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章 望气之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日一早,周昂直接将十六颗人头挂在了县衙旗杆上,同时他还将一份事先写好的告示,贴在了县衙外。

    告示的大意内容便是,这十六个罪大恶极的通缉犯,已经被郭北县衙缉拿,并且已经全部伏法了。

    今日郭北县中明显冷清了不少,原本热闹混乱的街市也少有行人,就连那些开门营业的店铺,也少了往日的喧嚣,无论是店家还是客人,都不再像往日那么脾气暴躁了。

    现在走在街上的人,看起来倒是正常了许多。

    虽然人少了不少,街市也冷清了不少,但是周昂却满意的点了点头,至少这样才像是一个正常的世道。

    就在周昂准备转身返回县衙时,他看到一行人正从远处向县衙走来,这些人前面是几个身穿红衣,腰间挂着皮鼓,手中拿着唢呐的人,一路吹吹打打朝县衙而来。

    郭北县中出现这样的情景,自然引来无数路人驻足观看,就连县衙中的姜小昙都被吸引了,她走出县衙站在周昂身后,也一脸好奇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队伍。

    “公子,中间那老头是个当官的!”姜小昙小声的在周昂耳畔说道。

    周昂自然也看到了,队伍居中一个老者,两鬓斑白看起来已经六十有余了,身上穿着一袭绿色官服,胸前补子上绣着黄鹂。

    “这位应该就是郭北县丞冯良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周昂看到那官服的颜色和补子,便知道是一位八品文官。

    而这郭北县的八品文官,只有一个县丞冯良。

    姜小昙虽然不明所以,不过听到周昂谈及冯良时语气不善,她也跟着目光不善的看着冯良。

    很快冯良一行人就来到了周昂跟前,刚一靠近,冯良就一脸堆笑的对着周昂施礼。

    “下官郭北县丞冯良,携郭北县士绅恭迎县尊。”冯良领着众人一拜,倒是摆出了一副迎接周昂的样子。

    看着对面一群一脸堆笑的郭北县士绅,周昂的脸上竟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听说冯县丞一病就是三年,如今大病初愈,看起来气色很不错嘛!”周昂大有深意的看着冯良,言语倒颇为客气。

    周昂即便身为县令,也无权直接任免冯良这个县丞,所以此刻冯良出现,面子上周昂也不能乱来。

    而官场之中,面子却是一门大学问!

    “多谢县尊挂念,下官知道县尊初来乍到,特地备了些日常所需之物,这郭北县比不得京都,还望县尊莫要嫌弃。”冯良一直低着身子在周昂面前,表现得恭恭敬敬,确实找不出一点毛病。

    冯良说话之时,便有几个奴仆将几样东西摆到周昂身前,其中一个托盘之上,正是一套青色官服,还有一顶乌纱帽。

    看到这套官服,周昂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冯良,便开口说道:“今日时候不早了,明日到县衙议事。”

    “下官领命!”冯良闻言立刻恭敬的答道,至始至终他的脸上都满是笑意。

    看着冯良等人离开,周昂这才带着姜小昙返回县衙。

    “公子,这个冯良一看就不是好人,公子来了十日他都不现身,如今这些通缉犯都被公子杀了他就跑出来,我看这些通缉犯八成就是他安排的。”县衙内宅之中,姜小昙一脸不愤的说道。

    “嗯,相比于那些通缉犯,冯良更难对付。他是朝廷命官,我也不能一剑斩了他,不过是狐狸终究会露出尾巴的。”周昂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同时他依旧信心十足,并没有太过担心冯良。

    在周昂斩杀了那些通缉犯后,他就发现郭北县令带给他的一丝王朝气运好像明显浓烈一些。

    在这种气运加持之下,周昂不仅修炼起来更快,甚至他的灵魂之中又觉醒了些许新的记忆。

    这些不断出现的全新记忆,其实才是周昂真正的依仗。

    当天夜里周昂端坐在床榻之上,如今他已经可以随心所欲的将神魂遁出体外了。

    甚至周昂能够感觉到,自己念头纯粹,即便是青天白日,神魂也能安然遁出体外。

    “有杂记随笔中提到,古代圣贤穷经皓首,一生都不曾修炼神魂道法,却能在死后神魂不灭,甚至神魂纯阳直接位列仙班,说到底读书明理也是一种修行。”周昂知道自己神魂境界如此突飞猛进,与那一丝浩然正气也有关系。

    周昂神魂遁出体外,脚下轻轻一点,就飘到了屋顶。

    神魂出现在后宅屋顶之上,轻柔的月光洒下,周昂神魂也感觉舒爽无比。

    “按我如今的修行进度,恐怕不出半月便能分神化念,眼下倒是正好来修炼《望气之术》。”神魂所见的世界与周昂肉体所见一般无二,甚至目前周昂的神魂除了可以穿墙浮空之外,并无更多的妙用。

    而《望气之术》,便是周昂新觉醒的记忆中,一种可以在眼下修炼的本领。

    这望气之术算不得神通,甚至连严格意义的术法都不算。

    望气之术练成之后,唯一的作用就是,以神魂之力可以观望万物气运。

    “秀儿说我得了一丝王朝气运,想来秀儿也是一位修炼神魂的修士,不知她从何处得的机缘?又不知如今是何境界?”提及气运周昂便想到了周秀儿,在这个世界唯一值得周昂挂念的,也只有这个同父异母的小妹。

    周昂脑海之中闪过无数念头,却也只是瞬间,下一刻他看了一眼高悬苍穹的明月,便将脑海中的杂念纷纷摒弃,开始专心的修炼起望气之术。

    望气之术并非高深精妙的术法,不过半刻时间,周昂便已初窥门径。

    将精神集中于神魂的双目之上,下一刻周昂便发现,眼中的世界瞬间失了颜色,也没有了昼夜之分。

    在望气之术下,天地只余灰白二色,实物为灰,虚空为白。

    “其实望气之术下的世界更为真实,正应了那句‘天地只在虚实之间’!”看着不一样的世界,周昂心中也有自己的理解。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周昂从没有如此观察过世界。

    此刻的郭北县,在周昂的眼中就好像一副水墨画卷。

    而望气之术下,周昂所见的范围也有一定的限度。

    这个范围大约就在县城之内,与肉眼所见的距离倒是不相上下,而超过这个范围,望气之术下所见便是一片混沌。

    “那是什么?郭北县中莫非有什么大气运者?”如果说郭北县是一副水墨画,那么此刻周昂便在水墨之中看到了一点不一样的眼色。

    黑白之中夹杂着其它眼色,自然尤为显眼。

    那是位于城西一角的地方,一道缥缈如青烟的气运接天连地,在整个灰白世界中,分外明显!

    “虽然不是浩然正气,却也是难得的文气,一般读书人都凝聚不出文气来,这郭北县中竟然有如此人物?”望气之术可以自然分辨气运的种类,而这种青烟般的气运,正是读书有了一定成就才能产生的文气。

    周昂记下了文气所在的地方,打算找个机会去拜访一下,而后他观遍整个县城再没有发现任何特别的气运。

    “也不知我如今的学识有没有产生文气?还有那七品县令的气运究竟是什么样子?”周昂心中不禁对自己的气运也产生了好奇,可惜天地规则所限,任何人都看不到自己的气运。

    无法观察自己的气运,周昂忽然将目光下移,看向了姜小昙的房间。

    只是当看向姜小昙所在的位置时,周昂也是微微一愣。

    因为在望气之术下,周昂竟然也没有看到姜小昙的气运。

    与其说没有看到,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姜小昙上方的气运呈现一片混沌,那不是看不见,而是被屏蔽了。

    “看来我还是小看她了!”周昂不禁对姜小昙的身份更加好奇起来。

    能够屏蔽望气之术,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被观察者道行高过观察着太多,而且还要被观察者刻意隐藏。

    另一种情况就是,被观察者有着异宝护身。

    这两种情况,无论是哪一种,都说明姜小昙身份并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