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9章 弹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哟,这不是兴建伯吗?兴建伯这是第一次上朝吧?下官这厢有礼了!”周昂没走出多远,迎面便有一个补子上绣着孔雀的三品文官大声的吆喝着。

    此人声音极大,好像生怕旁人没听见一样,显然他的效果也是很明显的,下一刻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周昂。

    “见过诸位大人!”周昂感受到无数目光汇聚到自己身上,便停下脚步对着人群施礼。

    人群之中最低也是从三品的官员,就官职而言与周昂相差也不大。

    这些人有的拱手还礼,有的只是微微点头,更有甚者撇过头去,装作没看见一般。

    “不知这位大人如何称呼?”周昂起身,又看向先前主动上前那人,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问道。

    “下官户部侍郎,李尚来”这人对着周昂正式一拜,口中报出自己的官职和姓名。

    “原来是李大人,久仰久仰!”周昂也是正式的回了一礼,脸上堆着灿烂的笑容。

    对这个名字很有特色,官职也不低的户部侍郎,周昂可是早有耳闻,甚至可以说还颇为忌惮。

    因为这位户部侍郎,可不仅是朝廷的三品大员,他更是吏部尚书李长善的长子,文官淮西党的二号人物,在淮西党中扮演着军师智囊的角色。

    而且李尚来为人圆滑,手段也是高明,在户部只做了一年侍郎,如今已经基本架空了现任户部尚书,几乎成为实际上的户部掌控者。

    “咚.....咚......”几道鼓声忽然想起,声音是从皇宫之中传来的。

    听到这鼓声,太极广场上的官员们都不再交头接耳,而后竟默契的排好队列。

    下一刻太极门宫门缓缓打开,这些身居高位的官员们缓缓的步入其中,次序井然也没有人再开口说话。

    “兴建伯请!”李尚来微微躬身一引,示意周昂先行。

    周昂也不客气,便走在了李尚来的前面。

    这入金銮殿的顺序倒没有严格规定,也没说按品级要谁先谁后,真正体现身份地位的,还是金銮殿中站立的班次位置。

    自然越是靠近龙椅,离皇帝越近的位置地位越显赫,而官职靠后的也就站的靠后些。

    周昂跟着人群很快便来到了金銮殿,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里,上一次科举得了最后一名,也来过一次。

    不过那一次周昂只能站在殿外,却是连进殿的资格都没有。

    “兴建伯这边请,陛下说伯爷第一次上朝,特命老奴来为伯爷引路。”周昂刚走上皇极殿的石阶,便有一个老太监来到周昂身边。

    “有劳公公了。”周昂小声的说了一句,这皇极殿禁止喧哗,就连大声说话也是不敬。

    很快老太监便领着周昂走入皇极殿,直接将周昂带到了人群的最前方,而后指着一个空地说道:“伯爷以后就站这里吧。”

    周昂对老太监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他指的地方,可这一看之下,周昂不由的微微皱眉。

    因为这个位置,竟然还在六部尚书前列,虽说他有兴建伯的身份,可这也无异于将周昂夹在火上烤啊!

    “看样子皇帝是要我一来就与百官为敌,倒是真看得起我啊!”周昂心中感慨,却也很自然的站在了一众官员前列。

    好在这个地方也不是只有周昂一人,在他的左侧,还有两个身着紫袍,补子上分别绣着仙鹤和狮子的一品大员。

    这两人身穿紫袍,加上补子上的图案,周昂看一眼便知道,这二人应该就是当朝的太傅和太尉。

    似乎感受到周昂的目光,两人也是看向周昂,并且微微的点了点头。

    太傅和太尉名义上是文官与武官之首,应该一个总领朝政,一个统领军队,但自大宁朝立国以来,这两个位置都只是荣耀,无论是太傅还是太尉,手中一点实权都没有,更像是朝堂上的两个吉祥物。

    周昂也回应的点了点头,他还知道这两位吉祥物平时可不怎上朝的,也不知今日怎么的都出现了?

    “太子驾到。”就在朝臣们安班站好时,从皇极殿的一侧传来一个声音,接着周昂就看到太子从侧门走了进来。

    自从上次吴王叛乱开始,景安帝就让太子参与朝会,似乎有意开始培养太子接班了。

    太子不能与朝臣们站在一起,他径直走到了御阶之下,面向着殿中朝臣。

    周昂目光看向太子,而太子也正好目光与周昂对视,两人都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陛下驾到!”下一刻,又一个太监的声音从皇极殿后方响起,接着周昂就看到景安帝一身冕服的走上了御阶。

    “参见陛下!”太子转过身去,连同百官都躬身行礼。

    “众卿免礼,有事上奏,无事就退朝吧。”景安帝无精打采的说道,这句话也是他这十几年来每次朝会的开场白。

    天下所有人都知道,景安帝沉迷炼丹,他每日其实比朝臣们都起的早,睡得也比旁人都晚,但他不是拿这些时间来处理政务的,而是用来炼丹。

    在外人看来,景安帝恨不得每天朝会上都无事可奏,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回到千尚阁炼丹了。

    景安帝话音一落,皇极殿中顿时异常安静,一时间也没有人出列启奏,周昂也是低着头,如果不出意外,再过几息就应该有太监出来喊出‘退朝’二字了。

    片刻后,皇帝身旁一个中年太监上前一步,眼看就要喊退朝了。

    不过就在此时,朝臣之中终于有人说话了。

    “陛下,臣有事启奏!”声音是从后方传来的,从位置来看大概是个三品官员。

    很快这人就越众而出,周昂也看向了此人,只见此人官服样式与其他朝臣有些不同,那样式和自己身上穿的莽龙袍倒是有些像,只是这人衣袍上绣的不是蟒龙,而是飞鱼纹。

    “飞鱼服.....这人就是锦衣卫指挥使卢忠?”看到出列之人的官服,周昂便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锦衣卫指挥使也是正三品武职,不过锦衣卫自太祖成立以来,便特赐飞鱼服,所以他们的官服与一般官员有些区别。

    飞鱼纹也是一种四爪蟒的图案,看上去有些像龙,但和皇帝太子,还有周昂身上这种蟒龙有本质的不同。

    一见是卢忠出列,大多数官员都面露古怪之色,更有一些露出一脸看戏的表情,连太子看到卢忠也是眉头微微一皱。

    锦衣卫原本直属于皇帝,可随着阉党势力不断增强,如今的锦衣卫已经沦为了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吉安的鹰犬,往往卢忠的所作所为,就代表着隐居幕后的曹吉安。

    司礼监是内廷机构,但是由于景安帝常年炼丹,所以但凡大臣奏议之事,最后都由司礼监的秉笔太监批复,但秉笔太监也只是写下意见,最终还是要掌印太监用印才算审核通过,如果掌印太监认为不可,还有权打回重批。

    就是这个原因,使得司礼监掌印太监权倾朝野,有了内相的别称。

    不过即便曹吉安权倾朝野,却终究只是内廷宦官,这大小朝会上却没有他的一席之地。

    “卢爱卿有何事?”景安帝的声音依旧有气无力。

    卢忠已经站到了殿中,他对着景安帝躬身一拜,而后抬起头来缓缓说道:“臣要弹劾一人,这人就是大理寺卿,兴建伯周昂。”

    卢忠话音一落,大殿之中百官窃窃私语,虽然一些人早有预感,但锦衣卫指挥使一上朝就如此正经的弹劾周昂,多少还是有些让人出乎意料。

    “肃静!”御阶之上中年太监拂尘一挥,用声音将那些窃窃私语的声音压下。

    周昂双手拢在袖子里,低垂着眼帘,站在那里好像快要睡着一般,即便听到卢忠指明弹劾自己,依旧没有半分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