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想走?做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第二百五十四章想走?做梦

    王越拳出如风,一拳压下来就好象是山岳压顶,面对之下,影先生也瞬间就感到了一股剧烈的危机。知道这一拳真要被对方打了,那自己的这具身体肯定就要彻底放弃。

    哪怕这躯体来历不凡,面对王越这样的凶狠杀法,关键时刻他唯一能想到的应对方法,就只有躲闪一途。这时候他一条手臂已经被王越荡开,身前正值空虚,就算想要硬拼一下,在时间上已经是来不及了。

    是以,眼见着王越一拳击来,他脚下顿时点地一纵,整个身体突然向后飞退,在毫厘之间,堪堪躲过了王越的这锁喉碎脑的一拳。

    而且,他这一下后退速度之快,简直没有任何征兆,人刚刚还站在原地不动,下一刻就猛然急退如飞。宽大的长袍在风飞舞,也不见有任何的作势,整个人双脚离地,一退就是七米。

    给人的感觉就好象是在他的腰上系了一根绳,然后再被人在后面猛的一拽,所以明明也不见膝盖有什么弯曲,可身体就不由自主倒着飞了出去。动作虽然显得十分僵硬,但速度却快的仿若电光火石一般

    这人的精神力量虽然在搏杀对王越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不能作为主要的攻伐手段来用,但精神凝练外放之后却足以⊥他的身体减轻大半的重量,使他可以来去如风,做到种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动作。

    虽然只是一具傀儡,却能凭着影杀手丰富的格斗经验,辅以精神外放的技巧,在和王越的正面交手,始终不落下风。

    但是,他退的快,王越追的更快

    他人刚往后一退,王越便已经收了拳劲儿,身随手转紧跟着往前一个垫步,手往回拉人往前走,脚趾抓地如虎,稍一用力足尖扣在地上,脚下地面就砰的一声,炸开一个大坑。

    似乎在他的脚下埋着地雷,剧烈的反作用力瞬间就把王越巨大膨胀的身体,从平地上一撑而起,去势如箭。只一个跨步,人就炮弹般急窜出七米外,半步不落的紧跟着影先生的步伐,同时把手一伸,人还没落地站稳,他的一只手便已经自肋下一把掏出,五指如钩,抓向了对方的一侧软肋。

    “好快……,铁十字军的步什么时候能有这么快了?”

    似乎也被王越突如其来的速度吓了一跳,影先生原本身形后退,转瞬就要展开反击,却没想到王越的身法居然能快到这种地步。铁十字军的格斗术长于爆发和力量,技巧内敛,招式朴实,最擅长的是攻坚型的贴身硬战,但步法和身法却一直都是块短板,所以和人交手时碰到那种身法灵活,擅长游斗的对手一直都很头疼。

    而事实上,铁十字军这一派的传承因为源于古代的骑士,所以在后来演化的徒手格斗,其实是少了最关键的一环“马”的。古代骑士,冲锋陷阵,威力最大的就是马上的功夫,马就像是他们的双腿一样,彼此配合,天衣无缝,可一旦到了马下,功夫再高,再传承下去慢慢演化成徒手格斗,先天上就有这个弱点存在。

    这本来就是无可置疑的,在格斗界也不是什么秘密。

    可是现在,王越的步伐虽然一样是乏善可陈,动作直来直去,少有变化和技巧,但速度之快却恍如奔马,就好象他的下半身不是两条腿,而是四条腿一样,一个冲刺就横跨七米,人如疾风,势若奔雷,居然比他辅以精神力外放的速度都一点儿不慢

    尤其是对手人还在奔行之,一伸手就抓到了自己的软肋之下。动作娴熟的给他的感觉就仿佛真的是一位古代的骑士,跃马扬鞭,呼啸而来,人如龙,马如虎。

    这分明就是“骑战”一样,人马合一,冲锋杀敌。

    而且王越现在全身巨大化,随随便便探臂膀超前一伸,就有将近两米,五指再一钩,又长又宽,就好似是一杆马背上的抓钩长枪,一把钩出来。

    饶是他这具身体早已经没了任何痛感,僵硬如同铁石,毫无疑问,这一下要真被他抓在肋下,肯定也要皮开肉绽,扯断肋骨,好一好甚至连里面的五脏腑都有可能被一把掏空了。

    深感到自己以前还是低估了对手,影先生在这一瞬间,心里虽然惊讶,却也并不慌乱,在他漫长的生命里,比和王越这一战更糟糕的经历也不是没有过,但最后活下来的仍旧是他。高手相争,最重要的就是有一颗时刻保持冷静的心,王越虽然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厉害,但这却并不足以⊥他无计可施。

    所以下一刻,影先生也出手,肩膀微微一耸,一条手臂又僵又硬顺势就送了出去,而且他出手的时候,手腕悬抬,手掌和小臂之间形成一个直角,五指箕张,指甲如剑,就像是五把漆黑的尖刀匕首照着王越伸过来的爪就扎。竟是摆明了半步不退,要和王越硬拼一记。

    王越目睹之下,双眼登时一眯,随即沉肩坠肘,手腕一抬,便错了过去,转而抓向对方的小臂肘尖。

    影先生这一双手,苍白无血,指甲漆黑如墨,也不知道蕴藏了多久的尸毒,只是一动,被自身力量所震,抖手之间发出来的声音,就好象是一片片精钢的刀片,破空尖锐,咻咻作响,正是他这具身体上最尖锐可怕的一处所在。

    是以,他想要和王越硬碰硬,再拼一次,王越这时却改变心意,避实就虚,要废了他的一条手臂。人身上的关节布满筋腱,是发力之本,就算这具身体只是一具被控制的傀儡,但筋腱一断,没了力量传送的基础,他这一条小臂也就算是废了。

    除非对方的精神力可以强到无视人身任何生理结构的地步,否则多厉害的傀儡,也得按照天生的构造来运动。

    不过,王越打的主意不错,影先生却也不会让他轻易得手。一见他临时变招,转回头也是随形就势,原本僵硬笔直的手臂突然往上一跳,肘尖抬高半尺,顿时也让王越这一抓当即落在了空处。

    而与此同时,他刚一避开王越的手爪,他翘起的肘尖就突的往外一撇,就好象老虎的尾巴一样,整条小臂连带着五根手指,反被一抡便凭空划了一个半圆,嗤的一响,冲着王越的一侧脸庞就抽了过去。

    “跳刀剔骨”

    王越眼神忽然一动,却是就在这一招里,终于看明白了这个神秘的影杀手的出身和来历。

    刚刚面对自己那一抓,对手接连变招,随形就势,动作虽然僵硬,但反应灵敏,变化精巧,尤其是这借着肘尖外撇的动作,牵动小臂反手抽击的一下,看着像是格斗术最常见的鞭手,但差就差在他五指分开,指甲如刀的那些细微变化上,有好象是有点把指尖当成冷兵器来用的意思。

    但这一下变化却又和一般意义上的冷兵器运用技巧有一些本质的不同,反手抽击,撇肘发力,风格小巧灵动,技击简单直接,而且看他出手时候的突然一动,用劲短促而快速,这种技巧也和鞭手截然不同。

    西方的格斗流派很多,光是北方四省就有不下几十上百家大大小小的流派,王越接触到格斗的时间不过几个月,当然不可能辨认出所有流派的格斗技。

    但是,很显然影杀手用的功夫隐隐约约都有些赛博坦兄弟会的影。尤其是之前,哈罗姆契和王越交手时,还曾经用过类似的一招赛博坦行刀剔骨术,那虽然和现在影先生用出来的技巧,看着没有半分相似之处,但王越是什么人?目光如炬,对方的招数刚一变化,其所蕴含的技巧,就让他有了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只不过,影先生这一手变化,是以指代刀,把自己的五根指头,都当成了盗贼的匕首来用,加上傀儡的身僵硬,所以用出来就显得有些怪异。一般人当然看不出里面的门道,但这却瞒不过王越的眼睛。

    跳刀剔骨。这是塞伯坦兄弟会传承久远的一路秘传技法,属于那种精巧细腻到了极致的匕首运用技巧。变化灵活,招招连环,最适合在贴身近战时使用,对手一不留神,很容易就会招。而这一路刀法,速度极快,往往一刀得手,一个呼吸间就能接连十几刀缠身而上,扒皮剔骨,就如同肢解野兽,任凭对手如何厉害,只是一转眼,刀处就会只剩下一片白骨。端的是凶残之极。

    “原来你也是出身赛博坦兄弟会的盗贼杀手,怪不得能和哈罗姆契成为一对搭档”

    影先生反手一把抽抓过来,王越哈哈一笑,抽身就退,同时一句话说罢,胸腹鼓起,吐气如雷,不等对方变招跟上,居然就双手一拉,一拳回收放在小腹之下,一拳翻腕五指半张,齐心而平,竟是就在原地摆出了个“三七步”的架,反身又攻了回来。

    双方一换式,王越抽身拉开了半步距离,再出手时就用上了刚从苏明秋那里学来的合拳。

    一分钟。两人重新撞在一起,你来我往,转眼就互拼了十七八招,拳风惊荡,指尖破风,一时间直打的方圆十几米内,劲风如同潮水涌动,尘土飞扬,地裂石碎。

    但却始终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奈何得了对方。

    像王越和影杀手这样的高手,平时和人动手,取胜都只在一瞬之间。只要对手不如自己,三招两式,自然就会奠定胜局,但是现在却是个平分秋色的局面,想要求胜,就只有陷入鏖战,用水磨的功夫,慢慢消耗对方的体力。谁坚持不下去,自然就败了。

    而事实上,还有一点。影先生的这具身体毕竟只是一具傀儡,是被他的精神力量所驾驭的工具,就算最后因为精神力不足,而被王越击溃,这对影先生本人来说,也只是舍弃这具身体而已,并不会真的伤筋动骨。

    所以,王越也知道,影杀手的精神念力还在现在的自己之上,如果不能找出他的存在,那就算毁了面前这具傀儡,他也绝对奈何不了对手的真身。还是于事无补。

    一个精通暗杀格斗的精神力刺杀高手,对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人而言,几乎都是个无解的存在。

    不过,经此一来,试探过后,王越反倒是不着急了。精神力外放控制傀儡,距离肯定不是无限制的,看这具傀儡的身体僵硬程度,就知道对手的精神强度不可能外放百米之外。

    王越之所以能以精神力笼罩百米方圆,如同一具人型雷达,一来是他随身携带了卡珊卓拉的那件可以大幅增幅精神力的黑色斗篷,二来也这也是他本身运用的技巧高明,不会随意浪费一分一毫力量的缘故。

    相比之下,影先生对精神力的驾驭技巧就显得的十分粗糙和原始,所以王越认定以他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外放精神超过百米来驱策这样一具傀儡尸体。更何况,同样是外放精神,探索周围和驾驭傀儡的消耗也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王越根本不相信,对面的影杀手能在这样强度的争斗坚持太长的时间。

    因此,王越这时候心里打的主意很简单,那就是要这么一直“耗”下去。等到对方实在耗不起了,那自然就会露出破绽,到时候不管傀儡还是真身,王越都不会放过

    “打死了这个家伙,他一个人就能顶一百个人。当然不能放过了。”

    而与此同时,似乎也知道自己在短时间内根本也杀不了王越。影先生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深知不能久战,当下居然“砰”的一声,在伸手和王越硬拼一记之后,身体豁然借力飞退,一头就冲进了身后的密林当。

    他这一下后退,身形骤起骤落,瞬间拉开距离,转身就走,显然是已经不打算再和王越纠缠下去了。

    退走的意思十分强烈

    他来的时候虽然已经言明了是要杀了王越,借以磨砺自身的,但交手之后才发觉自己的错误。王越的功夫竟是出人意料的可怕,哪怕是他已经全力以赴,手段全出,不过也就是个相互僵持的结果,别说杀掉对手,时间一长,只怕精神力耗空后,死的就是自己了。

    杀人不成,反被杀,那是傻才办的事情。影先生知机善变,本来就是杀手的王者,当然深谙一击不,远遁千里之道,这一退之下,当真是如同一阵黑风,转眼就融入无边的黑暗之。

    而此时此刻,王越一愣之下,也是纵身急追,自然也不会让他白白逃走。

    不说,影先生的精神力早就让他“馋涎欲滴”,早早的预定了下来,就是对方这一具傀儡,也是王越心下急欲得手之物,哪能让他说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