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蛰龙未动雷先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一十三章蛰龙未动雷先起

    王越听到最后,也明白对方这是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当下突然咧开嘴巴,嘿嘿一笑,冷冰冰的话就从他的牙齿缝里崩了出来:“不请自来,是为恶客。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该问的我也问过了,既然你还不肯自报家门,说明来意,那咱们于脆就手底下见真章吧只希望你待会不要后悔才好。”

    他的笑声阴冷,一句话说完,王越的精神在这一瞬间百年全部集中在了对面那人的身上,转眼过后,整个院子中央,声息皆无,在他的眼睛里就只剩下了这个至今还不肯表明身份的不速之客。

    顿时间,形势一触即发,王越脊背撑得溜圆,腰胯一抖,只是轻轻发力一震,立刻筋骨齐鸣,四肢百骸,抖如筛糠,似金鸡抖羽,又似老熊晃膀。

    仅仅只一个作势,他整个人的全身关节就都在同一时间发出了沉闷的轰鸣声,仿佛下雨天从远处天空传来陡然传来的一阵闷雷滚动,呼吸间便由远及近,在耳畔接二连三的响起一连串的霹雳雷鸣。

    从四肢关节到脊背椎骨,一节节,层层递进,便如同五六串一齐点燃的鞭炮,一路向着中央汇聚涌动。

    顷刻间,就在他身体前后震动空气,从平地之下卷起一股劲风,向四面八方喷涌溢出。

    典型的“蛰龙未动雷先起”,高明的武者发力,都能最大程度的驾驭“骨力”,还未出手,筋骨就雷鸣不断,并借此积蓄劲力,一举伤人。

    王越虽然还没出手,但浑身一抖,就震得虚空里劲风扑面而来,这样的威势,这样巨大的爆发力,也使得对面那人的脸上瞬间就变了颜色,笑容顿时一下就凝固了,现出无比凝重的神情来。

    “筋骨齐鸣,气如雷动走眼了,是我托大了,看见他在这里练拳,就以为是苏明秋的徒弟,见猎心喜,就忍不住想要指点一番,却不想这年轻人的脾气这么决绝,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看来,是我刚刚先入为主,冒失了。

    这人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可这时候王越却已经不给他这个解释的机会了。

    他浑身一抖一震,借势蓄力,一下就把自己现在的功夫展现的淋漓尽致,随即身上气息一冲,那人就算再想多说,也没那个时间。

    高手之间,气息牵引,距离一近,一个执意要打,一个就算不想打,那也没办法不打。更何况是王越这么一个凶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对手,自然是说什么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也不管来者到底是敌是友,反正先试过招再说。

    在这种情况下,这人根本也抽身不得。想要回头就跑,就得冒着被王越追上打死的危险,王越虽然只亮了一个架子,但他却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厉害,再不敢有半分的小觑之意。

    接下来,王越果然也不曾有半点的留手,一抖之后,骨节发力,层层递进,蓄力瞬间达到顶点,再一突然发劲儿,王越双脚一动,纵身电射之间,脊椎耸动,人过处,劲风呜呜破空猛刮,直吹得地上烟尘如龙。去势如同卷地风,只是进步一踏,眨眼间人便抢到了这人的面前。

    下一刻,他双手齐出,一式**拳中的“奔马势”,上下交征,拳出轰鸣好似霹雳开花。

    如果说王越之前没动手时,浑身一震,关节响动如同闷雷滚滚,那么他这一招“奔马势”双手齐出,那就是大晴天里的两声霹雳雷鸣。直震得两人间的所有空气,同时排空四溢,仿佛在耳边高声呐喊,一般人只要被这声音一震,立刻就要头晕脑胀,摔倒在地。

    与此同时那人的眼睛也陡然一亮,劲风扑面之间,两个瞳孔中已是清晰的映出了王越的来势,拳劲凝练,如风雷激荡,隔着一尺之外,就刺激的他脸上的皮肤簌簌发抖。

    下一刻,他人如纸鸢,身形骤然急退。

    王越这一拳,全力勃发之下,不留丝毫余地,气势汹汹,猛恶异常,这人显然是想着要暂避锋芒,等王越力量尽时,才后发制人,展开反击。

    除此之外,他到底还是有点自恃身份的意思,放不下老前辈的架子,且本身也许就觉得有点儿理亏,不知不觉中就因此而影响了他与人争斗时的态度。

    却不知,正也是他态度上的一时退让,也叫他面对着的形式急转直下,一泻千里。他的身法轻快灵动,虽是后退,速度却又快又急,两三个起落间,整个人就横着侧退出二十几米,堪堪退入了墙角下那一片木桩的边缘地带。

    苏明秋立的这些桩子,有练习步法的高低梅花桩,有练习拳劲发力的拳桩,疏密相见,算起来大概有几十根之多。这人之所以要选择这个方向后退,明显就是存了给王越找点障碍的想法,只等他稍一耽误,他立刻就能缓过气来,打王越一个措手不及。

    只是,他没想到,他退得快,王越追的也快,二十几米的距离,一向以身法见长的他,居然未能拉开和王越之间的距离。

    王越脚下接连踩踏,起落轰鸣,每一脚下去,都在地上踩出半指深的一个脚印,身法虽然不好看,但速度却仿佛出了膛的炮弹一样,任凭他起落如风,王越也如影随形,一路追杀,一个拳头始终不离他胸前左右。

    “好猛的人”一瞬间,这人马上就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正是自己一路后退,放弃了先机,才叫王越出手的气势越来越强,一发不可收拾。

    而且以王越跟进的速度,他原来想要借助木桩挡对方一下的想法,显然也没那么容易。

    但是他毕竟也是练拳多年的高手,毕生之中遇到的对手无数,本身和人交手的经验也是丰富无比,打法多变,心智更是坚韧的异乎寻常。虽然因为一时失误,暂时失去了先机,被王越追着一路打压,看似一出手就落在了下风,但他一绝不妙,反应起来也是快的令人咋舌。

    砰这人一退进木桩边缘,突然脚下一顿,于后退之中说停就停,滴溜溜身形一转,人就一下转到了王越身子的一侧。紧跟着右手一张,突然斜着往外一拍,掌心之间青黑如铁,正和王越追来的一拳横着碰了个正着,撞击之声如炮弹炸裂,空气震荡,劲风如潮。

    既然不能后退,那就于脆硬接。

    但是二人拳掌相交之下,结果也是大大出乎这人的意料之外。虽然他已经知道王越年轻气盛,力量惊人,也采取了转身侧击,以直击曲的策略,却也绝对没有想到,王越的拳头上的力道竟是如此的汹涌可怕。

    只是轻轻一碰,他整个人就不由自主立刻连连后退,一下撞在了后面的一根木桩上。

    粗有三十公分左右的桩子,顿时如受雷击,连连摇晃,把地上夯实的三合土都震得翻了起来。

    再看他的手掌,掌心中间的皮肤都像是被砂轮打过一样,青黑色有如牛皮一样的虎口处也好似真的破了皮,一片红肿不说,还有丝丝血迹渗透出来。

    原来刚才那一下,王越一拳直顶,虽然叫他以侧击化解,但拳上的力量凶猛却仍旧是大大出了他的意料之外,二人拳掌刚一交接,力量对冲,筋骨相撞,他居然还是吃了个哑巴亏。

    而这一拳的结果,显然也显现出了这一段时间以来,王越站桩练拳,对自身功夫的巨大促进。虽然对于苏氏一门拳法中种种的内家发力运用的还不算熟练,但只是对他爆发力的巨大增长,就已经是让人越发觉得不可思议了。

    这人不知道王越的底细,还把他当成年轻人来看,估计的严重不足,不吃亏才怪。

    不过,即便如此,王越现在也不算好受。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功夫之高明,居然也是只在苏明秋之下,王越一拳追打,和对方硬碰一记之后,身形也在同一时间,猛然后退了三步,肩膀侧着靠在了一侧的另一根木桩上

    这人的手掌,色泽青黑,明显是练了特殊的手上功夫,皮肤筋骨简直坚硬如铁,一碰之下,顿时让他的重心偏移,直撞得几步外的一根木桩猛地一晃,连同他一边肩膀上的衣服都磨破了一大块。

    这也是王越和苏明秋练拳的时间不长,刚刚站桩,没有站出脚下的根的缘故。按照苏明秋的说法,桩功站的好了,人就等同一座会走的山,推之不动,浑元一体,根本不可能在打斗中失去对重心的控制。

    好在这一招互换,双方都在后退,而且对手比王越退的更远,在时间上王越有充足的反应机会。而且他体质强悍,一肩膀撞在桩子上,却丝毫不受影响,只是伸出手来,随手一扯,刺啦一声把整件衣服都撕成碎片,现出上半身精悍如铁般的皮肤和肌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