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1章 大理寺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入城之前周昂收起了旗号,加上郭北营驻扎密云并未进城,吴王乱党也被刑部和宗人府分别接管,最后便只有一辆马车和十余骑随从入城。

    兴建伯的车驾径直驶入永昌里,大多数人甚至都不知道,周昂这位兴建伯已经住进了皇帝赏赐给他的伯爵府中。

    兴建伯府是皇帝赏赐,一应的器具都已齐全,甚至皇帝和太子还分别赏赐了一些奴仆,所以周昂一回府,便有近三十位奴仆跪迎。

    “恭迎伯爷回府。”这些人恭恭敬敬,显然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

    “都起来吧,你们谁是管事的?”周昂目光从这些人身上扫过,而后淡淡的开口问道。

    “回伯爷的话,小人周慎暂时管理府中日常。”下一刻一个身穿蓝色长衫,年纪大约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起身上前两步答道。

    周昂上下打量了这个叫周慎的人一番,而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很好,以后你就是兴建伯府的管家了,该怎么做想必你自有分寸吧?”

    “老奴定为家主打理好府邸,若有差池任凭家主责罚!”周慎连忙跪拜,而后一脸郑重的保证着。

    看着周慎的表现,尤其是言语中对自己的称呼变化,周昂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指着姜小昙说道:“她就是你们的主母,以后这府中之事她说了算。”

    “拜见主母!”听到周昂介绍姜小昙,所有下人又恭敬的参拜行礼。

    “家主与诸位大人舟车劳顿,老奴已经备好了酒菜!”周慎很有一个管家的样子,在周昂入城之前,他就将一切都安排妥当。

    “好,开席吧。另外安排一下,几位大人今夜就暂时住在府上。”周昂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又吩咐了一句。

    宴席时间不长,所有人都默契的匆匆吃过,而后便聚集在周昂的书房之中。

    “明日你们在城中租几栋宅子,一定要靠的近一些,这样也好有个照应。如果不出意外,明日朝会上就会定下我的职位,这几日你们先好好休息,我会尽快将你们安排到身边。”周昂坐在主位之上,又开始了新的部署。

    “府中都是皇帝和太子的耳目,要不要换上我们的人?”姜小昙面露忧虑的问道,她对皇帝和太子安排的那些奴仆并不放心。

    “此乃阳谋,不仅不能换,还要重用他们。只有这样皇帝和太子才会真的安心,再说我们行得端坐的正,又有什么好怕的?”周昂摆了摆手,直接否决了姜小昙的提议。

    他如何不知道府中下人都是皇帝和太子的耳目,但也正如周昂说的,这就是阳谋,如果周昂立刻换掉府中下人,就等于彻底与皇帝和太子决裂。

    那么今日是周昂最为风光的时候,也会成为周昂万劫不复的开始。

    “伯爷说的对,我们现在初到京师,凡是多看少做,这段时间我们这些人也最好少露面。”贺康一脸严肃的说道,在周昂这个小圈子里,贺康的见识和谋略,可能是仅次于周昂的人,也隐隐扮演起军师的角色。

    “嗯,今夜便好好休息,接下来我们只需静静等待便可了!”周昂最后起身说了一句。

    这一夜京师格外安静,而当第二日晨曦洒落的时候,皇城宫门大开,那些早已等候在宫门外的朝臣,按照早已派好的队伍,鱼贯走入了象征大宁朝权利核心的金銮殿。

    金銮殿其实只是俗称,因用金砖墁地,地面平整如镜,映照着金碧辉煌的穹顶而得名。

    它真正的名字,则是‘皇极殿’。

    周昂无法知道皇极殿中今日发生了什么,不过就在朝会结束的时候,那个迎接周昂进京的东宫锦衣太监再次来到了兴建伯府。

    而这太监只带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今日朝会之上,周昂被正式任命为大理寺卿。

    大理寺与刑部、都察院合称三法司,乃是执掌天下刑狱复核的最终机构,是平反冤案错案,纠察天下刑法的权力机构,可以说大理寺就是维护律法公正的最后一道屏障。

    而大理寺卿便是大理寺的最高长官,为正三品文官。

    送走了锦衣太监,周昂立刻让姜小昙为自己更衣,换上了那身皇帝特赐的蟒龙紫袍。

    一开始姜小昙还疑惑,周昂为何突然要穿的如此隆重,不过就在周昂穿戴妥当的时候,管家周慎便急冲冲的跑来。

    “家主,宫里传来陛下口谕,招家主即刻入宫!”周慎的声音在屋外响起,因为只是皇帝口谕,伯府倒也不用大开门户恭迎圣旨。

    “知道了,准备车驾,立刻出发。”周昂已经穿戴妥当,下一刻房门打开,人已经出现在了周慎面前。

    很快兴建伯的车驾就停在了皇城脚下,因为是皇帝召见,宫门下早已有宫内太监等候,周昂下了马车,在內宫太监的引领下,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一个名叫‘千尚阁’的地方。

    千尚阁是本朝景安帝登基后才修建的,远远看去外形就像一座巨大的丹炉。

    周昂看着远处尤为显眼的‘千尚阁’,心中对这个沉迷炼丹的皇帝也多了几分好奇。

    传闻景安帝痴迷炼丹,如今每月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这千尚阁,几乎将起居都搬到了这里。

    靠近千尚阁附近,就能明显的闻到无数药材混合的气味,周昂只觉这些气味非常混乱,并没有传闻中那种灵丹妙药清香扑鼻的感觉。

    千尚阁外,入眼最多的就是一排排药架,还有就是往来匆匆的小太监,即便此刻已近黄昏,这些小太监还进进出出,搬运着药材木炭等物。

    周昂被径直引进了千尚阁,而进入阁楼之中,里面倒是显得清净了不少。

    只见巨大的阁楼三层连通,一座鎏金的丹炉放置在阁楼之中,看上去这丹炉也有两丈之高,顶部还有铁链连接,如此巨大的丹炉,开炉都需要借助铰链绞盘才能完成。

    “臣周昂,拜见陛下!”周昂走入千尚阁,引路的太监便自然的退了出去,而后周昂便对着丹炉方向躬身一拜。

    “到寡人跟前来。”接着一个有些低沉,却透露着无尽威严的声音从丹炉的一侧传来。

    听到声音周昂低着头,缓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这虽然不是他第一次见景安帝了,但如此近距离的还是第一次。

    一年前周昂曾在金銮殿上远远的看到过景安帝一眼,不过那时候距离太远,加上景安帝带着冕冠,所以周昂根本看不清景安帝的脸,

    绕过丹炉,周昂看到身前有一道薄薄的纱幔帷帐,在帷帐之后,一个身影盘坐,自然就是当今九州的人主,大宁朝的景安帝。

    “走近些,让寡人瞧瞧。”周昂立在帷幔外,景安帝却再次开口。

    下一刻周昂伸手撩起帷幔,人还没有越过帷幔,便已经看到帷幔之后景安帝身着一袭纯白衣袍,长发披散,一张清瘦的脸庞,整个人看起来飘逸出尘。

    周昂恍惚感觉,在景安帝的身上看不出一丝帝王之相,倒更像是一个守着丹炉的道人。

    当看到景安帝的那一刻,周昂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下意识的运起了望气之术。

    不过下一刻周昂只见眼中金光弥漫,接着一条巨大的气运金龙出现在视野中,那金龙双目大睁,无边的威压如潮水般向周昂涌来。

    周昂心中一紧,知道自己有些冒失了,便立刻散了望气之术。

    气运金龙应该也只是本能护主,倒也没有继续攻击周昂,不过景安帝似乎有所察觉,开口便说出了一句让周昂神色大变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