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居然拿大炮轰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四十一章居然拿大炮轰我

    同样是穿行于密林之,王越和约翰逊上校的办法却完全不同。

    约翰逊上校是最精锐的军人,他在这种丘陵地带奔跑的时候,更多的是运用本身过硬的军事素质和技巧,在行进当不但要尽量的缩小身体的受力面积,弯腰屈膝,而且还要把双手两臂护在脑袋外围,这样一跑起来,不但可以保证快速穿行,而且还能及时拨开拦路的枝条障碍,使自己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受到充分的保护。

    但他的这种穿行方式,更多的是利用了树林天然的间隙,是属于人类与生俱来的一种动物性本能。就好像是山里生活的野兽,再密的林,它们也能穿行无碍,只不过这种本能放在如同约翰逊上校这样训练有素的军人身上,那就已经形成了一种在山地间运动的作战技巧,千锤百炼。

    而与之相比之下,王越这一追过来则就显得是“粗糙”了许多。

    这一片林带里灌木与乔木交错杂生,山地起伏间依着接受阳光照射的密度不同,在向阳的一面缓坡上几乎处处都是茂密的灌木丛。一片片,一丛丛,一人多高,摩肩接踵,加上空气湿润,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的蚊,蚂蚁,草蛭,人一穿过,立刻嗡嗡嗡劈头盖脸,惊起一群。

    约翰逊上校敢这么做,一是被逼的实在没办法,不得不做,加上久经训练,经验丰富,二是他身上穿的衣服本来就是军用的山地作战服,用料特殊,通头连体,不但防水而且密封性好,根本不怕有虫能钻进里面去。西非那地方,穷山恶水,既有无边无际的热带草原,也有丛林沙漠,地形复杂,物种繁多,比这种北方的山地丘陵可是危险复杂的多了,血鲨部队既然敢在那里进行长年的练兵,当然就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但是,王越不管这些,在他的精神笼罩之下,约翰逊上校的存在就好像是黑夜里的一盏明灯,在他的追踪之下,很快就落入了他的感应范围内。

    许是已经知道了王越越追越近,约翰逊突然改变了自己刚才的行进路线,从上坡上一头就钻进了下面绵延几十米的灌木丛里。

    下一刻,王越紧随其后,所过之处,不管是什么枝条树,蚊蚂蚁,只要一碰在他的身上,就立刻像是被在身体里面塞进了一捧**一样,噗噗噗噗,统统炸裂开来。从上到下,一以贯之,王越的身体坚若精钢,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拦住他的脚步。

    因为王越行进之隐隐也暗藏了三七步的架,力量布满全身。一经一过,但有阻碍,都会本能的受到他力量的攻击,以点及面,触物即炸。(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如果这时候能有人在上面看的清楚一些,那肯定就会发现,这一片灌木丛林被王越这么一闯,就如同是快艇在海面上飞窜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在他脚下,波开浪裂,径直炸出了一条通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面前豁然开朗,王越撞开最后一丛灌木,踏足在山坡下的一刻……,正在前面快速奔跑的约翰逊,突然回头朝着王越所在的方向很诡异的笑了一下。

    “嗯?有问题?”

    精神力如同海水般弥漫在方圆百米的夜空,王越的神情突然一变。

    与此同时

    砰的一声大响,数十米外,约翰逊上校突然一转身就朝着王越所在的上空,打出了一发信号弹。顿时之间,密林之爆起一团刺眼的强光,一闪之下就好像凭空在头顶上亮起了一个小太阳,瞬间就把这片漆黑的密林照的亮如白昼,纤毫毕露。

    同样的,王越的身形首当其冲,被这白光一照,远隔数里之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快走,约翰逊”

    约翰逊随身的对讲机里传来米勒上校一声急促的低吼。他们身上的这些对讲机都是军工制造的好东西,通过信号的加密集成,对讲范围哪怕是山地丘陵密林环绕的环境里,也能保持单线程三公里以上的有效距离。

    而随着米勒上校的这一声低吼,极远处的天边似乎紧跟着就有火光一闪,下一刻约翰逊上校,动如脱兔,转身就跑。

    王越的耳朵微微一动,侧着脑袋的样就仿佛是一头在夜里独行的狼,米勒的声音虽然远在数十米外,却仍旧逃不过他的耳朵。同时,他的精神也骤然一紧,白炽的光芒照耀下,他两边的太阳穴噗噗一跳,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猛地一下就潮水般涌上心头。

    而他的这种危险感觉之强烈,也是前所未有之巨大,甚至比起刚才不久被人用反坦克火箭炮时,还让他感到心神战栗。精神世界的警告声,此起彼伏,由远及近,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不会游泳的人突然落水,整个人的精神都绷紧成了一条线,一瞬间的整个人的感官都被莫名的提升到了一种无可名状的敏感状态。

    不论是风吹在脸上的感觉,还是目光所及之处的景物,或者于脆就是自己身体上发生的一切异常之处,都在这弹指之间,巨细无遗的反射在了他的脑海里……。

    说的再简单点儿,换句话说,也就是在这一刻,王越的头皮忽然一麻。甚至比被几十杆狙击步枪远远锁定瞄准的那种感觉,还要糟糕的多的多。

    啪的一下,这感觉刚一涌上心头,本来还要追杀约翰逊的王越,顿时猛然弹起,好像受惊的野鹿,脚只往下狠狠一踏,下一刻地面无声塌陷,整个人已是向前扑出了三十步外。

    不管是什么未知的危险,但在这个方向上,约翰逊上校既然敢一直往前跑,那就说明沿着这个方向跑,肯定比别的方向要安全。

    所以,王越这一追,尽管起步上是稍微慢了一点儿,但他足下生力,一扑一窜,须臾之间就远去二三十步,眨眼过后,几个起落,人就堪堪追到了约翰逊的身后。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多想,来自背后的威胁,几乎让他如坠冰窟,人虽已是用尽全力向前飞奔,可偏偏心里危险的感觉就是一点儿没有减少。

    因此在这种情形下,杀不杀约翰逊反倒是没那么迫切和重要了。有这个时间,他纵身一扑,便又窜出十几米外,紧跟着如同福至心灵,人刚一落在地上,转眼就顺势缩身,把整个身体都藏在了一棵合抱粗的大树后面。

    与此同时,就也在王越飞快躲闪,扑入树后的一刹那后,一道火光由远及近,掠过山头,一下就闯入了他的精神感应范围之内。

    片刻之后,几乎没有任何延迟,一颗炮弹就已经如同流星般从天而降,轰然炸开

    巨大的爆炸,伴随着狂暴的火焰,产生的气浪冲击波一下就在地面上掀开了一个深大一米多的大坑,同时弹片粉碎,咻咻四射,宛如雨打芭蕉一般,炸的周围山石崩裂,树倒土翻。

    威力之大,几如天灾一般

    耳轰鸣不绝,嗡嗡乱响,空气瞬间就被刺鼻的硫磺火药和钢铁燃烧的味道所充斥,虽然距离爆炸心有将近五十米的距离,但王越仍旧是在这场爆炸的袭击觉察到了自己力量的渺小。这个世界的科技虽然还很落后,但在军事上的发展却一样致命,以他现在的功夫,显然还远不能对抗这种程度的爆炸。

    人力有穷尽,除非是打破这个极限,进入到下一个新的境界,否则只要是生而为人还是血肉之躯,在现阶段就不可能抗拒得了这样强烈的毁灭力量。

    啪啪啪啪

    王越蜷住身躯,双手抱住膝盖,后背死死的抵住后面的树于,一瞬间把整个身体都缩小如同婴儿一样。

    但即便是如此,他藏身的树于也在这一刻啪啪直响,一时间都不知道有多少弹片,碎石铺天盖地般冲撞上来,直炸的整棵大树簌簌而动,无数枝杈树雨点般掉了一地。不过幸好这树是冷杉,树于够粗,纤维紧密,王越把整个身都藏的后面,倒也没有什么大事。

    “好家伙,真是生怕我不死呀,居然拿大炮来轰我?”王越心下骇然,他虽然还不知道这炮弹到底是从何而来,但就在之前爆炸的一刻,他的精神力反馈回来的信息却足以⊥他知道这枚炮弹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与其相比之下,那一枚在公路上掀翻他座驾的反坦克火箭弹,就像是小孩过家家一样,“幸亏我反应够快,不然稍微慢了一步,我就得重伤了。”劫后余生,王越的后背几乎全是冷汗。有了上一辈的经历,他原本对这个世界的枪械火药之类的武器还有些轻视不以为然,结果现在被人用大炮来轰,顿时也在这时候,彻底明了自身的“定位”

    只这一下过后,他亲身体验到了大威力火器的恐怖,心生后怕之余也登时忍不住就是一阵怒火烧

    要不是他精神敏感,身体反应的比神经更快,一觉得不对就亡命飞奔,又即使找了个大树为掩体,只怕现在他已经重伤,或者死了。

    而刚刚约翰逊打出来的那一发照明弹,明显就也是给他的同伴传递自己的位置信息,要不然隔着那么远,自己又怎么会马上就遭到炮弹的轰炸。事到如今,王越已经知道,军方这一次对他下手,肯定也是下了必杀之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并且从另一个方面讲,这么大威力的炮弹,显然也不可能是一般的山地炮和榴弹炮,能在远距离锁定目标,进行快速打击,摆明了就是有军队在堂而皇之的配合行动。

    “该死的目标在树后面,很可能还没有死……,米勒,我不行了……。”

    约翰逊这个血鲨部队的情报主官,终是慢了一步,没有及时的找到掩体,被爆炸的余波扫了一下,人虽然没有当场死去,但后背上却已经被几片旋转的弹片切割穿透,伤了内脏,就连说话时被自己的声音一震荡,就冒出了满嘴的血沫。

    “约翰,挺住!我马上就到了……。”米勒的声音从对讲机里沙沙的传出来:“各单位注意,目标可能还没死呈搜索队形散开,并对前方十一点和两点钟方位夹角,进行全方位覆盖射击。”

    他的话音刚落,就在爆炸心一侧偏南的地方,无数的火舌喷起,五条人影突然出现在密林深处,密集的弹,铺天盖地般呈一个小角度的扇形一路横扫过来,顿时打的树木草丛,山石泥土,一片狼藉。

    他们虽然不知道王越现在藏身的具体位置,但远在一百多米外,就开枪射击,五个人组成搜索队形,火力交叉之下,所过之处就把这一区域所有的地面全都犁了一遍,几乎没有任何的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