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0章 一人敢叫天地换新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传说在天地初开之时,人族只是万族中最不起眼的一个种族,在最初的时代里,有一个无比强悍的种族统治着天地........”诸葛卧龙努力的平复着心情,而后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娓娓道来。

    “那个种族被称作天族,他们生来便有无尽的寿命,甚至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天族人的力量还会不断增强。如此得天独厚的生灵,自然很快成为了天地主宰。后来天族人建立天宫,将万族都纳入统治之中,甚至连那些天地初开诞生的自然神灵和天上的星君都要对他们俯首称臣,因此天族开始以神上之神自居,被万族尊为上神。”诸葛卧龙说书的天赋也是极高,短短几句话,就给周昂和姜无畏描绘了一幅波澜壮阔的史诗画卷。

    周昂和姜无畏只是认真的听着,这故事来自一块上古石碑,而上古都只存在于传说中,更不要说上古石碑记载的东西了。

    至于诸葛卧龙为什么能认识上古碑文,周昂虽然心中好奇,此时却也没多问。

    顿了顿,诸葛卧龙便继续说道:“天族强大,成为天地共主也无可厚非,加上天族一开始也努力维护着万族和平,万族在天族统治下,也是相安无事,数十万年间倒是出现了难得的和谐盛世。”

    听到此处周昂下意识的眉头微皱,既然这是一个被掩埋在时空长河中的古老故事,那么天族的统治最后肯定也瓦解了,而一个得天独厚,塑造了数十万年盛世的文明都会毁灭,说明天族这种统治方式也是失败的。

    “先生说天族力量会随着年龄不断增长,而且他们寿命无限,这可不是好事啊,问题肯定出在了天族自身。”姜无畏真仙境界,可不仅仅只是力量强大,还有远超常人的眼界。

    “老鬼说的没错,天族安逸太久,自然就滋生了享乐自大的毛病。他们以龙肝凤髓为食,天地异兽也只是他们圈养的坐骑宠物,而万族也逐渐成为他们的奴隶,当时的人族也被他们像鸡鸭一般豢养,天地的一切都任由天族予取予求。长此以往万族如何甘心?压迫之下反抗自然此起彼伏。”诸葛卧龙继续讲述着,他称呼姜无畏为老鬼,两人说起来也相交数年,如今没了原则性的立场冲突,倒像是老友一般随意。

    “可是有大能出世,推翻了天族统治?”周昂不确定的问道,心中也开始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诸葛卧龙直接摇了摇头说道:“万族之中虽然也出了些了不起的人物,可在天族的强势镇压下,便是万族联合也挡不住天族上神,那些活了十万年以上的上神,一个个摘星拿月,挥手之间就是江河陆沉,那是最黑暗也最惨烈的时代,即便万族拼尽全力也只有勉强的苟延残喘.......所有人都绝望了!”

    说道此处诸葛卧龙也是神情肃穆,不过周昂发现,就在诸葛卧龙讲到最绝望时,他的目光之中反而又开始炙热起来。

    这一次周昂和姜无畏都没有接话,两人知道故事的关键转折要出现了。

    果然下一刻诸葛卧龙难掩激动的说道:“好在这天理昭彰,终究有人对天族的所作所为看不下去了……那一日有一人突然出现在天宫之外,只有一人,手持一剑。而后那一人一剑从南天门一直杀到昆仑虚,这一路杀下来就是三天三夜,天宫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最后除了少数散落在天宫之外的天族侥幸逃脱,整个天族几乎被灭族,而那些侥幸活命的天族人,也再不敢以上神自居,只能躲在暗处苟延残喘.......”

    听到此处,连姜无畏和周昂也是心潮澎湃,先不说立场问题,单单那一人一剑杀了个天翻地覆的豪情,便让人肃然起敬。

    所谓,一人敢叫天地换新颜,便是对这位神秘存在最好的诠释!

    不过下一刻周昂一愣,他忽然察觉到,刚才诸葛卧龙口中提到了一个地名,于是便脱口问道:“你说昆仑虚?”

    昆仑虚这个名字周昂不是第一次听说,在山河图的幻境中,他与素娘化身四海八荒的至高神,生活的地方也叫昆仑虚。

    “南天门是天宫的门户,而昆仑虚便是天族的发源地。”诸葛卧龙很自然的解释道,不过他也注意到周昂的神情变化。

    而后诸葛卧龙不解的问道:“你好像也知道些什么?”

    周昂直接翻手拿出了山河图,而后一脸凝重的说道:“我可能遇到了一个天族余孽。”

    当诸葛卧龙提到昆仑墟时,周昂就闪过一个念头,那个神秘的黑袍人,极有可能就是一个天族余孽。

    “竟有天族余孽现世?不过说来也对,如今天地失序,天人五衰,此时正是天族复出的最好机会。”诸葛卧龙神色也有些凝重,天族余孽重现,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此事我稍后再细说,那后来怎么样了?一人屠尽天族的究竟是谁?斩神剑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周昂有些急切的问道。

    “天族倾覆,自然有了接下来的万族争锋,人族渐渐崭露头角,说起来那位存在亲手终结了一个时代,也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不过那上古石碑也只记载了这件事,至于那位存在究竟是谁,却无半点记载,也或许记载此事的人也不知道吧?而那柄屠尽天族,斩灭上神的宝剑,正是被镌刻石碑的人称之为‘斩神剑’。”诸葛卧龙摊手说道,那石碑上信息有限,主要就是记载天族覆灭的过程,对那位一人一剑改天换地的存在虽然敬畏有加,却没有一点正面描述。

    “或许‘斩神剑’还不是真名,这名字倒像是后来者附会上去的。”姜无畏一脸若有所思的说道,其实诸葛卧龙讲的这个故事,对他这位真仙鬼王冲击也很大。

    “那石碑在什么地方,现在还能找到?”周昂的关注重点与姜无畏有些不同,他很想亲眼见一见那石碑。

    下一刻诸葛卧龙的话又直接破灭了周昂的想法:“看不到了,那石碑能保存下来也是机缘巧合,当我打开那洞窟时,石碑便开始风化,不过几个呼吸之间碑文就斑驳脱落了,好在老夫也有一目十行的本事,勉强在碑文消失前记了下来。”

    “老家伙还认识上古文字?”姜无畏见不得诸葛卧龙嘚瑟,便有些故意抬杠的一问。

    诸葛卧龙闻言轻蔑一笑,而后越发得意的说道:“呵,说出来你们可能还不信,那上古碑文其实是一种与符篆文有联系的文字,后来我花了数月才一个个破解出来,你们以为这样的远古秘闻会来的很容易?”

    “符篆文?”周昂与姜无畏都是下意识的问道。

    “正是道门符篆文,不巧,老夫也略懂!”诸葛卧龙捻着胡须,越发的得意的说道。

    他将略懂二字咬的特别重,倒是少有的露出了他老顽童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