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7章 狐狸小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翌日,王太常的府门前早早的就有仆人洒扫,自然是昨日王太常收到了周昂要来登门拜访的消息。

    虽然两家门对门的居住,但是要拜访也会提前知会,毕竟大家都是体面人,万一对方不迎接,那站在门口进去不多尴尬?

    眼看到了约定的时间,周昂与姜小昙都是盛装走出了伯爵府,他们的身后还有管家周慎和几个仆人,仆人手上都提着礼盒,看起来还是颇为郑重的。

    几乎在周昂出府的同时,对面王太常也带着夫人出现在了府门下。

    王太常已经年近五十,他的夫人年纪也不小了,两人今日同样身着盛装,对周昂这位如日中天的兴建伯来访也是重视有加。

    “兴建伯光临弊府,真是蓬荜生辉啊!”王太常上前几步,远远的就对周昂行礼。

    “太常大人客气了,所谓远亲不如近邻,既是邻居就该时常走动,前两日诸事缠身,今日方有时间来拜会太常。”周昂客气的回礼,言语谦逊也算给足了王太常面子。

    “哈哈.....伯爷说的对,府中已备好酒宴,二位里面请。”王太常也是混迹官场的老人,三言两语就与周昂熟络起来,这门口刚见面,就像是相交多年的好友。

    走入王家府邸,周昂发现这里比他的伯爵府小了不少,不过装饰的也算精致,而且似乎刚进行了一次大扫除,看起来整洁干净。

    王太常虽然也是三品大员,可毕竟比不上周昂这个伯爵,府邸的规制也有严格的规定,再加上太常寺本就是一个清水衙门,王太常也算是位高而权低,从这府中布置倒也能看出一二。

    太常寺主管宗庙祭祀和礼仪庆典,说到底只是一个服务机构,所以并无什么实权。

    而周昂之所以来拜访王太常,除了想见王元丰一面外,与王太常拉近关系也是目的之一。

    正应为太常寺是清水衙门,而这个位置上又需要一位办事谨慎细致,并且熟悉礼仪典章的人物,所以王太常是少有的身居高位,却又不属于任何派系的官员。

    王太常在前,周昂紧随其后,后面便是王夫人和姜小昙,一路上几人也是有说有笑,气氛倒是很融洽。

    宴会的地点在王府的后院花厅,穿过了一道回廊,便来到了后院较为开阔的地方。

    这里种植了一些树木,还有石桌石凳,看样子是王太常一家平时闲坐的地方。

    “咻......”就在几人行走间,周昂忽然感觉一侧有什么东西呼啸而来,不过他也是眼疾手快,几乎下意识的伸手就在空中接住一物。

    周昂朝手中一看,却是一个竹编的圆球,上面还缠着彩带,与蹴鞠所用的筑球有几分相似。

    王太常和王夫人自然也看到了周昂手中的筑球,两人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王太常更是低声的说了一句:“逆子!”

    下一刻周昂看到,从院子的另一个门洞中跑出两人,这两人一边跑一边笑,似乎正是来寻找筑球的人。

    看着这对突然出现的男女,王太常和王夫人脸色更加难看。

    “哈哈,小翠你追不上我,谁先找到球今晚就睡床上,找不到的就睡地板。”那一男一女远远的跑来,前面的年轻男子一边跑一边向后面的女子喊道。

    听到这两人的对话,王太常一张脸都拧在了一起,今日周昂来拜访,眼前这一幕可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这一男一女自然就是王太常之子王元丰和儿媳小翠,不过这两人都不是让人省心的主,王元丰本就痴痴呆呆,加上一个生性跳脱的小翠,这两人随时都将王府弄得鸡飞狗跳。

    周昂和姜小昙也看到了王元丰和小翠,当看到王元丰时还好,但看到小翠时,周昂和姜小昙都是眉头一皱,姜小昙更是下意识的走到周昂身旁,一脸警惕的看向小翠。

    “咦,家里来客人了,是他捡到球的,今晚我们一起睡地板吧!”王元丰最先跑到周昂跟前,当看到周昂拿着球时,顿时一脸的沮丧。

    “嘻嘻,谁和你这傻子一起睡地板啊,我可以睡房梁。”王元丰身后的小翠也是旁若无人的说道,两人对话仿佛三岁的稚子,让了听了忍俊不禁。

    “唉......家门不幸啊......倒是让兴建伯见笑了,还不快带少爷和少夫人下去?”王太常一脸的无奈,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对周昂说道,而后又吩咐下人将王元丰和小翠带下去。

    此刻小翠也走到了周昂身前,她下意识的看向周昂手中的筑球,脸上还挂着天真灿烂的笑容。

    不过下一刻小翠目光瞟到了一旁的姜小昙,顷刻间小翠仿佛被雷击中一般,整个人呆若木鸡,眼神之中竟流露出恐惧的神色。

    “啊.....对不起,我和元丰不知道家里有贵客,唐突了贵客实在失礼,元丰我们走.......”小翠神色惶恐,连忙对着周昂和姜小昙一拜,竟然不复先前的天真洒脱,倒是变得礼数周全起来。

    看到小翠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王夫人和王太常都是松了口气,至少此刻眼前这傻儿媳还算知道礼数,至少也算有些补救。

    小翠拉着一脸茫然的王元丰就准备离开,只字不提还被周昂托在手中的筑球。

    “慢着。”就在小翠拉着王元丰转身之时,周昂却忽然开口了。

    听到周昂的话,小翠身子一顿,倒也老老实实的立在原地。

    “想必这位就是元丰吧?我与你可是神交已久,也不知你何时成亲的?”周昂依旧托着筑球,一脸笑意的说道。

    听到周昂的话,王元丰立刻转过身来,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周昂,而后满脸天真的问道:“我们认识?可我们也没有一起玩过啊?”

    “呵呵,让兴建伯费心了,小儿两月前刚刚成亲,这是儿媳小翠,这婚礼就在府中草草举行了一下,倒是没有对外宴请宾客。”王太常连忙上前解释道。

    王元丰痴呆,小翠憨直,这两人若放外面只是徒增笑柄,王太常虽然让两人成婚,却也只是在府中草草拜了堂,这也是王太常最不愿意提及的事。

    “我叫周昂。”周昂没有理会王太常,而是一脸笑容的看着王元丰,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哈,我知道了.....你就是木头哥?”听到周昂道出名字,王元丰顿时面色一喜,却是说出一句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话。

    “噗.....”姜小昙实在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王太常和王夫人则羞愧的转过头去,只能唉声叹息。

    周昂与王元丰合称二傻,这是京城人尽皆知的,可是如今周昂已经是如日中天的兴建伯,而王元丰还是那个王呆瓜,这让身为父母的王太常和王夫人无地自容。

    “其实元丰有贵人之相,只是还未开窍罢了,太常大人就等着元丰一鸣惊人吧!”周昂对着王元丰点了点头,也不知是有意给王太常台阶下,还是真的看透了王元丰。

    “你叫小翠?”紧接着周昂又看向了小翠,不过在周昂开口问小翠时,他将手中的筑球轻轻抛起,一共抛了三下,而后往前一递,打算还给小翠。

    小翠低着头接过筑球,连忙说道:“小翠惊扰了贵客,实在抱歉!”

    说话这话后,小翠就拉着还一脸傻笑的王元丰飞快的离开了,一路上王元丰还嚷着问小翠为什么不再玩会,而小翠却不再作声。

    “让伯爷见笑了,里面请。”王太常长舒了一口气,而后继续引领周昂前往花厅。

    随后周昂和姜小昙在王家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席间也是宾主尽欢,甚至周昂隐晦的提及了一些朝堂之事,王太常都给出了积极的回应。

    周昂知道,王太常愿意回应自己,说明王太常并不排斥自己,虽然还不至于让王太常与自己在朝堂上结成同盟,但应该也会给予一些帮助。

    辞别了王太常,周昂和姜小昙返回府邸,随后两人哪里也没去,就在书房之中读书写字,也算难得的清闲了一天。

    而王太常和王夫人,则是习惯性的躲在墙院后,看着另一端王元丰和小翠嬉戏打闹。

    只是今日不知怎么回事,这两个平时让人不省心的小夫妻,今日却是安静了不少,尤其是小翠更是许久都不说一句话。

    “那兴建伯今日到府,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老爷真的决定要投靠兴建伯?这位虽然如日中天,但朝中势力毕竟单薄。”王夫人小说的说道,虽然是个妇人,但王夫人也有些见识,今日也看出了周昂的来意。

    王太常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许久之后他才有些叹息的说道:“倒也谈不上投靠,只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太常卿这个位子虽不显贵,却也有不少人盯着,此刻我若再不表明立场,朝廷之上就再无我立足之地了。我如履薄冰的为官数十年,若要选择自然也要轰轰烈烈的做一番事业,太子已有仁君之相,兴建伯也是年少有为,或许大宁朝的气象真能在他们手中改变!”

    景安帝在位十五年,他最大的本事就是维持现状,所以在在景安帝一朝,王太常可以稳坐这个位置,但是一旦皇位更替,不管是谁上位,像王太常这样的人肯定都是第一个出局的。

    周昂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来找王太常,并且有信心拉拢王太常。

    兴建伯府的书房一直亮着烛光,直到打更的响起了三更的声音,周昂和姜小昙依旧在书房之中。

    不过随着三更到来,一只雪白的小狐狸忽然出现在王太常府邸的房顶上。

    那小狐狸几个跳跃,从屋顶跳到院墙上,而后在空中不断跳跃,又落在了周昂府邸的房顶。

    顺着房顶和屋檐,小狐狸最后落在了周昂的书房之外。

    房门被小狐狸推开一个缝隙,那小巧的身影从门缝中挤入。

    小狐狸迈着步子,一步步的向周昂和姜小昙走去,行走间慢慢的直立起身子,下一刻竟变成了小翠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