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5章 大理寺办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昂几乎一路带风的走入书房,等到他跨入书房,管家周慎便在屋外小心翼翼的将房门关上。

    见周昂入内,左千户连忙起身,而后躬身抱拳说道:“大人,属下已经查到杀害吴玉娇的凶手了。”

    “是谁?”周昂站在左千户身前,此刻也是一脸肃杀。

    左千户依旧保持着躬身抱拳的姿势,口中随即答道:“玉泉山庄,庄主杨大年。”

    “玉泉山庄?你如此谨慎,恐怕这杨大年不仅是一个山庄庄主吧?”周昂并没听说过杨大年这个名字,不过如果只是普通人,左千户没必要一直等着自己。

    “他是锦衣卫指挥使卢忠的妻弟,而且......而且杨大年也是江湖成名的高手,武道修为极深。”左千户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脸上神色并不好看。

    “比你如何?”周昂差不多已经猜到了左千户的难处。

    左千户神情变得有些尴尬,不过还是立刻答道:“若论单打独斗,属下应该能与他五五开,但是玉泉山庄还养着一批武道高手,我手下的那些捕快对付这些人已经难堪大用。”

    “证据可否充足?拿了他能不能办成铁案?”周昂声音越发有些低沉,他不是为这个杨大年而忧心,而是为大理寺的黑衣捕快。

    堂堂大理寺,知道了凶手是谁,却不敢捉拿,竟然是因为官差打不过盗匪。

    “几乎铁证如山,只是还有一事不得不防,就算侥幸拿下了杨大年,万一锦衣卫强行插手,说要接手这个案子,到时候司礼监再出面,我们恐怕前功尽弃。”左千户说的有些委婉,不过意思已经非常直白了。

    一个玉泉山庄杨大年或许不算什么,可他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一个锦衣卫就不好对付了,再牵扯到司礼监,就算周昂有太子做靠山,也不得不掂量掂量了。

    “既然铁证如山,那便去拿人,明日我与你们同去。另外你去调查一个人,记住要暗中调查。”周昂略一思量便下了决心,同时对左千户吩咐道。

    “大人要调查谁?”左千户心中一喜,他是个嫉恶如仇的人,对杨大年这种作恶多端的人,他是一刻也不愿忍。

    “此人名叫朱尔旦,是个秀才,应该就在京城。”周昂说出了朱尔旦的名字,不过却没说调查什么,他相信左千户一定明白怎么做。

    “属下明白了,不知明日何时动手?我好召集手下。”左千户再次躬身领命。

    “明日,午时三刻。”周昂声音不大,每一个字却又感觉铿锵有力。

    左千户闻言身躯一震,心中却在默道:“这午时三刻是行刑之时,大人这恐怕不是要去拿人,而是杀人啊!”

    六月三十,天晴,炎热。

    这是景安十五年上半年的最后一日,距离周昂大婚正好还有半月。

    周昂如常的前往了大理寺衙门,那些大理寺官员依旧各行其事,还是一副欲将周昂这个大理寺卿晾在一旁的样子。

    对此周昂装作浑然不知,眼看就要到午时了,空气越发的炙热,临近午时街上行人都少了许多,衙门里那些官老爷一个个更是躲在屋内不愿出来。

    不过烈日之下,上百的大理寺黑衣捕快集结在衙门外,而且今日这些捕快今日还立起了旗号,旗帜上有的绣着大理寺的字,有的则绣着一头黑色獬豸。

    此刻左千户骑在一匹战马上,他的一旁还有一匹空着的战马。

    很快周昂独自一人走出了衙门,他径直走到左千户旁的战马前,握着马鞍翻身上马。

    “出发。”周昂口中只说了两个字,而后便一裹马腹,带着左千户和近百黑衣捕快向城外而去。

    皇宫内院司礼监,曹吉安正斜躺在木榻上,旁边一个小太监为他扇着扇子,身前的案几上摆着冰镇的葡萄汁。

    曹吉安手中把玩着一个白玉狮子的手玩,这是下面人不久前孝敬给他的,这些日子曹吉安对这白玉狮子爱不释手。

    “公公,刚刚得到的消息,兴建伯带着上百黑衣捕快出城了。”一个小太监一路小跑的出现在房门之外,他没有进去,直接在门外说道。

    “知道了,让人盯着,有什么情况立刻来报。”曹吉安声音拖得长长的,语气显得有些慵懒,看起来并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而此时也不过是周昂刚出城门,曹吉安眼线遍布京城,这效率也确实够高。

    小太监连忙起身,不过就在他刚起身的时候,又一个小太监从外面跑了进来。

    同样的动作,同样的位置,第二个小太监跪在门外说道:“公公,探子传来消息,兴建伯的那两个心腹,宁采臣和贺康跟丢了,暂时找不到他们的人。”

    “嗯?一群废物,还不加派人手给我盯紧了?”曹吉安微微抬起眼帘,不悦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是。”小太监汗如雨下,曹公公表现出不悦了,那可是大事。

    第二个小太监连忙起身,走的比先前那个更加匆忙。

    不过第二个小太监还没走远,又一个小太监匆匆跑来了。

    “公公不好了,监视密云大营的探子飞鸽传书,半个时辰前,郭北营全营出动,离开密云大营了。”这一个小太监的声音更加急促。

    屋内曹吉安双眼猛睁,拿着白玉狮子的手紧紧一握,而后语气森然的问道:“三千人的兵马说走就走,去了哪里?”

    “回公公,正在查。”小太监声音惶恐的说道。

    “哼,废物。”曹吉安一声冷哼,接着一道白光闪过,只听咚的一声,屋外那小太监就应声倒地,那脑袋竟然如同西瓜一般炸裂开来,而他尸体的不远处,原本握在曹吉安手中的白玉狮子,满是血迹的落在地上。

    玉泉山庄,因山庄中有一口泉水自白玉中涌出而得名,这里在京城也算小有名气,尤其是京城的黑道中更是名声在外。

    玉泉山庄杨大年,人称杨大爷,喜好结交江湖豪客,本身也是练武的好手,寻常壮汉二三十人都难以近身。

    加上背景不凡,在黑白两道那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午时三刻,玉泉山庄正准备开午席。

    山庄之中光门客就有四五百人,加上奴仆足有上千人,每日吃饭也称开席,那一顿饭就是上百桌,好不热闹。

    玉泉山庄门口,此刻当值的是四个彪形大汉,虽然天气炎热,他们依旧站得笔直,看起来也是气势不俗。

    四人盯着庄前大道,其中一人揉了揉眼睛,只觉眼前忽然烟尘滚滚,好像还有旌旗飘扬。

    “什么声音?你们听到没有?好像很多人过来了?”另一个大汉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远处,他耳朵动了动,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快看,真的好多人?这些人来干嘛的?”很快四人都看到一群身着黑衣的人朝山庄奔跑而来,而人群的前方是两个骑马的男子。

    “律.....”周昂勒住缰绳停在了玉泉山庄门前,他抬头看了一眼山庄的匾额。

    只见那匾额足有一丈高两丈长,比起大理寺衙门的匾额还气派。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可是玉泉山庄。”一个大汉上前一步,即便面对周昂这上百人,此人也浑然不惧,还得意的指了一下山庄的牌匾。

    “大理寺办案,闲杂人等散开。”左千户在马背上呵斥道。

    “哈哈哈,大理寺?你可知道我家庄主是什么人?还办案?什么案子敢办到玉泉山庄来了?”大汉哈哈大笑,一脸的不屑与得意。

    “你.....”左千户指着大汉,正欲出言呵斥,却见周昂忽然摆了摆手。

    大汉也看出了周昂就是领头之人,他以为自己刚才的话唬住了周昂,神色自是越发得意起来。

    “眼看就要到时间了,这宁采臣怎么还不来?难道要我亲自动手?”周昂没有理会那大汉,而是抬头看了一眼日头,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还露出一脸为难的表情。

    就在周昂话音刚落,人群后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来了来了......”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一路疾跑而来,一边跑还一边挥着手。

    他脚下飞快,只是一眨眼便跨越了数十丈,直接出现来了周昂旁边。

    “都怪老贺那孙子,临走了他非要换上官服,还说办正事得穿的隆重一点,这不耽搁了片刻,让大人久等了。”宁采臣刚一站定,立刻手舞足蹈的说着,他口中的老贺自然就是贺康。

    而后宁采臣恭恭敬敬的对周昂一拜,又假装抹了一下额头,明明他都没有出汗,动作却是做的很像。

    “无妨,时间刚刚好。”周昂语气平静的说道。

    只是看到眼前的宁采臣,周昂总感觉,才几日不见,宁采臣好像和以往又不同了。

    无论是左千户还是大理寺的黑衣捕快,都一脸好奇的看着宁采臣,总感觉这个突然出现的书生很不靠谱,但是好像自家大人又很重视他。

    “宁采臣,本官看那匾额碍眼,给我劈了它。”忽然周昂抬起手来,对着玉泉山庄那气派的匾额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