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0章 朝堂交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要弹劾他什么?”数息之后,景安帝的声音再次从御阶之上传来,这一次倒不再是那么有气无力,好像这件事令景安帝都有了几分兴趣。

    此刻所有朝臣都是凝神屏气,也是想要听一听卢忠会弹劾周昂什么?

    “臣要弹劾兴建伯不尊礼数,府中藏有来历不明的女子,而且此女与兴建伯并未成婚,两人却早已同居,外出更是以正妻之礼相待。周昂身为伯爵,其正妻理应受朝廷册封,而今周昂目无朝廷,应该治他大不敬之罪!”卢忠的声音很大,说到后面还隐隐带着愤怒,倒像极了一个维护朝廷威严的忠臣。

    不过听到卢忠弹劾周昂的理由,一些人却是暗自摇头,连周昂也是有些轻蔑的瞟了卢忠一眼。

    “这阉党竟然只是弹劾我如此小事?不过也不可大意,说不定还有什么后手......”周昂心中一番思量,原本开始还有些轻视,不过仔细一想又重视起来。

    周昂也是一个很谨慎的人,虽然卢忠弹劾自己的理由有些牵强,但也不敢大意。

    卢忠说完之后,景安帝没有立刻表态,而其他朝臣也一副看热闹的表情,一时间没人反对,也没人附和。

    片刻后周昂上前一步,仔细的打量着卢忠,而后很平静的问道:“不知这位大人是谁?”

    周昂没有开口反驳和解释,反而一脸茫然的询问卢忠身份。

    “本官锦衣卫指挥使,卢忠。”卢忠一脸正气的答道,那大义凛然的样子,好像势要与周昂这个大奸臣对抗到底。

    周昂见状一笑,而后继续不紧不慢的开口:“原来是锦衣卫啊,怪不得连我后宅的事都了解的如此清楚。不过你们的胆子倒是真大,本官堂堂伯爵,你们都能将后宅之事了解的如此清楚,那满朝文武大臣岂不是也被你们监视的密不透风了?”

    卢忠先是一愣,他也没想到周昂不解释,反而质问起锦衣卫来了。

    而周昂这几句话,不仅问的卢忠一愣,满朝文武更是都变得面色难看起来。

    有些事情知道是一回事,可是当众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锦衣卫监视百官,让百官连一点隐私都没有,这是所有人都不喜的事情,周昂的一句话,却是让满朝文武一时间都有些同仇敌忾的看着卢忠。

    “哼,兴建伯可真会强词夺理啊,锦衣卫监视百官,乃是职责所在,这可是太祖立下的规矩。”卢忠感觉到许多不善的目光看向自己,当即衣袖一甩,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强词夺理?我看卢指挥使才是真的会强词夺理啊!太祖当年设立锦衣卫,为的是查处那些贪官污吏,监视的是那些贪赃枉法之徒,维护的是社稷稳定。太祖可不是让锦衣卫去监视朝中诸公的房中之事啊!你如今口口声声说这些是太祖立下的规矩,我看你这分明是对太祖不敬!”周昂目光逼视着卢忠,却是忽然声音变得严厉起来,而后话锋一转,竟然将一顶大大的帽子扣在了卢忠头上。

    大宁太祖创立锦衣卫,目的自然是维护社稷稳定,本意虽然也是监察百官,但是即便太祖也不敢公开说监视百官的私房生活。

    这朝中大臣每日与家中娇妻美妾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悄悄话,就算皇帝知道也会拿来公开,有些事情一旦公开,那就是令大家都尴尬的,便是皇帝也不可能做的太过分。

    “你.....你这是诬陷!”卢忠这下真的慌了,有些事一旦放在明面,那他就真成了众矢之的,此刻他自然极力否认。

    “说到诬陷,我看卢指挥使才是玩的炉火纯青。你口口声声说我那未婚妻姜氏来历不明,可她是金华府郭北县人士,而且我与她早有婚约,那三媒六证尽皆完备,就是那聘书也在我府中,此事早在江南时便人尽皆知。原本我与她早该成亲,只是恰遇吴王叛乱,本官先是平息吴王之乱,而后又奉旨入京,所缺的只是与我那未婚妻举行婚礼,此事我早已上书陛下。而且几日前本官拜见太子,她也是以兴建伯夫人身份前往东宫,世人皆知她就是我周昂之妻,此事陛下和太子都没说什么,你一个锦衣卫指挥使倒是说三道四,不知道诋毁一个伯爵夫人该是什么罪?”周昂一口气说了下去,脸上也明显露出了怒意。

    周昂平定吴王之乱,那一段时间整个江南都是他说了算,不管是姜小昙的身份,还是自己手下那些人的身份,周昂早就完完整整的做足了全套,这些事情上已是毫无破绽。

    卢忠被周昂这一套连击问的哑口无言,加上刚才周昂将他放在了满朝文武的对立面,让卢忠也慌了神,此刻只能支支吾吾的,却是无法做出半分回应。

    “兴建伯有功于社稷,你说要准备成亲的那个折子寡人也看过了,不知日子定在什么时候?到时候寡人也要送上一份大礼。”终于景安帝开口了,而他这一开口,就等于完全证实了周昂的说法,至少关于姜小昙与周昂未婚同居这件事上,已经没人可以再说什么了。

    “臣谢陛下隆恩,日子定在下月十五。”周昂连忙朝着景安帝躬身一拜,口中说出了下月十五这个日子。

    “下月十五?”景安帝微微一愣,就连满朝文武也是一愣,因为所有人都没想到周昂会选这样一个日子。

    要知道下月十五可不是什么吉利日子,因为下月就是七月,而七月十五就是中元节,也就是所谓的鬼节。

    然而这是周昂亲口说出的,虽然世人公认中元节不吉利,但也没有什么规定说那天不能婚丧嫁娶,即便所有人都心中不解,却也不能直接说出来。

    随着景安帝开口,此事也算告一段落,一些朝臣对周昂的看法也是有了全新的认识。

    至少周昂这个新晋的兴建伯,在应对卢忠的发难时,表现的也是极为老道,可一点都不像个官场新人。

    “锦衣卫有锦衣卫的职责,不过此事卢爱卿做的确实有些唐突了,朕就罚你停俸半年,你可有话说?”片刻后景安帝再次开口,虽然景安帝也是定下来卢忠有错的基调,不过这处罚确实有点无关痛痒了。

    “陛下教训的是,臣甘愿领罚。”卢忠自然是认罚,谁都知道这种处罚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好了,那无事便退朝吧。”景安帝微微一动,准备着起身离开。

    “陛下,臣还有事启奏。”就在景安帝都准备离开时,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突然出现。

    而当看到说话之人时,所有人都是神色微变。

    因为这说话之人,正是都察院的左都御史秦瑞,这才是一个真正掌监察弹劾的官职。

    看到是左都御史出列,连景安帝眉头都微微一皱,而后又缓缓的坐回龙椅。

    这一次不等景安帝开口,秦瑞便继续说道:“臣也要弹劾兴建伯周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