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7章 救人易,救心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出‘斩神剑’这个名字,黑袍男子怨毒的瞪了周昂一眼,而下一刻他竟黑袍一裹,化作一道黑烟就要消散。

    当他化成黑烟时,还想卷起山河图,不过周昂也是眼疾手快,又一次将飞剑余鸾朝着山河图斩下。

    那黑袍男子似乎十分忌惮,竟然舍弃了山河图,也不愿意承受飞剑余鸾一下,而后便消散不见,不知远遁到了何处?

    只是黑袍男子消失后,周昂的耳畔再次响起黑袍男子怨毒的声音:“臭小子,本神迟早会回来取你狗命。”

    对此威胁周昂不以为意,只是对着山河图一抓,画卷入手周昂便瞬间掌控了这画壁世界。

    下一刻他将山河图一抖,自己和素娘就出现在了志公寺的大殿中。

    此刻大殿四壁已经空空如野,再看不到往日的壁画,而周昂手中倒是还握着一副画卷。

    周昂将画卷展开,却只见上面画的还是尸山血海,与曾经画壁上的仙境不可同日而语。

    “师兄.....不,伯爷,我家相公?”看到再次出现在大殿中,素娘神色有些恍惚,先前经历说起来只有片刻,可那亿万年的经历依旧历历在目,甚至一开口她还习惯的称呼周昂为师兄。

    周昂看着素娘微微叹了口气,而后手中山河图一抖,下一刻地面上便出现三个人。

    自然是孟龙潭、朱孝廉、还有清水和尚。

    只是此刻三人都是一副皮包骨的样子,看起来人事不省,尤其是那朱孝廉更是一动不动。

    “相公.....”素娘看到孟龙潭出气多进气少,连忙扑倒在身旁,想要唤醒自己的相公。

    “你相公精气大亏,神魂更是丢了大半,这条命虽然捡回来了,但恐怕以后.......”周昂话说了一半,后面的话他知道自己不说素娘也能明白。

    在山河图中虽然只有片刻,但那些记忆却完整的保留了下来,其实在周昂看来,或许这才是山河图真正的用法。

    而素娘虽然没有在图中修炼,但她的经历也是无人能及,尤其是见识更是世间少有。

    孟龙潭的神魂受损,是被山河图窃取了,而这一过程是无法逆转的,这些不用周昂说素娘也知道。

    周昂又伸手探了探朱孝廉的脉搏,入手已经有些冰冷僵硬了,看样子已经死去多时。

    其实孟龙潭还好,可能心中还有素娘,让他没有彻底迷失在画壁中,每日还能出来半日,而朱孝廉在画壁中停留几日,如今便是周昂也回天乏术了,毕竟神魂被山河图吸收,想要强行拘回魂魄还阳都不行。

    “你为什么要打扰我一家团聚?”忽然一只手抓住了周昂的手臂,不知那清水和尚何时醒了过来。

    清水和尚身体虚弱精神萎靡,但他看向周昂的目光却满是仇恨和怨毒,仿佛是周昂夺走了他的一切。

    清水和尚突然的举动让周昂微微一愣,而一旁的素娘也是被吓了一跳,她不解的看着清水和尚连忙解释道:“大师怎的如此不辩是非?若不是师.....周伯爷不顾危险将你们救出,你早已死在了画壁之中。”

    “救我?哈哈哈哈.......我寻遍半生,好不容易找到了这画壁所在,你们毁了画壁,让我一生夙愿落空,这叫救我?”清水和尚状若癫狂,那样子看起来颇为吓人。

    听到清水和尚的话,周昂和素娘都是沉默不语,他们其实在画壁中就知道了,这画壁中一部分人是被蛊惑而进入画壁的,但是也有一部分是自愿进入画壁的。

    这一类人就像清水和尚这样,在阳世已经生无可恋,又知道画壁可以令心中执念成真,便主动进入画壁。

    画壁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像清水和尚这样的还并非少数。

    “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我知道画壁中那并不是你真正的妻儿,那一切都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周昂其实大概能猜到清水和尚的故事了,他知道清水和尚这样的就叫哀莫大于心死。

    “呵呵呵呵......一厢情愿.......好一个一厢情愿。”清水和尚目光呆滞,喃喃自语的说道,周昂的一句话让他所有幻想都破灭。

    下一刻,清水和尚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他目光呆滞神情木纳,如行尸走肉的向着寺外走去。

    清水和尚能在画壁中住那么久还神志清醒,自然也是有些修为在身的,所以周昂没有去阻拦,也就任由着清水和尚离开。

    “轰隆隆......”一道闪电划过夜空,接着雷声滚滚。

    清水和尚走出殿外,背影看起来有些凄凉,忽然他手掌缓缓抬起,毫无征兆的一掌落在了天灵盖上。

    这一掌下去天灵盖碎裂,眼耳口鼻之中鲜血溢出,顷刻便断了生机。

    “唉......”素娘口中响起一声叹息。

    “救人容易救心难......这天底下不知还有多少清水......”周昂也是有些怅然的说道。

    画壁世界其实给了周昂许多感悟,画卷中就有人生百态,甚至他用亿万年时光推演人道发展,这些都让他获益匪浅。

    素娘看着周昂欲言又止,好像要出言宽慰,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反正都已习惯,继续叫我师兄又何妨?”周昂看到素娘的样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他与素娘在幻境中相处了亿万年,那些记忆都是实实在在的,两人心中所想都瞒不过对方了。

    “素娘不敢,多谢伯爷救命之恩。”素娘神色一肃,而后低着头很是恭敬的说道。

    在幻境中她可以毫无顾忌,很自然的称呼周昂师兄,可是那毕竟只是幻境,如今现实之中两人身份地位相差悬殊,而且自己也是有夫之妇,这一切注定两人不能走的太近。

    对此周昂也只能不置可否,他将目光移开,看着殿外的雨幕说道:“待会会有马车前来送你们回家,朱孝廉的尸体我要先运回大理寺,后面的事情自会有官府来处理。”

    周昂说话之时,飞剑余鸾从袖口滑落而出,而后便化作一道剑光向伯爵府飞去。

    飞剑飞出,只是转瞬间便又飞了回来,落回到周昂的衣袖中。

    接下来周昂便立在大殿门口,而素娘则一直守在孟龙潭身边。

    足足小半个时辰,两人一句话也没有。

    终于,志公寺外响起一阵阵马蹄声,接着无数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很快上百的黑衣神捕出现在大殿外,这些黑衣神捕身披蓑衣头戴斗笠,领队的自然是左千户。

    如此大的动静,素娘自然也看向了殿外,只不过她的目光是落在左千户身后。

    那里有一柄巨大的牛皮伞缓缓移动,伞下是一个素衣白裙的清丽少女,虽然大雨漫地,但少女脚上鞋子依旧滴水不沾。

    “小昙,你送素娘回家。其他人封锁志公寺。”周昂的声音在大殿前响起,很快便有黑衣神捕抬着孟龙潭离开。

    “孟夫人,我们走吧!”姜小昙的声音在素娘耳边响起,一句孟夫人让素娘神色微变。

    她没有注意到,姜小昙的目光正落在自己的手腕处,那里有一根紫色的龙纹布条缠绕。

    “立案,验尸......”素娘刚走出几步,又听到周昂的声音响起,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只见大殿之中尸体无数,密密麻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