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二百二十六章 牙突,蛇形练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二百二十章牙突,蛇形练气

    “好狠的女人”

    恨恨的哼了一声,武田信不得不再次放弃将要到手的胜利,手下立刻一缓,随即挫腰下沉,把重心放在后面一只脚上,同时前腿抬起膝盖向外一拐,在下落挡住萨拉这一脚足刀时,突然一跺地,原本撑住身体的另一只脚,陡然飞起,顺势同样也还了萨拉一脚。

    而且武田信的这一脚显然和萨拉的那一脚足刀暗腿完全不同,出脚时完全借腰胯发力,一脚踢出去,就像是在脚下下放了个炮仗,炸的空气爆裂,卷起的劲风裹挟着地面上的灰尘,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刚从地下钻出来的土龙。

    声势逼人

    一连几招都被对手轻易化解,萨拉也知道了自己和武田信之间的差距,当下便也不再抵挡,立刻换了一种打法,脚下倒踩,瞬间后退,一下就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

    格雷西柔术原本就不是一种擅长“以硬碰硬”的格斗术,在一对一的格斗,柔术的长处就在于以柔弱胜刚强,这虽然和唐国武术的内家拳讲究的以柔克刚并不相同,但在道理上却有一丝共通。

    那就是要格斗改变对手进攻用力的方向,再反作用给对手。

    格雷西家的柔术最核心的奥妙就在于如何有效的运用技巧对付强大敌人的侵犯。在这一点上讲,格雷西家强调的其实还只是外部力量的技术和应用,而不是发自于身体内部的力量,虽然源于扶桑柔术,但发展到现在,指导其格斗的理念大多数却还是属于西方的格斗思维。

    按照他们这一家的理解,除非你的力量已经大到了世间最大,那么这个世界上肯定就有比拟更壮,更强,更重的对手,那么要打败他,你就要避实击虚。

    所以,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在几次试探知道了对手的实力之后,萨拉现在就开始果断后退。

    但随着她这一退,已经被引出火气的武田信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跟步就追,任凭萨拉退得多快,他脚下踩踏,双脚几乎连成一线,也如影随形没有落后半步。

    这世间的任何拳法格斗,但凡能传承下来的,几乎都有自己一整套的实战理念和经验技巧。(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萨拉要避实就虚,改变打法,借着身形后退拉开距离的机会,来重新调整进攻的频率,但也就是这么一退,也把好不容易占到的先机拱手让人,叫武田信抓住了反攻的机会。

    并且,很显然武田信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让萨拉把距离拉开,他的身法更快,人往前追,拇指内扣,胳膊弯曲,往外一拜,就好像是一道黑影斜斜掠过虚空,一般人看不清楚他的动作,只看到眼前一串残影乱飞,忍不住就有人尖声惊叫,像是见了鬼一样。

    这些大学生,年纪轻轻,一个个都待在象牙塔里,生平之间哪里见过像这样的搏杀场面,直到这时候,双方都打过了一轮之后,他们才从一开始的震撼逐渐清醒过来。但随即就又被场间一幕幕的景象,震得一阵哇哇乱叫。

    至于叫的是些什么东西,只怕连她们自己都不清楚。

    只觉得眼前的一切实在太超乎想象,一瞬间血往上涌,忍不住就发出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声音。

    而事实上,这一招“燕形-返杀”也的确是武田家合气柔术的杀招,是从战场上所谓的“腰徊”小具足短刀搏杀术演化出来的掌刀手刃。

    如今被他用出来,速度快的真好像是突然出鞘的武士刀。

    自然界的燕飞掠最是灵巧,不但快而且变向无形,不论是两只翅膀还是如同剪一样的尾巴,在低空掠过水面的一瞬间,都快的像刀一样,可以割裂水面,久久不息。

    所以在扶桑武术很多流派,尤其是一些剑道世家,都有这样类似的燕形斩法,出刀灵活,又快又急,如燕往返于水面之上。

    萨拉的功夫显然是出乎了武田信的意料之外,眼看就要制住对手,几次却又都被她化险为夷,心里正在暗恼火,眼看萨拉这一退,他正好随后赶上,杀招迭出,不但一下就把先机夺回,而且出手更是凌厉。

    显然已是把萨拉当成了他的真正对手来看待。

    而此时此刻,王越一看这形式,就知道武田信的功夫深厚,对场时机变化的掌握精准到了极点。以萨拉的功夫,如果是当时不退,也许还能贴身近战多纠缠几招,但这么一退,看似识时务,实际上却被人抓住机会,马上就要一路穷追猛打。

    反倒是一下就落在了下风。

    “哎呀,不好”

    萨拉身形后退之间,眼就只见到影一晃,心脏便是猛地一跳,随即就看见了空一条弧线,翩若惊鸿,在眼前带出一溜残影。

    弧线是武田信的掌刀手刃斜斜划过面前的轨迹,他的小臂以下,斜飞如翅,随身一动,就像是燕掠过低空忽然向上飞起的一刹那,令人几乎目不暇接。由此也可见他出手的速度究竟快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燕形刀么?以前龙格尔也用过这一招的……。”

    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心里也隐隐知道有些不妙,但萨拉的脸上却仍旧是没有丝毫的惧意。武田信的这一招“燕形”,她并不陌生,之前她在扶桑学艺时和龙格尔交手,就见识过这一招的厉害。这么长时间以来,她无时无刻不在回想着那一战,对这一招的变化可谓心知肚明,早就按照自己的思路和条件,想出了应对的办法。

    天下间任何的拳法武功,都不可能是永远没有对手的,只要是招式就肯定有应对的办法。况且同为合气柔术的一支,止心流和大东流之间的区别大多还是在理念和思维上,更多的技巧虽然其变化略有不同,但根本却是不差什么。以此为根基,想要从找到一种破解对手招数的技巧,只要时间足够,这其实并不算太难。

    至少以武田信的这一招燕形为例,萨拉现在对付起来,就轻车熟路,显得十分有把握。一见对手来势如风,她脚下当即一偏,仿佛马失前蹄,随后借着重心挪移的力量,一个“趔趄”就在后退猛地转到了武田信的身一侧。

    紧跟着,她身一弹,长身而起,一掌横扫,就鞭一样抽向了武田信的脑后。

    格雷西柔术之“鞭刀”加上新津止心流的“狸猫翻墙”

    萨拉的手上功夫十分老练,撮指成刀,运臂如鞭,一抽下来,比什么扎戳,劈砍都要凌厉,加上她这一手鞭刀还是在后退的过程,借着狸猫翻墙的身法步法,顺势用出来,反抽后脑要害,真要被她抽打结实,任凭武田信有多厉害,十有八也要被斩裂颈椎,落得个高位截瘫的下场。

    为了能战胜龙格尔,萨拉这几年时间把心思几乎都用在了学习实战上,出手就没有什么虚招,招招都冲着人的要害去。

    不过,对她的这一应对,武田信也没有觉得太过意外,只是把眼睛一眯,细长的双眼之间似乎正有精光一闪而逝,随后他突然也是一转身,直面萨拉的来势,跟着就把身往下一沉,两腿分开,双手一伸。

    哧他的手臂交错,皮肤之间像是有鳞甲相互摩擦,然后就看到他衣服下面的两条胳膊明显的粗大起来,一下就把衣袖绷得紧紧的,簇簇一动,活像是袖里面有两条蟒蛇,哧哧作响,发出如同吞吐蛇信的刺耳声音。

    与此同时,他背后脊椎耸动,一伸一缩,肩胛下面的两大块肌肉高高隆起,看起来就像是一对藏在衣服下面的小翅膀,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随后,下一刻武田信他只是把右手一抬,轻描淡写就挡住了萨拉的一记鞭刀,跟着另一只手,哧的破空大拇指张开,如同蛇口,竟然是一出手就把武田家秘传的一路“合气法十二连斩”的“八岐-牙突”给用了出来。

    就如同是林赛菲罗最后一记伤了王越的那一招“蛇形手刀”一样,武田信的这一招“八歧-牙突”也是属于柔术的“蛇形”,不过却是“双蛇形”,比起林赛菲罗的蛇形手刀,更加厉害。

    而且在扶桑的传说,“八歧”原本就是一条长了八头八尾的巨蛇,以这个名字来命名招数的变化,武田信这一用劲,其身法之猛烈,全身上下都形成了一股空前大力,从腰身往上,脊椎肩头,两条手臂,肌肉隆起蠕动,一条条青筋就像是几条蟒蛇蛇纠缠在了一起,叫人一看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就连一旁的王越看的都是心里一惊:“内家拳里,丹田为虎,脊椎为龙,苏明秋教我站桩,为的就是降伏龙虎,然后才能生出龙虎大力。却想不到在扶桑的柔术里,武田家居然是把双手和脊椎各自当成了一条蛇来练,虽然这在寓意高远上差了一些,但蛇形练气,只要一练通了脊椎,这就和内家拳暗暗相合了。怪不得苏明秋一直都说,扶桑的武术是源自唐国,这里面果然是有些相通的地方。”

    “而且,这个武田信已经得了气,功夫入骨,练通了脊椎,真要发起狠来,只怕萨拉说败就要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