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苏明秋的手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九十章苏明秋的手段

    “好”王越心念一动,人虽还有些不情不愿,在苏明秋动手的一瞬间里,他的反应却是最自然不过。/\/\★ \/\仿佛是受到了对方身上气息的牵引,王越的身子顿时一侧,半边身体上的肌肉和骨骼随之变形蠕动,就好像是本能的条件反射,完全不用经过任何的深思熟虑。

    而他这一动,不但速度更快,侧身塌肩,一下就让过了苏明秋的起手一抓,与此同时,他的反击也是空前猛烈。

    虽然身上带着伤,王越也知道不能剧烈发力,但面对着苏明秋这一位来自东方的武道大师时,他却根本没有可能做到任何的留手。一出手,整个人就像是突然间人立而起的一匹烈马,自然而然就是全力以赴,一让过对手的一抓,紧跟着反臂一抡,空心握拳就朝着苏明秋砸去。

    手臂划过虚空,悠悠划了个半弧,呜的一声呼啸,仿佛战场上狂奔的战马在身旁掠过,带起来的气浪和劲风,搅动大气,就连人在十几步外的苏晴雨都只觉得脸上一阵烈风扑面,忍不住狠狠的眯了一下眼睛。

    虽然早就知道王越的功夫刚猛霸道,但任谁也没有想到,他这一出手,立刻就是全力以赴,力量如同震动的波浪,一重又一重,传递并叠加在空握的拳头上,紧跟着手腕再往下一抖一震,下一刻,王越拳头前面的空气,顿时砰的一声,炸裂开来,形成一片白茫茫的气雾,似乎汽车轮胎突然爆炸在了眼前。

    纵马狂奔,挥臂抡锤王越这一拳击出,力道之刚猛暴烈的程度,简直是骇人听闻。

    铁十字军的骑士锤战法本来就是西方格斗中,第一等刚猛的功夫。

    再被王越,如今以人马合一的架势用出来,上下身贯穿一体,轰然一锤击下来,力量之大,竟是比起原版的骑士锤战法更加霸道。

    眼见着王越这一拳轰出,苏晴雨忍不住就是一阵心惊肉跳,她苏氏一门的拳法由内而外,不管是练还是打,从一开始就讲究气息相随,一口气贯穿内外,勃勃然,连绵不断,攻敌制敌于无形之中,像是王越这样刚猛的打法,她从前别说见过,就连听都没听过几次。

    而一种力量,一旦刚猛到了某种极致,对人的心灵震动也就越大。苏晴雨甚至一点都不怀疑,王越的这一拳,就算在他面前横亘着一座山,也能被他这一拳打穿,砸的山石崩裂。

    但面对这王越这样凶猛的一击,苏明秋却没有一丝一毫想要躲闪的意思,只把双脚向两侧一分,与肩同宽,同时双膝前顶,腰胯微拧,就势便摆出了一个不丁不八的架子。随后目光一凝,眼角眉梢,只留下一线精光,盯在王越的拳头上。

    这一刻,整个世界似乎都慢了下来。

    王越的拳来的快,苏明秋的手也翻的快,他的手掌五指并拢,掌心凹陷,把虎口处撑得溜圆,紧跟着手腕一转,带动肘尖外旋,一条胳膊就如同是水面上涌起了层层波浪,顺着王越的来势,双臂相贴,沾着就转,顿时就让王越的拳头为之一滞。

    不过他这一裹一缠,招式虽然巧妙,却也只让王越的手臂稍稍顿了一瞬,王越拳头上的力量触物生震,小臂上的肌肉和大筋崩弹如强弓如硬弩,去势猛不可当,刚一受到一点儿阻拦,立刻爆发如潮,就像是插入漩涡中的一根巨大铁柱,任凭外力如何加身,也无法令他的势头减弱半分。

    “好家伙”手臂一缠之下,苏明秋整个人就是一震,生似见到了什么令他不可思议的事情,眼神中间立刻亮光一闪,显然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王越这一拳的力量竟是如此刚猛,以他的手段,居然险些失手,不能克制。

    好在他反应及时,手臂刚一碰在一起,就知道不好,随即就有了后招,也算是亡羊补牢,犹未为晚。眼见着王越一拳,势如破竹般撞开了自己的一条手臂纠缠,直接捣向自己的胸口,苏明秋顿时脚下一动,一下就抢到了王越身子的一侧,紧跟着另一只手自下而上托住他的肘尖,三根手指恍如鹰爪,往下一抓。

    立时间,王越只感到肘部下方的关节凹陷处,好像被烧红的钢针狠狠的刺了一下,瞬间整条胳膊都是又麻又酸,转眼之间就连半边身子都变得有些发软了。

    而下一刻,苏明秋脚踩连环,双手交叉一掌就按在了他的腰肋之下,肩膀一耸一抖,就把王越整个人给“送”了出去。

    典型的避实就虚的一种打法,即便是苏明秋这位大师级的武道高手,在面对王越全力一击的时候,也不愿意硬接。

    蹬蹬蹬

    脚下接连抢出去三四步,王越身子一挺,胸口扩张吸气,砰的一响,立在当场,但整个人却似乎一下子凭空矮了十几公分。再往下一看,却原来是他为了抵住苏明秋的这一掌,脚下猛的发力,竟是一脚就把地面上铺着的大青石给踩碎了两块,结果双脚陷入地面,直至胫骨。

    苏明秋的这处药园,因为种植的药材习性不同,需要的土质也不尽相同,所以很多地方的土其实都是从别的地方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通过种种手段转运过来的。而为了避免不同土壤间的相互混合,地面上铺路的石板少说也有两寸多厚,上面再用水泥粘连一块块的鹅卵石,走在上面,莫说是人,就是十几头大象也能禁得住。

    王越拔出两条腿,站稳了身形,右手五指用力屈伸了几次,不知不觉间嘴角上已是挂了一丝血迹,而且胸口闷闷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苏明秋那一抓,三根手指几乎扣死了他的肘部关节,而指尖弹拨刺激了里面的一根麻筋,只这一下,几乎就让他的攻势彻底瓦解了七成,酸麻肿胀的感觉久久不退。

    “你这一招用力很巧妙,力量虽然不但,但给我的感觉却像是一根根丝线把我给缠住了,这么精细的手法和技巧,果真是厉害的很,我这一拳没有半分留手,竟然就这么被你轻松的破解了另外,也谢谢你,对我的手下留情…

    同样是练习东方的武道,连林赛菲罗都能以“气合术”的功夫,正面破开他的防御,令他的脏腑受伤,更不要提苏明秋刚才那一掌是按在他的腰肋之下。这里面连骨头都没有一根,再往里就是肝肾脾脏,以苏明秋的功夫想要借着这一招发力伤人,实在是太容易了。

    不过受此一击之后,王越眼里非但没有半点的沮丧和失望,反倒是眼中惊喜不断,似乎更加确定了心里的某个想法。

    脸上的神情,也渐渐的兴奋起来。

    “你也不差,以你这一拳的力道,相信林赛菲罗挨了你一拳之后,就算不死,半条命也肯定是没了。他的合气柔术师从“坂田右室”,还没练到‘周身布气,的程度。”

    说话时苏明秋也收了架子,虽然气度庄严,看起来和没动手之前没什么两样,但他负在背后的那一只手,却隐隐有些发红,原本扣住王越肘尖的三根手指,指尖上也粗了一圈,显然是血液郁结有些肿大。原来刚才那一招交手,王越固然是败在了他手下,但他也绝对不算好受,王越的筋骨坚韧,如钢似铁,最后那一下肘尖反震的力道之大,哪怕是苏明秋也不得不吃上一个闷亏。

    而与此同时,站在不远处的苏晴雨,见此情景,也是大吃一惊,自己的父亲已经是练到了周身圆满,气息恍如江河奔涌一般的大师级高手了。这么多年来,她跟在他身边,从一招一式练起来,见到过无数次凶狠的搏杀,却也只有这一次双方只是一招,就让苏明秋这么“失态”的。

    哪怕只是小小的气血不通,稍一运气,用不了一个小时,就能恢复如初,但到底也是“受伤”了。由此也可见,王越这个人究竟是多么的可怕

    “父亲……。”

    伸手朝着飞奔过来的苏晴雨摆了摆手,苏明秋胸口微微起伏了两下,脸上的神色便迅速的红润起来:“我没事儿,倒是这小子运气够好的,被我一引,就把淤血引出来了,你去药房拿一颗‘雪蟾贝母丸,来,他马上就要用了。”

    苏晴雨点点头,狠狠瞪了一眼王越,连忙去了。

    王越站在距离苏明秋几步远的地方,呼呼的喘气,脸色渐渐变得红中带紫,低头一瞧自己的胸口,就只见那原本已经淡了许多的五点梅花桩指印,竟是莫名的红的刺眼。

    现在他的胸口呼吸越来越不通畅,两只肺子随着呼吸,呼啦呼啦的翕张开合,传出来的声音就像是露了缝子的破烂风箱。然后,他的呼吸越来越粗,嗓子里面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脸色暗红发紫,连眼睛都往外凸起来,仿佛浑身的血液在这时候都冲到了脑袋上。

    “闭气,别动”

    就在这时,苏明秋仿佛早有所料,合身一扑,照着王越的背心就是一拍。

    顿时之间,王越只觉得浑身一震,后背上猝然一疼,无数气息仿佛万千寒流最后在胸口汇成一道洪流,分成两股,冲进了他的左右肺叶。随后他肺里的血液上涌,转眼就冲破了喉咙处的淤塞哇的一张嘴,就喷出一大口粘稠的血痰,颜色发黑,腥臭扑鼻。

    “你的体质太好,这么重的伤都能压得下去。可一味的压着,到底要留下隐患,就算后来好了,十年之内,每遇阴天下雨,你也要难受的要死。我刚才试你那一招,除了要试试你的身手之外,最重要的还是要把你肺里的这口淤血给引出来。”

    “不然,我也没办法医治。”

    苏明秋显然也是不想让王越误会,见他吐出这口淤血来,脸上神情一松,便也顺口解释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