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63章 孤为你铺一条通天大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走吧,我会上书朝廷,就说你在乱军之中逃走了。”没有经过太久的思考,周昂便直接开口说道。

    凭心而论周昂觉得吴王并没有错,但是他也并不认同吴王的做法,而周昂能做的,也只有放走吴王。

    至于后面的什么朝廷通缉,这天底下那么多通缉犯都没有抓住,以吴王的能力根本不用担心。

    “哈哈哈哈........周昂,你觉得本王是个贪生怕死的人吗?”吴王听到周昂的决定,忽然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其实能做出这个决定,对周昂来说已经是巨大的考验,此刻他也无心回答吴王了,只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那么本王有个问题想问你,你能否回答本王?”周昂看得出来吴王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也隐约知道了吴王想要问什么。

    周昂点了点头,既然与吴王都已经说开了,这个问题回答了也无妨。

    吴王见周昂点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而后问道:“若你初到郭北县时,孤便找到你说出今日这般推心置腹之言,你会不会助孤完成大业?”

    “不会!”周昂几乎毫不犹豫的说道。

    吴王听到周昂明确的答复,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周昂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我与殿下注定不是一路人,我有我自己的方式,尘世这口缸虽然浑浊不堪,但以殿下的方式重建的不也只是另一口浑浊的缸吗?”

    吴王或许可以让周昂叹息,也能够得到周昂的理解,但永远得不到周昂的认同。周昂的心志早已无比坚定,可以说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能动摇他的了。

    就像吴王自己也认为,最初他搬倒了一批批江南的贪官,可这样的结果也只是换了另一批贪官。

    吴王的出发点没错,但是那只是他个人的想法,当他有了起兵造反的那个念头时,无数的投机者,无数的野心家就开始汇聚在吴王身边。

    这其中郭北县丞冯良,贪狼军的七将军,这些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如果吴王成功了,那朝堂之上也只是换了一群尸位素餐的权贵,地方上也只换了一群手握重兵割据一方的武将。

    “好!孤果然没有看错你。”忽然吴王再次站起身来,这一刻他竟又恢复先前的气势,挥斥方遒气吞山河。

    周昂神色一动,正欲开口说话,吴王却突然摆了摆手,抢在周昂前面说道:“金陵城下虽有十万大军,却已是军心涣散,原本军中还有些能人异士,见到孤大势已去时就已离开了,这些人以为窥得了一丝天机,妄图争夺天地变革的气运,却不知他们连做棋子的资格都没有。这天下妖魔不可信,人心更难测,你以后入了朝堂定要万分当心。”

    吴王的语气有些急促,好像有什么在催促他一般,听到吴王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周昂也是眉头紧皱,看向吴王的目光也有些骇然。

    “在起兵之初,孤已经把江南的官员杀了一遍,以你平叛之功,和此后的声望,要想安排一批心腹在江南不过举手之劳,此后这里就将成为你立足朝堂的资本。”吴王几乎一口气说道,似乎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而周昂此刻才意识到,吴王把江南几乎杀了一遍,竟然还有如此深意?

    还不等周昂反应,吴王又接着说道:“我那皇兄沉迷炼丹,恐怕已是时日无多,如今太子正是用人之际,再加上我这颗头颅,你便有了进入中枢的机会。孤已为你铺就了一条通天大道,希望你能做到孤做不到的。”

    吴王的几句让,让周昂的目光几度变化,一开始他重新认识了吴王,而后以为自己看透了吴王,可现在他发现自己或许并没有真正看懂吴王。

    “现在就用你手中的剑,亲手取下孤的头颅吧!”吴王说出最后一句话,目光坦然的看着周昂,眼神之中无比平静。

    “殿下,老奴先行一步!”周昂还没动手,跪在吴王身侧的老太监就将一支匕首插入了自己的心窝。

    吴王轻轻偏过头去看了一眼老太监,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不舍,不过下一刻他就移开目光,双眼之中看不出任何神采。

    “动手.......”大殿里回响起吴王最后一句话。

    片刻后周昂走出了大殿,他面无表情,只是目光尤为坚毅。

    这一次从殿中出来,就好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原本还有些少年意气风发的周昂,变得无比沉稳,仿佛瞬间成熟了许多。

    周昂的手中也已经提着吴王的头颅,只是吴王双目紧闭,面容安详,看起来死前并不痛苦。

    很快周昂便将吴王伏诛的消息传檄天下,等他带兵来到金陵城下时,所谓的十万大军竟然连抵抗都没有,直接就缴械投降了。

    不过这十万大军确实有些水分,等到清点之后,也只有三万出头,虽说进攻金陵的时候伤亡了一些,这几日见机不妙也跑了一些,却也与宣称的相差离谱。

    而吴王麾下的那些武将谋士,果然如吴王说的那样,等周昂到来的时候,大部分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随后周昂押着那三万叛军,浩浩荡荡的返回了杭州。

    听到吴王伏诛,金陵城外叛军投降的消息,整个江南还活着的官员,都纷纷跑到了杭州来拜见周昂。

    无论是那些官职比周昂低的,还是那些品级比周昂高的,都表现的唯唯诺诺,言语之中更是有意无意的表露忠心,一副唯周昂马首是瞻的样子。

    “大人,太子的密信到了。”杭州城的浙江布政司衙门,贺康将一封火漆密信递到了周昂身前。

    如今整个浙江官员凋敝,许多地方甚至没有官员,虽然没有朝廷的旨意,但周昂依旧自行代理起了浙江布政使的权利。

    周昂展开密信,里面足有数张信笺,每一张信笺上都洋洋洒洒的写满了字,可见这一次太子对周昂说了许多。

    过了许久之后,周昂将信笺放下,而后将一众心腹全部召集在一起。

    “太子来了消息,恐怕随后皇帝的圣旨就会到了。江南空缺的官吏,太子许诺给我三成名额。不过你们需要立刻安排一下,我们可能随后就要进京了,听太子的口气,皇帝似乎有意让本官回京任职。”太子在密信中提到了许多,周昂简明扼要的告诉了手下的人。

    “若大人回京,至少也应该是三品以上官职吧?按说这等平叛之功,就算封侯拜相也不为过啊!”燕赤霞一脸好奇的问道,他性格大大咧咧,这种问题也只有他会直接问出来。

    “至于封赏,太子倒是卖了个关子,看样子应该还不错吧!”周昂不置可否的答了一句。

    太子在密信中确实有提到对周昂的封赏,不过太子也只说恭喜,并没有具体说是什么样的封赏。

    正如吴王说的那样,他为周昂准备了两份大礼,一个是空虚的江南官场,一个就是他自己的项上人头,这两样可以直接成就周昂的通天大道!