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熊守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一十四章熊守洞

    王越的身体虽然不算强壮,但身体里面却像是藏着一座随时都可能酝酿喷发的山,强大的力量随时都能化作最可怕的破坏力。
    下一刻,他站直身,脚步提起,直接又朝着那人直扑了过去。

    脚步平趟,如同趟泥犁地,精赤的脚板一下一下和地面摩擦,转眼功夫就趟出两道深沟,掀的尘土飞扬,倏忽间就又到了那人面前,下面一脚横踩,上面双手举到耳际,往下一落,呜呜作响,就仿佛是一头大熊突然人立而起,向下猛扑。

    双手左右分开,向下以身体中线聚合在一点,这一招正是苏门**拳中的一记杀招,名为“老熊坐洞”,是内外相合的手法,寓守为攻,只要双手一碰到对手身体,紧跟着就能根据情形,任意变招,或是扑拍,或是搂抱,以坐跨带动脊椎,发动浑身气力。

    一扑一落,上下合用,动作快的叫人目不暇接。

    自然界的熊在捕食猎物时,无非就是一扑一拍和一咬,几百斤的身体看似笨拙,但事实上熊这种生物是很灵活和聪明的,是不折不扣的猛兽。它追上猎物时,往前一扑,全身的重量都集中两只熊掌上,只一拍下来,什么猎物就骨碎肉烂,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且踏能上树,能游泳,就算是水里的游鱼再灵活,也很难逃过他们的爪。

    老母宫的**拳,在早年间,也被人叫做“守洞之技”,究其根本便也在这个“熊守洞”上,道家之中的导引之术素来就有“熊经鸟伸”这一说,放在拳法里面,就是“熊性沉稳,故能守洞”。

    这里的“洞”指的是人体中线,从嘴到小腹中间这一段儿,守洞守的便是一个攻守之道。

    高手打人,除了凌厉的进攻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紧守门户,只要守住了中线,那就基本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所有高明的拳法,攻击和防守都不是分开的,或者寓攻于守,或者寓守为攻,外家拳法虽然刚猛,但内家拳育刚于柔,真要打起来,才是真正的刚猛。

    内家拳,功力不够候不足,只能以柔化刚,以静制动。

    但是到了上乘的境界,却能阴极生阳,打出天下最至刚至猛的力道来。虽是守势,却如绵里藏针,一下就能决定胜负。

    “老熊坐洞”,这是**拳里点明纲要,直指核心的招数,功夫练得不到家,内外三合不能连成一体,一般人是根本用不出来的。

    王越在这时候用出这一招来,就说明,他已经感到了对方给他的压力。那人的功夫虽然还不如苏明秋,却已经比林赛菲罗强了一截。

    所以,他必须全力以赴,半点都不会留手。

    高手相争,胜负就在一刹那。留手就等于资敌

    王越的**拳虽然练得候还不足,也不能内外合一,但他胜在体力强大,筋骨坚韧,即便这一招老熊坐洞,他现在还只得其形未得其神,可仗着一身凶猛无比的爆发力,他这一扑下来,威势之大,也足以⊥人惊心动魄。

    此时,那人刚刚站稳身形,手上辣辣的,一见王越居然不管不顾,又是纵身扑来,来势凶狠,真好像是一头人立而起的大熊,双手往下一落,呜呜破风,近在咫尺间,他甚至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咆哮,腥风阵阵,满鼻都是血

    然而,这时候他的心里已经来不及多想了,也没有任何的时间可以浪费,对方来势之快,他没有任何可以躲闪的余地,当下只得把手一扬,背靠木桩,脊椎一耸一耸,带着两条胳膊飞快的从肋下钻出来,灵活的好似不是人类,就好像两条软中带硬的钢鞭。

    双手十指,并立如刀,同时擦过耳际,向外横拦截杀,柔中带刚,一出手就仿佛两口缅刀,横栏竖劈,对着王越拍下来的两手手腕就砍。

    掌缘破开空气,发出咻咻的尖锐响声,好似真的是两口钢刀在空中快速劈砍,刀刃震动时带出的那股厉啸。这人的拳法气息锐利,应该是融合了某种刀法的运用技巧和手法,与人交手时,越到危险的时候,出手就越是狠厉。有一种奋不顾身,与敌偕亡的决绝和味道。

    猛一发劲儿,毛发胡须乱炸,根根立起,有如怒发冲冠,杀气滚滚,却是面对这王越这一招杀手,他采取的也是以攻对攻,两败俱伤的策略。

    王越功夫虽强,他也不是弱者,与其被动挨打,还不如奋起一搏,杀出一条血路来。否则高手搏杀,他上来失去先机,如果不能尽快扳回局面,那任他拳法多高,也要被一路打压到底,始终翻身不得。

    而事实上,他这一招硬拼也有个名堂在里面,“冲天掌白鹤亮翅”,是掌法中的冲天掌和刀法中白鹤亮翅的融合,以手代刀,以脊发力,一击而出,肩甩,臂抖,弹腕,掌切,整个人的上半身浑然一体,乃是他独门拳法中压箱底儿败中取胜的绝活。

    这一招看似简单,变化不多,但厉害就厉害在瞬间发力,如果不能把脊椎这条大龙降服,练到贯通四肢百骸的地步,根本也用不出来。一旦强行发力,十有**就要抻裂椎骨,落得个半身不遂的下场。

    东方武术的内家拳法,威力虽大,但要求也要,不比西方格斗以肌肉发力为主,练得不得法,候不到家,在没有足够强悍的体质作为后盾,有的招式那是连碰都不敢碰的,稍不留神,就会伤筋动骨,自己把自己练出一身伤来。

    但这人显然是不在此列,他的拳法之高明,的确也是王越除了苏明秋外,碰到的最厉害的一个。

    并且这个人,四五十岁的年纪,居然仍旧“老当益壮”,气息涌动,血气如潮,打起人来,气势猛恶,居然也不让王越分毫。

    下一刻

    砰的一声,王越一招“老熊坐洞”,出中宫,走中线,左右开弓齐齐一落,行至中途时终于和那人的“冲天掌白鹤亮翅”,双手一交,生生碰在了一起

    王越双手一落,二人手腕掌刃相交,只觉得手臂之上猛然一痛,紧跟着腕根,肘尖一路向上,几乎所有的肌肉,筋腱,关节,韧带,都被一股尖锐的力量狠狠劈了一下,心神一凛间,紧跟着全身的血液就往上一涌,仿佛受到了极大的震荡,顿时使得他的心脏跳动加快,血气翻滚,五脏六腑在这一瞬间都似乎移了位。

    触物即炸,内息恍如潮水,涌入体内,正是最正宗的内家拳发力。

    当初,苏明秋教给王越苏门拳法中“抖弹劲”的手法技巧时,就曾以场地中的拳桩为对象,给他做过示范,一击之下,落手无声,前面还是一如往昔没什么变化,桩后面却已经被他掌心中的力量,透过木桩之间的纹理空隙,尽数摧毁,化作了一蓬粉末木屑。

    相比之下,这人的发力虽然还比不上苏明秋,但力量凝聚,却更加尖锐,一碰之下,尤其是他的两只手腕,就仿佛被高压电给“打”了一下,瞬间酸麻,从手指头尖到肘部,几乎失去了一切知觉。

    但力量的作用是相互的,他给王越造成了这么大的痛苦,那人挡住王越的双手,感觉上却比王越现在还要糟糕。两只手掌边缘被王越双手向内一压,居然在弹指间,两只手臂就不由自主的向内合拢,当下立刻就明白,这是对方的力量远远超出自己的缘故。

    除此之外,王越的拳法显然也已经到了,因形就势,随机应变的地步,虽然被自己挡住了双臂,但马上就自然而然生出了新的变化。**拳是苏氏武馆的入门武功,招式简单,他本来也不陌生,当然也知道王越这一手“老熊坐洞”的厉害,但他却没有想到王越的体力之雄浑,竟是他毕生之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双方刚一接触,他用尽全力施展出来的“冲天掌白鹤亮翅”就几乎被打散了架,当下腰身一拧,脊背耸动,正要强行稳住的时候,王越手上的力量又是转眼一变。小臂外旋,筋骨扭动,一条条的青筋如同蛇蟒缠绕在整条臂膀上,原本并不明显的肌肉竟然瞬间暴涨,两条小臂一下就粗了三四倍,最细处的手腕都比一般人的胳膊还要粗。

    这人只觉得双手之上,力道如山,王越的双手只往中间一合,他白鹤亮翅的架立刻就散了,下一刻,王越的双手同时一落,十根指头好似钢钩铁爪,砰的一声就扣在了他的两侧肩膀上,指尖入肉,力透骨缝,却是只这么一抓,就让他的整个身猛地一抖,肩膀往下,不论前后,全都是一片剧痛。

    这是“老熊坐洞”的后续变化之一,往下一扑,如被挡住,马上变拍为抓,然后就是一撕。

    自然界里的猛兽,撕扯猎物属于本能,尤其是像熊这样的陆地霸主,一旦饿极了,只要一扑抓住猎物,两只爪和嘴立刻一阵撕扯,什么东西也都要骨肉分离,被撕扯成碎块。

    王越虽然是人类,但他现在的爆发力却比世界上任何的熊都要强大的多,即便没有专门练过“爪功”,但全力以赴双手一扯,钢板都能像纸一样撕开。

    更不要说是人的血肉之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