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8章 有志气,了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说没有?新任大理寺卿兴建伯昨夜破了个大案子,据说那尸体都足足拉了好几十车。”京城的茶馆中,几个家资颇丰的中年人闲聊着近日京城趣闻,而其中一人正神秘兮兮的向其他几人讲着。

    “好几十车?那不得数百人?能有这样的大案还不闹得沸沸扬扬?”另一人有些不太相信的样子,提出了心中质疑。

    “还别不信,此事可是我那刑部当差的小舅子亲口告诉我的,昨天夜里大理寺连夜提走了一套卷宗,你们知道是什么吗?就是一年前志公寺僧人集体神秘失踪的卷宗。”先前之人略带得意的说道。

    虽然志公寺的案件被刑部封锁了消息,不过在京城能混的不错的,家里多少有些关系背景,知道一些秘密也不为过。

    “这么说倒还真有可能了,我表弟在都察院当差,来之前正巧街上碰到他,还听他说三司会审吴王谋反一案因事延后审理了,或许真发生了什么大事!”另一人若有所思的说道,倒也从侧面印证了先前那人说的大理寺正在办一个大案子。

    原本大理寺只负责核审案件,偶尔才会督办一些大案要案,但是如今朝政混乱,衙门间也是各自为政,为了利益你争我夺。

    这办案要钱要人,没有利益谁会不要命的去查案?

    所以这个时候大理寺就算要接手天底下所有的案子,基本上也不会有什么衙门阻挠,因为无利可图。

    刑部一听大理寺要接手志公寺疑案,连夜就将卷宗找了出来,还一副生怕大理寺反悔的样子。

    很快志公寺疑案就被公布了出来,而案件的定性就是妖人为祸,甚至周昂直接将那黑袍人的相貌画了出来,悬挂在了他大理寺的书房之中。

    原本大理寺接手志公寺疑案开始,所有人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思在看这件事,可是当周昂将案件定性之后,一些人也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哈哈哈哈,妖人为祸......咱们这位伯爷做事可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啊!恐怕再进一步,他还敢直接说是鬼神为祸了,他公布案件不是结案而是立案,看来他是有心将那背后的存在缉拿,以凡人之力审判鬼神,有志气,了不起!”皇宫大内之中,大太监曹吉安捻着兰花指,一脸玩味的说着,最后兰花指一转,竟然竖起了大拇指。

    正如曹吉安所言,周昂公布案件,却只是立案。

    而立案后就是破案,这壁画案的经过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可以说人证物证齐全,就连凶手是谁都知道,所差的只是将那神秘的黑袍人缉拿。

    不过要缉拿一个真仙级别的凶手,好像这事就变得有些荒诞了!

    能看出周昂心思的,自然不止曹吉安一人,不过更多的则是对此嗤之以鼻。

    周昂一夜未归,今日他比往日回府都要早一些,不过刚一回府,就看到姜小昙一脸不善的瞪着自己。

    “把衣服脱了。”姜小昙第一句话就让周昂一愣。

    “这.....大白天的,不太好吧?”周昂一脸无辜的说道,心中还真有些慌了。

    “瞎想什么呢?看看你衣袍都破成什么样了?你堂堂伯爵,嫌不嫌丢人?你这个样子,也是丢我的脸。”姜小昙白了周昂一眼,一脸好气的说着,同时已经取来了一套新的莽龙袍。

    周昂看向了自己撕碎的衣袖,露出尴尬的一笑,而后连忙一脸讨好的说道:“夫人说什么都是对的,我脱,我这就脱。”

    “哼!”姜小昙一脸嫌弃的哼了一声,却又主动为周昂更衣。

    皇帝特赐的莽龙袍,说到底赐的只是这个样式和使用的权利,当然皇宫织造局也为周昂打造了一套,但并不影响周昂多打造几套同样款式的。

    “对了,刚才我才从孟家回来,送了一些人参之类的补品过去。”过了好一会,姜小昙才再次开口,好像只是想起了随口一说。

    “孟龙潭醒了吗?”周昂也随口一问。

    “请了个大夫瞧了瞧,应该过几日就能醒了,不过醒来后恐怕也会变得痴傻。”姜小昙依旧平静的说道。

    她今日大半时间都在孟家,又是为孟龙潭请大夫,又是送补品的,对孟龙潭的情况倒是很了解。

    孟龙潭这个结果周昂早就知道,便也没话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不过下一刻姜小昙又一脸认真的看着周昂,语气略显低落的问道:“我能感觉到你很了解她,而她也很了解你,你们以前认识?”

    周昂转过身来看着姜小昙,他自然知道姜小昙问的是什么,不过周昂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直接拿出了山河图。

    “此物名为山河图,应该是一件极其古老的宝物,那志公寺的画壁便是由它所化,昨日夜里大理寺衙门外,素娘向我求助.......”周昂直接从一开始讲起,在姜小昙面前他没有打算做丝毫的隐瞒。

    “山河图不仅可以幻化出人心底最深的执念,甚至能够强行篡改人的记忆,一开始我与素娘也落入了幻境之中,我们的记忆都被篡改。不过山河图虽强,却无法篡改甚至蒙蔽我灵魂深处的那些记忆,而这也成为我醒来的关键.....”周昂将在山河图中的经历详细的说来,也包括他与素娘一同生活在昆仑墟的经历。

    “这么说,你们明明是很了解的两个人,却要装作不认识?”听了周昂的讲述,姜小昙倒是释然了不少,反倒有些同情起来。

    “我倒是无所谓,可她毕竟是有夫之妇,而且她相公现在又这样了,只能说造化弄人吧。”周昂也有些无奈的说道,这种事情也没有先例可循,那些记忆又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存在,想抹也抹不掉。

    “这其实倒也没什么,伯爵府家大业大,以后多帮衬帮衬你那师妹就好了,对了,她叫什么名字?”姜小昙性情爽直,知道了周昂与素娘只是因为一段奇妙的经历而有了同门之谊后,倒是主动帮周昂分担了起来,同时她对素娘也越发好奇起来。

    “颜素素。”周昂脱口而出。

    虽然周昂也没问过素娘的名字,但他可以肯定这就是素娘的名字。

    “真名?”姜小昙又问。

    “肯定是真名。咦,你不会吃醋了吧?还是说你真名不叫姜小昙?”周昂一脸肯定的答道,不过下一刻又神色古怪的看着姜小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