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2章 素娘求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景安帝刚刚抬起的屁股再次落下,他有些恍惚的看了一眼大殿一侧的滴漏,景安帝猛然发现,自己继位十几年来,好像从未有过今日这般久的朝会。

    寂静,皇极殿中再次一片寂静。

    一众朝臣的目光又看向周昂,一些人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了,毕竟大家年纪都大了,周昂这样没完没了的,很多人还是站的累了。

    尤其是距离周昂最近的两位吉祥物,此刻只有一脸苦笑,这两位论年纪是殿中最大的,心中苦楚也是感受最深的。

    “臣要说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吴王谋反一案,一应人犯都押解进京了,臣以为是否让大理寺将这些乱党一一审问,好把这案给结了?”周昂躬身一拜,这一次明显也说的快了些,似乎他也感受到了满朝文武包括景安帝不善的目光。

    听到周昂说的是这件事,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开始被周昂这么一闹,大多数朝臣还真有些怕周昂又搞出什么幺蛾子了。

    景安帝也是微微松了口气,而后站起身来说道:“那就着三司会审,另外宗人府也旁听吧。”

    说完这句话,景安帝转身就走,真是怕又被叫回来了。

    “恭送陛下!”看到景安帝转身,满朝文武齐齐躬身。

    皇帝都走了,朝臣们自然散了,这散朝的规矩便没了上朝那么多,大臣们三三两两,还边走边闲聊着。

    因为退朝,站在大殿前方的则最后出去,周昂便站在原地,等着其他朝臣先走。

    这些朝臣们一个个向外走,离周昂最近的是六部尚书,这些人也对周昂没什么好脸色,衣袖一甩就往外走。

    “两位老大人,要不要下官扶扶二位?”周昂看向太傅和太尉,他还真有些担心这两位站的太久行动不便了。

    “不必了,老夫还走的动。”这两位对周昂也没什么好脸色,回了一句便大步的离开了。

    这两位吉祥物心中也是郁闷,原本今日只是来看戏的,没想到遇到了周昂这个戏精,想要看的好戏没看成,反倒陪着站了一上午。

    “呵呵!”周昂无奈一笑,最后一个走出了皇极殿。

    离开皇宫,周昂直接回了家,当他回到府邸的时候,宁采臣贺康等人早已在府中等候了。

    随后周昂便将今日朝堂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时又当众宣布下月十五正式迎娶姜小昙。

    这一下最高兴的莫过于姜小昙了,虽然她是个妖,但是在人类世界生活久了,也开始看重名分这种东西,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自然也十分渴望名正言顺。

    “伯爷抛出土地改革之事,让阉党和文官去争斗,这一招倒是精妙,只是下官有一事不明,伯爷急于了结吴王谋反案,可是有什么玄机?”相比于其他人,贺康眼光要独到的多,他一眼就看出了周昂做事的脉络。

    “果然瞒不过子修,这其中确实有我的考虑,接下来有些事却是需要你们去做了!”周昂看着贺康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口中的子修便是贺康的字。

    接下来的几日京都格外安静,无论是阉党还是文官,似乎都在酝酿周昂提出的土地改革之事,这改革虽然会触动一些人利益,可也是一次巨大的利益再分配过程。

    怎么改?由谁去改?从什么地方开始改?这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

    不过这几日周昂这位大理寺卿倒是比往日忙碌了不少,吴王谋反案被交由三司会审,另外因为吴王是宗亲,宗人府的宗人令也会旁听。

    这位宗人令,可不仅是一品文官了,那可是一位还有着郡王爵在身的宗室宿老。

    三司会审,有左都御史秦瑞,刑部尚书廖文辉,加上周昂这个大理寺卿。

    按理说周昂品阶最低,只是正三品,另外两人都是正二品,主审应该是另外两位。

    不过周昂是伯爵,加上又是平定吴王的主要功臣,这主审反倒落到了他头上。

    每日过堂,讨论卷宗就要几人忙一整天,而到了傍晚,周昂还要留下来查看一会卷宗,这几日他都是忙到快半夜了才离开大理寺。

    “周叔,恐怕要下雨了,时候也不早了,要不就先回去吧?”周昂还在批注着卷宗,罗宗保却站在不远处低声的说道。

    因为想要培养罗宗保,周昂但凡公干都会将他带在身边,平日里也让他在大理寺熟悉一些公务,这孩子倒也尽心尽力的充当起了周昂秘书的角色。

    “哦,那好吧!不是说了让你早些回去吗?你这天天跟着我早出晚归的,那小江城怕是都有怨言了吧?”周昂合上卷宗,伸了伸懒腰,还与罗宗保开起了玩笑。

    周昂也是一直将罗宗保和江城当作子侄一般,这长久相处也渐渐像是一家人。

    “呵呵,周叔可别取笑小侄了,我若早回去的话,怕是要被娘子把耳朵都给揪掉了。”罗宗保尴尬一笑,周昂没回去他就先回去,那江城肯定以为他偷懒,而这位也是个惧内的。

    “哈哈哈哈,看不出来小江城还有如此泼辣的一面?”周昂边走边与罗宗保说着,在他印象中江城也是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却还不知道有罗宗保说的如此泼辣一面。

    看到周昂从衙门内走出,轿夫已经先一步将官轿停在了门口。

    周昂与罗宗保有说有笑的走近官轿,早有轿夫撩开轿帘,恭迎周昂上轿。

    不过就在周昂弯腰,即将跨入官轿时,他却忽然停下了脚步,同时一脸意外的望向了远处漆黑的夜幕。

    “可是兴建伯的大驾?”就在周昂转头看向夜幕时,只听那夜幕中一个女子温婉的声音传来。

    那声音有些惊慌,又有些胆怯,也有着几分希冀,好像溺水之人渴望抓到一根稻草一般。

    “什么人?”周昂还未开口,那四个轿夫便迅速挡在了周昂身前。

    这四人表面上只是轿夫,可实际上也是郭北营中精心挑选的精锐,他们不仅是周昂的轿夫,更充当着护卫的角色。

    “退下。”周昂转身上前几步,朝着夜幕中走去,同时挥手示意轿夫退下。

    “你是素娘?”周昂没走出几步,就看到夜幕中一个年轻的妇人神色慌张的看着自己。

    这个妇人生的极美,更有一股端庄贤淑的气质,正是周昂在志公寺避雨时,有过一面之缘的素娘。

    也就是那个客居京城备考,来自江西的举人孟龙潭之妻。

    素娘也没想到周昂竟然还记得自己,当下她有些激动的上前几步,而后跪在周昂身前说道:“我家相公和朱家兄弟恐招鬼怪迷了心窍,小妇人走投无路,只能请伯爷出手相救!”

    这几日里素娘都是提心吊胆,早已是六神无主,加上客居京城可谓举目无亲,连个能商量的人都没有。

    她思前想后,在这京城她勉强算认识的又有能力的人,就只有一个周昂了,百般挣扎之下,今夜她才终于下定决心来向周昂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