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军情局的教会骑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九十章军情局的教会骑士

    “原来是这样。”王越闻言,目光一闪:“你说的也对,教会的骑士?说起来,你们铁十字军的传承,不也是源自当初曾经加入过十字军东征的骑士吗?从这一点上,也算是同根同源了吧?”

    “什么你们铁十字军,是咱们铁十字军。”作为一个‘女’人,安妮无疑是十分敏感的,一下就从王越的话里听出来一些和以前不一样的味道。放在从前,就算再怎么不认可铁十字军,但王越始终也还承认自己是铁十字军的正式学员,但现在只是前后两句“你们铁十字军”,却把彼此的立场马上就‘弄’得泾渭分明起来。

    不过,安妮也是个明白人,只是稍稍一想,却也明白了这件事情的症结所在。知道了王越肯定是对铁十字军总部近期的一些所作所为产生了不满

    只是一个罗德里格斯的出现,这就足以颠覆他原本对于流派的那种“依赖”程度。毕竟是一位大师级的剑术高手亲自找上‘门’来,而铁十字军在这件事情上的反应,也让王越有了充分的理由去怀疑……。

    但是像这种事情,安妮现在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有些事情的内幕,显然还不到和王越摊牌明说的时候。

    “呵呵”王越微微一笑,对安妮这种郑重其事的“纠正”只是咧嘴做了一个不冷不热的“笑”模样。

    反正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等到这次‘交’易完成之后,拿到自己该得的东西后,王越就不会像现在一样,一直被人利用着当枪使了。铁十字军对他的信任明显缺乏诚意,只是这一点就让他心里很不痛快。

    何况,他也不愿意掺和进那种流派内部的派系碾压和冲突的漩涡里去,那种浑水,只要一进去先就是一身脏,到时候就算想脱身都难。

    所以,王越根本就没心思理会安妮的这种强调。

    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便以路人报之

    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总不能就因为我加入了铁十字军,就必须心甘情愿的被你利用吧?权利和义务总是相对应的,该我尽的义务我尽了,但权利呢?

    “哎”安妮有心想要解释一下,但看着王越脸上的笑容,原本涌到嘴边的话却又连一句都说不出来了,当下只长长的叹了口气,便把话题一转,接着前面的话对王越的问题做了一些说明,“没错的,咱们铁十字军始祖,其实就是曾经参加过十字军东征的几位日耳曼王国的大骑士,因为战功卓越,后来还被教廷颁发了铁十字勋章。从这一点上讲,咱们铁十字军是和教会的守护骑士之间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的,乃至于很多的传承也和教会一脉相承,的确算得上同根同源。但是教会的骑士训练,更注重心灵上的修养和虔诚,笃信神明,把自己的一切都归于神,所以他们的功夫就显得更加纯粹……。”

    罗兰也点头道:“我在大西洋城待了好几年,为了开拓市场也和当地的一些人时常会有摩擦,但功夫再高,自己不是对手也能找人来帮忙,怕就怕碰到这些教会出来的‘疯子,。那些人但凡是被冠以骑士的称呼的,几乎无一例外都是教会的狂信徒,一旦认定了某些事情,就会坚定不移的执行,不惧生死,百折不挠,‘精’神狂信的可怕。偏偏功夫一个比一个厉害,惹都惹不起。”

    罗兰好像在回忆一些事情,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往事。

    “好在,现在教会的势力也大不如前了,自从二次革命之后,社会发展,枪械大行其道,他们的守护骑士数量也在一年比一年下降。不然,整个北方地区,又怎么可能让咱们这些格斗流派,发展的这么快?”

    “看来这个罗兰,以前是和教会的骑士打过‘交’道的,不然印象也不会这么深刻”看见罗兰脸上突然显现出来的表情神态,王越不用想就知道她以前肯定是在这些骑士手里吃过亏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功夫这东西,不管东方还是西方,宗教本来就是其发展的最主要源头之一,尤其是古代的西方各国,教会作为唯一的宗教信仰,它的势力之大,甚至可以随意左右一个国家的政权‘交’替。而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教会还给自己冠上了廷,之名,一如世俗之中的政权,它代表的是神在地上的国度,是神的王廷,为此它也组建和掌握了一支足够强大的护卫军队,亦即是打着守护之名的骑士军团。

    这些骑士,有教会自己从小培养起来的,也有被它们从各个王国征召和感化过来的,但不管从哪里来,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拥有强大的个人武力的真正高手。

    而教会最可怕的地方也正在于此,它们以宗教的力量控制骑士们的心灵,使他们虔诚的效忠,从而在最大程度上把这股力量拧成了一股绳。这一点,什么格斗流派,什么思想团体,甚至连国家的力量都无法比拟。

    事实上,宗教的力量从来都是超越国家和民族的,甚至连时间和空间都不能阻挡这种纯粹的信仰力量。

    所以,一旦拥有着可怕武力的骑士,成了虔诚的宗教信徒,那么他们的力量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完成‘精’神层次上的升华。加上宗教势力本身就有的一些修行的手段,更可以促进他们实力的提升……,这么一来,信仰就会越发坚定,意志就会更加疯狂,而这也就直接或者间接的造成了历史上那几次著名的宗教战争的发生。甚至在教会神权最威严的年代里,一个国家的国王如果得不得教会的认可和加冕,那就是不合法的,也不会为老百姓所真正认同。

    出身教会的守护骑士,每一个人的意志都单一而纯粹,所以他们修行起来,也比流派中人要快的多,不但容易出功夫,而且更可怕的使他们的‘精’神没有漏‘洞’。只凭这一点,他们的功夫就更容易使他们觉醒出‘精’神的真正力量。

    王越原本就是研究‘精’神力的大师,当然明白宗教对于一个人‘精’神的作用。用联邦时代的理论来说,宗教其实就是一种最原始,最基础的‘精’神开发手段,当一个人的信仰达到虔诚级别的时候,他的心思自然纯净,无思无想,凝为一点,而这也恰恰就是人类能够觉醒这种力量最基础的先决条件之一。

    心思太重,或者算计太多,静不下来的人是绝不可能觉醒‘精’神力的。

    所以,在这一点上,不管是哪一个世界,宗教都是要涉及到人类心灵层次的力量。不管是正是邪,是好是坏,只要是宗教,都会以神的名义,聚拢人心,从而衍生力量,或是导人向善,或是蛊‘惑’人心,但无一例外都充满了强烈的排外‘性’。

    就好像这个世界的教会一样,他们的教义一样会强调“世间只有一个真神”的概念,除此之外,皆为邪神

    安妮和罗兰说这些话的目的,就是要提醒王越这次去挑战军方的代表队时,一定不能疏忽大意,因为除了安德烈-舍普琴科那些人之外,现在军方的一号营地里,还有三个刚刚到来的,以军情局名义‘插’手集训的!教会骑士。

    更麻烦的是,教会看待问题和一般人不一样,一旦惹上了他们,那往往就是接连不断的麻烦

    “不管他们来了什么人,总之我都要走一趟的。”王越沉‘吟’了一下,对安妮和罗兰说:“我不可能在经历了那一次刺杀后,就装成什么事情都没有。我要对得起我的心我的功夫一样讲究纯粹,如果心思不通畅了,那功夫就白练了。另外,我这一过去,你们要承担的压力也不会小了,有些事情还要你们帮着分担一下。”

    “该和你说的,都已经和你说了,你要一意孤行,我也不会拦你。只希望你这一去,能平平安安,达到目的。再有就是总部对你的态度,这个我可以解释,但却不是现在,只要明天的决赛顺利完成,我就会把一切都告诉你。”安妮定定的看着王越的双眼,“相信我,王越我是你的朋友,我所做的一切都不会害你。”

    “希望如此吧。我会完成我给你的承诺,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吧”

    王越深深的看了对面的安妮一眼,忽然哈哈大笑了两声,说了一句话,转身就走。安妮看着他的背影,嘴‘唇’动了动,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到最后却又化作了一声长叹。

    “这次,总部的那些老家伙做的实在是有些过分了,我要是王越,肯定心里也会不舒服,更何况他这种人,心思敏感的要命,你不和他‘交’心‘交’肺,就等于自己主动疏远了他。”

    罗兰站在安妮身旁,也张口叹了一声气。眼神里面,满满的都是心疼的神‘色’。只有她才知道,这一段时间以来,安妮身上的压力到底有多大。海瑟薇家族的名头固然是大,但要配得上这个姓氏,安妮需要付出的代价也肯定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得出来的。

    “真的没有办法,但凡是有一点儿可能,我都不愿意让他和我们离心离德到这个份上。但是有些事情,我是真的不能和他说啊否则,以他的脾气,肯定就会坏了老师的计划,让整件事情朝着不可测度的方向发展下去,那咱们这一派就算彻底的完了……。”

    “那咱们就这么看着他一个人去挑战整个军方?你又不是不知道,埃尔温-古德里安那个老家伙的手段到底有多狠,王越此行如果是失败了,那反倒没什么事,可一旦成功了,那接下来的事情才是不妙啊?”

    “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安妮的目光深沉,咬着银牙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人也朝外快步走去:“通知一下巴顿,叫他的人从现在开始,都给我准备好了。只要我的通知一到,就让他们立刻按计划行动,另外,接应和做‘诱’饵的船也要开到预定位置,所有的武器,弹‘药’也都发下去,如果事情不对,那我们就直接从海上撤退,走水路去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