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六章不狠不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章不狠不行

    不知道为什么,王朝宗一晚上都没有回来,直到第二天早上,王越从外面跑完步回来,才发现家里的门被人动过……。

    他的性坚韧而仔细,尤其是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以后,不知道结果到底怎样,所以他连出门的时候都特意做了标记。

    一根头发丝用口香糖粘在房门最不起眼的角落,只要有人动过,他回来后第一时间就能觉察。

    站在门口侧耳听了听,王越转到房的后面,一纵身攀上屋檐,紧跟着手脚并用,猫一样几下爬到二楼的窗外面。这里面就是他的卧房,窗一直都没有关,一眼看到**上还在沉睡着的安琪儿,胸口缓缓起伏,这才松了一口气。

    安琪儿被布拉德那伙人用上了医用麻醉剂,剂量虽然不大,但安琪儿年纪还小,抵抗力差,这一睡就是十几个小时,虽然还没醒过来,但王越一晚上都陪在她身边,每过半个小时就检查一次心跳和脉搏,知道自己这个妹妹是在被绑架时受到了惊吓,精神上除了有些发虚之外,身体上却是没有什么损害。

    只要一直等到自然醒后,慢慢的精神就会逐渐恢复,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副作用。

    松了一口气,帮着安琪儿把薄毯盖住了脚,王越开门下楼时,便看到一身便服的王朝宗正坐在靠窗的沙发上,翻着一本杂志,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抬头看了一眼王越,“回来了?”

    “我来时,你不在家,我就自己开门进来了。”

    王越从小性就倔强,长大后性情内敛,看着像是有些木讷,不善言辞,但实际上和王朝宗的脾气还是一脉相承,只要认准了一条路,肯定就会走到黑,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当初王朝宗再娶,心里就一直觉得对儿有些愧疚,所以后来他上大学后要搬到老房来住,他也没有阻拦。

    这里就是王越的家,是王越一个人的地盘,王朝宗每次来的时候,都不像房主,像是客人。尤其是这一次,王越忽然爆发出一身不俗的格斗术,就更让王朝宗觉得自己一点都不理解自己的这个儿了。

    扪心自问,是不是这几年对儿的关心有些不够?

    王越走到沙发一侧坐下来,看了看王朝宗的肋下,夏天单薄的衣物根本遮挡不住那里的凸起,显然是来之前就做了包扎处理。他当过兵,学过战场急救,算得上半个医生,对人体各部位的了解程度远比常人要深刻的多,王越知道王朝宗身上的伤,最严重的不是自己打的那里,而是先前被布拉德用狗腿刀砍在腿上那一下。

    虽然知道王朝宗肯定事先做了准备,在腿上穿戴了护具,但布拉德也是死人堆里出来的好手,一刀下去,没有砍破护具,但那力量却肯定挡不住,轻一点肌肉受伤,重一点就要伤到骨头。不好好调理,留下隐患就是个麻烦。

    伤筋动骨一百天,骨头上的伤恢复的最慢,身体再好的人在这时候也不宜多动,以免伤上加伤。

    父两个相互看了一眼,一时竟是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王越是不知道自己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去面对王朝宗。王朝宗则是心怀愧疚,觉得自己对儿的关心不够……。

    两个人在沙发上坐着,王朝宗身前倾,手里点了一根烟,左手把玩着一个银质的打火机,粗大的手指来回不断的翻动着,一口烟狠狠的喷出来,空气顿时弥漫着呛人的气味。

    “好了,说说吧。”

    到头来还是王朝宗沉不住气,看了一眼皱着的眉头的王越,立刻把手里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神情之间不知为何,却是有几分怅然的感觉。

    王越点点头,也没犹豫,只淡淡的说道:“我去接安琪的时候,正碰到那些人绑架,于是跟下去救人,就这么简单。(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不过,我认为这件事情或者也和我有点关系……。”

    “和你有什么关系?”王朝宗一愣,立刻歪头看过来。

    “野火酒吧的事,和我有关。”王越眉毛上挑,声音一字一顿。

    “什么?”王朝宗浑身一震,整个人弹簧一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睛顿时瞪得浑圆,刚要出声来问,就看见王越的眼神严肃,心头当即就是一凛,人已是彻底呆在了当场。

    王朝宗这辈最大的愿望,就是膝下的一儿一女都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和平年代,不需要英雄,只要规矩的过完一辈,就是最大的幸福。本以为王越从小体质虚弱,已经把一颗心全都放在了学习上,大学毕业以后当个医生,应该没有问题,但这时他看到王越的神色,再把王越那一身诡异的格斗术和野火酒吧四个字联系在一起,哪里还能不知道这到底代表了什么。

    “那件事,是你一个人做的?”

    “一个人。”

    “杀人了?”

    “杀了。”

    王朝宗一屁股坐回沙发上,一只手指着王越的脑袋,嘴唇一直在哆嗦,半天都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他现在就负责野火酒吧的案,但当晚王越杀人之后,警察到了现场,却没有能找到太多的尸体。沙龙-贾斯勃是个明智的人,人虽然逃了出去,却还能通过电话对他的手下进行遥控。警察到的时候,不但现场已经被快速清理过,就是地下室里的大部分毒品都被转移一空,要不是搜到了一整套的制毒器械,和许多来不及清理且来历不明属于管制物品的化学药物,事情又被有心人闹到了总督府上,只怕这一次,警方就是想要对沙龙-贾斯勃进行调查都不太可能。

    “那些人是人渣,该死。”王越抬起头来,说的很认真:“老汤姆一家人死的惨,他们连五岁的孩都不放过,可惜那天我没能杀了沙龙-贾斯勃。”

    “老汤姆一家是他们做的?”王朝宗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起来,森然问道。

    “是为了一些古董,沙龙暗地里有一批人一直在走私物,今天绑架小妹的那些人就是。我半夜的时候潜进去,才发现他们原来还在制毒,所以就下了死手,不过那天看到我的人除了沙龙之外,基本都没什么活口,沙龙又跑到了外地,应该不会这么快就知道我。”

    王朝宗想了想:“沙龙的势力很大,上面也有不少大人物和他有关系,早晚会找到你头上来的。不过事情既然发生了,你也不用怕,你老好歹还是个警察,想动你,就要先动我。”

    他嘿嘿笑了两声,话说的也干脆,身上的气势一放即收,这根本也不是单纯的警察所能具备的气质。王朝宗移民到约克郡,十几年的时间,从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可是至今都从来没有人知道过,他也从来不说。

    只是经过昨天的事,王越心里倒是有些想法。东方大陆上的那个国家,至今还是帝制,世家大族层出不穷,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也讲不明白的,不过王朝宗肯定不是个普通人就是了。

    这一点只从他背上的那一只猛虎纹身,就能看出一二。

    东方大陆,素来有天地四象,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说法,按照青龙主东,在左。白虎主西,在右的划分,他右胳膊上的那只过肩虎,应该就是一只白虎。

    而白虎主杀,却是东方大唐帝国制下军队的代表。这在很大程度上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正如布拉德先前就说过的,王朝宗从前十有八就在亚西亚-唐国某支军队里待过。

    一个东方的军人,却在西方的约克郡最终当上了一个警察,这里面没什么故事才是奇怪。

    “沙龙为人谨慎,功成名就后就越来越怕死,你说杀了人,那你究竟杀了几个?”王朝宗有些无奈,又抽了一根烟点着,眼睛泛起一层层的血丝。他当年从东方大陆不惜一切,甘冒大险跑到约克郡这么个小城待下来,大半的原因就是为了自己这个儿能安安生生的长大,无病无灾一直到死。

    可是眼见着王越考上了大学,这唯一的一个儿却和他的希望和渐渐走岔了路。饶是这个男人,经历了太多,一时间也有些接受不了。

    “沙龙身边带了不少人……。”

    王越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父亲心里的那份不平静,顿时有些说不出口。

    “到底是几个?”王朝宗拿着烟的手猛烈的抖动了一下,说起话来眼睛一直朝地下看。

    “三十几个。大部分都是用枪打死的,其他的用匕首。”王越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身一下就僵住了,王朝宗慢慢转过脑袋,颈椎像是锈死了一样,关节摩擦不断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手里的烟往嘴边一连凑了好几次,都没有送到嘴里去。最后终于用牙咬住之后,几大口下来,一根烟就烧到了底,大蓬大蓬的烟气顿时遮住了他的脸。

    “怎么这么狠?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你出来自己住,杀了人,心思就变了,再也收不住手了,要是被你地下的妈知道我把她的儿教成这样,非半夜入梦掐死我不可。”王朝宗浑身无力的靠在沙发背上,说话时的声音像是自言自语,语气低沉而落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