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为了你的生命着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六十八章为了你的生命着想

    这个尚德拉就是风笛之声最后进入决赛的另一个种子选手。年纪比朱莉娅小两岁,也是个被风笛之声近些年挖掘出来的,不折不扣的天才人物。

    “尚德拉他要在决赛上挑战王越?他不要命了?”朱莉娅一听,顿时就是狠狠的皱了一下眉头,“不说林赛菲罗那一战时,王越所表现出来的功夫有多强大,只是昨天军方派人暗杀他,连哈罗姆契和影子杀手都被反过来杀了,事后还叫军方来领走尸体,由此便足以见得他的功夫在这一个月里,肯定又有了一番长足的进步。尚德拉虽然也是我们风笛之声的天才,但他充其量和我也差不多少,怎么可能是王越的对手呢?”

    朱莉娅和王越之间的交往虽然不多,但好歹还有一些了解,尤其是当初在苏氏武馆的时候,王越面对苏晴雨的一番表现,更让她觉得自愧不如。因此在这次集训丨她虽然也已经最后杀进了决赛,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她也明智的没有把王越当成自己的目标。

    只是没想到,尚德拉会有这么大的心思,居然想要踩着王越上位这简直就是找死一样么?

    “军方联合杀手对王越下手,结果全军覆没的消息,尚德拉也知道的很清楚。不过上面的意思是,正因为这样,王越才有很大可能因此而折损了相应的战斗力,借着这个机会,我们去进行挑战的成功率才会更高不过,根据我刚从罗兰那里得到的消息,事实上王越并没有在刺杀中受到太多的伤害,这个信息我也立刻要去和那些老家伙们说一声了。省得到头来,一味观望,没吃到鱼反倒惹一身腥。”

    阿芙拉哼了一声,站起身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又对朱莉娅说了一声:“对了,现在这时候,尚德拉应该就在小溪那边练功,这些话你去和他说一下吧你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不错,有些事情你出面比我出面更好。为了挑战王越,那小子现在正在抓紧一切时间练习厅之术,。”

    “风行之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朱莉娅闻言眼睛里面微微闪过一抹惊讶的神色,“那我现在就去找他好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希望他惹上王越。不然的话,真要有什么三长两短,只怕我们风笛之声和铁十字军之间的关系就要受到影响了风行之术练成之后,虽然厉害,可除非是大师级的风行术,不然他根本近不了王越的身。现在的王越有多可怕,他根本连想都想不到……。”

    想起不久前,她和好友苏晴雨之间的一次通话,朱莉娅显然是已经知道了王越现在身上发生的一些变化,也知道这一个月以来,王越在苏氏武馆里一直都在和苏明秋练拳。功夫比起当日和林赛菲罗交手时,简直不知道厉害了多少

    相比之下,信心满满的尚德拉就像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这个时节的天气,已经渐渐的凉爽了下来,秋高气爽,正是一年中北方四省最叫人惬意的时候。朱莉娅从营房一路走出来,沿着林间的一条小道没几分钟就听到了前面传来哗啦啦溪水流动的声音,随后再往前一拐,越过一片茂密的灌木丛,果然就看到有几个风笛之声的年轻学原正在小溪岸边的平地上练功。

    “尚德拉,咱们风笛之声的格斗术长于速度,重视技巧,不拘徒手还是冷兵器都能灵活的运用在实战中。优势虽然十分突出,但缺点也同样不小,关键就是杀伤力太低。一旦碰到那些皮糙肉厚抗打击能力强的对手,就只能一味的在外围展开游斗,往往一场打下来,虽然最后也击败了对手,但自己的体力也消耗的一于二净了。像这种情况,我们在练习的时候究竟要怎么进行有针对性的练习呢?”

    说话的这个学员年纪虽然比尚德拉还要大一些,但这时候说起话来却是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就如同普通的学院向自己的教官请教问题一样。

    这几个风笛之声的学员此时在小溪边,一个个都卯足了精力,各自练功,或是徒手或是持械。他们现在虽然已经没有了参加最后决赛的机会,但在集训丨中和各路好手过招,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只属于自己的收获。而结果一旦定了,他们心里的压力也没了,再练起功来,精神上就放松好多,显得很有效率。

    尤其是在经历了这一个月磨练之后,他们在心态上也产生了一种十分积极的变化,既增长了经验,又开阔了眼界,对他们的好处显然也是极大。

    而在他们之中,尚德拉的年纪似乎最小,看上去也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但在这群人里他毫无疑问就是所有人的中心。

    这个年轻人虽然唇红齿白,身材也不高大,但是站在那里,双脚立地却好像渊停岳峙,自有一番精悍逼人的味道

    “尚德拉果然已经开始练习风行之术了。他的双脚沉稳之中蕴含轻灵,比我当初练习这一门功夫的时候基础还要好才刚刚二十岁就有了这么一番成就,怪不得他敢挑战王越?不过幸好也是有我在,不然以王越那家伙的脾气,真要被撩拨的急了,到了擂台上,他可不会管尚德拉是什么人,十有**也一拳打死了事。”

    朱莉娅本身就是风笛之声这一代百年难遇的天才之一,按照阿芙拉的说法,她应该是有本次集训丨前三名的实力的,完全可以去挑战合气圆舞的龙格尔。

    尚德拉现在练习的风行之术是风笛之声秘传的功夫,朱莉娅本身也练过。不过她是女人,这一路功夫并不太适合她的特色,所以当初练习时,远没有练到像现在尚德拉的这种境界就放弃了。

    朱莉娅的心里忍不住有些感慨,隐隐的有点儿为自己的这个学弟感到委屈和不值。

    如果不是因为有王越的存在……。

    年仅二十岁的尚德拉完全可以成为这一代年轻人中和当初的龙格尔一样,万众瞩目的角色。

    可惜,现在出了一个王越,不但年纪更小,而且功夫更高。在他的面前,所有人都注定要失去自己的光辉。

    “是这个样子啊这个问题说起来还有些不好说,要想明白,咱们两个现在就过一招看看,其中的道理你自己体会一下吧”

    尚德拉显然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尤其是功夫这东西,心领神会才是真,说的再多也不如动手实际。因此他一听到这个学员问自己的问题,立刻就抬起手来,对着那学院的胸口一指头点了下去。

    而且他这一指点下去的动作虽然不快,但节奏感极强,就好象是用慢动作回放的电影镜头一样,一格一格,一顿一顿的。

    对面那学员也知道尚德拉的习惯,一见他出手,连忙把脚下一错,身形扭转,踩出了个斜退的步子,是专门用在实战中规避对手中宫直入的步法。同时他一手横挂,小臂在极小的一个角度从自己的肋下穿出去,直戳,竟然是一掌就对准了尚德拉的软肋,要让他知难而退。

    风笛之声的格斗术,出手迅速,步法灵活,和人交手往往决定胜负的机会,就在双方刚一出手的一瞬间。这两人虽是学员之间的过招,可却没有一点试手的样子,一动手就找准破绽,没有半点的收手。

    却不想,他这一动,尚德拉的动作也随即加快,还不等他身形扭转,出手到位,尚德拉的那根手指就已经如影随形,一下点在了他的胸口正中。一下就把这学院点的浑身一震,身子顿时僵立在了当场。

    “练功要慢,实战要快。要想把功夫用的好,就得在平常练习时尽量的慢下来。咱们的格斗术虽然重视技巧和速度,但练得好了,并不是一味的求快,实战中的所谓快慢只是相对于对手的速度而言。所以我们和人交手,该快就快,该慢就慢,运用之妙,都在于自己的心里。你看刚才我点中你这一指头,也没有什么招数,只是根据你的身形变化,随时调整,然后等你一慢下来,我这一指头你就再也躲不过去了。人身上要害很多,只要打中要害,再轻的一击,也能轻而易举把人打死打残。”

    尚德拉微微的笑了一下,说完这些话就不再多说,“好了,你们都去琢磨一下吧如果还琢磨不明白,就跳进这小溪里,却练一练。”

    说话间,把这几个学员打发走了之后,这个二十左右岁的少年也转过头来,看向了身后的树林,“朱莉娅学姐,你也来了?我听说你和那个铁十字军的王越认识,正好要你说说这个人呢”

    尚德拉和朱莉娅的关系很好,说起话来也不藏着掖着,一见她来了,立刻就笑着走了过来。

    “尚德拉,你真的要去挑战王越?”朱莉娅径直走出树林看着面前的少年,直接问道。

    “嗯,是有这个打算。最近这个王越名声鹊起,风头越来越盛,应该是个很好的对手。不过,我听说朱莉娅学姐你和他认识,所以看在你的面子上,你也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手下留情的。”尚德拉的声音很低,但自信心显得十足,居然要对王越手下留情。

    朱莉娅听的一呲牙,差点气的笑出声来:“尚德拉,你是个真正的天才。不过这次集训梧走到最后决赛的又有哪一个不是各自流派里选出来的天才,正因为我认识王越,所以我才知道你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为了你的生命着想,我真的不希望你去挑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