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84章 阴谋阳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八十一章‘阴’谋阳谋

    “真是好大的威风啊!久闻你王越的霸道,如今一见,果不其然。=不过,姓王的你也算是铁十字军的‘精’英了,一言一行就都代表了身后流派的脸面,我们黑天学社好歹也是这次集训大赛的组织者,不管在公还是在‘私’,你就是用这样的口气来和罗德里格斯先生说话的?是不是铁十字军以前就没有教过你怎么为人处世?还是说你现在根本就没有把我们黑天学社放在眼里?以至于自以为是,认为你已经可以和罗德里格斯先生平起平坐了?”

    “嗯?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来之前,没有这个安排吧?不过,尤兰达学姐脾气火爆,一辈子最敬重的人就是罗德里格斯先生,这么做倒也不奇怪,这个王越实在是有点太嚣张了!”

    本来自从王越一进‘门’,双方之间的气氛就隐隐充满了一股子火‘药’味。现在这个‘女’人一出来,毫不客气的对王越一番指责,顿时也引起了其他人的一些‘骚’动,就如同点燃了导火线,使得房间中的气氛一下子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而事实上,虽然西方的格斗界因为历史发展和自身的某些文化特‘色’,并没有像东方武道界里那么多的规矩,但作为一个‘门’派,尤其是像黑天学社这样在整个北方地区都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流派,不管对内还是对外,对于自家脸面的讲究和维护也是不遗余力的。况且黑天学社和铁十字军之间原本的关系‘私’下里就十分紧张,这么一来,名叫尤兰达的‘女’人突然跳出来对王越当场发难,虽然觉得有些意外,但在这些黑天学社的年轻高手看来,却也没什么奇怪的。

    反倒是因为她这一下,立刻就让他们心里之前因为王越的“下马威”带来的种种“憋屈”都得到了释放。似乎扬眉吐气,心绪顿时畅快了许多!

    毕竟,这次他们来这里,原本就没打算“和平相处”,要不然黑天学社的总部也不至于一下子就把罗德里格斯这个素来强硬的“鹰派”,给直接调来了。

    要知道,这次的集训几乎囊括了整个北方四省的所有格斗流派,场地也绝不仅仅只有坎大哈这一处。为了办好这次集训,黑天学社上上下下可谓人手尽出,可偏偏到了现在坎大哈的营地出了王越这么一个妖孽一样的人物,已经在很大程度上破坏了军方拟定的诸多计划,以至于像是罗德里格斯这样的大师级高手都不得不放下手头的一切,连夜坐飞机赶来处理。

    “是应该好好教训教训他,可是尤兰达学姐她行不行?这个家伙可是很厉害的……。”

    不过,相比于其他人的表现,已经先后数次在王越手上吃过亏的少‘女’缇雅,现在却凭空多了几分担忧。她心里虽然早就把王越恨得牙痒痒了,但也知道王越的厉害,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

    跟随罗德里格斯来的这些年轻人,除了她和梅勒安两个之外,剩下的人都不是在坎大哈参加集训的选手,而是直接从黑天学社总部调派下来的,所以他们对王越的了解只停留在一些书面的文字和资料上,并没有真正见过他出手。

    这么一来,自然就有所偏差!

    “没事的,缇雅。尤兰达学姐虽然没有参加这次集训,但她已经是执法队最年轻的二境剑士,单论剑术甚至不比当年的安德烈学长差。而且她手里那把剑乃是我们黑天学社传承的真正秘剑,功效奇特,王越虽然厉害,但也未必就能压得住她。何况,这里不是还有老师在吗,尤兰达学姐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希望是这样吧。”看着对面依旧坐在椅子上,连动都没动一下的王越,缇雅不知为什么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梅勒安的话虽然有道理,但她的直觉却告诉她,这事情应该不会有这么简单……。

    “哦?是个高手!”王越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这个容貌秀丽的年轻‘女’人,双眼不由的微微眯了一下。

    这个尤兰达之前一直是在坐在罗德里格斯的身后的,加上身材娇小,往椅子里一缩,整个人就像是藏在了罗德里格斯的影子里一样,如果不注意,很容易就会被人忽略掉。

    看起来像是个不怎么起眼的角‘色’!

    但现在一站起身走出来,整个人立刻就焕发出令人侧目的光彩。不但说起话来,凌厉如剑,而且仅仅就是那么在前面一站,房间里面的气息就猛然一变,连带着屋子外面午后的虫鸣鸟叫,似乎都受到了她的某种影响,居然一下便停住了,鸦雀无声。

    “这个‘女’人杀过很多人啊!是个真正用剑的好手。”

    王越看了看什么话都没说的罗德里格斯,又转回来看了看旁边的人,最后这才把目光放在了尤兰达身上。这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人,腰里挂着的剑没有剑鞘,居然是一柄剑身呈三棱状的刺剑。

    下面的剑柄前面如同击剑,只有一个银白‘色’呈碗状的简单护手,三棱的剑身充满弹‘性’,除了尖端如刺般锐利之外,剑身四周都没有开锋。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大号的军刺,极端而尖锐。

    这样的剑极端而尖锐,在西方的剑术流派里属于轻型剑,是从中世纪末的一种骑士细剑演化发展出来的,后来也曾广泛应用于当时的贵族,是一种只适合利用尖端进行劈刺的决斗用剑。因为剑身三棱,每一面都有血槽,所以杀伤力十分可怕。

    所以在后世的发展中,由这种刺剑演化而来的击剑体育项目里,它的剑身就慢慢改成了圆柱形。

    “那你站出来,是个什么意思呢?”

    王越静静的打量着尤兰达腰间的刺剑,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抬起头来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站起来,我要向你挑战!”尤兰达的面‘色’冰冷,直视着王越的眼睛,慢慢‘抽’出了腰间的刺剑。而且,她‘抽’剑的动作十分古怪,是反手握剑,逆势出把,剑身在缓缓‘抽’出的一瞬间,由慢到快,最后叮!的一声擎在半空,半截剑尖儿以极快的速度摩擦空气,发出来的声音就像是容颜哀婉的‘女’子一声轻叹,余音袅袅,久久不绝。

    “好剑!”

    这时候,王越的耳朵倏然一动,眼睛再看过去时就是一亮!尤兰达的这把剑,虽然没有剑刃开锋,剑身也微微发乌,少有光泽,但在那顶端半尺左右的一截剑尖上,却只随着这迎风一晃,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子‘阴’风煞气,才一吹到脸上,整个人都忍不住‘激’灵零打了一个寒颤。皮肤表面密密麻麻全是米粒儿大小的‘鸡’皮疙瘩,一层堆着一层。

    紧跟着,晃眼望去,立刻就看到那刺剑的剑尖上一片冰寒,冷冷的寒光之中,尽显锋锐之气。尤其是这把剑,从前也不知道是到底杀了多少人,剑身一晃,空气中立刻就弥漫着一股隐隐的血腥气,让人感觉如芒在背,十分的不舒服。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安迪-贾弗雷’这个人?我是他的妹妹,我的名字叫尤兰达!所以,不管你接不接受我的挑战,今天你都必须死。”

    “安迪-贾弗雷?”王越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并很快就想起来这个名字到底代表了什么意义。这个安迪-贾弗雷就是当初他在海上总会时杀掉的那个黑天学社的第一个用剑高手,只不过这事情事后是由安妮来进行善后的,黑天学社也一直没有因为这个找过他,但让王越没想到这个安迪居然还有一个妹妹,居然也在黑天学社。

    并且,王越也能感觉得到,这个尤兰达的剑术比起安迪-贾弗雷还要难缠的多的多。甚至加上她手里的那把剑,就算是安德烈-舍普琴科这个黑天学社年轻一代的天才,现在也未必能在剑术上比她更强。

    练剑的人和徒手格斗完全是两码事,真要有一口好剑在手,杀伤力顿时直线上升,如果技巧再没什么明显的短板,那和这样的人‘交’手,无疑是相当危险的。

    “那就来试试吧!”

    王越也没说安迪-贾弗雷到底是不是他杀的,面对尤兰达的问话,他的反应虽然已经开始有了几分凝重,但说话时却依旧没有站起来离开椅子的意思。

    罗德里格斯这些人的来意,原本就没有抱着什么善意。尤兰达忽然拿这个借口来挑战他,应该也是被默许的了,是题中应有之意。

    一方面,不论输赢都有种试探的意思,输了自有罗德里格斯出面化解,也不会影响下面的事情,但赢了那就有可能理直气壮的报仇雪恨。杀了王越那是最好,不能杀至少也要让他参加不了明天的决赛。这是‘阴’谋!一环套一环,赢了最好,输了也无所谓。

    而另一方面,他们也未尝不是真的想要借此生事。有罗德里格斯这个剑术大师在,只要能抓住王越的一点不是,那接踵而来的显然就是规则以内的处罚。这则是阳谋!堂堂正正,你不想接招都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