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4章 法兽怒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片刻之后,周昂的官轿忽然离开了大理寺衙门,而与官轿同行的,还有骑在马上,身后跟着十余位黑衣捕快的左千户。

    周昂带着左千户和十余黑衣捕快穿过了大半个皇城,来到了一个叫东林巷的街道。

    在东林巷的尽头,官轿停在了一个挂着吴府匾额的府邸前。

    此刻吴府大门紧闭,府中隐隐有哭声传出。

    “咚咚咚.......”周昂刚出官轿,左千户便亲自上前叩门。

    很快府门一侧打开一个小门洞,一双眼睛看到了左千户。

    “啊,是左大人.......”门洞之中传出一个老者的声音,看样子还是认识左千户的。

    “速速开门,快去禀报你家老爷,就说大理寺卿周大人来了。”左千户黑着脸说道,催促着老人开门。

    门房老人一听大理寺卿,连忙一个激灵,一想到大理寺卿就是自家老爷的顶头上司,立马就将府门打开,并且转身就跑去报信了。

    这里自然就是大理寺丞吴侍御的府邸,而周昂在听了左千户的讲述后,便决定立刻来吴府一探究竟。

    原本周昂对吴侍御这个人一无所知,不过从左千户的口中,周昂也初步知道了,这个吴侍御也是大理寺中仅有的几个还在真正做事的人了。

    可以说如今的大理寺,就是因为内有吴侍御,外有左千户,才勉强维持着它的基本职能。

    然而周昂今日赴任大理寺,吴侍御家中就出了命案,这些又未免太过巧合了!

    走入吴家后院,周昂就看到吴府上下一片缟素,那些丫鬟仆人尽皆身着素衣,腰间缠着白布。

    庭院之中,屋檐之下,也是挂满白幡。

    站在庭院中,周昂看到不远处被布置成灵堂模样,他便停下脚步,抬起手来示意身后的黑衣捕快不要再跟来。

    而此时那灵堂之中也走出几人,为首之人四十出头,须发皆有些花白,行走间脚步虚浮,看起来魂不守舍。

    “下官大理寺丞吴侍御,拜见兴建伯。”那须发皆白的自然是吴侍御,而他身旁的妇人就是他的妇人,除此之外就只有几个丫鬟仆人。

    “快快起来,本官今日是来为玉娇小姐上柱香的。”周昂上前扶起吴侍御和吴夫人,吴侍御还能勉强说话,但那吴夫人却是一幅行尸走肉的样子。

    周昂口中的玉娇小姐,就是吴侍御唯一的女儿,也是昨夜吴府命案中的一个死者。

    其实当左千户提到吴玉娇的时候,周昂就隐约记起了以前自己还住在京城时听到的一些传闻。

    吴玉娇因为姿色出众,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气,这也是吴侍御一直引以为傲的地方。

    几年前吴玉娇就定下了一个不错的婚事,好像对方还是一位三品大员的公子,原本这本该是一段佳话,只是后来快要出嫁时,那与吴玉娇有婚事的公子突然暴毙。

    此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遇到这种不吉利的事,吴玉娇自然也受到不少流言蜚语。

    不过万幸,一年后又一位五品京官的长公子与吴玉娇定下婚事,这婚事也算门当户对,两家人也是立刻就开始准备婚礼。

    然而这吴玉娇似乎真有克夫之命,就在婚礼的头一天晚上,那位五品京官的长公子,竟然也暴毙在了睡梦之中。

    自那以后,吴玉娇克夫之名可谓京城人尽皆知,不仅官宦子弟对吴家敬而远之,就连一些富商大户也不敢与吴家联姻了。

    那一年吴玉娇已经十七岁,而今年吴玉娇已经快二十了,直到昨日命案发生前,她依旧是个待字闺中的黄花闺女。

    周昂走入灵堂之中,那堂中已经停放着一口上好的棺材,棺材已经合上,只是还没有封铆钉。

    对着棺材和灵位,周昂双手持香,恭敬的三鞠躬。

    周昂行礼之时,无论是吴侍御夫妇,还是吴府丫鬟仆人,都向着周昂跪拜回礼。

    毕竟周昂身份尊崇,他来亲自上香,便是吴家莫大的殊荣,这等大礼吴家人可不敢坦然接受。

    将香烛插在炉鼎之中,周昂微微叹了口气,而后看着吴侍御问道:“顺天府可派人来过了?他们怎么说的?”

    周昂口中的顺天府,便是京都的地方衙门。

    因为京师地位特殊,所以这里不设县,这里最基层的行政机构,就是顺天府。

    而且顺天府尹比起一般的州府府尹还要官高一品,乃是正四品的文官。

    “回禀大人,昨日半夜案发时,顺天府的推官便带着衙役来了。那恶人潜入家中,先是杀了玉娇外屋的丫鬟春梅,而后欲对玉娇不轨,在玉娇挣扎之中,那恶贼唯恐行迹败露,便一刀割断玉娇脖颈,从刀口的痕迹来看,凶手是一个惯犯,而且还身怀不俗的武技,玉娇是因失血过多而亡......可怜我这苦命的女儿啊!”吴侍御艰难的起身,而后一脸悲痛的答道。

    吴侍御常年在大理寺为官,对于案件推理并不陌生,当他看到吴玉娇房中情景,还有吴玉娇的死状时,就已经推测出了案发过程。

    “吴大人请放心,你是我大理寺的官,这案子本官管定了,玉娇小姐的冤情,本官一定替她讨回公道。”周昂斩钉截铁的说道,看样子是打算亲自插手这个案子。

    其实当周昂听到左千户讲述案情时,心中已经无比愤怒了。

    他初到大理寺,自己下属家里便发生了如此惨案,不管是不是巧合,如果周昂连这个案子都破不了,那他这个大理寺卿也就毫无威信可言了。

    “左千户。”下一刻周昂又叫到左千户的名字。

    “属下在。”

    “替本官给顺天府传句话,让他们将此案的卷宗移交大理寺,这个案子本官亲自接手了。”周昂不容置疑的说道,当即便开始布置起来。

    “遵命!”左千户躬身领命,便立刻去了顺天府。

    “大人恩情,属下铭感五内,此生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吴侍御见周昂态度坚决,为自己女儿的命案如此上心,当即便大礼叩拜。

    吴侍御心中也很清楚,这种敢在天子脚下入府杀人的案件,一般的官差根本办不了,就算他是大理寺丞,若没有朝中大佬在背后支持,这个案子恐怕最终也只会不了了之。

    周昂的态度,便是对吴侍御最好的收买,而吴侍御为了给女儿报仇,也必须死心塌地的追随周昂。

    “快快起来,这都是本官应该做的,不过眼下本官倒是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吴大人见谅。”周昂再次扶起吴侍御,而后有些为难的开口。

    吴侍御看着周昂,似乎也猜到了周昂想要干什么,而后一咬牙问道:“大人但说无妨。”

    “本官想要亲自开棺验尸。”周昂低声的说道。

    按理说吴玉娇的尸体已经被顺天府检查过,如今棺盖也已经合上,再开棺就不吉利了,但是周昂深知尸体上会有许多线索,而这些线索只有自己亲眼所见才最为清晰,所以才提出了这个看似不近人情的要求。

    “好,为报玉娇血海深仇,就再开一次棺。”几乎只是片刻,吴侍御便做出了决定,他咬着牙艰难的同意了。

    “女儿啊......你怎生得如此命苦啊!”吴夫人越发悲痛,一声悲呼后竟然晕死过去。

    “快扶夫人下去。”吴侍御连忙吩咐丫鬟。

    周昂看着吴夫人被搀扶下去,而后走到棺材首部,他看了一眼吴侍御,而后将右手放在了棺盖一角。

    吴侍御感受到周昂的目光,先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后一脸不忍的转过头去。

    下一刻吴侍御就听到,棺盖发出推动的声音,一想到棺材中女儿那惨死的样子,吴侍御也是老泪纵横。

    然而下一刻,吴侍御却听到,周昂无比愤怒的声音在灵堂之中响起。

    “好大的胆子.......”周昂的声音无比阴沉,那每一个字都仿佛一道道利刃在令堂之中激射,竟让人不由得一颤。

    吴侍御甚至能听到周昂紧握双拳,关节劈啪作响的声音。

    他有些不解的看向周昂,然而吴侍御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的愤怒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只见此刻周昂双目之中杀意显露,那一身紫色莽龙袍无风自动,整个灵堂之中气温都仿佛陡然降低。

    然而在普通人看不到的地方,京都上方的虚空之中,代表着王朝气运的气运金龙一副萎靡的样子盘踞不动,在气运金龙的周围,还有一只只传说中的神兽盘踞,而这些神兽同样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气息也同样萎靡不振。

    不过忽然间,代表着王朝法兽的獬豸,猛然四蹄立起,那四蹄之下升起四团祥云,原本紧闭的双眼也陡然睁开。

    下一刻,这只浑身漆黑,额间长着一支独角的麒麟法兽,张开那血盆大口,朝着四方发出一阵阵惊心动魄的嘶吼。

    吴侍御惊疑的看向棺材之中,他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让周昂忽然如此愤怒?

    然而当吴侍御也看向棺材中时,他也是瞬间怒火攻心,眼前一黑直接晕死过去。

    吴侍御最后只看到,棺材之中,自己女儿的头颅竟不翼而飞,那无头尸身看起来无比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