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8章 带锦衣卫遛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锦衣卫与郭北营僵持在山庄外,而庄内宁采臣和杨大年的交手也快到了关键时刻。

    到目前为止,杨大年已经用了三次“玄天九重斩”,不过每一次都让宁采臣惊险的躲了过去。

    杨大年也觉得有些邪门了,每一次自己施展玄天九重斩时,那宁采臣都感觉快要撑不住了,可是最后偏偏又差那么一点。

    到了此时杨大年心中也是苦啊,‘玄天九重斩’虽然强,但对精气消耗也是极大,这连续施展他也有些后继乏力了。

    不过万幸的是,杨大年感觉宁采臣也快不行了,反正到时候自己还有数百门客,就算耗也能耗死宁采臣,至于大理寺那些捕快和那个当官的,杨大年根本没往心里去。

    杨大年胸膛起伏,气息明显有些紊乱,这是体力不支的表现,他心中一横,就要准备开口让门客一起上。

    不过杨大年还没开口,却忽然听到周昂说了一句:“学会了没有?差不多就行了。”

    周昂的一句话似乎没头没脑,不仅杨大年一头雾水,其他人也是觉得莫名其妙。

    然而下一刻,只见宁采臣一脚踏起,整个人凌空飞起,而后手握大刀,朝着杨大年斩去,他的口中竟然也喊了一句。

    “玄天九重斩.......”

    刹那间,九道刀气层层叠叠,一浪高过一浪朝着杨大年落下,此刻最惊恐的也莫过于杨大年了。

    玄天九重斩,可是杨大年练了十几年才能够施展的,可宁采臣只是和自己交手一会,竟然对着自己施展出来了。

    “咦,我叫出来干什么?这习惯还能传染吗?”宁采臣施展‘玄天九重斩’,心中却忽然冒出一个古怪的疑惑,刚才自己为什么也像杨大年一样叫出了招式的名字?

    刀气横空,层层叠叠,宁采臣施展之下,竟然比杨大年更为声势浩大。

    下一刻在杨大年惊恐的目光中,九道刀气纷踏而至,他下意识的就用宝刀雄霸抵挡。

    然而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只见杨大年手中的雄霸宝刀寸寸碎裂,宝刀碎裂之后,杨大年一身精气瞬间被刀气打散,随后连杨大年身上的衣衫也四分五裂,接着一身赤裸的杨大年,被刀气直接震飞了五六丈,最后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还好出手之时收了几分力道,要不然这家伙也不用审了。”宁采臣手腕一抖,‘四十米长的刀’挽了一个漂亮的刀花,而后负手将大刀放在身后,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说道,还颇有几分绝世高手的味道。

    “庄主.....”杨大年被宁采臣一招打败,数十门客纷纷拿着武器冲上前来,一副要和宁采臣拼命的样子。

    不过更多的门客这是一脸畏惧,吓得畏畏缩缩,不仅没有上前反而想要躲起来。

    此时,这些江湖中人乌合之众的面貌便表现得淋漓尽致。

    “动手,反抗者一个不留,其他人统统绑起来押回大理寺的大狱。”周昂竖手向前一挥,接着左千户就带着上百的黑衣捕快冲了上去。

    匪首已经不省人事,剩下这些斗志已经弱了七分,即便大多是亡命之徒,但在左千户这种高手手下,这些人也没掀起多大的风浪。

    很快数十个敢于反抗的门客尽皆被诛杀,整个义薄云天堂前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

    而剩下的门客已经老老实实的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至于那些山庄奴仆下人,早已惊恐的躲在角落抱成一团。

    “大人,左大人在山庄后院发现一座地下囚室,里面有数十位民女,都是被山庄掳来的良家女子。左大人请示该如何处置?”周昂坐在义薄云天堂的梨花太师椅上,一个黑衣捕快神情严肃的跑来,带来的却是一个令周昂又愤怒不已的消息。

    原本邹昂手中还端着一个茶杯,听到黑衣捕快的汇报,顿时将手中茶杯重重一摔,在地下囚禁女子,不用想就知道这些女子是用来干嘛的。

    周昂深吸了口气,强压下心中怒火说道:“找几个没有犯事的老妈子,让这些女子先在庄中住下,另外将他们的遭遇录成口供,告诉她们这些恶人都会受到该有的报应。”

    “遵命。”黑衣捕快抱拳领命。

    此刻山庄之中一片忙碌,连宁采臣也带着一些捕快在查抄山庄,还在一些不显眼的地方发现了几处密室,里面也有一些意外的收获。

    一刻钟以后,宁采臣一脸兴奋的来到周昂跟前,将一本书册模样的东西递上前来。

    “大人,发现了好东西,这杨大年也是奇葩,这些年贿赂了不少官员,他竟然全部记录在册,写的还颇为详细。”宁采臣一脸坏笑的将账册递上。

    “很好,这杨大年倒也不是一无是处嘛,如此倒省了本官不少麻烦。”周昂拿着账册,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另外我们在后山发现一个马场,里面圈养着五六十匹上好的马匹,又在密室中找到了大批金银珠宝,抛开那些珠宝古玩字画,光黄金就有上千两,白银恐怕不下十万两。”宁采臣俯首在周昂耳畔继续说道,这一次声音明显小了许多。

    “马匹牵出来,分给此行的捕快,以后就归大理寺了。将那些金银珠宝登记造册,明日朝会我有大用。”周昂目光之中无数念头闪过,很快便将这些东西安排的明明白白。

    半个时辰后,玉泉山庄一切妥当,周昂带着大理寺捕快浩浩荡荡的离开。

    那数百人被绳索连在一起,两侧则是黑衣捕快押解,队伍的后面还跟着十余辆马车,上面装着金银古玩字画等昂贵的东西。

    此刻那些会骑马的黑衣捕快都分了一匹骏马,一个个骑着骏马,显得精气神十足。

    就连那些没有骑马的捕快,如今心中也满是自豪。

    大理寺怂了太久,这些年像样的案子也没办几个,更别说这种大案要案了,而且这种一网打尽,顺带抄家的感觉,让所有捕快心中都是无比舒坦。

    左千户骑着马在队伍之中来回巡视,心中也是意气风发,他在大理寺当差快十年了,要数今日最高兴。

    周昂自然也能感受到这些捕快的明显变化,这一来一回,同样一群人气势就已经是天壤之别。

    “要改变天下人心,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往后我便从身边之人开始,终有一日这天下人心就至纯至善了。”周昂的心情也很不错,看着大理寺捕快的变化,让他觉得自己的道路也可以一点点的摸索前行。

    三里路程不过片刻就到了,很快周昂便看到前方旌旗猎猎,正是自己的郭北营。

    让贺康和燕赤霞在这里把守,自然是周昂提前安排好的,玉泉山庄势力不小,肯定有靠山想要插手,好在自己手握军队,把郭北营往那一放,一般的人还真拿自己没办法。

    至于什么弹劾?周昂在行动之前自然早就想到了应对之策。

    郭北营士兵见周昂到来,主动的分开一条通道,两侧士兵很自然的躬身行礼,就这样周昂骑着马缓步的越过人群。

    人群渐渐分开,卢忠自然也看到了周昂从大军后面走了出来,他踩着马镫直了直身子,努力的向后眺望,还真就看到了被押在囚车上的杨大年。

    杨大年还是浑身赤裸,只穿了一个裤衩,耷拉着脑袋,嘴角还沾着血丝,看起来依旧不省人事,再不复那江湖中一方大佬的模样。

    至于那囚车,正是玉泉上庄上找到了。

    恐怕杨大年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被关进自家的囚车中。

    “哟,这位不是锦衣卫的卢指挥使吗?瞧这烈日炎炎的,指挥使还带着锦衣卫出来遛弯啊?”周昂骑在马上远远的朝卢忠拱了拱手。

    他语气满是戏谑,将‘遛弯’二字说的极重,让卢忠一张脸瞬间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