地下拔出两条腿来,大惊之余,终也是被打的头脑一清,张口就叫出声来。

    他的身上遍布厚厚的脂肪,脂肪下面还有肌肉,经过特殊法门的催动之后,就算是站着不动,让七八个彪形大汉拿着手臂粗的铁棒轮流敲击,都无法对他产生真正的伤害。

    而且他精通柔术中的摔法,发力如炸,身体里蕴藏的力量,就像是火药一样,一触即发,一般人别说和他较力,就是靠近身体,被他随手一抓,也要倒摔出去的。

    但是今天,就偏偏对上一个王越,不但体力更加强横,而且爆发力无与伦比,一个硬碰硬,就把他打回了原形。不但没有占到一点便宜,还瞬间落入下风。

    这如何不让他大惊失色,心神激荡之下,顿时就是一乱。

    并且,他心里也一直有个疑问,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练功几十年,虽然在技巧上比起雷克斯略有不足,但却胜在四肢粗壮,力大无穷。一身的筋肉,刚柔并济,柔时如棉,硬时如钢,而且摔法凌厉,最擅长的就是和人近战肉搏,年轻时血气方刚,手底下都不知道死了多少高手。除此之外,他修行柔术,对于东方唐国的武术也并不陌生,也知道王越现在功力大进,就是因为曾经和苏明秋练拳的缘故。

    可是,他就是不理解,为什么如今自己居然连一个十**岁的少年人都打不过了?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