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4章 秀才朱尔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王庙外,这里有一片开阔的空地,白天这里多是一些售卖香烛的小贩,但是因为夜晚少有人进十王庙,这些香烛摊已很难看到。

    此刻最多的,是售卖糕点或者小玩意的手艺人,若说最热闹的,自然数靠近清水河的河灯摊位。

    买河灯的都是一些小孩或女子,秀儿和姜小昙也是挤着上前,就好像那河灯不要钱似的。

    周昂对放河灯没什么兴趣,他站在稍远的地方,目光看向了十王庙。

    夜色与灯火的映照下,十王庙显得有些诡异,此刻庙门大开,不过进出的人却很少。

    毕竟这里供奉的都是地府鬼神,白日里还好些,一到晚上自然人少。

    周昂看了一眼秀儿和姜小昙,见两人放河灯还有一会,便迈开脚步向十王庙走去。

    刚一跨进庙门,周昂就感觉一股香火气夹杂着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若是换了普通人恐怕直接心生畏惧。

    周昂抬头看向那殿阁上方,目光所及,望气之术下大殿中并无气运显化,倒是两侧偏殿中有几道气运,应该是那些判官无常的。

    十殿阎君不在,便是百姓如何供奉,这些雕像也不可能显化气运,而转轮殿依旧运转,那些判官也还各司其职,受了供奉这些雕像自然显露出一些气运。

    周昂缓步走进十王殿中,这里异常安静,脚步声也显得格外明显,配合这幽暗的大殿,还有几分恐怖阴森的气氛。

    大殿之中十座雕像一字排开,雕像塑造的也是极其高大,每一个都足有一丈左右,这些雕像都是头戴冕冠,身着冕服,像极了帝王打扮,只是那衣袍上描绘的不是龙纹,而是日月星辰和一些奇怪的图案。

    周昂抬头,目光从每一个雕像脸上扫过,这十大阎君看起来都差不多,相貌虽有不同,但大体上又差别不大。

    此刻周昂看着十殿阎君的雕像,又好像十殿阎君也在盯着周昂。

    忽然,周昂听到身后响起细微的脚步声,接着他转身看向殿外,只见一盏灯笼由远而近,不知何人这个时候也来十王庙了。

    周昂静静的站在殿中,此刻殿中漆黑幽暗,殿外之人似乎并没有看到周昂。

    很快那提着灯笼之人靠近十王殿,不过就在大殿前灯笼忽然右转,那人没有进入十王殿,而是去了右偏殿。

    周昂在黑暗中上前了两步,悄无声息的看向了偏殿方向,此刻周昂神色阴沉,目光之中更满是疑惑。

    “一个活人身上怎么会有如此重的阴气,而且那气息竟然与吴玉娇尸身上残留的一模一样?”周昂也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再次见到与吴玉娇尸身上一样的气息。

    很快周昂就听到,右偏殿之中发出一阵声响,那声音中还夹杂着碗筷碰撞的声音,接着又好像有酒水倒入杯中的声音。

    “老陆啊,今日是十王庙会,想必你一定很忙,我带来酒菜,咱们就在这偏殿之中一醉方休。”周昂向偏殿走去,才走出几步就听到偏殿中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

    周昂不动声色的来到偏殿外,只见里面一个身着蓝衫的男子已经将酒菜摆在了一个判官雕像前,此刻正端着酒杯席地而坐,好像在敬那身着红袍的黑面判官。

    “兄台好雅兴啊,竟然敢在夜深人静时与这地府鬼神对饮。”周昂走到偏殿外,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说道。

    殿中男子听到身后有人说话,也不见慌张,只是连忙放下酒杯,而后从容的起身看向周昂。

    男子见周昂穿着气度不俗,也是一脸含笑的主动施礼道:“在下朱尔旦,与陆判神交已久,若有惊扰到兄台,还望见谅。”

    男子自称朱尔旦,竟然说与那地府鬼神陆判神交已久,似乎他这样与陆判对饮,也不是一两次了。

    “在下余三,一时兴起走进了这十王庙,见到兄台如此雅兴,便上前来了。”周昂微微回礼,却没有用真名,而是报了一个假名字。

    朱尔旦神色从容,他见周昂穿着不俗,便知那余三之名是假的,不过他也故作不知,反而非常礼貌的说道:“相逢既是缘分,若兄台不嫌弃这地方简陋,不嫌弃这薄酒冷菜,不妨三人对饮。”

    “哦?兄台看得起我,在下恭敬不如从命。”周昂顺水推舟,他也想弄明白朱尔旦身上那阴魂气息是怎么回事,便不客气的坐在了朱尔旦身旁。

    “这活人都怕鬼神,尤其这陆判更是威名赫赫,朱兄竟然一点不怕,当真世间奇人。”周昂席地而坐,开口便恭维起朱尔旦来。

    朱尔旦见周昂恭维自己,依旧面带微笑,而后不以为意的说道:“诶,这鬼也是人变的,神也是人成的,我以赤诚待鬼神,鬼神自然会以诚待我。再说这陆判虽然看起来凶神恶煞,可他也有豪爽的性情,我视他为友,又岂会在意他的身份?”

    “好一个我以诚待鬼神,鬼神自然以诚待我。朱兄真是看得通透,你这才学见识,他日必将金榜题名。”周昂再次恭维,不过这恭维之中也有着几分真心实意,至少朱尔旦刚才那番话,也不是一般人能说出来的。

    “哪里哪里,余兄谬赞了,年初四月我才刚过府试,如今还只是个小小秀才,金榜题名为时尚早。”朱尔旦连忙谦虚的说道。

    不过周昂注意到,他只说金榜题名为时尚早,却没说自己考不上,看样子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要知道金榜题名便是进士,就算那些各省排名靠前的举人,也没人敢说自己肯定能金榜题名,而朱尔旦一个秀才却有如此信心。

    周昂端着酒杯敬了朱尔旦一下,到目前为止他在朱尔旦身上除了感受到那浓郁的阴魂气息,却没有其它的异常,而朱尔旦本身看起来也不像大奸大恶之徒。

    “朱兄这样,如何与陆判畅谈?”周昂见气氛合适,便玩笑般的问道。

    朱尔旦一直在喝着酒,好像要把自己喝醉的样子,此刻看起来也有些晕乎乎的,便随口答道:“这醉了,梦中自然就见到了。”

    周昂看到朱尔旦的样子,估计他也是真快要醉了,便起身说道:“今日本是陪内子外出,恐她在外等候太久,在下就先告辞了,多谢朱兄盛情相邀。”

    说完周昂起身便走了,此时朱尔旦已经醉的有些迷糊,便也只含糊的回了几句。

    站在偏殿的屋檐下,周昂看着朱尔旦,此时已经能听到朱尔旦的鼾声,应该是真的醉过去了,不过偏殿中没有丝毫异常,那陆判塑像也一切正常。

    周昂最后看了一眼陆判塑像,便直接转身离开了,他估计就算朱尔旦真和陆判相识,自己在这陆判估计也不会出来。

    离开十王庙,刚到庙门口周昂就看到姜小昙和秀儿,似乎两人已经等了一会。

    “呵呵,里面遇到一个有趣的秀才,与他多说了几句,你们玩的可还尽兴?”周昂一脸笑意的问道,他知道以姜小昙的修为,肯定已经看到了十王庙中发生的一切。

    姜小昙也好奇的看了一眼十王殿,不过她很快神色如常的说道:“我与妹妹商议明日一起逛街,我想今晚就让她住在府上。”

    “这好啊,府中本来就为秀儿留了一处院子,妹妹住在家里,我这做哥哥的自然也是高兴。”周昂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种笑容确实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夜市渐渐散去,周昂三人也返回了伯爵府,不过还未到府门,周昂就看到管家周慎站在大门口不停的往外张望。

    见到周昂回府,周慎快步上前,一路小跑的来到周昂身前。

    “家主,左大人已在府中等候多时了。”周慎小声的在周昂身边说道。

    “知道了,带他来书房见我。”周昂听到周慎的话,神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听到周慎的话,姜小昙便很善解人意的对周昂说道:“你去忙吧,我替妹妹安排一下。”

    周昂点了点,而后便径直朝着书房而去,周慎口中的左大人,自然就是大理寺司直左千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