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人如疯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三十七章人如疯虎

    “啊”

    一声大喊,人群似乎接到了什么指示,紧跟着十几条人影,齐齐往前就冲,头前两人,跑的飞快,一左一右,钳在王越身前,同时在奔跑挥动匕首,一个对准了王越的脑袋,一个对准了下面的小腹,上下交叉。

    两把匕首快速的划过空气,发出刺耳的尖锐破空声。

    这些人摆明了就是想要王越的命,手上的力道凶猛,匕首落处全是他身上柔软的要害部位。

    站在原地不动,王越的眼睛还是闭着,黑暗的环境伸出五指来,近在咫尺都看不到一点东西,这时候就算他把眼睛睁得再大,也和瞎别无二样。一点光都没有的情形下,眼力再好也没用。

    但眼睛不能用了,他的精神却越发的敏锐起来,加上他练习格斗,身体潜力开发出来,感觉上也比普通人要灵敏十几倍。尤其是在黑暗之,他还有精神力量可以依靠,虽然站着没动,但这些人刚一靠近他的身体,所有的动作却立刻就被查知的清清楚楚。

    面对着两个人的快速穿刺,王越的脚下及时向后退出一步,恰到好处的叫这两人匕首上的力量穷尽极处,手臂伸展,再也没有办法向前哪怕一丝一毫。随即,他又向前侧着迈出半步,右手一挥,手杖的前端已经从一侧划过半弧砸在了下面那人的耳门上。

    与此同时,用刀扎向他脑袋的那人,和他快速的擦肩而过,王越适时一转身,啪的一响,手杖在破开上一个家伙大半个脑袋的瞬间,随着他腰胯拧动的势,又是一棍劈头,自然而然砸在了这人的后脑上。

    转眼又是两条人命,扑倒尘埃。

    这时候,他的动作落在这些人的眼,明明已经是看不到任何东西了,但他的反应却似乎正合了某种神秘不测度的频率,一退一进,妙到毫巅,就那么轻松自然的再次打碎了两个人的脑袋。(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给人的感觉,便仿佛是双方早已经演练过了无数次的动作,这两个家伙就是自己上去赶着送死的一样。似巧合又似偶然。

    紧跟着,黑暗血气狂涌,大片的绿色光点在他们的眼飞溅四射,两具刚才还焕发着无穷热力的身体就此跌倒在地,转眼就没了半点声息。整个场景就好像是电影画面里的慢镜头重放,充满了一种暴力的美感。

    一时间,就让那些后面的大汉,脚下齐齐慢了一下……。

    不过,他们这时候慢了,王越却没有慢下来的意思。他身形一转,攥住手杖的末端,另一只手把斗篷向外一扬,哗啦一声,宛如一片乌云盖顶,迎面就掀起一阵狂风,灰尘四起。随后他二话不说,腰腿起伏,好像烈马奔腾,把手杖掉过来当成单手锤来用。

    手臂一抡,一米多长的手杖加上臂长,劈头盖脸往下一砸。

    借助冲势,由一整块黑水晶镶嵌红宝石的羊头手杖,往下一落,一家伙就砸在了最前面一人的额头上。

    令人齿痒的骨骼碎裂声响起来,被砸的这个人,整个身体往下一矮,连脑袋带脖就成了肉泥。

    贾斯汀的这根手杖,前轻后重,用杖头敲人脑袋,比杖身的威力更大。

    王越自从练了骑士锤发力的手法以来,每日学着过去那些骑士奔马挥锤,虽然没有真的练习过器械一类的冷兵器搏杀,但把骑士锤战法随手拿来,用在这根手杖上,却也用的顺手之极。没有半点的生涩之处。

    好不容易等来了,姬玛这个女人,又被人围着猛杀,王越杀起人来当然不会有任何犹豫。一狠下心来,战意勃发,杀气腾腾,全部精神都提起来,整个人就和一头夜间捕食猎物的猛兽没什么区别,一动手,不把敌人杀光,就绝不会停下来。

    脚下步不停,人往前走,手杖再砸,啪啪啪连砸三下,后面三个涌上来的家伙,同时倒翻回去,同样是脑袋碎裂,鲜血狂涌。这样的伤势,人还没有落在地上,就死透了。

    这些人到底不是专业的战士,虽然有办法在黑暗事物,但因为这和正常情况下的视觉,有太多的差异,他们自己也需要一段时间进行适应。加上王越速度太快,往往一动,在他们的视觉就拉出一道道的红色残影,前后连成一片,想要辨认,反倒更加困难了。

    “他还能看见东西,开灯,摘下夜视仪,全都给我上,杀了他。”

    就在这时,人群忽然传来一声大喝,声音尖锐尤带着几分阴狠和酷厉的感觉,显然经过这一遭,转眼又死了几个人后,这个人已经看出了王越的异常。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可以肯定王越现在的确是还能“看”到东西的。

    “嗯?除了姬玛那个女人外,居然还有个高手?”王越随着声音,把脑袋一偏,立刻就锁定了说话这人的位置。同时他耳朵微动,也从这人的声音,听出对方和一般人不太一样的地方。

    练习格斗术的人,功夫越高,眼力就越强,而能在这种环境下,第一时间发现了王越的问题,这个人的眼力就比旁人要高明的多了。

    不过,这种情况显然是对王越更加的不利。被前前后后几十个兄弟会的学员围在间,这已经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了,这时候要再加上几个真正的高手在后面不断指点,那这群人对他的威胁显然就会更大了。

    果然那一群脚下刚一慢下来的人影,听到这一声呼喝,通道里顿时灯光大亮,有人立刻拉开了电闸。好在这时候王越还是闭着眼的,否则刚刚适应黑暗,猛一亮光,绝对也会令他的眼睛一阵刺痛,消受不了。

    下一刻,王越脚步不停,一头冲进了前面的人群。

    紧跟着就是满耳朵的泉水喷涌声,并伴随着一声声的哀嚎闷哼和骨骼清脆的碎裂声,以及一瞬间人体扑通扑通摔倒在地上的挣扎声。

    仿佛是双方厮杀时的血气已经扩散到了空,整个通道里面,到处都弥漫着惨烈的杀气。喷薄的鲜血快速的在地面上汇聚成一滩一滩的,再被乱七八糟的大脚踩上去,顿时满地都是殷红的血迹。

    王越的身始终保持着一个重心微微向下的状态,脚下步伐变化,把手握在手杖间,时而前敲,时而反刺,又或者闪电般的从右手换到左手,只是在这刚一接触的一分多钟里,倒在他身边的尸体就有七八具。

    加上之前死的那几个,正面冲上了的这些人,一转眼就没了一大半。简直是杀人如同割草一般。

    如今这年月,冷兵器虽然已经没落了,但对于一个真正的格斗大高手来说,哪怕热兵器的杀伤力再大,一旦近身肉搏起来,能够令他们发挥全部战斗力的东西,其实还是冷兵器。

    通道,灯光明亮,一地死伤。

    两边的人旋风般冲撞在一起,搏杀的技巧,都是简单,直接到了极点,和平常擂台上的格斗完全不同,甚至有着本质的区别。

    或者说,两边的人更像是厮杀的野兽,群狼和猛虎,一碰到在一起,就直击要害,只攻不守,任何华丽的招式在这里都用不到,只是用棒砸,用匕首捅。王越这里刚把手杖倒扎进一个人的软肋,就被旁边两三个人的匕首狠狠的扎在了后背和胳膊上。

    对方的人多,往上一涌,乱刀齐下,王越就算再厉害,也双手架不住人多,只能在百忙之有针对性的避过最关键的要害打击,比如后脑,下阴,两侧的太阳穴和脖,小腹,但杀人时,其他的地方却怎么也兼管不了了。

    只能憋住一口气,鼓动全身肌肉,硬挨。

    好在他这时候的身体素质强横无比,练习的格斗术也被剑器青莲从头到尾改了个遍,配合上相应的呼吸,一口气吞到肚里,全身上下肌肉绷紧,充上了血,就和钢板一样,一刀扎上去,只能割破衣裤,却连他的皮肤都扎不透。一时间倒也还能扛得住。

    想想之前阿德莱德手下那四个杀手的弩箭,二十步内足以穿透钢板,却只能射进他体内一公分不到。这些人虽然是赛博坦兄弟会的正式学员,但比起死在王越手里的那个霍根班德还远远不如,这么一来,一时间伤不到王越,倒也不算怎么奇怪了。

    不过,这些人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杀起人来,有我无敌,眼见匕首尖刀连王越的肌肉都破不开,立刻就有人不顾生死。王越刚刚反手一刺,把手杖的末端送入后面一个人的胸口,还不等拔出手杖来,那人居然就这么亡命一扑,整个人像是穿在铁钎上的肉串一样,宁可被手杖洞穿了身体,也要在后面一把抱住王越的腰,死了也不松手。

    如此一来,王越就等于是在身上挂了个一百几十斤的累赘,身形腾挪,立刻就是一滞。而趁此机会,就马上有两个人一左一右,如灵猫般窜起,把手的匕首朝着他脑袋两侧的太阳穴,狠狠扎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