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9章 上古石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呸,谁吃醋了?我这个做嫂嫂的,总不能连别人名字都不知道吧?”姜小昙故作生气的说道,这回答倒也显得自己颇有风度。

    不过此刻她心中的真实想法却是:“以后可不能让周昂晚上一个人出去了,这才一晚上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师妹,还好只是师妹,要是再多些个其它什么的,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然而一想到那个神秘的黑袍男,姜小昙也觉得如芒在背。

    而后她又一脸担忧的说道:“其实我更担心那个黑袍人,这样的人隐藏在暗处,还对你恨之入骨,以后我们更要万分小心了。”

    “那黑袍人来历非常神秘,所以我打算去一趟枉死城,看能不能从姜无畏口中打听一些消息,你去不去?”周昂同样一脸凝重的说道,黑袍人就像一柄高悬在头顶的利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落下来了。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姜小昙几乎想也没想的就答道,到目前她对姜无畏还是很排斥的,但是她也不阻止周昂与姜无畏接触。

    甚至在姜小昙心中,周昂将这件事告诉姜无畏她也是赞成了,毕竟那黑袍人实力恐怖,如果姜无畏知道了这件事,想来他也不至于到时候见死不救。

    夜幕降临,周昂提着一坛酒,在夜幕的掩护下,直接御剑而起,朝着郭北县而去。

    在进入黑山之前,周昂远远的看了一眼郭北县。

    只见郭北县的人道气运比他走时又浓烈了几分,尤其是那剑城隍在人道气运之中日夜淬炼,如今已经有了几分堂皇浩大之气,竟然渐渐的在往那种传说中的人道圣剑上演变。

    周昂只是看了一眼郭北县,而后便一剑劈开了阴阳两界,这一次他直接落在了枉死城的城门下。

    “啊.....姑爷又回来了!”周昂刚一出现,耳边就响起一声炸雷般的声响。

    周昂循声望去,就在他身旁不远处,那个曾与他交过手的鬼将怙照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只是这家伙笑起来也显得有些渗人。

    被鬼将怙照叫姑爷,周昂只能尴尬一笑,算是回应了对方,而后脚下一踏快速朝着枉死城中央的宫殿而去。

    这一次周昂就比上一次随意的多了,他见宫殿大门打开,便自己走了进去。

    刚一走进大殿,周昂就看到黑山鬼王正坐在一张棋桌前,不过当周昂看到与黑山鬼王对坐的老者时,先是一愣,而后脱口而出叫出了老者的名字。

    “诸葛卧龙?”周昂从老者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正是郭北县中那枚玉佩上残留的文气。

    诸葛卧龙也看向了周昂,见周昂叫了自己名字,便放下手中棋子,而后起身对着周昂微微点头道:“兴建伯又来了,老夫有礼了。”

    见诸葛卧龙对自己点头,周昂连忙躬身一拜,虽然这是第一次见面,但周昂对此人还是颇有好感的。

    “没想到诸葛先生竟然真在这里,晚辈还有你遗留在郭北县的玉佩,今日正好物归原主。”周昂说着从怀中掏出了玉佩,上前几步递到了诸葛卧龙跟前。

    “哈哈,这枚玉佩本就是我三年前留在郭北县的线索,希望有能人能够看到,一来可以对抗鬼王殿下,阻他将鬼域降临人世。二来也能帮老夫脱困,可连老夫也没算到,原来你们是一家人。倒是这老鬼厚颜无耻,他一个人无聊就算了,非要强留老夫下来陪他下棋,当真无赖至极!”诸葛卧龙一开始还一副有道高人的模样,不过说到后面却形象全无,看得出来他对黑山鬼王的怨念也是极深。

    “这......”周昂也是一脸懵圈的看着两人,他没想到这其中还有如此多的曲折故事,同时对诸葛卧龙深表同情。

    “你小子怎么想到来这里了?手上拿的什么?”姜无畏看着周昂手中的酒坛,一脸质问的问道。

    “呵呵,皇帝赐的美酒,今日特来与鬼王和诸葛先生共饮。”周昂扬了扬手中酒坛,他依旧称呼姜无畏为鬼王。

    对此姜无畏倒也看得开,一听周昂是来请他喝酒的,当下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而后冕服大袖对着身前一挥,那棋桌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张矮几,上面还有几样小菜和餐具。

    三人很快围坐在一起,这有酒有菜,加上三人都是性情中人,也是很快便不分年纪辈分,就你来我往的推杯换盏,很快打成一片。

    “说吧,无事献殷勤,想从我这得到什么?”酒过三巡之后,姜无畏醉眼朦胧的对周昂说道,也不知他是真有醉意还是假醉。

    周昂闻言轻轻放下酒杯,顺手拿起酒坛,又为姜无畏和诸葛卧龙斟满,一边斟酒一边说道:“也没什么要紧的事,鬼王见多识广,就是想向您打听个事。”

    “什么事?”姜无畏目光一凝,酒意瞬间醒了三分。

    而一旁诸葛卧龙刚端起酒杯,也停在了半空,好奇的看着周昂,想要听听究竟是什么事。

    “可否听闻斩神剑之名?一把剑的名字。”周昂很随意的问道,所问的正是黑袍人口中提到的斩神剑。

    黑山鬼王闻言略作思付,瞬息之后便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不过就在黑山鬼王摇头之时,诸葛卧龙手一抖,竟然将手中的酒杯都落下了,而后他抖着手,结结巴巴的说道:“你说什么?斩.....斩神剑?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诸葛先生知道?”周昂激动的看着诸葛卧龙,此刻诸葛卧龙的神情,显然说明他知道些什么。

    而周昂虽然问的是斩神剑,但这其实和自己的母亲余鸾有关,至少诸葛卧龙是目前唯一知道一些线索的人。

    诸葛卧龙人间奇葩,其经历堪称绝无仅有,即便面对生死他也可以风轻云淡,但是当周昂说出‘斩神剑’这个名字时,诸葛卧龙心神无法平静了。

    “那是一块上古石碑上记载的故事.......”下一刻诸葛卧龙神情激动的说道。

    一想到那块上古石碑记载的故事,他就无法抑制的心神激荡,心潮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