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网打尽(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一十五章一网打尽(二)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与此同时,站在不远处的那个女人也终于抬起了头,漆黑的斗篷两点目光,青幽幽的仿佛鬼火在烧。

    刚才那一下,她鼓动精神布下无形的壁障,却被王越一拳打碎,气机牵引之下,显然是本人也受到了一些震荡,眼前金星乱冒,脑剧痛如绞,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平静。

    再看时,不过就是念头转动了那么几下的瞬间,她的那个同伴却已经被王越一拳打的浑身爆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个女人眼见着那黑人男跌落在七八米外的地面上,浑身上下都往外喷着汩汩的鲜血,身一动一动,呼吸全无,心在涌起巨大悲伤的同时,人也本能的感到了一种足以令她透彻心扉的寒意和恐惧。

    方才那一幕,王越冲着她嘿嘿一笑时的话语,言犹在耳。虽然她到现在也不明白,什么叫做“念力”,但大体的一些东西,毕竟是自己亲身接触过的,她想要理解起来,却也不算太难。

    “念力雏形?精神力量?难道这个人是那个地方走出来的……?”

    一时间这女人似乎浑身都在哆嗦着,似乎一下想到了什么令她感到惊恐万分的东西,连带着说起话来,嗓音都开始变得于哑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从哪里来?”

    女人在惊呼声,不断的向后退着。

    “你们设下圈套等在这里杀我,你说我是什么人?”

    王越冷笑着,步步紧逼。

    “告诉我,沙龙现在在哪?还有你的精神力量是通过什么方式锻炼得来的

    目睹了眼前女人的异状,王越忽然就觉得有些奇怪,似乎在两个人的交流,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按照他的想法,即便是对方的同伴被自己打死了,但这个女人也不应该变得这么恐慌才对。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心里正在百思不得其解间,王越就忽然看到对面的那个女人,突地疯狂的大叫了起来,在一种无法形容的巨大恐惧之,她一路后退着,继而转身飞奔,竟是连再看一眼王越的勇气都消失了。

    而且,这个女人显然也不仅仅是个发掘出了精神潜力的,就连身体素质和格斗术也不可小觑。

    这一不管不顾,转身飞逃,速度居然快的不可思议,只刷刷几个纵身,人就跑出去了几十米外。(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但是,事情到了这一种地步,王越明显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至今为止,他在这个世界上碰到的第一个“精神力修持者”,虽然还有点对这个女人“异乎寻常”的表现,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可不管有多少疑问,抓到了对方,他自然也有无数的办法可以从她的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所以,对方的身刚刚一动,他脚下几乎也是同时发力,顿时地面向下塌陷,巨大的反作用力把他的身体向前猛烈的推出,人还在半空里,就已屈指成钩,以擒拿格斗,关节反制的手法,照着那女人的一侧肩头就抓。

    “你不要逼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人虽还在向前舍命的飞奔着,但女人对于自己身后发生的一切,似乎并不意外,巨大的斗篷一下向后飞起,仿佛一片黑云,瞬间就从她的身上脱了下来,冲着这时已然追到了她身后,近在咫尺的王越,当头落下。

    锻炼精神力量的人,脑域开发的远比常人要大的多,没有一个是笨蛋的,而且精神敏感,对自身安危的察觉比什么手段都灵敏的多的多。这女人虽然不知是因为什么,对王越产生了巨大的恐惧,但再大的恐惧在危及自身的生命时,任何人都不会吝啬最后的一战。

    或者于脆说是,最后的疯狂,困兽之战。

    接触过动物,打过了的人都知道,野兽最凶猛的时候,就是在受到巨大伤害的时候,生命力越强大的野兽,在濒死之际,就会越疯狂。这女人在第一时间发现了王越对她的追杀后,脚下根本连停都不停,只把笼罩在身体上的黑色斗篷,向后一扬,顿时遮住了王越的视线,整个人宛如脱兔,反而去势更急。

    典型的金蝉脱壳,看起来她是打定了主意要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的,王越对于她自身力量的了解,令她感到无比的恐慌。

    而事实上她做为海地亚大草原上一位尊贵的巫者,她的能力也是无数人最罕见的,而且因为他的丈夫德罗巴的缘故,她也接受了正规而严格的搏击训练,充沛的体力加上精神的力量,这都使得她逃跑的速度在一瞬间超越了正常人的形态。

    最重要的是,她知道为了对付王越,他的敌人给他设下了一个究竟多么可怕的陷阱。(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只要能顺利的逃离地下,到了上面的酒店大堂,那么众目睽睽之下,就算王越再厉害,如果他不想给自己惹来麻烦,那她也有的是办法重新回到这栋大厦的顶楼。

    只要回到了那里,王越就算一路跟上来,十有八也是送死。所以就在目睹了德罗巴惨死的一瞬间,这个女人就开始了不顾一切的逃亡。

    不管王越究竟是不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人,不管他有多么的可怕,为了自己能继续的活下去,她甚至连自己从不离身的斗篷都舍弃了。

    黑色的斗篷上附着了她全身的力量,才一脱离身体,立刻就乌云盖顶般往下一落。

    一股无形的力量,轰然压在王越的身上,那斗篷笼罩之处,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了起来,巨大的力量封锁周边四方,顿时令他的速度一缓,就好像是突然从空气里冲进了水里。

    “咦,是精神力传导物质?”王越面色一变,看向头顶的黑色斗篷,登时有些惊讶的感觉。

    所谓“精神力传导物质”,简单点说就是一切有利于精神力量传导的物质。作为人体内一种与生俱来的力量,精神这种在普通人看来似乎虚无缥缈的东西,其实也是有着和一切力量都相似特性的。

    同样会因为各种各样不同的“阻力”,在传导的过程,消耗一定比例或多或少的力量。

    而这件斗篷显然就是这么一件由精神力传导物质制成的,内部阻力极小,十分利于精神力传导的媒介。有了这件东西在,那女人在运用精神力量的时候,不但损耗会降低,而且对于力量的延伸也会有一定程度的增幅。

    要不然,以她的实力,想要距离这么远,把精神力外放出来,对现实的物质进行于涉,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不过,道理是道理,谁都能理解,但这种能够传导精神力量的物质,即便是在联邦,人类步入了星际大开发几千年后的那个时候,也是十分珍贵和稀少的。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一件。

    而且能把这种东西说舍弃就舍弃下来,目的就为了阻挡一下追兵的脚步,这女人的心思也是足够果断的了。

    只可惜,她终究还是低估了王越现在的可怕,也高估了她自己的能力。

    被吓破胆的人,再果断,思维都会出现一定的混乱,虽然为了对付王越而手段尽出,可难免就会疏忽掉一些本来不应该疏忽的地方。

    眼见着那女人自斗篷下面窜出来,急急如丧家之犬一路狂奔出去,连头都不敢回一下,王越的眼闪过一丝寒光,鼓动肌肉的双手缓缓朝前一撕。

    刺啦一声,仿佛烧红的烙铁浸入了冰冷的泉水里,又好像是撕开了一匹厚厚的皮革绢布。

    下一刻,王越大步跨出,任凭身后斗篷铁板一样把地面砸的粉碎,他同时脚下又是一踏,也跟着那女人转折狂奔。

    “到这时候你还想跑?”两人一前一后,高速奔行,因为受了一刹那的阻碍,一开始的时候两人间的距离就又拉开了几十米,但王越奔跑时双脚轮番踏动,加上双臂摆动,跑起来真是疾如奔马,几十米的距离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两秒钟的时间而已。

    而与此同时,王越破开屏障,冲出斗篷笼罩的范围,这对那女人来讲也是一件十分糟糕的事情。斗篷一落地,她急行的身便猛然一震,王越抓住机会,最后一个起落,凌空一拳,宛如天马行空,狠狠砸在了女人的背心之上。

    随后松开拳头,五指一抓,闪电般的扣在她的一侧肩头上,顺手一用力,咔嚓一响,对方的肩骨就已经被他抓的粉碎。

    他的力量实在太大了,轻轻一用力,就能抓碎人身上的骨头,这对他而言简直轻松的就像吃饭睡觉一样。

    “告诉我想知道的……?”一下抓碎了对方的肩膀,紧跟着另一手如影随形,王越下一刻就在后面捏住了这女人的脖颈,两侧手指一分,压住动脉,一把就给拎了起来。

    “祖灵在上,你必不得好死……。”女人的脸被憋得通红,先前王越的那一拳,就已经砸的她脊椎寸断,虽然是留了手,不至于马上就死,但被人抓着拎起来,这女人在一脸喷出七八口鲜血之后,却只能挣扎着面对着王越说出了自己的最后一句话。

    “你找的人在顶楼……。”

    随后,话音未落,这人已是身一沉,一滩烂泥也似的软了下去,露出一张七孔流血面带诡异的可怖嘴脸。

    “难道就只是这种程度吗?”

    王越缓缓的收回拳头和手臂,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眼睛里顿时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只不过就是念力屏障被打破了几次,被精神力小小的反噬了一下,就受不住了……看来这个世界对于精神力量的运用和我想象的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呀……。”

    “祖灵在上?听着怎么感觉有点象是原始宗教崇拜,类似于萨满一样的巫师?”

    在联邦的早期原始时代,宗教一直都是一种很重要的明传承方式,尤其是在一些地处荒凉的草原地带,游牧民族都信奉万物有灵,而在每一个部落里能够和这些灵沟通的人,就是萨满是巫师,拥有极其神秘的力量。

    但这种说法,在联邦时代,精神力明逐渐发展起来以后,解释起来就没有那么神秘了。所谓的巫师萨满,其实就是那些原始人一些天生精神力比较强大的人,只不过在那个年代,人类对自然本能的就有一种敬畏之心,很多事情在无法解释之后,就想当然的“寄托”在了鬼神的身上。时间一长,原始宗教就诞生了。

    可如果真是这样,那王越先前所期望的一些东西也就彻底落空了。

    毕竟这个世界和地球本来就有七八分相似的地方,在海地亚那种愚昧落后的草原深处,至今还保留一些巫师萨满的传承,也算不上很出奇。

    这在每一个世界明发展的早期,其实都是要经过的一个阶段。就算在联邦时代,对精神力量的运用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十分令人仰望的地步,但在最开始的时候,精神念师们的修持方式,十有八还是从各种宗教里借鉴而来的。

    “临死之前,还要告诉我沙龙的去处,什么意思?”目光冰冷的看着一团光球从这个女人的身上慢慢的冒出来,并最终消失在自己的额头上,王越砸吧砸吧嘴,不由笑了:“想要杀我的人,应该还有很多吧。告诉我沙龙在那里,其实就是想把我引到那里却送死,如果我猜的不错,那边现在已经有一个陷阱在等着我了……。”

    “不过,在吸收了你们两个的精神力之后,我就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你等着,过一会儿我就让沙龙他们来陪你们。”

    说着话,王越把手一伸,隔着十几米的距离,那件落在地上的黑色斗篷,顿时呼啦一声,凭空飞起,如同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托着,慢慢的把他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

    “果然是友谊失就有一得,虽然仍旧不能知道这个世界精神力修持的具体体系,但我也没有想到在吸收了这两个人的精神力量之后,对我的好处居然有这么大。以至于借助着这件斗篷,一下就让我的精神恢复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