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1章 兰台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诸葛卧龙说略懂,周昂和姜无畏自然不会真相信他只是略懂。

    因为本朝太祖以人道气运立国,虽然没有灭佛灭道,却也对这两家大力打压,如今佛道虽然依然行走在世间,但影响力早已大不如前,而世间那些佛道中人,许多也只是虚有其表。

    至于那些真正的佛道高人,如今大多也隐居不出。

    诸葛卧龙口中的道门符篆文,便是道门的核心之一,传说这符篆文可以沟通天地,每一个文字都具有鬼神莫测之力。

    “对了,快说说你怎么遇到天族余孽的?”诸葛卧龙装逼成功,立刻询问起周昂关于黑袍人的事。

    随后周昂就将画壁的事情一一道来,又将山河图给两人看了。

    对于这件天族宝物,两人不仅好奇,看过之后更是赞不绝口。

    不过这东西好是好,但是要真正催动起来,做到像在天族黑袍人手中那般,所需的能量也是极其庞大的。

    这倒也解释了,为什么天族黑袍人会引诱那么多人进入图中世界,因为这些人就是催动山河图的力量之源。

    所以如今山河图在周昂手中,除了能作为储物宝物之外,其它的功效并不能发挥。

    “时候不早了,晚辈便告辞了!”该问的该说的都差不多了,周昂便起身告辞。

    姜无畏神色如常,挥了挥手也没多说什么,倒是一旁的诸葛卧龙欲言又止,不过也终究没有说什么。

    周昂起身,走了两步后突然又停下,而后转身再次说道:“对了,下月十五,我与小昙拜堂成亲,有空的话来喝杯喜酒。”

    “那本王自然要来!”听到周昂的话,姜无畏爽快的答应下来。

    等到周昂走后,诸葛卧龙一脸笑容的看着姜无畏,略带调侃的说道:“老鬼,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老家伙你也自由了。”姜无畏对诸葛卧龙拱了拱手,脸上也是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就在姜无畏说话之时,诸葛卧龙也感觉到那座困住自己的阵法忽然消散了。

    诸葛卧龙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姜无畏。

    “怎么?还不愿意走了?你在我这白吃白喝了三年,真当我这是善堂啊?”姜无畏故作微怒的说道,似乎他与诸葛卧龙也是杠上了,总想在言语上调侃对方。

    而诸葛卧龙闻言也是不甘示弱的回应道:“你还别说,我在郭北县大牢待得好好的,你把我弄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困就是三年,我这老骨头还能有几个三年?吃你几顿饭怎么了?不行,你得赔钱。”

    “赔钱,你个老家伙真是敢开口,我这里用的是冥钱,给你你敢收吗?”姜无畏声音渐渐大了起来,两人大有一副市井吵架的感觉。

    “老夫人称通天博学,你以为能骗得过我,你堂堂鬼王要弄些银两还不容易?”诸葛卧龙一副要不到钱誓不罢休的样子。

    “我呸,你个老家伙要鬼给你弄银子,你还要不要脸?自己不想担因果,连鬼都要算计,想从我这弄银子,门都没有。”姜无畏寸步不让。

    大殿之中全是两人此起彼伏的叫骂声,声音甚至传出大殿,弄得殿外阴兵鬼将一脸懵逼。

    周昂不知道自己走后枉死城中还有如此有趣的一幕,等他御剑返回京城时,这一夜早已过去了大半。

    好在周昂神魂日益强大,倒也不需要过多的睡眠休息。

    昨日周昂暂停了审理吴王谋反一案,而公布了志公寺的案子,许多人都以为今日他有什么大动作,所以无数人的目光都盯着他。

    然而今日周昂竟然连大理寺衙门都没去,而是直接出现在了宫门外。

    周昂在宫门下等了片刻,便被一个太监领进了皇宫,最后走入了千尚阁。

    “臣拜见陛下!”千尚阁中,周昂隔着纱幔远远的对景安帝行礼。

    “爱卿有什么事需要亲自进宫?”隔着纱幔,景安帝声音也略显好奇。

    这两日周昂可谓风头出尽,他以妖人作祟立案,这件事连景安帝都知道,旁人看来周昂就是典型的愣头青一个。

    原本周昂携平叛之功入京,加上年少成名平步青云,早已成为各大目光的焦点,而他如今风头更甚,似乎有意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来,景安帝识人无数,虽然不知道周昂这么做意义何在,但也隐约感觉到了一些不寻常。

    “臣想进兰台殿查阅典籍。”周昂头还没抬便继续说道。

    兰台虽然是保存典籍的地方,但这个地方位于皇宫之中,虽然不是靠近嫔妃们居住的地方,却也不是一个外臣能随便去的。

    听到周昂说要去兰台殿,景安帝竟一时沉默,不过隔着纱幔周昂也看不到景安帝此刻的神情。

    过了好一会,景安帝的声音才再次响起:“兰台殿中有些东西能看,有些东西不能看,你应该知道分寸吧?”

    “臣明白。”周昂似乎早有准备,当即便答道。

    “那去吧。”听到周昂答复,景安帝终于点头应允。

    有了皇帝口谕,周昂很顺利的来到了兰台殿,不过这里与周昂想象的有些差别。

    兰台殿看起来颇为破败,甚至有种荒凉的感觉,这里当值的也不是周昂想象中那种皓首穷经的老儒,而是一个个无精打采的太监。

    “老奴见过兴建伯。”兰台殿的首领太监是个六十来岁,头发都快掉光的老宦官,那一脸褶皱笑起来像极了一朵枯萎的菊花。

    如果不是周昂知道这里是兰台殿,还以为自己来了冷宫。

    “你是兰台令?”周昂问这句话时连自己都不相信。

    “老奴只是兰台殿的首领太监,虽然确有兰台令一职,不过老奴在这待了大半辈子,也从未见过真正的兰台令。”老太监似乎明白周昂心中的疑惑,只不过他的回答让周昂疑惑更多。

    周昂眉头一皱,看向那破旧的大殿,有种自己找错地方的感觉。

    “伯爷虽然有陛下口谕,不过这里毕竟是内宫,太阳落山之前伯爷必须离开,伯爷要找什么的话还是早些进去吧。”老太监在一旁提醒着,他说话之时也有两个小太监将兰台殿的大门推开。

    “多谢。”周昂随口一说,而后迈步踏入殿中。

    刚一入殿中,周昂就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腐朽气味,入眼则是一排排书架。

    书架似乎布满大殿,书架之间只留下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狭窄通道。

    周昂上前几步,下意识的看向身侧书架,只见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景安二字。

    在这纸条的下方,还有一册用黄缎包裹的书册。

    周昂又往前一看,书架上还有许多纸条,那些上面的字都是无比熟悉的。

    比如弘康,建乐,天统这样的字眼,而这排书架的最前方,则是正朔这两个字。

    周昂自然知道,这些都是本朝已经使用过的年号,那正朔年号就是太祖立国使用的第一个年号。

    在这些纸条下都或多或少的摆放着黄缎包裹的书册,此刻大殿之中只有周昂一人,不过他却没有去拿这些黄缎中的书册,而是很快将目光移开。

    如果说兰台殿中有什么是周昂绝对不能看的,那肯定就是这些显眼的用黄缎包裹的书册了。

    不仅周昂不能看,原则上这些黄缎中记载的东西,连皇帝自己都不能看自己年号下的。

    周昂继续向兰台殿深处走去,走出几丈之后,书架上的纸质书籍逐渐减少,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竹简和锦缎式的卷轴。

    这些东西周昂也只是随意的瞟了一眼,而后继续前行,最后脚步停在了一个没有书架的地方。

    这个地方没有书架,但是在周昂的身前,密密麻麻的青铜大鼎杂乱的堆放着,地面还散落着无数的铜鼎碎片和龟甲。

    无论是那些完好的青铜鼎,还是铜鼎碎片或者龟甲,都能依稀看到上面刻着古老的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