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毁灭还是生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九十一章毁灭还是生存?

    与此同时,就在王越走出房‘门’,安妮开始向罗兰吩咐启动预定计划的时候,同在一个营地的军方代表队正在为死在王越手下的那一支十三人的血鲨作战小队默哀。

    在宽大的一号营房一侧的空地上,以军绿‘色’的帐篷搭建起来的灵堂中央,整齐的摆放着十四具覆盖着国旗的黑‘色’棺材。刂上一个米勒上校)

    军方刺杀王越,在失败之后,因为一直都没有公开承认,所以这些死去的士兵也没有运回“血鲨部队”,而是以一种“似是而非”的名义,就这么停放在了军方参加集训的!营地里面。

    但“官方”的不承认,并不代表他们的同僚不认可。尤其是这里本来就是一座军营,在得到消息之后,许多军人也都身着便装自发的前来“吊唁”。再加上安德烈-舍普琴科这些代表军方参加这次集训的!二十几个人,营地之中这时候已经聚集了上百人的规模

    除此之外,还有十几个身形彪悍,身穿‘迷’彩作战服,却临时摘去了肩章领章,面‘色’‘阴’沉肃穆,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特殊军人。

    另外,除了在场的这些军人之外,还有一些原本就是在这里参加集训的!流派中人,或是和军方‘交’好,或是唯黑天学社马首是瞻,也都一一上前,默哀致敬。

    而此时此刻,那些气质‘阴’沉,身穿着作战服的军人,则分列在灵堂两侧,站的如同钢枪一般笔直。在他们中间正有三个穿着长袍,如同神甫一样打扮的中年男子,正手捧着经文,在嘴里不断的哼唱着一首雄壮而悲凉的曲调,歌声整齐划一,虽然没什么跌宕起伏,却让人听了之后,好像心脏都被一块大石头死死的压住了。

    在这样低沉的歌声回‘荡’中,整个院子都充斥着一种如同火山般积蓄酝酿着的悲伤和愤怒的情绪。让人不知不觉就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普通人可能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一首歌,但如果是对宗教历史有过一些了解的人,却肯定会知道这就是教会在“十字军东征”时期,为了安抚大批死去的骑士灵魂而专‘门’创作出来的一首“天使之殇”

    既是悼词,又是战歌

    压抑的悲伤,不屈的愤怒,以及如同天使般虔诚纯粹的信仰

    此时,大院之中正在主持仪式的正是安德烈-舍普琴科。在这种微妙的时刻,古德里安将军的血鲨部队不肯站到前台来,如同他现在这种既有流派身份,又有军人身份的人,显然就是主持仪式的最佳人选。不论在公,还是在‘私’,都有说得过去的理由,而不至于惹来太多非议。

    军人之间的悼念,场面虽然简单,但气氛庄重而严肃,尤其是在那三位刚刚到来的“中年人”的低声‘吟’唱之下,整个院落的里里外外,都弥漫着一种如同宗教般的神圣感觉,令人不知不觉就深陷其中,似乎连‘精’神都受到了洗礼。不过,就在那歌声刚刚低‘吟’到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就有一个年轻人从营地外面急急忙忙,一头闯了进来

    他走的很快,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十分焦急,刚一进来,立刻就打破了整个仪式的平静。

    “不好了,黑天学社那边刚刚传来消息,罗德里格斯先生已经离开了计划失败了那个王越现在已经离开了铁十字军的营地,预计一刻钟后,就到这里了……。”

    “而且,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他这次来是打算以‘私’人的身份,一个人挑战我们整个一号营地。”

    这个年轻人正是军方团队和黑天学社之间负责日常事务的联系人,平常有需要彼此间进行沟通的都要经过他来传递相应的消息。可是此时此刻,他的脸‘色’已经明显有些发白,说话时也吁吁带喘,应该是一路疾行跑回来的。

    “该死的,他怎么敢?”

    “居然敢一个人来挑战,真嚣张啊”

    片刻后,随着传信的年轻人话音一落,营地中顿时炸开了锅,群情‘激’奋。

    “刚杀完我们那么多的人,现在就来挑战?他以为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好,他要敢来,我就敢杀,正好拿他的命祭奠我们的战友……。”

    顷刻之间,百十人的人群之中,一股悲愤的情绪转眼散发出来,尤其是越靠近灵堂的所在,那里身着便装的十几个彪形大汉,一个个气喘如牛,眼珠子一下就都红了。这些人其实都是从血鲨部队刚刚赶过来的特种军人,和死在王越手下的那一支十三人作战小队一样,都属于同样的编制队伍。

    虽然当初因为一些原因,血鲨部队并没有对外承认刺杀王越的事情,连米勒上校等人的尸体都是由安德烈-舍普琴科和谢尔盖打着集训丨组织者黑天学社的名义代领回来的,但这也不是说古德里安将军就真的会把自己的这些手下彻底抛弃了。

    以他的身份和权力只要捱过这一段比较“敏感”的时间,那事后自然就有无数的办法,恢复这些死去的人的名誉。就如同现在,这十几个大汉来的目的,其实就也是要在追掉仪式之后,悄悄的带走这些战友的尸体……。

    只是他们根本也没有想到,王越的反击会来的这么快

    居然就这么样,大摇大摆的,一个人跑来挑战整个军方的威严如果代表军方参赛的这些人,真的被他一个人给挑翻了,那军方的脸面可就彻底的没了。

    不但在这里的相关计划会搁浅,而且就连负责总理这边一切事宜的古德里安将军也肯定会受到连累

    在这一点上讲,王越的这一招,可谓狠辣到了极点正戳到了军方此时的弱点。而且,王越这一来,也不是在‘私’下里进行,而是早在双方‘交’接尸体的时候,他就把话说出来了,堂堂正正的摆在明面上,以‘私’人的身份进行挑战和‘交’流,既不违反集训的!规矩也给了对手足够的时间进行准备。

    是阳谋,你不接招都不行

    而,也正因为如此,消息一旦确定,整个一号营地中的军人们,立刻就炸了锅。悲愤和杀气‘交’织在一起,不管是专程前来参加追悼的外人,还是正准备参加明天决赛的军方高手,一个个顿起同仇敌忾之心。

    对王越的恨意,也一下子达到了。

    片刻后“天使之殇”的‘吟’唱声,到了尾声,三个在身子外面罩了白袍的中年人,缓缓合上手中厚厚的经文,转过身来看向院落中群情‘激’奋的人群。

    军人都是“同袍”,是战友,一方受难,感同身受。一听到王越要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一号营地,整个院落一开始就陷入了一小段诡异的平静,随后杀气四溢,惨烈的气息几乎连成一片,充斥空间,感觉里甚至连空气都隐隐有些凝滞了。

    “军人就是军人,尤其是这些见过血,手底下有过人命的,虽然只不过都是一些凡俗之辈,没有信仰,但他们的‘精’神意志却充满了令人惊讶的攻击‘性’…。”目睹着面前这一群人身上气息的变化,感受着营地中越来越浓重的愤怒和杀气,三个中年人虽然面‘色’没什么变化,但在他们的眼神里却隐隐已经有了几分惊讶和意外的神‘色’。

    随后,三个人相互对视一眼,也都在同伴们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令他们为之“怦然心动”的东西。

    军人的本‘性’原本就是铁血的。在这营地大院中的人,除了一小部分是流派中人之外,几乎全都是经历过沙场战斗的军中高手,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经历过各种各样,残酷战斗的考验,大部分甚至十几次历经生死,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身上自然而然就带着一股子深深的杀气。

    尤其是现在,王越的到来,瞬间就‘激’起了这帮“骄兵悍将”们的同仇敌忾之心,在愤怒的情绪主导下,杀气如云,那惨烈的感觉可不是哪一个人在这种和平年代里,随随便便就能感受得到的。

    而全部是由这种气息凝聚起来的所有人的气势,亦即是令这三个中年人受到心头触动的源头所在。

    军人的使命,就是战场杀敌,保家卫国。在场的这些人因为身上的气息连成一气,本身代表的就是这个国家合法的“暴力意志”。

    这也正是那几个中年人最缺少的东西。

    不过,这些人的这种意志之所以本质是暴力的,除了先天就代表整个国家的利益,从而始终占据大义的名义,合理合法的施暴之外,最重要的其实还是源于军队本身的战斗力。

    不管在什么时候,力量都是决定胜败最直接的先决条件之一。就比如现在这些人因为王越的所作所为,瞬间爆发,酝酿出来的这股气势,固然让人觉得可怕,但一旦对上更强大的对手后,两强相撞就会没了任何可以后退的余地。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碰撞之后的结果,势必就会以一方彻底失败为结局,不在爆发中碾碎对手,就在爆发中毁灭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