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6章 江湖中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好嘞。”宁采臣闻言,顿时一脸兴奋。

    而后,只见他不慌不忙的解下背后包裹,顺手将绳头一拉,便从里面抽出了那把沾满血迹的环首大刀。

    玉泉山庄四个大汉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也不知道宁采臣要干什么,他们只看到宁采臣有些煞有其事,又有些滑稽的举起大刀,而后就那么朝着山庄大门随意的落下。

    不过,当宁采臣手中大刀落下的时候,一道强横无匹的刀气凭空出现。

    下一刻,四人只觉地动山摇,那巨大的匾额轰的一声碎裂坠落,而后刀气余波扩散,直接将四人震飞。

    四个彪形大汉直接被震倒在墙壁上,一身骨骼断了七七八八,五脏六腑也受到极大震荡,只余下一脸惊恐的看着宁采臣。

    “午时三刻已到,随我进庄拿人,但有反抗者,格杀勿论!”周昂已经翻身下马,他大步踏上玉泉山庄的大门,声音威严如白日惊雷。

    宁采臣和左千户率先冲入山庄大门,周昂紧随其后,后面则是上百黑衣捕快。

    这玉泉山庄极大,庄门进去还有一段台阶才到山庄的主体建筑‘义薄云天堂’,每日吃饭的时候,庄中大部分人也都在义薄云天堂外的广场上。

    登上石阶便是一面照壁,远远的周昂就能听到里面人声鼎沸,仿佛一场盛大的酒席正在进行。

    周昂和左千户宁采臣三人首先绕过照壁,入眼便看到巨大的广场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上百圆桌,一眼望去,那人群密密麻麻,觥筹交错间好不热闹。

    下一刻上百黑衣捕快也绕过照壁,出现在广场一端。

    周昂带人突然闯入,整个广场上忽然安静下来,无数的目光都盯着周昂这群人。

    玉泉山庄的门客一个个陆续起身,一些人手上更是提着刀剑,这些人大多是亡命之徒,此刻都一脸不善的看着周昂等人。

    “保护大人。”左千户见状心中一紧,立刻提着他的长柄战刀挡在了周昂身前,下一刻黑衣捕快也快速的围了上来,摆出一副保护周昂的样子。

    宁采臣有些尴尬的回头看了一眼,不是说好的是来办案拿人的吗?怎么感觉自己这一方气势反倒弱了。

    周昂此刻表情也有些尴尬,这是他第一次带人来办大案,可不想输在了气势上。

    一开始他让宁采臣斩断玉泉山庄牌匾,就是想把气势提起来,可是这大理寺怂了太久,要改变这些捕快的心态,看样子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

    周昂摆了摆手,从黑衣捕快的保护中走了出来,而后给宁采臣使了个眼色。

    宁采臣立刻会意,而后将‘四十米长的刀’抗在肩头,大摇大摆的向前走了几步。

    那样子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大理寺办案,现在全部给我蹲下,双手抱头。”向前走出了几步,宁采臣又将长刀向前一指,无比嚣张的对着对面玉泉山庄的人说道。

    大理寺的黑衣捕快此刻心中无比紧张,这些虽然心中还存着良知正气,才愿意跟着左千户干,但也不想随随便便就丢了性命。

    看到宁采臣嚣张的样子,那距离宁采臣最近的一桌门客纷纷操起兵器,一脸不善的朝着宁采臣走去。

    “小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带这么几个歪瓜裂枣就想来砸场子?看你细皮嫩肉的,让爷给你好好松松筋骨。”一个油头满面,穿着开衫短襟,露出浓密胸毛的糙大汉一脸坏笑的走向宁采臣。

    糙汉走在最前面,他出言意有所指,顿时引得身后一片哄堂大笑。

    周昂一直盯着玉泉山庄的人,到现在也不见正主杨大年出现,此人倒是沉得住气。

    只是当周昂看到那大堂上挂着‘义薄云天’四个字时,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一群江湖混混,恶贯满盈的杀人犯,竟然也好意思用这几个字?

    糙汉一步步向宁采臣逼近,他行走之间双拳紧握,关节发出啪啪的响声,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残忍。

    “唉,为什么不派个厉害一点的呢?”看到糙汉的模样,宁采臣露出一副毫无兴趣的表情,语气显得非常失望。

    而后只见他一步踏上前去,手中大刀也顺势插在了地面。

    那大刀看起来锈迹斑斑,不过落下之时,以刀尖为中心,青石板铺就的广场地面,竟然出现无数的龟裂,那石板喀嚓作响的碎裂声,将所有的笑声都淹没了。

    “滚。”宁采臣对着不远处的糙汉一吼,只是一声怒吼,那足有两百斤的大胖子竟然如同皮球一般倒飞回去,连同他身后的几人也是砸的东倒西歪。

    下一刻万籁俱寂,只有不远处的树林中,几只乌鸦发出‘呱呱’的叫声。

    宁采臣拖着大刀继续向前走去,刀尖在石板上摩擦出‘呲呲’的声响,那些站在最前面的山庄门口,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

    “阁下好功夫,如此身手在江湖上应该也不是寂寂无名之辈,不知阁下如何称呼?”终于山庄人群分开,一个身着锦衣,看起来三十余岁的中年男子缓缓走出。

    此人行走间龙行虎步,身上也自有一股威严的气势,头顶更是精气狼烟升腾,虽然还没有达到横贯天地的程度,却也有一种冲霄之势,足见此人武道修为已经极深。

    “大人,此人就是杨大年。”左千户看到那中年男子,小声的在周昂身旁说道。

    宁采臣自然能感觉到杨大年不是等闲之辈,不过他也怡然不惧,反而有些不屑的开口问道:“你是想跟我单打独斗,还是你们所有人一起上?”

    杨大年原本还云淡风轻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了,宁采臣实在太嚣张了,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哼,江湖上谁不敬我杨大爷三分,臭小子以为自己有几分能耐就不知天高地厚了?”杨大年语气不善的对宁采臣说道,他本是江湖中人,说话也带着明显的江湖匪气。

    在杨大年看来,宁采臣应该是大理寺请来的高手,在他的意识中,大理寺也和其它那些衙门一样早已腐朽不堪。

    “你到底打不打?废话怎么那么多,我又不是江湖中人,管你杨大爷杨小爷的。”宁采臣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好,就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厉害。”杨大年也是面露凶相,他说话之时身后已有奴仆送上了一柄漆黑的宝刀。

    杨大年提着宝刀越过众人,目光一直与宁采臣对视着,很快两人站在了广场中的空地上,这高手之间气机交感,竟真有一道道无形的气场在两人之间碰撞。

    周昂静静的看着,他既不出言也不出手,这一切其实对他来说也很陌生,这些所谓的江湖中人,以前周昂对他们也不了解,更不知道这江湖究竟是什么样的。

    “此刀名为雄霸,乃是天外陨铁锻造而成,重四十九斤九两九钱。”杨大年敬宁采臣是个武道高手,便自报手中宝刀来历,看起来到还有几分高手的样子。

    “我这刀.......算了,还是动手吧。”宁采臣先是将大刀一握,原本也想学着杨大年那样说上几句,不过他感觉现在气氛比较严肃,自己还是不要介绍的好。

    “臭小子,你耍我?”宁采臣的举动让杨大年怒不可解,在江湖中人的眼里,宁采臣这样就是看不起一个高手。

    下一刻他怒火中烧,手中宝刀‘雄霸’一舞,率先朝着宁采臣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