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6章 斩神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昆仑墟位于四海八荒之巅,在它的下方是高达九万丈的天柱山。

    在四海八荒的世界里,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只要有人能登上天柱山的顶峰,便能看到传说中的昆仑墟。

    然而凡人之力无法攀登九万丈的天柱山,而四海八荒那些强大的种族也无法穿透昆仑墟的禁制。

    所以这里终究只是一个传说。

    昆仑墟中,《四海八荒图》沉浮不定,这个世界的两大至高神正看着图中不断变幻。

    “师兄好像在推演什么?你创造暗夜族制衡天族,又用鲛人族对抗龙族,这四族大战已经历了快七万年,而今四族皆已没落,仅存的一些也隐遁起来,倒是人族逐渐占据八荒,师兄是要让人族成为天地主角?”颜素素看着身着的《四海八荒图》,这几万年来自己的师兄倒是没有闭关了,但却喜欢上了世界养成。

    颜素素虽然不喜欢修炼,但是她的眼光还是很敏锐的,虽然周昂一直微弱的干扰着《四海八荒图》运转,却也没有瞒过她的眼睛。

    “七万年也不过弹指之间,这还真是恍然如梦啊......”周昂看着《四海八荒图》,却说出一句毫不相关的话来。

    “很快吗?我们不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吗?”颜素素有些意外的看着周昂,她已经记不清自己活了多少万年了,只知道有记忆起就这样一直和师兄生活在昆仑墟。

    “对了,我有一门新创的功法,可与往日那些大有不同,如果觉得看人世变迁无聊,倒是可以修炼打发一下时间。”忽然周昂一脸微笑的看着颜素素,却是话锋一转提到了修炼功法。

    颜素素对修炼从来不上心,便也表现的兴致缺缺,她正准备开口拒绝,却见周昂直接伸出手指落在了自己眉间。

    刹那之后周昂收回手指,而颜素素脑海中已经多了一篇名为《本经阴符七术》的修行功法。

    “好像确实有些不一样!”颜素素眉头一皱,她只觉得自己师兄最近越来越反常了,至于这功法,她也只是看了个名字,便丢在记忆中不去过问了。

    看到颜素素对自己传授的功法并不上心,周昂也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而后又看向了《四海八荒图》。

    时光荏苒,昆仑墟上似乎感觉不到时间的变化,但是四海八荒中,又是上万年过去了。

    万年之后,人族成为了天地主角,甚至在人族之中诞生了参悟天地玄机的圣人,然而这圣人也只是参悟到四海八荒的规则,却依旧跳不出四海八荒,看不到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四海八荒图》在操控,更看不到昆仑墟,看不到更大的世界。

    “不行......”忽然周昂一掌伸进了《四海八荒图》,在这至高神一掌之下,整个四海八荒天翻地覆,江河陆沉。

    只是瞬间,四海八荒所有生灵都灰飞烟灭。而后周昂手掌一拂,《四海八荒图》上重新出现江河陆地,而整个格局也不再是四海八荒了。

    灭世创世,只在挥手之间,这便是至高神的恐怖。

    颜素素有些意外的看向《四海八荒图》,在她的记忆中这还是师兄第一次灭世,以往他总是尽力的维护着四海八荒的平衡,任由那亿万生灵自行繁衍。

    不过虽然意外,颜素素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在至高神眼中,那四海八荒也不过是一个更有趣的蚂蚁窝而已。

    新的世界诞生,生灵出现,文明出现,一切仿佛又是一个轮回。

    人世千姿百态,喜怒哀乐,有些人平庸一生,有些人波澜壮阔,然而这一切在两位至高神眼中,都只是红尘中的一朵水花。

    “不行......”周昂又一次将手伸入图中。

    “还是不行......”周昂不知道第几次将手伸入图中。

    颜素素仿佛不认识周昂一般的看着他,那一次次的灭世创世,似乎越来越让自己的师兄不满意,但她也不知道师兄究竟想要怎样的一个世界?

    忽然,周昂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而后一脸歉意的看着颜素素说道:“素娘,黄粱一梦终究醒来,让你在这个幻境陪了我许久深感歉意,我这便带你去找你相公!”

    颜素素一脸不解的看着周昂,她不明白自己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下一刻周昂手掌一翻,于此同时他的身后出现五条真龙虚影,脚下一头灵龟浮现,四周虚空之中更有无数的螣蛇飞舞。

    周昂手掌重重往下一压,接着悬浮在世界之巅的昆仑墟开始坠落,那九万丈的天柱山也从中折断。

    整个世界第一次连同昆仑墟开始毁灭,而就在天柱山折断的同时,一道火红的剑光横贯整个世界,下一刻化作一柄飞剑落在了周昂手中。

    “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握着飞剑余鸾,周昂伸手轻轻拂过剑身,而那飞剑余鸾也似乎越发灵性的微微震动,好像在回应着周昂。

    颜素素身躯一颤,脑海中无数的记忆蜂拥而至,她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根本不是什么至高神,只是一个江西举人孟龙潭的妻子!

    下一刻素娘眼中再无四海八荒,也没了什么昆仑墟,有的只是一个满目疮痍,脚下皆是尸山血海的世界。

    周昂站在她的身前,而更远的地方,一个身穿黑袍,黑发披肩,看起来面目冷峻的男子正盯着周昂。

    而在黑袍男子的身前,一幅画卷展开,那画卷光芒笼罩,与幻境中那幅《四海八荒图》有着七分相似。

    “做至高神不好吗?掌控世界,随心所欲的感觉不好吗?”黑袍男子目光逼视着周昂,开口便是一连串的质问。

    “好自然是好的,我也没想到,这世间竟有如此至宝!”周昂点着头一脸诚恳的说道,他目光落在黑袍男子身前的画卷上,明显是在赞美这幅画卷。

    “既然好你为什么要从山河图中醒来?”黑袍男子有些疑惑的看着周昂。

    “原来它叫山河图?这幅图可以映照人心的欲望,怪不得你能让那么多人心甘情愿的将生命留在画卷中,可惜它给不了我想要的!”周昂从黑袍男子口中知道了画卷的真名,他也早就知道了画卷独特的地方就是可以幻化出人心所憧憬的事物。

    进入画壁中的人,都会看到心中最想看到的景物,和尚进来以为到了极乐世界,终日听着佛陀讲经,却不知自己的精气神真被画卷一点点吸收。

    书生进来看到最完美的仙女,几度温存便忘了所有,也浑然不知自己的生命正在被窃取。

    爱财之人进来可以挥金如土,贪权之人进来权倾天下,一切想要的都可以得到,而代价则是自己的生命。

    “你想要什么?权势?美人?还是无尽的寿命?在这里你都可以得到!”黑袍男子再次向周昂问道,声音充满着蛊惑。

    周昂看着黑袍男子,对这个人也是好奇。

    若说是人,此人手段残忍不说,对人心的认识还仅仅只有欲望。

    若说是妖魔,可周昂在他身上又感觉不到妖魔的气息。

    “我要的是善有善终恶有恶报,你做了恶就该有报应,天不报,我来报!”周昂神色渐渐变得严肃,他看着黑袍男子手中飞剑余鸾吞吐着剑芒。

    听到周昂的话,黑袍男子先是一愣,而后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周昂说道:“哈哈哈哈.....天底下还有你这样的人?连天都管不了,你还想管?你凭什么?”

    “就凭我是大理寺卿,就凭我手中的剑!”周昂语气铿锵,他说话之时头顶气运冲霄。

    原本自成一界的画壁世界,竟然困不住周昂的气运,那气运冲破画壁世界,牵引着京城上空的法兽獬豸。

    “吼......”虚空之中法兽一声怒吼,一股庞大的力量涌入周昂体内。

    周昂并非鲁莽之人,他敢进入画壁世界,也正是因为在京城范围,他这个大理寺卿能够得到法兽气运庇护。

    “原来还是个人间王朝的大官,可惜你还是太弱了!”黑袍男子看着周昂气息大变,只是有些好奇,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将周昂与自己放在同等的位置。

    获得法兽气运加持,周昂右手持剑,左手从怀中取出一个扁扁的木匣,那里面还有他最后的底牌。

    这个黑袍男子是周昂目前遇到最强大的对手,直觉告诉周昂,这个神秘的黑袍男子,可能比起黑山鬼王还要强上几分。

    按理说这样的人他不该惹,但是看到这尸山血海的画壁世界,他心中意难平!

    此意难平,唯有仗剑而起!

    下一刻飞剑余鸾脱手而出,左手的木匣也已被周昂打开一道缝隙,那缝隙之中有神圣的气息溢散而出,让那黑袍男子都下意识的望向了周昂手中木匣。

    黑袍男子看着木匣,伸出手掌对着飞剑余鸾一抓,看起来十分随意,似乎他根本不将飞剑余鸾放在眼里。

    不过就在黑衣男子五指并拢,想要将飞剑抓在掌心时,飞剑余鸾化作一道火红的光芒一闪而过,堪堪从他掌心溜走。

    “嗯?”黑袍男子显得有些意外,下一刻他看向自己的掌心,却是神色大变。

    周昂也看向黑袍男子的手掌,只见他如玉的手掌被划出一道裂缝,而他肌肤下不是血肉,是如同琉璃一般泛着光辉的仙体。

    “琉璃玉身,真仙之体!”周昂心中默念,果然对方是一位无漏无垢的真仙。

    “斩.....斩神剑.....这怎么可能?”黑袍男子神色大变,脸上竟露出极大的恐惧,而恐惧的源头就是飞剑余鸾。

    只是黑袍男子口中说的名字是‘斩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