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不以为意,我就是要你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第二百五十五章不以为意,我就是要你死

    王越当然不会就这么任由他走了。

    此时,王越已经知道,这个影杀手十有八肯定就是出身赛博坦兄弟会的。也只有这样,他才会和哈罗姆契那个老杀手,当了一辈隐藏在黑暗的搭档。

    而且他不但精于刺杀格斗,还觉醒了精神力……,留这样一个敌人在世上,实在是太危险了

    哪怕这一次他功败垂成,奈何不了自己,只能退去,但他只要不死,那肯定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所以,王越今天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他离开的,他要不死,在王越的心里始终都会埋着一根刺。因此,他刚一退走,将身扑入密林之,王越脚下用力,人也炮弹出膛般,一路追了下去。

    他们两个人的速度都快到了极点,虽是身处密林之间,可影先生这一走,身形带风,脚下几乎不沾地,一个眨眼,就窜上了前面的一处高坡,随后往下一扑,又一个眨眼过后,人就到了丘陵山坡的脚下。

    这样的速度,简直惊世骇俗,不似人类,但此时此刻的王越奋起直追,却不比他慢上分毫。他双脚踏地,连连踩动,步伐快的如同一条直线,随随便便一脚跺在地上,下一刻人就转瞬扑出三十四步外,脚趾抓地,一纵一跃,黑夜活脱脱就像是某种夜间出没捕食的大型猫科动物。不管前面的影杀手速度如何的快,王越都始终跟在他身后不到三尺的地方。

    两人这一追一逃,一前一后,穿行于密林之,沿途所至之处,灌木飞腾,枝粉碎。前面的影先生虽然长袍飘动,去如疾风,每遇障碍必是飞腾而起,一掠而过,看起来就像是黑夜的一只巨大蝙蝠,但后面的王越却如烈马狂奔,虎入深山,不管前面有什么东西,只管一路轰隆隆撞过去,所过之处,立刻就是一条长长的通道。

    他的身法不如人,想要凭借单纯的速度追上去,就得这么横冲直撞。不然就很难跟得上对手的身形。

    苏明秋的功夫里面,虽然也有单独论述脚下功夫的部分,但王越学拳到底时间还很短,到现在也只把合拳和桩功练出了几分神髓,其他的功夫就算早已知道明了,可一时间又怎么比得了影先生这一位“杀手之王”。

    所以,他于脆就抛弃一切身法上的技巧和变化,只埋头赶路,一心追赶。

    天色越来越暗,远处港口的灯光,此时已经全部亮起,登高远望,一盏盏,灿若星辰。但身处密林当,远离了火光,面前转眼就是漆黑一片,就算是以王越的目力,三尺之内,几乎也看不见任何的东西。好在他们两人都是可以驾驭精神力量的人物,人虽在高速奔行之,眼前漆黑一片,但精神力外放,方圆百米之内的一切景物变化却比正常人眼睛看得还要清楚的多。

    十分钟后,王越仍旧死死的跟在影先生身后,稍稍一算,距离出发时的地点已是远在十几公里之外。

    眼见前面不远,这一段山地丘陵就已经到了尽头,环城公路上隐隐传来汽车的轰鸣声,就在这时前面的影先生突然脚下一顿,去势立停,随即调转方向,又朝着南边一片黑漆漆的林里就钻。

    许是没有想到,王越的速度居然这么快,十几公里都没有甩下,影先生生怕到了公路上,没了诸多的障碍,一马平川,就更容易被追上,脚下这一顿,还要故技重施钻进密林深处。

    却不想就是他这么一顿,同时也给了王越再次近身出手的机会。

    他们两个原本就已经追了个脚前脚后,王越眼见对方身形一顿,突然由急速而至骤停,顿时想都不想,一脚落地的瞬间,自然而然就把脚尖朝前一挑。立时间,地面炸裂,无数的碎石尘土被踢上了半空,四下飞射,哧哧之声宛如利刃破空。

    与此同时,他脚动手也动,一脚刚一落地,一条手臂也是崩的一声弹起来,狠狠戳向了对方的后背。

    这一下,双方都是突然而动,王越的反应纯粹出乎本能,根本没有经过大脑,人在急行手脚就自行发动了攻击

    一脚踏地,土石向前呈扇面飞射,一颗颗的小石发出尖锐的破空声,粒粒如同铁弹,蜂拥着一下就把影先生的整个身体都笼罩了进去。

    他这一脚之力,爆发力惊人,踢起来的土石,十几步外打在一头老牛身上,也要打得骨断筋折。就算影先生的这具身体是具傀儡死尸,没有丝毫痛感,不怕受伤,但只要被这一下砸个正着,势必也会影响到他奔跑的势。

    这么一来,自然就会不可避免的露出一些破绽,而这对紧跟其后的王越来说,毫无疑问就是最好的下手机会了

    只要他不跑,双方再次陷入缠斗,王越就有把握彻底留下这个影杀手。

    而这时候,影杀手似乎也知道自己走了一步“错棋”,临时变向的举动几乎彻底抵消了他之前先走一步带来的优势。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个失误,但既然已经被王越抓住了,那他肯定就走不掉了,王越的格斗术实在太可怕,他真要敢置之不理,还埋头奔行,那下一刻王越的拳头肯定就会打碎自己的脑袋。

    一步错,不能步步错。所以,影先生这时候刚一觉察不妙,顿时也是当机立断,手臂只朝后一拂,长袍激荡,猎猎作响,转瞬就把身后的漫天土石如风卷残云,一扫而空。同时脚下骤停,一个转身,举手一掌,又和王越硬拼了一记。

    “你这么追我追出十几公里,就不怕再被我引进另外一个陷阱?”

    抖手接下王越这一拳,影先生的身体向后飘飞轻轻巧巧落在五步之外,不等王越再有其他的动作,突然张口问了这么一句。

    “你自恃甚高,我不相信以你的为人,还会事先布下另外一个陷阱。”王越听见这个话,眉头微微皱了皱,片刻后却也堂而皇之慢慢收起了架势,静静的站在影杀手的对面,“事情很出乎你的意外吧?不过,我不认为你能在我眼前就这么跑得掉。”

    “哪怕这具身体只是个傀儡死尸,但你的真身肯定就在附近,我早晚能找出来的。”

    此时,影先生也已经不能在王越的面前继续保持他的神秘了,因为他们刚才拳掌相交,激荡而出的劲风已经把他套在脑袋上的帽兜给整个掀翻了。

    他这具身体的五官面貌终于“大白天下”。

    眯着眼睛攒足了目力看过去,影影绰绰,折射在王越精神世界里的这个傀儡,身材虽然不高,可四肢匀称修长,年纪看起来也不大,而且除了脸上的肤色惨白惨白的之外,人长得居然也十分英俊,金发碧眼,高挺的鼻梁,脸型棱角有如刀削。只是美不足,他的嘴唇单薄,颜色发紫,嘴里的牙齿虽然很白,但上下两侧却天生生了一对尖锐的獠牙,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正常的人类。

    给人的感觉,隐隐有些阴邪和诡异。

    “哈哈,你倒是了解我,我的确不屑于布置什么陷阱。“影先生也没有再把脸重新遮起来的意思,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对面的王越,眼慢慢泛起一丝丝的血色:“你的格斗功夫,明显已经跳出了铁十字军的范畴,有了自己的特色,只凭这一点,在格斗领域里你就有被称为大师的资格。我承认,在这之前是我小看了你。但是,你要真以为就这么吃定了我,那你肯定也是想错了,今天我虽然杀不了你,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只是经过这一次后,心态上有了一些转变,不想因为和你之间的争斗,影响我日后的乞力马扎罗,之行。”

    “乞力马扎罗山?”王越心里忽然微微一动,似乎是一下想起了什么,但等到再去细想时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顿时神色间就显得有些奇怪。

    而这种神色映入影先生的眼睛里面,他的神情也顿时一松。

    “对,就是乞力马扎罗山这对你我来说,究竟有多重要,相信你也知道。如同我们这样的人,只有进入到那里之后,才如同新生,眼前的这个世界,终究不是归宿。”

    不过,王越丝毫不为他的这番话所动,虽然他说的这些东西,也立刻让王越想到了之前的那个“卡珊卓拉”临死前说过的那些话,同样是模棱两可的提到了“那个地方”,但这对现在的王越而言,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个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所谓秘密,并不能引起他的足够重视。

    也许在那个乞力马扎罗山里真的隐藏了什么惊天动地的秘密,或者还和精神力量有些特殊的关系,但在目前为止,这对王越的重要性,还远远比不上面前的这个影杀手。

    不管是这家伙日后有可能给他带来的巨大麻烦,还是源于他体内剑器青莲对于精神力量的极度需求,王越显然就都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对方的。

    而至于影杀手说的这个关于乞力马扎罗山的秘密,只要是和精神力量有关,那大不了日后有时间,等自己的精神恢复了,愿意去就亲自去一趟。

    如果不愿意,那就于脆不加理会,反正对他也没任何的坏处。

    “我就是要你死,说那么多废话有什么用?”王越向前迈了一步,目光如电,盯着这个影杀手,突然冷冷的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