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66章 枉死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们这样两手空空的去真的好吗?”郭北县前往黑山的天空之中,周昂与姜小昙御剑而行,周昂一脸为难的问道。

    “去就很给他面子了,还送礼物?要送也该是他送我们啊!”姜小昙一脸生气的说道,好像要去黑山鬼域她很不情愿。

    “呵呵,都依你,只是我总感觉这样有些不太好!”周昂尴尬的挠了挠头,不打算再纠缠这个问题了。

    黑山鬼域虽然地处黑山,但却并非在阳世之中,普通人进入黑山,也只感觉异常阴森,要进入真正的鬼域,却还需要道行机缘。

    不过这对周昂和姜小昙来说并不算什么,以姜小昙妖仙道行,一招便可劈开阴阳两界。

    两人踏入黑山鬼域,这里还是那熟悉的鬼气森森,天地都昏暗阴沉,而姜小昙和周昂出现在鬼域中,那明显的气息立刻引来无数阴兵鬼将。

    “什么人?胆敢擅闯黑山鬼域?”一个阴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是一个鬼将带着阴兵正朝周昂和姜小昙赶来。

    顷刻间鬼将便到了两人不远处,不过当一看姜小昙时,那鬼将立刻翻身下马,竟然就那么远远的朝着姜小昙跪拜了下去。

    “原来是公主回来了,末将参见公主,快去通知王上,就说公主和姑爷回来了!”那鬼将竟然显得有些激动,还忙着吩咐身后的阴兵。

    “谁是你们的公主,都给我滚.......”听到那鬼将的话,姜小昙一张脸显得无比愤怒,她更是直接挥动手中飞剑朝着鬼将方向斩去。

    “啊......末将这就滚!”那鬼将也是元神境界,倒不会就让姜小昙随便一剑斩中,他故作惶恐的连忙起身,而后带着阴兵一哄而散。

    周昂站在姜小昙身后,再次尴尬的抠了抠脑袋,当被那鬼将称呼姑爷时,他也觉得尴尬无比。

    没了那些鬼将阴兵,姜小昙和周昂一路急行,朝着黑山鬼城而去。

    两人还没到鬼城,便看到城门大开,那些阴兵鬼将,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普通鬼魂的东西,做出一副夹道欢迎的样子。

    “走吧,来都来了,总不至于现在又回去吧?”周昂站在姜小昙身后说道,他看出了姜小昙的犹豫,也知道姜小昙要跨出这一步需要勇气。

    说完这句话后,周昂上前一步,拉起了姜小昙的手,与她一起朝城门走去。

    走近一看,这些阴兵鬼魂果然是在欢迎他们二人,只是阴间这满城的白幡,那些鬼魂笑起来比哭还难看,不仅没有一点热闹的感觉,反倒更像是出殡一般。

    到了城下,周昂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当看到城门上那几个字,却是微微一愣。

    “怎么了?”姜小昙也感觉到了周昂的变化,询问之时也顺着目光看向了城头。

    “枉死城......这里竟然是枉死城!”周昂喃喃自语的说道,他原本以为这里就是黑山鬼王自己建立的鬼域,却不想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枉死城。

    传闻人死后会进入幽冥地府,然而死时又分寿终正寝和枉死两种,只有寿终正寝的才能按正常程序进入轮回,而枉死之人的灵魂,则是先来到枉死城。

    因为枉死之人怨念极深,大多数灵魂已经扭曲,这样是无法直接投胎的,但是他们满含怨念,又不能不管不问,便有了这枉死城让他们暂居,等到那些杀害他们的人死后再到幽冥地府受审,这些枉死之魂就会怨念消散,而后重归轮回。

    枉死城是个不祥之地,也是个最容易出恶鬼的地方,更是一群真正的可怜鬼聚集的地方。

    两人穿过城门,进入城内看到也是街市店铺林立,除了阴森一些外,好像和阳世没有多大分别。

    沿着枉死城的街道向城中走去,很远就能看到那雄伟的鬼王宫殿。

    黑山鬼王早已立在宫殿的台阶上,他一脸笑意的看着姜小昙和周昂,身后的大殿中似乎已经摆上了酒席。

    姜小昙一直阴沉着脸,周昂看到黑山鬼王,倒是勉强笑了笑。

    看着周昂拉着姜小昙登上台阶,黑山鬼王淡淡的说了一句:“来了?”

    “鬼王相邀,不敢不来!”周昂也不知道怎样回答最好,便模棱两可的说了一句。

    “里面说话。”黑山鬼王看了周昂一眼,丢下一句话便转身向殿中走去。

    鬼王坐在主位,姜小昙和周昂在下首坐在一起,桌上的酒菜还升腾着热气,都是阳世的东西。

    “不知鬼王相邀,所谓何事?”周昂坐下之后便开口问到,至于吃的喝的自然不是他关心的。

    “没事就不能来坐坐?”黑山鬼王没好气的说道,不过他的目光一直看着姜小昙。

    而姜小昙则是低着头,刻意的避开黑山鬼王的目光。

    “呵呵,不过在下倒是有些事情想请教鬼王。”周昂知道气氛有些尴尬,不过他是带着目的来的,所以还是直接问了起来。

    “什么问题?”黑山鬼王端着酒杯灌了一口酒,看起来兴致不高。

    “你应该是知道我母亲一些事情,她究竟是谁?现在又在哪?”周昂也是直接,一句话就问出了此行的目的。

    黑山鬼王微微一愣,而后放下酒杯认真的说道:“不是我不告诉你,是真的不知道啊!你应该也会一些天机数术,想来也推算过了吧?本王虽为真仙,却依旧只推算出一片空白。”

    黑山鬼王语气诚恳,倒是看不出有任何作伪,只是周昂还记得,当日自己说出母亲名字的时候,黑山鬼王好像确实推算过,然后还神色大变,最后更是满含怒意。

    “看来鬼王果然有难言之隐啊!这也是你无法取走将军庙尸骨的原因吗?”忽然周昂话锋一转,端起身前酒杯,不慌不忙的说道。

    “嗯?看来本王还是小瞧你了!”黑山鬼王闻言再不复先前的坦然,竟然少有的表现出神色慌张。

    “什么意思?那尸骨是有人故意放在那里的?并非他的本意?”姜小昙听到周昂的话,也是心神巨震。

    只是瞬间姜小昙就明白了周昂话里的意思,以黑山鬼王的道行,将军庙又近在咫尺,没理由他的尸骨埋在那里上千年都不取走。

    要知道一副尸骨对于一个修道有成的鬼王来说,那其实非常的重要,一旦有人掌握了尸骨,就等于拿住了他的命门。

    姜小昙是半年前才化形的,而黑山鬼王可是三年前就成就了真仙之位,这一切完全说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