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3章 卖糖葫芦的小姑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昂惊讶的,正是因为秀儿口中的‘夫子’。

    夫子这个称呼,最早是用来称呼孔圣的,是读书人对这位圣人的尊称,因此这个称呼后世少有使用,因为连真正的读书人都少了,又有何人敢称夫子呢?

    “夫子说,像你这样年少就功成名就的,古往今来其实不在少数,但是大多都淹没在了历史的尘埃中。没有人是随随便便可以成功的,更没有不经历失败和挫折就成功的人,圣人走出了自己的道路,但是如果你以为圣人就走到了终点?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前人的路如果走不通,那就去走出一条自己的大道,路都是人走出来的!”秀儿神情庄严的说着,仿佛比宣读圣旨更加庄重。

    这短话仿佛随口一说,没有什么震耳发聩的金科玉律,但是就是这几句朴实无华的话,每一句却都说到了周昂的心坎里。

    “那句妖魔易降,人心难测!也是夫子让你转告我的?”周昂目光渐渐清明,似乎一重魔障又被化解,他心思玲珑很快就想到了半年前秀儿送自己离京的场景。

    秀儿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周昂看着秀儿,而后双手合拢,郑重的对着秀儿一拜。

    “这一礼,我替夫子受了。”秀儿脸上露出笑容,坦然的接受了周昂一拜。

    不过周昂下一刻却开口说道:“终有一日我会亲自拜见夫子的,这一拜是谢谢你。”

    “啊,谢我?不不不......这我可担不起。”秀儿连忙摆手,已经不复先前那般从容,瞬间又变回那个古灵精怪的少女。

    “你当得起,可以跟我说说夫子和你那些师兄吗?”周昂神色如常,对秀儿口中的师兄和夫子显得格外好奇。

    从秀儿口中只言片语猜测,周昂感觉真正的兰台好像更像一个拥有极为古老传承的宗门,而夫子就是这个传承的首领,剩下的应该就是秀儿口中的那些师兄。

    秀儿连忙摇了摇头说道:“夫子说时机到了你们自会相见,关于夫子的一切我可不能告诉你。不过说说师兄们应该没什么问题。”

    “哦,那些师兄都是什么人?”周昂越发好奇的追问。

    “那是一群真正的读书人,他们读书不为做官,更不为荣华富贵,他们只为传承信仰,为往圣继绝学,欲为万世开太平。”秀儿无比崇敬的说道,她的话却是第一次让周昂认识到,这个世界竟然还一直都有一群真正的读书人。

    “继往圣绝学,开万世太平。好气魄啊!”周昂不由的感慨一句,这又何尝不是他所追求的。

    “嫂嫂刚才不是说要出去吗?咱们现在去吧,今晚城西可热闹了。”忽然秀儿一脸兴奋的说道,这性情转变让周昂和姜小昙都有些措手不及。

    “啊......真出去啊?”姜小昙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询问的看着周昂。

    周昂轻轻点头,而后笑着说道:“既然妹妹如此兴致,那就一起出去走走吧,我也许久没有陪你们了。”

    看到周昂恢复往日神采,姜小昙也是心中高兴,不过她没有注意到,周秀儿今日从一开都不是称呼周昂二哥,而是直接称呼的哥哥。

    很快周昂便换了一身常服,带着姜小昙和秀儿出了伯爵府,因为只在城中逛逛,便也没带随从。

    周昂一身青色长衫,腰间挂着小巧的玉印,一副世家公子的打扮,加上身旁带着两个绝色女子,一路上倒是引来无数目光。

    京都城西,这里主要是普通人居住的地方,另外西市也是小商品交易的区域,因为卖的多是一些日用百货,渐渐的便形成了夜市。

    西市临水成街,远远的周昂就看到西市街道之中人流涌动,右侧商铺酒家也是一片喧嚣,左侧清水河的围栏边,无数的贩夫走卒吆喝着叫卖,那清水河中还有无数的河灯漂浮。

    “京都夜市我也曾来过,往日也无这般景象,为何今日如此热闹?”周昂看着眼中满是红尘气息的夜市,回忆起小时候曾经来过的情景,在他记忆中西市的夜市虽然有不少人,但也远没有这么热闹。

    “今天是二十九啊,正是前面十王庙举办庙会的日子,这自然就热闹了,那些河灯也是从十王庙飘过来的,嫂嫂我们等下也去放两盏吧,听说这河灯许愿还挺灵的。”秀儿一脸兴奋的说着,看起来完全就像一个备受宠溺的大家小姐。

    “好呀,河灯我还真没放过,应该很有意思吧?”姜小昙也被勾起了兴趣,不过她到不关心什么许愿,因为她就是妖仙,知道愿望只是一种自我安慰和寄托,一切还要自己去争取。

    “十王庙?可是供奉地府十位阎君的地方?”在周昂的记忆中,城西靠近城门的地方确实有一座十王庙,庙中十王殿就是供奉的地府十位阎君,两侧还有偏殿,里面供奉着判官、无常、牛头马面等地府鬼神。

    而且因为京都乃天子所在,所以京都并没有城隍,而城隍的职司就落在这十王殿。

    “这幽冥地府不是阎罗大帝最大吗?为何不供奉阎罗大帝,而要供奉十位阎君?”姜小昙知道一些地府的情况,不过她所知的却是阎罗大帝最大。

    “上次听黑山鬼王说过,地府十位阎君其实都是阎罗大帝的化身,后来阎罗大帝消失,十位阎君也不见了踪迹。原本地府掌控的十处鬼域九处都荒废了,如今只剩下转轮殿勉强运转。”周昂小声的解释起来,他们这些修行者了解的,与百姓们所知的神话传说其实有着很大的出入。

    三人边走边说,很快便来到了热闹的街市,这一下街市上琳琅满目而又新奇的东西瞬间吸引了姜小昙和秀儿。

    “嫂嫂,我请你吃糖葫芦。”秀儿踮着脚四处张望了一下,而后便拉着姜小昙挤进了人流中。

    周昂跟着两女挤进人群,远远的就看到糖葫芦外围着一圈人,生意看起来很好的样子,不过当看到那个卖糖葫芦的商贩时,周昂也是一愣。

    在周昂的记忆中,卖糖葫芦的应该都是中老年人,可眼前这位却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

    少女身穿粗布衣裙,不停的取下糖葫芦又收过钱,似乎因为生意非常好,看起来也是很开心的样子。

    “来来来,快来买糖葫芦咯,酸酸甜甜可好吃咯,今天不要十文钱,也不要八文钱,我只要五文钱,五文钱一串的糖葫芦,只此一家机会不多。”少女煞有其事的吆喝着,声音干脆爽利,看起来平日里也是个泼辣的人。

    “小妹妹卖的真便宜,平日里都要十文钱一个的。”秀儿拿出一串铜钱,在手中拨弄了十枚递给小姑娘。

    周昂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那个卖糖葫芦的小姑娘,这小姑娘看起来普普通通,更称不上美,穿着也是极其普通,但周昂就是感觉她有些不同寻常。

    很快秀儿和姜小昙便一人拿着一串糖葫芦来到周昂身前,看到周昂目不转睛的盯着人家小姑娘看,两人也是顺着目光看了回去。

    此时围着糖葫芦的人群已经渐渐散开,小姑娘的糖葫芦也已基本卖完,此刻正在开心的数着铜钱。

    “奇怪,这糖葫芦也是小本经营,她为何比正常情况便宜一半?而且我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她?”周昂小声的说着,目光之中也满是疑惑。

    “切,我看哥哥是做大理寺卿太投入了,一个卖糖葫芦的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秀儿不屑的瞥了周昂一眼,满不在乎的说道。

    说完之后,秀儿直接拿着姜小昙,两人笑嘻嘻的又挤进了人群。

    周昂看着两人欢快的背影,又瞟了一眼那个卖糖葫芦的小棍,而后摇了摇头,也只当自己想多了,就不再关注那小姑娘,很快跟上了姜小昙与秀儿。

    三人又一次被淹没在人群之中,此时那卖糖葫芦的小姑娘才大有深意的看向了周昂三人消失的方向,而后她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很快消失在了西市。

    距离西市不远的一个狭窄昏暗的小巷,小姑娘拿着串糖葫芦的竹竿走了进去。

    这里人迹罕至,四周一片漆黑,安静的连脚步声都清晰可闻。

    走到小巷尽头,那里堆着一堆枯树叶,似乎是打扫街道后暂时堆积的。

    只见小姑娘对着枯叶堆随手一挥,而后那堆枯叶吹散,里面竟然出现一个身穿短褐,年龄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双眼紧闭,呼吸尚存,似乎昏睡了过去。

    小姑娘将手中竹竿靠在中年人身旁,而后拿出铜钱,从其中分出一半,直接放在了中年人怀中。

    “糖葫芦是你的,可东西是我卖掉的,现在钱分你一半,我也不欠你的了。嘻嘻,我真是太聪明了!这不就有钱了?”小姑娘对着昏迷的中年男子小声说着,说到后面又好像在喃喃自语,看起来还颇为得意的样子。

    说罢,小姑娘对着中年人轻轻吹了口气。而后她转过身去似乎要走,只是眨眼之间她五官已经大变,竟然变成了另一个样子,同时身上的粗布衣裙也光华一闪,竟然变成了上好的锦缎。

    “现在可以去吃烤鸭了。”小姑娘像是完全变了个人,她将手中铜钱一抛,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而后欢快的消失在了小巷中。

    小巷尽头中年男人悠悠醒来,他甩了甩脑袋,一脸茫然的说着:“怎么回事?怎么就睡着了?我要干啥来着?”

    “这天杀的......谁动了我的糖葫芦........”下一刻寂静的小巷中传出中年人歇斯底里的咆哮。

    不过很快,他声音逐渐变小,又心有余悸的说道:“还好还好......这些钱不知是哪来的?至少本钱还在,万幸呀万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