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绝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二十七章绝杀

    “了这么多箭,你还能说话?对此,我也不得不承认,你真的是个可怕的对手?”

    贾斯汀的眼力比起普通人也强不了多少,现在还有些弄不清情况,只觉得眼前突然狂风大作,转眼之间自己两个从白银武装出来的贴身保镖就死了个于净,人虽没吓傻,但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只感到头脑一片空白。倒是一直处于戒备状态的阿德莱德长老见到王越身上插着七根箭矢,心里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你的格斗术居然练到了这种地步,简直超乎了我所有的想象之外,十根弩箭,竟然被你躲过了一大半,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他手下的这四个青年男女,都是专业的杀手,而且从小到大只练习弩箭这一种杀人手段,三十米内,百发百,配合默契,比这世界上任何的狙击手神枪手都要可怕的多。却想不到十箭攒射下来,居然被王越躲过了大半。

    而王越箭之后,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站在原地,然后就看到他的身上衣服下面无数的肌肉起伏蠕动,似乎有几十只老鼠乱窜。随后,不等阿德莱德把话说完,便看到他身上四肢和肩头箭的地方,突然肌肉一跳,一根根的五寸长的就争先恐后的自己跳了出来。

    王越的身体素质强的可怕,尤其是全力以赴之下,肌肉绷紧,更是坚如铁石一般,连赛博坦兄弟会的那个霍根班德拿着“匕首”刺杀,都破不开一点皮肤,可见肌体之坚实。而且这些弩箭威力虽大,却到底是被伊恩的身体挡掉了大半的动能,破体而出看似余势不减,事实上也只扎进王越体内不足半寸而已

    即便是受伤了,却也算不得什么重伤。

    只是这些弩箭的箭头都是三棱倒钩的,一般要取出来,都需要进行外科手术才行,他现在控制肌肉挤出来,那种痛苦也是想当然的够大。

    不过这么一来,肌肉挤压,避过了伤口的筋腱再次破坏,却也保证了他能在这种情形下立刻进行压迫式的止血,四周的肌肉蠕动,往间一压,血立刻就止住了,也不用到医院缝合内外肌理。

    要不然,只是这七处伤口流血,就能叫他短时间体力大量流失。

    七根弩箭自上到下,一一掉在地上,王越看了一眼阿德莱德身后的四个杀手男女,生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样,突地脚下一动,地面凹陷,猛然一个垫步,带的周身之外,劲风激荡。

    砰的一声,空气被他的身体生生撞爆,整个人宛如出膛的炮弹。

    转眼之间,一屋的人,最擅长搏杀的人就死了个于净,阿德莱德眼见着王越身七箭,却仿佛没事一样,站在原地,随便挤压了几下伤口附近的肌肉,就把嵌入体内的弩箭全都弹了出来,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好像大白天里看见了鬼一样。

    “这怎么可能?”这句话还刚刚到口边,就见人影一闪,却是王越已经窜了上来。

    “我想,有些事情我们是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的……。”阿德莱德的脸色一变,人往后退,一面说话,手的短剑却也不慢,哧的一响,撕裂空气在胸前横扫,拉出一片宛如扇面般的半弧,居然也是又狠又准。

    早知道他前面一亮剑时,就知道这短剑刃口锋利,所以王越并不硬接,人虽快速欺身,却只在行进之,微微一晃身,下半身还往前走,上半身便以腰胯为轴,向后下腰凭空转了一个大圆。

    生似是上下身突然分离了,立刻就让那短剑贴着自己的胸口扫了过去。

    而这时阿德莱德眼见着王越眨眼间就连杀了三人,其两个还是组织内部白银武装的格斗高手,原本就也没打算要和王越死拼。一剑才一落空,整个人就敏捷的借势后跳,同时手腕下沉,短剑随身后撤,连带着剑尖紧贴着王越的胸腹线,顺势一划。

    两尺多长的精钢短剑,剑刃其薄如纸,借着身形后退的势,往后一拖,只要剑尖能入肉三分,马上就能给王越来个大开膛。

    这也正是阿德莱德老奸巨猾之处,嘴里说着有事好商量,不敢面对,人往后退,却在后退的时候,狠招迭出,只要王越一个疏忽,以为胜券在握,贪功冒进,马上就会被他所乘。所谓人老成精,阿德莱德的功夫可能不是最厉害的,但心思细腻,算计多多,只这一点就远不是房间里任何人所能比拟的。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王越向后弯曲的腰身突然又往下一降,却是**往下一坐,整个人就从膝盖处平平折成了一个直角,紧跟着又是一伸手,一招指尖寸爆,狠狠的在那剑身一侧,弹了一记。

    王越的手指甲和短剑碰在一起,发出的声音却如同铁石相交,金声玉振,但力道之大,却震得阿德莱德握剑的手腕一阵麻木,只觉得五指关节,向上手腕,乃至于小臂,手肘,上行于肩,每一处关节都像是被人用大铁锤狠狠的砸了一下,登时肉酥骨软,刺得半边身都有些发力不得。

    而后,便眼见得自己手心一阵湿润,马上就又鲜血流了出来,这一指头竟是连他的虎口都给震裂了。

    好在,他到底也是经年的老人,实战经验异常丰富,一觉不妙,居然也忍得住痛苦,没有当场丢了剑去,反是强忍不适,大吼一声,抽身就走。显见是知道自己绝非王越对手,先保命要紧。

    可到了这个时候,王越哪里还能容得他走,人还如同铁桥一般后仰着,来不及站起身来,却陡然一伸手,五指如钩,就这么硬生生的用手指擒拿,在一侧宛如拈花一般,指实掌虚,手心里像是握着一个鸡蛋,一下就捻住了阿德莱德手的剑身。

    并借着这一抓之力,整个人就从地上直接站起了身。

    阿德莱德手握利剑,才往后做事一退,就觉得剑身上一沉,好似坠上重物,复一眼回看过去,当即眼神就是一跳,只觉得王越简直是疯了一样,居然敢拿手指抓自己的剑。

    当下一声冷笑,脚下一错,就在王越身借势而起的同时,他握剑的手腕轻轻一转,顿时剑身旋转,横拉竖扯,两侧的剑刃旋转着朝前就扎。

    他这一手旋剑猛扎的势,因形就势,凌厉无比,本就是他这一脉盗贼短剑的杀手,加上剑刃锋利,凭空一转,宛如钻头,管他什么人,敢用手指来抓,转眼就要被削掉,有几根断几根。

    更不用提,他后面还有朝前一扎的动作,剑身转动,剑锋旋转,这一扎之下,就是一块铁板也能扎出个洞来,任是王越的身体再怎么强横,只要还是血肉之躯,就绝不能抵挡。

    阿德莱德只道是王越求功心切,在最后关头出了大大的一个昏招,心里正自得意,以为就要反败为胜,却不想王越这一把抓下来,五指手指搭在剑身上,两两一合拈在手,力量竟是大的出奇,阿德莱德运剑一转一扎,前端剑锋,竟是仿佛被电焊焊死了一样,不管他如何用力,就是无法撼动丝毫。

    阿德莱德浑身一震,脸上的神情顿时有些惶恐,连忙把另一只手也搭了上去,双手握住剑柄,齐齐发力,再转,再扎。

    但是,他的剑毕竟是精钢打造的,锋利是锋利了,但自身钢铁的特性却不能改变,他这全力以赴,猛地一转,剑身顿时扭转弯曲好似麻花一样,再往前狠命一扎。

    下一刻,突然就听到“崩”的一声脆响

    跟随他几十年的这般剑,终于吃力不住,剑身为之崩裂,碎片乱飞,咻咻如同弹破空。

    “不好”

    阿德莱德大叫一声,不管不顾,往后就退,竟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没有断了活命之心,拼尽全身力量,弓着后背,一个跟头翻过后面的沙发。

    此时此刻,他手段尽出,也不能奈何得了王越,立刻就知道,自己必须要后退,只有后退,退到自己后面那四个手下杀手的身后,他才能摆脱眼前的这个危机。而且他也相信,有了自己争取的这段时间,身后四个手下也应该有足够时间,把射空的白银之手弩弓,重新装上了箭矢。

    有了这东西在,他就有了生命的保障,就算王越再怎么厉害,面对下一波的十支连弩攒射,他没有了伊恩作为挡箭牌,冲上来,也是个死。

    而他现在之所以要退的这么快,一来是怕极了王越追杀,二来也是不想自己再被他抓去当成第二个伊恩。

    与此同时,为了更大限度的阻挡王越的追击,阿德莱德人往后退,翻过沙发的一瞬间,也是一抖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细如柳的手术刀,化作一道白光,刺向王越的喉咙。

    这才是他压箱底的功夫。

    阿德莱德年轻时候是一个拿手术刀的外科医生,曾经痴迷于人体解剖,成了杀手之后,几十年下来,一把手术刀更是玩的出神入化。别人都以为他练了一手十分高明的盗贼暗杀术,一口短剑杀人如麻,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杀人用的手术刀才是真正的厉害。

    当成飞刀用,二十步内,百发百,而且出手比弩箭更加隐秘,不易为人察觉。

    可是王越是很等的人物阿德莱德到底已经是七十岁的老人了,辉煌早已成为过去,除了经验老到之外,真实的战斗力其实就和塞伯坦兄弟会的那个霍根班德差不多,甚至在体力上还有些不如。

    而他射出来的这把手术刀,这时候在王越看来,也是仓促而为,没有多大的威力。

    所以,王越只是微微一偏脑袋,手术刀就落了空。

    这一下一刀走空,阿德莱德虽然心里有些失落,但更多的却是一丝窃喜

    因为这么一来,王越就已经失去了对他追击的最佳机会,如果王越这时候还要赶上来杀他的话,肯定就要面对自己身后四个手下。

    而他在后退时,眼角的余光就已经看到了那四个人,已经把弩箭填充完毕,同时举起手,对准了前面的王越。

    但是,可惜的是他最后还是忘了一点,他能用飞刀,别人也能用。

    王越的确也没有追赶,但他把手里握着的半截剑尖,甩了出去。

    三寸多长的一截剑尖,去的速度比阿德莱德手术刀不知快了几倍。

    阿德莱德只看到眼前似有白光一闪,随后整个人就站在原地不动了锋利的剑尖裹挟着无边的大力,只一碰触到他的身体,肌肉骨骼就彻底分离,一刀两断,几乎没有受到什么阻力,就在阿德莱德的背部破出一条裂缝,直接穿过后面的高强度有机玻璃,一下飞的不见了踪影。

    砰他用手捂着自己的小腹缓缓的坐到地上,汩汩的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不断的流出来,整张脸上瞬间就失去了血色。

    “我说过的,你们杀不了我,自己就都要死,在我面前再怎么逃也是没用的。”

    王越看着被自己甩出的短剑碎片前后贯穿,这时候已经无力战力的阿德莱德,脸上的表情淡然,似是说着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语。但言语之透露出来的那种淡然,却听得房间剩下的所有人,心里都一阵发凉。

    正如同他刚才推门进来时说的一样,‘要么你把我杀了,要么我就把你们全都杀了,,当时所有的人,没有一个相信的,但现在一地的死尸,却叫剩下的人没有一个不相信。

    阿德莱德拼命的捂着肚,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王越,身半倒在地上,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大,同时脸上还带着一种如同置身睡梦一般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做梦的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就要这么死了。只不过就是零点几秒的功夫,自己的这条命就交待到了王越的手里他这时候虽然前后贯通,但王越甩出来的那片短剑碎片并不算大,切割的部位也不是什么要害,只是在他的胸腹下方割裂了一条大缝。

    这地方虽然也有脏器,但相对来讲都是胃和肺以及大量的肠道,受伤再重,也不会一击致命。就像是过去的腰斩酷刑,把人拦腰砍成两截了,身体强壮的也不会当场就死,而是在哀嚎痛苦受够折磨,慢慢的死去。更何况是阿德莱德这种练习过格斗术,身体素质哪怕是到了老年也比普通人要强大的多的人,一下被贯穿身体后,虽然流血不止,注定要死,但继续活个七八分钟还是没问题的。

    而且,他现在越疼,精神就越振奋,思维神智竟是前所未有的一阵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